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七当军嫂 第五章:保安叔叔
作者:苑树山的小说      更新:2018-11-27

  警察拿着大哥大的从休息室里面走了出来,四下一看,没有看到林虹,挑眉问林小夕:“你那个姑姑呢”

  这一副嫌弃的模样,让林小夕差点没笑出声,“警察叔叔,我让姑姑回去了。”

  “回去?”

  警察如释重负地点点头:“秦卫河他们家两个小时后,就会到菀城分局。正好你们也要去警察局做笔录,这样好了,等会儿下火车了一起过去。”

  林小夕摇了摇头:“秦家太客气了,我不过是举手之劳,并非冲着奖金去的。至于笔录,”顿了一下,一脸为难:“警察叔叔能不能直接就在火车上面做了姑姑说了,下了车,我们还得去工厂上工呢!”

  警察看向她的目光满是赞赏,颔首道:“既然你不想去,那我就如实转告秦家。将来你们厂要评什么先进,你完全可以将这样见义勇为的事说出来,若是需要证明材料,直接来宛城分局找我。”

  又拿出纸笔,“现在,把笔录做了。”

  做完笔录,林小夕将张乘警留给他的联系电话地址叠好放到衣兜里,然后跟秦卫河打招呼,“姐姐走了,再见。”

  秦卫河眼泪汪汪地,一脸不舍地看着她。

  这个小眼神,令林小夕想起上辈子呆愣痴笨如同傻子的秦卫河。

  一股酸意冲上了鼻子,林小夕忍不住上前理了理秦卫河被张乘警抱着时弄皱的衣领,嘱咐道:“回去以后,要事事小心些,平时出门不要离开大人。”

  “今天的人贩子可是胆大的连警察叔叔都不怕,指不定是什么亡命之徒,虽然被关起来了,但保不齐还有同党,万一早就盯上你的,这次没成功,要是还想试一试可怎么办?”

  “到了那时,可未必就会碰到我这样的人了,凭着一个求救信号就相信你,总之,小心为上。”

  秦卫河流着眼泪,冲着林小夕不停地点头。

  “是个好孩子。”林小夕知道他听进去了,便摸了摸他的头,“好了,再见!”

  等到她走远了,旁边一直看着的张乘警就冲着秦卫河语重心长地道:“好人很难遇到,你很幸运!”

  八号车厢。

  把脚搭在对面座位上的林虹见到林小夕两手空空的回来,从鼻孔里面“哼”了一声,嗤笑着用方言道:”林小夕,你就这脑子,干脆也别去工厂打工了,直接去学雷锋好了,看看你的学费,有没有雷锋帮你付啊?“

  说着,她又噗嗤一笑:“等到过年回家见你那个在石头矿里面赚血汗钱的爸爸,说你出来学雷锋了,屁钱都没赚到,也不知道你爸会不会一脚把你踹到猪圈去,想想还真是好笑,哈哈哈哈……”

  林小夕身子抖了一下,抿了抿嘴,正想说话时,广播已经响了起来:“旅客朋友,大家好!终点站菀城站就要到了,在列车到达终点站前......”

  已经到站了。

  林虹站了起来,沉声吩咐:“快些拿行李,一会儿下车,紧跟在我的后面,不要跟丢了。”

  下了火车,两人又倒了好几趟公交,待到了林虹现在的工厂——菀城台立电子厂时,已经是下午一点。

  正午的太阳十分晃眼,不过最晃眼的还是停在厂门口左边不远处的黑色大奔,漆黑的车身因为干净无尘,在阳光下反射出闪瞎人眼的光芒。

  现在这个年代能开大奔的,那绝对是有钱人。

  这样的一辆车停在门口,林虹看见了,把身上的背包带着一紧,对着林小夕说道:“我有事得先进去了,你后面自己去门卫室登记,602林虹,就可以了。”

  而后如同百米冲刺一样地进了大门,消失在了林小夕面前。

  背着一个有她半个身子那么大的牛仔背包,已经满头大汗,累得哼哧哼哧直喘气的林小夕就长叹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妈妈到底给她在包里面放了什么,这么沉!

  双肩一紧,背后一松。

  林小夕吓了一跳,转过头一看,自己那个重的要死的包裹,被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轻轻松松地拎着。

  看见他身上穿着的迷彩服,她猛地松了口气。

  林虹打工的这家厂子是个外资厂,工人大都是年轻的小姑娘。安保方面尤为慎重,保安选的都是退伍的军人。

  “谢谢保安叔叔。”她连忙道谢

  “叔——叔?”男人的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

  林小夕听着这个声音,心狠狠跳了两下,虽说这人胡子拉碴的看不清楚年龄,可是声音真的很好听呢!

  作为一个经常抱着收音机听电台的人来说,她两辈子加起来,都没听过这么好听的声音。

  她不由眯眼打量他一下,即便是随意站着,都是挺拔的军姿,头发剪得很短,标准的军人打扮,眼睛里的红血丝看着有些吓人。

  见他森冷地朝自己看过来,林小夕估摸着,或许应该换个称呼:”谢谢保安大哥!“

  “哈哈,保安。”

  后面传来一阵暴笑声,一个同样穿着迷彩服,同样身材高大,笑得露出一口白牙的年轻男人走了过来,“卫江,真没有想到有一天,你会被女生看成保安。”

  林小夕心中一囧:“谢谢哥哥。”

  露白牙的年轻男子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大胡子男人的森冷微微缓了缓,客气地问林小夕:“你是林小夕吧?”

  知道自己的名字,还叫卫江?

  林小夕心中一动:“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大胡子男人从口袋掏出一个信封,递到林小夕面前:“感谢你今天早上对卫河的出手相助,这是我们秦家的一点谢礼。”

  秦家?这么快就找到了自己?

  林小夕看着信封,只觉厌烦,没有伸手,客气而疏离地回道:“您客气了,之前我就跟张乘警说过,这事不过是举手之劳,老师早就教过我们,要学习雷锋叔叔的奉献精神,所以您的谢礼我不能收。”

  “哈哈哈,雷峰叔叔的奉献精神......天呐,这是哪个山旮旯来的小姑娘,怎么这么可爱......,哈哈哈哈......”

  年轻男人惊天动地的笑声,在秦卫江一个眼神过后,嘎然而止。

  他忙低下了头,只是那肩膀还是一抖一抖的。

  林小夕不再多话,浅浅一笑,看起来彬彬有礼,那笑却过唇即止,伸手拿过背包就朝着大门走去。

  秦卫江追了上来,不由分说的把信封轻轻丢在林小夕抱着的背包上,啪地一声轻响:“学习雷锋没有错。小朋友做的好,应该被奖励。再见,林小夕。”

  小朋友?

  林小夕挑了挑眉。

  背后传来男人的惊呼声和汽车发动机的声音。

  林小夕转过头,看到的便是一道黑色的尾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