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域神王 第375章 守株待兔
作者:鱼头初六的小说      更新:2018-05-01

  “这!内堂啊,那可是只有神罡境中期的武者,才能够进入的交易区啊!”

  “先前柴勋想要进入其中,都没有得到资格,传闻在里面,存放着这兽血楼真正的宝物!”

  “紫血令贵宾,这楚公子,竟然真的是紫血令贵宾!”

  在无数充满着羡慕、甚至是嫉妒和震撼的目光中,楚天策与穆文轩并肩穿过柜台,走向内室。

  在兽血楼外,柴勋嘴角突然扬起一抹狞厉的笑容,杀意愈发阴森,满脸都是贪婪之色。

  …………

  兽血楼很大,楚天策倒是并不担心这穆文轩会对他不利。

  一则是紫血令贵宾的身份,对于兽血楼的执事而言,压力极大。

  更重要的是,楚天策一瞬间已经发现,这兽血楼四周的法阵,并没有绝对意义上的大型防御和封印法阵,以楚天策的灵魂、只要第一时间感受到穆文轩的杀意,立刻劈碎穹顶、冲天而起,穆文轩根本没有办法留下自己,雷魔羽翼的速度,实在是太过恐怖。

  两人并肩而行,很快便即进入到一间颇为清雅的静室。

  在旁边,一个身姿秀美的少女,缓缓为两人斟了两盏清茶。

  一时之间,茶香四溢,整间静室中、都弥散着一抹清新灵韵。

  “楚公子,雨欣小姐可好?”

  穆文轩声音恭谨。

  每一枚紫血令中,都会记录着紫血令拥有者一些简单的信息,同时注明发放紫血令之人。

  楚天策点点头,说道:“我已经颇多时间没有去过江平城,先前相遇之时,冷小姐一切都好。我这次来,一则是为了购买有关紫魂灵芝的资料,当然,若是兽血楼有紫魂灵芝售卖,自然更好,第二则是售卖一些杂物,我没有太多时间和精力,一一清点。”

  穆文轩前倨而后恭,看人下菜碟,楚天策并没有太多好感。

  只不过对方身为这黑骨沼泽兽血楼执事,处处从利益出发,却也并无太多可以指摘。

  穆文轩感受到楚天策的态度,眼底掠过一丝苦涩和后悔,嘴角却是扬起一抹微笑,说道:“公子放心,按照紫血令贵宾的优惠,购买可以享受七折,而售卖、兽血楼可以不收佣金,差不多相当于价格到了一成。只不过这一次老夫眼拙,关于紫魂灵芝的所有资料,都算是兽血楼的赔礼。”

  紫魂灵芝,储藏太过艰难,即便是兽血楼,同样没有现货。

  楚天策原本便只是随便一问,听闻此言,倒是没有太过失望。

  将一把空间戒指交给穆文轩,这些空间戒指、大多都是来自冰煞盟,尤其是储量最多的,正是冰煞盟三位首领的空间容器。整个冰煞盟,楚天策一共找到了大概二百多万下品灵石,除此之外,则是大量零零散散的修行资源,只是质量不一、种类驳杂,楚天策稍稍清点、便即因为太过浪费时间而放弃了。

  “玄阶上品兵刃!”

  穆文轩神念沉入,陡然惊呼一声。

  冰煞盟三人的三柄玄阶上品兵刃,品质极佳,即便是在神罡境武者之中,都堪称佳品。

  只不过相比于隐隐与黑暗剑王血脉贯通的斩灵剑,这些玄阶上品兵刃、要差得多。

  穆文轩速度很快,或者说是集结整个兽血令所有工作人员,才导致速度很快。

  短短半个时辰,楚天策便即离开了兽血楼。

  冰煞盟的财富、连同之前的一些零零散散的收获,一共售卖了超过二百万下品灵石。这个收益,明显要超过楚天策的预料,实际上,也确实比之这批修行材料的真实价值要稍稍高了一些,显然是穆文轩再向楚天策表达歉意。

  且不说冷雨欣的身份,单单是紫血令贵宾,便足以让穆文轩无限重视。

  不同于一般少年人手中的紫血令、都是来自于家族,楚天策这枚紫血令,就属于他自己。

  能够在这个年龄、如此境界,得到一枚紫血令,完全无法想象。

  不过相比于灵石,楚天策更满意的、其实是黑骨沼泽的地图和紫魂灵芝的资料。

  紫魂灵芝,在黑骨沼泽深处、一处山坳之内,只是黑骨沼泽深不见底、加之越向深处、渐渐会产生一种腐毒、等闲归藏境武者、都不敢深入其中,虽然知晓紫魂灵芝大概有四品灵兽守护,然而那守护灵兽的具体信息、种类和品阶,很难弄清楚。

  楚天策思忖良久,终于还是决定,亲身前往,一探究竟。

  只是刚刚走出兽血楼,远处、一座茶楼之中,两道阴森的目光便即激射而来。

  柴勋眼底杀机弥散,交织着贪婪和愤怒。

  楚天策一尊紫血令贵宾,身家豪富、可想而知,若是当真能够将之斩杀、必然可以大发其财。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楚天策和他同样以紫魂灵芝作为目标,黑骨沼泽之中、最有可能出现紫魂灵芝的地方,只有一处,二人终究要有一战。

  眼看着楚天策走出小城,向着黑骨沼泽快步而行,柴勋却是依旧端坐在茶楼中。

  安闲喝茶,似乎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

  紫血令贵宾,非同小可。

  柴勋虽然心中杀意已定,却是要小心谨慎。

  若是打蛇不成、任由楚天策逃出升天,他柴勋未来的日子,恐怕再无安生。

  足足两个时辰之后、柴勋方才缓步出门,原本他雇佣的玄丹境武者,,只有两尊玄丹境后期和三尊玄丹境中期武者,依旧愿意跟随。他们五人自然知晓、这一行的主要猎物,已经从紫魂灵芝、变成了那个手握紫血令的少年,然而浓郁的贪婪,却是让他们无论如何、无法遏制心中的杀意。

  “走吧!先去找紫魂灵芝,守株待兔即可。”

  柴勋并没有主动去搜捕楚天策。

  一则是动静太大,他刻意等候了两个时辰,就是为了避嫌。

  更重要的是,黑骨沼泽广阔无比,而且并非一目了然、而是穿梭于崇山峻岭之间。

  想要直接找到楚天策,根本是难于登天、痴心妄想。

  只有以紫魂灵芝为饵,守株待兔、等到楚天策自投罗网,才是最好的办法。

  而此时,楚天策却是并没有直接去寻觅紫魂灵芝,而是盘坐在一个颇为僻静的山巅,细细阅读着天魂经的原本,脑海中、隐隐有一丝丝灵光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