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师网 第1159章:无人敢战
作者:星天萤火的小说      更新:2019-10-22

  尘上尘世的长者们都不傻,也不瞎,他们都知道什么样的程度才能叫做‘祖灵’强者。

  眼前这个战影就是,真真实实的祖灵级别。

  虽然,它只是刚刚跨入这个层次。

  听着人皇的说话,再计算大概的强度,长者们很震惊发现……没错,很接近荀长青的‘三成’程度,仅仅多出几分。没有猜错的话,那几分才是人皇自己的,这三成都是荀长青的。所以,那什么‘原生魔力’确实吃掉了荀长青耗损的三成能力,借助晋升祖灵的境界。

  但。

  这不是重点。

  此时此刻任何人都感觉得出:人皇并不在乎祖灵等级。

  他是学习。

  战斗,胜负,名誉,这些对他都没有意义,他只想从战斗中学到什么。之前听他说过:无论对手是谁,通通都接受。那不是嚣张,他只是在筛选合适的人选。他对尘上尘世更像是失望,而不是仇恨。

  “你退下吧。”战影仍是杨磨的声音,但人人都知道这是人皇在说话。

  “只以力量等级来算,你仅等同我的一半左右,你认为你赢定了?”

  “嗯。”

  “你未免太小看老夫……”

  “我出手的话,你一招都撑不住。”战影淡淡打断,又说道:“退下,或者,最后努力一把。如果你想再动手,请注意,你只有一次机会。”

  “你……”荀长青怒气上涌,但又发作不出来。

  战或退,只有二选。

  战。

  赢的机率很小。

  退。

  颜面尽失。

  “作为一个上世人,我必须尽力阻止你,哪怕搭上一命也在所不惜。”荀长青怒视战影,好一会,他忽然语气一转,好像想通了什么。在这一刻,他好像勇士一般踏前,集中自己所有力量,准备最后一招。

  此时此刻。

  他的主宰神庭再启,无数神庭法灵涌现。

  此时,神庭法灵没有各自为营,它们都慢慢集中到荀长青的身上。一个接一个附体,很快,一个力量爆裂,仿佛连空间都承受不住的‘怪物’出现了。观众们甚至可以感觉到,虚空元壤的赛场都在颤动,有一种控制不住随时崩溃的感觉。

  当然,虚空元壤没被彻底破坏过。

  只不过。

  能够产生这样的感应,可见荀长青此时此刻的强大。

  当无数神庭的法灵附体之后,荀长青的老人模相也改变了。他慢慢灵化增大,躯体蜕变成为魔法能量的状态。这不是气态,也不是液体,而是特殊的固体。此时在他体内,海量小星球一般的‘浮尘’交织成网,然后以网络模式构成一个大整体。

  这些‘小星球’可不是真的星球,而是一个个活化的法灵。

  十息不到。

  所有的神庭法灵归位,荀长青已经变成了一个奥能巨人的模样。一抬手,无数法光闪烁。一念,一动,即有无数法术施展生效。没有失误,没有延迟,也不会被打断,瞬息间,荀长青的最大力量已经聚于一掌。

  战影没有动,只静静望着。

  荀长青还有最后手段,这完全不奇怪。

  可是。

  “来吧……”荀长青魔音震炸,巨掌同时落下。在他巨掌之下,战影只如一个小虫子。

  面对这一招。

  战影毫无动静,此时还在皱眉心想,荀长青是不是故意的。

  巨掌压顶。

  没有能量炸裂,只有空间震动。仿佛,现在正有无穷无尽的能量漾开。但是,因为能量太过庞大,这个空间根本承载不住,它们已经传递到另一空间。又因为太太庞大,另一空间的震动也传递感应,产生多重震动的效果。

  在一般法师强者心中,这已经无法理解。

  那威力,他们想象都想象不出来。

  这时候大家也相信,没有人可以在这种威力下生存。物质,能量,法术,规则,空间,自然,一切一切都无法抵挡,这一击必定湮灭一切存在。人皇也逃不了,这种简简单单就以等级‘欺负’人的打击,它才是真正最有效的方式。

  大欺小。

  重欺轻。

  这是自然的道理,无人可以逆转。

  “真可惜……”成为奥能巨人的荀长青轻轻一叹,人们正要为他欢呼之时。忽然,巨人手掌‘云化’了,如同烟霞一般慢慢消散。人们来不及惊讶,此时,荀长青的手臂也慢慢云化,又慢慢蔓延至肩膀和身体。

  看到这一幕。

  人们跑到咽喉的欢呼声刹停了,只剩下惊恐。

  不到三息。

  巨人手掌消散的云烟又慢慢再现,交织,重组,塑成一个人类战影的模样。还是一样的位置,还是一样的表情,也还是一样的敌人。遭受神威一击的战影,脸上连一丝惊讶都没有。仿佛,法力等级两倍于它的荀长青只是一个影子,影子再庞大也伤不了人。

  “你赢了……”荀长青的奥能巨人躯体正慢慢消失,云烟也慢慢汇聚战影的双脚边上。

  “你是故意的吗?”

  “其实,我认为自己能赢。”荀长青没有否认,又像自说自话。

  “如果力量大就一定赢,那创世云图根本不会存在,早被虚空或者虚无世界吃掉了。我刚才说过,我修成了原生魔力,正常的手段伤不了我。创世神体代表一切已知之总和。你应该明白,加上原生魔力,那就代表一切已知力量和法术都没用。”

  “我确实伤了你。”荀长青还透露了一个讯息,刚才一击,有打伤战影。

  “投石入海,也像打破了大海。但是,这有意义吗?我感觉你是故意将力量送给我,怎么,你在帮助敌人吗?”

  “也许,我在为神庭法灵找一个好归宿。”荀长青无法说太多。

  他已经慢慢消散了。

  最后一句却很有深意,听得诸位长者脑震心跳。

  故意的?

  这什么意思?

  难道,荀长青希望人皇变强?人皇变强有什么意义?他可是上世人的敌人啊,他变强只会入侵霸占尘上尘世。不会的,荀长青是上世人,虽然是中立,但也是守望这片区域的人。刚才他就说了,要不惜一切杀掉人皇。就算杀不掉,也没理由‘送出’自己的力量。

  一定是人皇强行夺走的。

  没错的。

  一定是这样。

  此时,唐士道也奇怪。荀长青的最后一击是极尽全力,但,拼得太尽反而不像之前很‘慎重’的他。按照他的本性,他多少会留一点,或者最后时刻乞降才对。如此勇敢赴死,太不合理了。

  “你们没人挑战了吧?”战影呼喊。

  赛场外。

  无一人应话。

  包括所有宗族的长者,他们都忽然变成了哑巴。

  从法灵主宰到三成荀长青能量的新祖灵,再到现在100%吞噬荀长青全部能量的祖灵豪强,场外一众长者已经从‘惊讶’变成‘惊惶’,又从‘惊惶’变成‘惶恐’。如果在场不是大量长者在场,只有一人两人,他们可能已经不是惊恐,而是恐慌了。

  挑战?

  不,挑战是不可能挑战的。

  荀长青都不敌败亡,自己这种水平不是白送一顿大餐吗。反正上世有无数宗族,有无数长者,人皇就算进入这个层次也不可能对付所有人。大家让一让,避一避,日子仍然好好的过不是吗。

  反正,上世秘界的豪强降临,大家也是‘闭门不见客’的。

  顶多,人皇来了大家也闭门静修。

  好过现在上场,没把握开打,极大可能白送一命。

  此时。

  战争派一众长者望向元煞,眼中有一种你上我们就跟着上的表情。但,表面很镇定的元煞心跳有一点快。看到众人期待目光,元煞只淡淡道:“可惜,如果我的灵触瘴气没有被夺走,我一定上阵。”

  “嗯嗯。”众长者也认同,听得元昶一愣一愣的。

  但。

  很快的,反应过来的元昶马上力捧:“对对。只怪唐士道太狡猾,骗走长者的远古法器,不然,长者今天一定好好教训它。现在就算了吧,我们回去商量一下,拿出一个好对策。”

  “嗯。”元煞勉为其难接受这意见,一副我真想下场,奈何没有称手的兵器。

  一众长者也一致认同,都急着回去商量计划。

  元昶脸上发笑。

  内心发苦。

  此时此刻他心中那些‘伟岸’的强人印象都崩溃了,唯一的唯一,仅存一个希望:师四渡。

  格斗榜上第一人。

  观众们也一样,他们隐隐也猜到无人敢上。

  内心深处。

  只剩下一个可以寄望的影子。

  “……”战影没有开口,只望着所有长者和员老消失,整个格斗场回复平静。想了想,招手将惊骇失神的杨磨放了出来。杨磨只是隔离,不是失踪,他完完整整地看完了一切,以第一人视觉看完战斗。

  对场外长者们的反应,杨磨惊多于是悲。

  第一梯队‘退’了。

  谁还能战?

  此时。

  上世秘桥中,唐士道以云影将一切重现,铁云斋和罗嵬也从头到尾看完了。

  “所以,唐先生,你现在是……祖灵级别?”铁云斋愕问。

  唐士道身上光芒一闪。

  手一招。

  大量神庭法灵从周围闪现,实证祖灵级别的达成。

  “唐先生,请恕我多言,现在你一定要小心。我感觉荀长青不安好心,他不可能轻易认输。传闻,祖灵强者死了都可能坑人。有可能,荀长青还在算计着你。”罗嵬比铁云斋强得多,也知道更多事情。

  “还有这种事?”唐士道一瞬间想到了什么。

  “对,曾有这样的例子。无法复活的祖灵强者,利用某种能力坑了胜利者,上世真有不少这样的例子。也因为这样,祖灵和祖灵之间很少较量。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你最好小心一点。”

  “好。”唐士道笑了。

  内心深处。

  两个木头人的形象浮现,它们说过一个很特殊的名词……如果所料不差,死掉的荀长青正打这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