神级美食主播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一树百枝千万结,更应熏染费春工
作者:黑色花灯的小说      更新:2019-09-22

  哪壶不开你提哪壶,是不是故意找事呢?

  向董事现在看湿人这货就是这样的。

  丫丫擦的,让你侥幸赢了我一次,你还嘚瑟上了是不是?

  我都没用全力,用全力了......估计也赢不了你,但是这种事情至于时不时的就翻出来一下吗?不知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吗?

  你这样搞咱们两个以后还怎么能够成为好朋友呢?

  向董事气呼呼的去一边了。

  湿人看了看向董事,噗嗤一下乐了。

  他刚开始的时候真的没想太多,就是想让向董事做一首关于丁香的诗而已,是向董事自己想多了。

  丁丁哥过来捅了捅湿人,用生硬的华夏语道:“泥小子忒不后道了,你打败了别人还在人家的面前摇头摆尾,非常可恶啊。”

  湿人:“丁丁哥们,那叫耀武扬威,不叫摇头摆尾,华夏语言博大精深,你还得好好学学。”

  “哦?是吗?你刚才让向董事赋湿一手,是不是你自己有主意了?那你做一手湿让我们大家听听,大家说好不好?”

  你还别说,丁丁哥这货真会来事,他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成。

  湿人有点咧嘴,心说他喵的挖个坑把自己给坑进去了。

  “我......我刚才也就是说着玩呢,不要当真,看叶神榨油。”

  “不不不,你一定有主意了,按着你们华夏人的话来说,是胸有前轮,对吗?”

  “那叫胸有乾坤,你看看你华夏语都搞不明白,我就算是作诗你也听不懂啊。”

  “夜森听得懂,向董事也听得懂,还有这位慈祥的老人家,他们都是你们华夏人,都能听懂,湿人兄台,快点作一首。”

  丁丁哥就是替向董事抱打不平呢,逮着湿人不放,非要他作一首不行。

  叶飞笑呵呵的蒸馏自己的丁香油,这种起气氛的事情他才不会阻止呢,只要不打架就行。

  上位者一时间也来的玩笑心情,笑道:“丁平同志,既然大家都希望你作一首,那你就给大家来一首嘛。”

  湿人:“......”

  他没想到上位者竟然也这么说,别人说的话他能不听,但是上位者说的话他绝对不敢不听。

  他有心想说没有酝酿好,结果一琢磨不能说,上位者的要求,你就算是没有酝酿好也得去执行。

  “好......好吧,我才疏学浅,作的不好还请你们不要笑话。”

  你瞅瞅,为了防止作崩了,湿人先把自己的后路给留出来了。

  向董事从一旁又回来了,道:“湿人兄,不要谦虚,大家都知道你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再说了古人宴席上以诗歌作乐,从而留下了无数让人称赞的诗词歌赋,正好今天叶神做的也是大唐时期的一道宴席,如果你能够在这道宴席上做一首流芳千古的好湿,你也是名垂青史啊,到时候后人说起来这首诗也会是一段佳话。”

  湿人:“......”

  这货一脸蛋疼的看着向董事。

  向董事斜眼看了一眼湿人,心说你妹的,作,作啊,你倒是作啊,上位者在这里呢,看你是作诗还是作死。

  刚才你不是嘚瑟吗?

  你现在还给我嘚瑟啊,落井下石我又不是不会。

  湿人一会儿被逼的满头汗,他越是着急越找不到灵感。

  向董事嘿嘿笑道:“不用着急,我们都很有耐心的,你好好找找灵感,要不我们再去一趟海边?”

  湿人:“......滚犊子。”

  还特么海边呢,你想吃海鲜不要拉着我。

  湿人郁闷的爆炸。

  所有人都嬉皮笑脸的看着湿人。

  直播间里面的观众此时也全都看着湿人,他们也很想听听这货能作出来一首什么诗歌。

  那些喜欢湿人作品的观众也挺兴奋。

  “看看丁大诗人又有什么佳作问世。”

  “我们华夏文坛上又要多一首千古名作了。”

  “湿人加油。”

  这时,吃遍天下也笑着说道:“湿人,如果你能做一手好湿的话,我会给你一个我们天下集团的VIP卡,到时候我们天下集团的所有食品你可以免费吃,有效期是一辈子。”

  轰~~

  吃遍天下的话刚刚说完,好多人都热闹了。

  天下集团的VIP啊,所有的食品可以随便吃,要知道天下集团生产的小吃太多了,这要是能吃一辈子,绝对爽歪歪。

  很多人都羡慕的看着湿人,全都给他喊加油。

  湿人有点苦笑,心说这VIP卡不好拿啊。

  叶飞见湿人半天没动静,这货扭头看了一下,就见湿人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呢。

  “让你作诗呢,你看我干什么?”叶飞笑道。

  湿人突然笑嘻嘻道:“叶神,我知道你什么都会,我这点水平在你面前卖弄就是班门弄斧,要不你作一首关于丁香花的诗,我宁愿将天下兄集团的VIP卡送给你,怎么样?”

  叶飞:“......”

  你妹啊,什么叫你的VIP卡?你拿到了吗?那是人家天下兄的VIP卡。

  见叶飞瞪着眼睛看着自己,湿人光害怕叶飞不答应,赶忙朝着电脑的方向大声道:“各位,其实我觉得吧,你们一直让我作诗有所不妥,我的水平大家也都看到了,很高,对不对?我就算再做一首佳作,也没什么意思。”

  所有人:“......”

  我去,湿人,有你这么脸皮厚的人吗?要点节操就那么难吗?什么叫你的水平高?你高到哪里了?

  就在众人刚想反驳他的时候,湿人赶忙继续道:“我刚才说了,叶神可是个全才啊,什么都会,所以我建议这一首咏丁香的诗让叶神作,以叶神的名气,如果再做出一首千古绝句的话,那简直就是锦上添花,大家说对不对?”

  你还别说,这货说的话还真就将观众们的心给说活了,甚至现场的几位嘉宾也全都看向了叶飞。

  叶飞:“......”

  “你们看我干什么?我不会做诗,这些都是高雅人士干的活,我的活就是围着灶台打转转。”

  上位者笑道:“刚才丁平同志一句话提醒了我们,你确实是个全才啊,可能你在文学方面的造诣也不浅,要不你就应大家的要求作一首?”

  叶飞脸蛋子抽抽的看着上位者,他觉得这老头今天有点话痨,你说说这事你凑什么热闹啊,风度,你必须要保持风度晓得不嘞?

  然后他又看了看湿人,他可真想端起来刚蒸馏出来的丁香油糊这家伙的脸上,靠,你丫的真实身份是个足球运动员吧?你看看这球踢的6的。

  这时候直播间的观众也跟着起哄,吃遍天下和散花仙子几个抢到麦克风的观众全都嚷嚷着让叶飞作一首诗。

  甚至就连弯弯曲曲也嗷嗷叫着让叶飞来一首。

  叶飞哭笑不得道:“弯弯曲曲,我做一首你听得懂吗?”

  弯弯曲曲嘿嘿笑道:“我正在学习地球华夏文化,我以后打算去华夏定居了,我当然能够听得懂。”

  叶飞:“......”

  特么的,这个混蛋。

  最后叶飞看看几个直播嘉宾,又看了看电脑方向,道:“好吧,众命难违,既然大家都让我做一首,那我就做一首,不过先说好,我的水平比不上湿人兄,甚至比不上现场和直播间的很多朋友们,我也是瞎胡作,大家乐呵乐呵就行,别笑话啊。”

  人们见叶飞小心翼翼的样子,一个个笑的前仰合后的。

  “叶神,没事,我们相信你。”

  “没错,你就是全才,什么都会,小小的一首诗对于你来说不在话下。”

  “叶神是最棒的。”

  “爱老虎油,叶神。”

  叶飞一边看着从引流管里面流出的丁香油和水的混合物,一边想了一会儿。

  所有人都安静的等待着。

  突然,叶飞笑了笑,道:“既然咱们今天是用丁香油来做一种调料,我就作一首关于丁香花香的诗吧,不好,希望大家不要见笑。”

  “我们不笑,叶神只要作出来就行。”湿人赶忙说道。

  他是真怕叶飞反悔了,那么一来人们又要抓住他不放了,所以叶飞作出来的越快越好。

  叶飞点点头,闭着眼睛想了一下,缓缓道:“香中人道睡香浓,谁信丁香嗅味同。一树百枝千万结,更应熏染费春工。”

  总共四句,叶飞作完之后却发现周围没动静。

  他看了看,就见上位者,湿人和向董事全都皱着眉头在想,而依米花和丁丁哥几个人也在想,鬼都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可就在这个时候,直播间里面的华夏作协会长孟九州发出了一长串惊恐的表情,这让很多人都不知道什么意思。

  “孟老,怎么了?”吃遍天下问道。

  孟九州发消息道:“好,好,好啊!叶神这首咏丁香的诗做的真的太好了。”

  所有人都是一愣,因为很多人并没有完全明白这首诗的意思,甚至包括吃遍天下。

  “孟老,你能不能帮我们大家解释一下?”

  孟九州发消息道:“很好理解,香中人道睡香浓,说的是花香之中人们只知道睡香的香气浓郁,而睡香又称为瑞香,如果说这个名字大家应该很好理解了,瑞香浓郁,让人久闻可以入睡,而第二句谁信丁香嗅味同,则是说谁能够想到丁香的香气浓郁程度和瑞香不差上下,第三句一树百枝千万结,则是说花季到,丁香花要比瑞香盛开的更加绚烂,一树繁花,无所比拟,最后一句更应熏染费春工,按着我的理解来说应该是在丁香和瑞香二者之间,春神应该花了更多的时间来熏染丁香花,这也突出了丁香花的更加高贵和不凡之处,真的太好了,一首诗将两种花做对比,从而突出丁香的更加难能可贵,太漂亮了。”

  孟九州的消息发的很长,将一首诗四句话全都给按着自己的理解说了一遍。

  吃遍天下看着念出了声,最后问道:“叶神,孟老解释的对吗?”

  叶飞哈哈笑道:“对,当然对,不亏是作协会长,就是这个意思,丁香花在华夏南北朝时期已经开始有栽培的了,而在大唐时期则开始普遍栽培,在很多私家园林里面都少不了丁香花,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才会有这道丁子香淋脍,聪慧的唐人通过不停的摸索,提取了丁香花的油来作为一种调味品,让这道美食不仅仅有鱼肉的鲜香味道,同时还有丁香的高雅花香,这也是一种非常有创意的美食。”

  见叶飞承认了孟九州的翻译,人们再仔细琢磨了一下,全都兴奋的不行。

  刚才人们之所以让叶飞作诗,其实也是有起哄的意思,反正就是活跃现场和直播间气氛,可是谁能想到他真的做出来了一首这么高逼格的诗,这也有点太惊喜了。

  现场,向董事看了一眼湿人,撇嘴道:“听到没有?这才是诗,作一首就让华夏作协孟会长和很多文人挑大拇指,这才是高手。”

  湿人:“.......”

  “你妹啊,老子虽然不是高手,可我好歹也做出来过两首像样的诗啊,你呢?啊~大海,母亲......拍你一脸海水还说人家是后妈,你臊不臊啊?”

  “你......”

  “你什么你?兄台,你过分了哦。”

  “......你骂我还说我过分了?”

  “嗯哼~”

  “......”

  俩人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上位者哈哈笑道:“算了算了,二位都冷静一点,毕竟是现场直播呢。”

  向董事一甩胳膊,哼了一声,瞪着湿人道:“要不是看在大家的面子上,我压死你。”

  “我.....”

  湿人想说你没那个能耐,结果看了看向董事好几百斤的一身肉,这货缩了缩脖子,道:“我告你谋杀。”

  所有人都被两个家伙的对骂给逗的笑的眼泪都出来了,这俩人就是两个逗比,吵个架都能吵出来相声效果。

  叶飞也被俩人给逗的笑的不行,道:“行了行了,我们的丁香油差不多蒸馏出来了,一会儿要吃美食了。”

  一听说吃美食,两个家伙瞬间刹车,全都将眼睛又放到了那盘蓝鳍金枪鱼肉和那碗蒸馏出来的丁香油上。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叶飞拿出来一个水晶做成的分离器,将碗里面蒸馏出来的东西倒入分离器里面,然后慢慢的澄清了一下。

  透过水晶分离器,人们能够很清楚的看到里面的东西分成了两层,下面是清澈的水,上面则是一厘米左右厚的淡黄色液体。

  叶飞将分离器下面的一个开关打开,将水放了出来,等到淡黄色的液体也要流出来的时候,将开关闭合。

  拿过一个碗,将留在分离器里面的淡黄色液体给倒在了里面,这才指着碗说道:“丁香油,正常颜色为优雅的淡黄色或者是棕黄色,我们提取的是淡黄色,因为我们用的花是新鲜的丁香花,如果是晒干之后的丁香花提取的颜色会深一些,丁香油有了,我们可以稍微配点芥末,毕竟有人喜欢这么吃,另外这道美食里面还少不了一种调味料。”

  叶飞一伸手将台子上的一瓶香醋拿了起来,道:“醋,其实这道美食还有一个名字,叫丁子香淋脍醋别,意思是在吃的时候可以蘸丁香花油吃,也可以用醋淋一下再吃,当然了,东日国的吃法是用酱油,也有用到醋和芥末,现在我们将这四种调味料全都用上,毕竟我们要照顾一些不吃芥末和醋的嘉宾,而芥末我们就不详细说了,我们前面做过一道芥末鸭掌,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叶飞一边说,一边拿出了几个小碗,然后分别盛上丁香油,香醋,酱油和芥末酱,摆放在长型盘子的四个角,这道美食就算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