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师网 第1117章:界外门
作者:星天萤火的小说      更新:2019-10-22

  最先停止唐士道比赛的是赌局各大庄家,因为他们撑不住了。

  他们不可能限制观众们押,那样生意就不用做了。但是,他们能够‘限制’其他选手不去挑战唐士道。没有人挑战,自然就没有比赛。选手们能不听各大庄家的吗?能。真的。不信你试试。看你脖子硬还是人家刀锋利。

  观众们反对声音很大,可是并没有什么作用。

  除非唐士道主动挑战某些选手,否则没有人挑战唐士道是‘合理’的……你总不能强迫选手送死吧。这么多场,场场全灭,再有勇气也不可能犯傻啊。

  “唐先生,这是各大庄家送来的礼物,他们希望你短期内不要挑战谁。”卫洛最近很忙。

  各大庄家拼命打听消息,各小宗族拼命递交计划。

  一人成名,全族增光。

  唐士道只有卫洛一个训练师,没宗族,没盟友,没团队,可以说卫洛就是代言人。格斗池的选手可不是运动员,需要庞大势力在背后支撑。尘上尘世的格斗池选手本身就是‘巨擎’。法力等级越高,地位和战力也越高,他们不需要支撑力量,他们自己就是力量。

  “一次性的远古法器,好贵重的礼物。”唐士道笑了。

  “三件。”

  “好,我暂时不动。但,他们劝我不挑战有用吗?”唐士道看了一眼就递给卫洛,示意自己不要你可以拿去。

  “有用的。”卫洛也习惯了这种反应,知道眼前人不是这点东西可以收卖的:“你没有意见就好,最近确实不宜再战。各大庄家需要一些时间调整,很快就能做出新方案。哪怕你是一定打赢的,调整后也可以压其它项目。例如,对手能够支撑几分钟?你需不需要出手?”

  “原来如此。”唐士道懂了,必胜也能赌时间长短。

  “那些小宗族如何回话?”

  “你的意见?”

  “在上世这种地方,要么背靠大宗族,要么联合小宗族。他们不但能够提供大量的修练资源,而且能够提供大量消息。同时,当你有困难或者有危险之时,他们还可以出手相助。因为各族不止投资一个选手,而是很多个,相互之间也可以援以战力。”卫洛说明这里的常态。

  “太孤僻的选手,不被大家喜欢吧?”唐士道懂得。

  “对,除非你能一定赢,观众们都离不开你。”卫洛点头,表示联合大家就是一种分享,独食遭人厌。

  “好吧,我不介意,只不过有些条件。”

  “当然,你说。”卫洛听着也在意料之中,小宗族想要招牌不可能不付代价。

  “第一条,我对上世古物很感兴趣。不用实物,图纸和文书记录也可以。或者损坏的,碎片,甚至剩余灰尘,只要跟上世古物有关就行了。能够收集多少我都不过问,但他们想让我办事,参与冒险团什么的,他们得有让我满意的酬劳。”

  “这些东西和资料当酬劳吗?”卫洛很是惊讶。

  “对。”

  “源铁矿或者源铁晶之类的魔法材料呢?”

  “你喜欢你要,我不需要。”

  “好,我明白了。这方面没有问题,上世古物极少,但古图和文书资料,或者碎片之类不少。唐先生,我得提醒你。如果你打算快速回复法力等级,要一些修练资源比较好。另外,上世古物的‘古物定义’往往很简单,某个时代和某个文明断绝,他们就会列为古物。”

  “嗯,我就喜欢这些‘传承断代’的东西。”唐士道点头。

  “还有呢?”卫洛也点头,相信这条件很容易满足。

  “第二个条件,我对上世的冒险比较奇怪。这地方很庞大,但始终有限。可是,这里的冒险活动比虚空还多。我很奇怪,这种冒险活动是哪里来的。如果有可能,我想参与一下。要是有保密需要,我也不勉强。”唐士道示意道。

  “不,不勉强。关于这个……嗯,不好意思,是我疏忽了。”

  “什么意思?”

  “我应该早早说明的,因为没在意的你身份而忽略了。其实这个很简单,冒险地方是随机出现的。我简单一点说。在虚空有一种危险叫做‘虚空裂缝’对吧?在上世也有类似的东西。”卫洛展开光屏,一边播放一边说明。

  “类似?”唐士道听出了重点字眼。

  “对,类似,相似而不相同。在上世有‘三池一门’的说法,代表上世的总体印象。三池是复活池,诞生池,格斗池,一门就是指界外门。它跟虚空裂缝相似,但它出现之前有征兆,出现之后也有关闭时间。冒险团队会在打开之前准备好,然后进入,又要在关闭之前出来。”

  “如果没有及时出来呢?”

  “能撑得住就等,撑不住就死。界外门重复打开的机率不高,也许几千年,也许几亿年,一切都看运气。不过上世还有一个保障:如果你等不及,也可以自杀,然后在复活池重新复活。”

  “界外门的意思,打开都是界外界?”

  “对,唐先生你理解中的界外界。在我们口中,全部都叫下世。”卫洛没有嘲笑意思,上世居民确实对谁都低看一眼。这种习惯已经刻在骨子里,无从改变。

  “如何判断界外界的强弱?”

  “打开之前,大家都需要查看界外门的强度。它本身能量感应越强,内部世界也就越强。当然这不是绝对的,只是总体判断。一般判断都准确,极少时候可能出现特别强大的个体,那冒险团队就麻烦了。”卫洛继续展示,一一说明。

  实际上。

  界外门的强度是一个总评,大概估计都是正确的。

  可是,界外界内部的种族生物不一定‘平均’力量强度。以100只来算,有可能100只都差不多水平,也有可能99只弱小但有1只逆天强大。前者是常态,后者是极少出现的意外危险。这也是为什么冒险团队需要战力高配,遇到危险还需要支援。

  有时候。

  界外界的生物还会潜伏暗算。等待冒险团队差不多回归它们才一次性扑出,拖住不让冒险团队安全离开。

  有时候它们也乖乖避让,任由冒险团队收割资源。

  只求没牺牲冲突。

  界外门后面就是一个全新世界,没人可以肯定会发生什么事。最低微的层次,界外界后面只是一个凡人世界,连一点好东西都收集不到。这一点跟法师网相似,但不相同。法师进入的世界都知根知底,连限制条件都清清楚楚。界外门是随机的,也没有限制,除非自然环境天生特殊。

  卫洛解释完毕,唐士道也听出来了。

  尘上尘世。

  它有时候会扮演一个‘掠劫者’的角色。

  越强大的个人和宗族越不需要这样,因为资源丰足,能量纯净,强者拥有更好资源。但是,弱小的个人和宗族需要界外界的资源。界外门打开的时间不长,肯定无法生产与经营,商品交换也困难。更重要,尘上尘世的人们都高傲,为了节省时间都是抢了再说。

  卫洛也解释,这样做很败人品。

  但是。

  大宗族不会分享太多资源,小宗族想要发展必须抢夺,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卫洛还提到:上世被报复过。在尘上尘世出现过很多类似‘疯神’这样的人物。他们都被掠劫过,然后自我苦修,第二次或第三次再开启,他们就拼命屠戮报复。

  然而。

  疯神能够唤醒一些规则,这些人可不行。

  第一点:复活池。

  有它的存在,尘上尘世的人们也不害怕报复。

  第二点:虚空元壤。

  尘上尘世大部分重要星球都是由虚空元壤构成的。哪怕有人报复,死亡和毁灭也是弱小群体,虚空元壤能够保障中层上层活得好好的。

  因为这两个理由,尘上尘世不可能吸取教训。

  “剔除那些喜欢掠劫和屠杀的宗族。我不是同情界外界,纯粹不想跟目光短浅的宗族合作。界主以上就拥有私属位面,我不认为资源会不足修练。祖灵境界,连生命宇宙都可完整构建,说资源不足只是借口。贪婪是一种短视,要命的短视,我不喜欢短视的合作者。”唐士道提了最后一个要求。

  “好。”卫洛并不奇怪。

  在尘上尘世强大有强大的理由,弱小也有弱小的理由。

  有时弱小不因为资源少,也跟‘懒,笨,贪’等等原因有关。很多选手都不喜欢跟短视者合作。性格有缺陷的人,因为寿命长会无限放大。同样道理,宗族也一样,缺点因为永寿永存而无限放大。国贼的印象,几万年善行都洗不掉。

  卫洛听完。

  外出传达唐士道的意思。

  听闻上世古物和冒险大家都轻松愉快,但第三条,一半小宗族直接走人……掠劫才是他们的生存之道。

  然而这没给唐士道减分。

  相反,第二天又一群小宗族代表找来……他们都喜欢第三条。

  他们愿意慢慢发展,只不想误导子孙。

  这时候。

  元昶和卫璋收听了监测部门的最新消息,也知道唐士道正慢慢‘适应’尘上尘世。

  “上峰怎么说?”元昶最关心的事:唐士道是怎么办到的?

  “没有答案,他们也无法分析。那些大人只说:唐士道的诡异手段很可能跟创世神体有关,因为创世神体就是云化状态。另外,大人们回绝了你的狙杀请求,他们认为你胜算不高。还说,如果有把握,在赛台上杀死最好。在台下动手,不仅将来不死不休,还会惹到那些讲规则的人。”

  “嗯。”元昶点头,事实上也是一问,不抱太大希望。

  台下狙杀是死仇。

  不,是永恒不解的仇怨。哪怕死者复活,双方还是不死不休,和解的可能基本等于0。极端的例子,死者复活,无法立足,抢入界外门,进入另一个世界修行。适合时机,重归尘上尘世,无情屠戮仇族全员。

  可以说。

  复活池就是一面镜子,人性的镜子。你越恶毒对付别人,得到的报偿也越严重。

  为什么进入尘上尘世就万事皆妥?

  因为三池一门。

  它们的存在就是一种隐性规则,大家做什么都要有一个尺度。

  “先观察吧。如果找到弱点,记得第一时间通知我。”元昶归终是上世居民,对下世来客的天然鄙视免不掉。再得,双方谈不上仇恨……至少元昶认为没得罪虚空,他觉得自己做得理所当然。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