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斗水浒 第十章 草料场 请爷高就
作者:瓢城小小乙的小说      更新:2018-05-12

  “哼!王法!如果真有王法!高俅,蔡京,童贯之辈就不会如此嚣张了!”林冲不忿的说道,从小牢子身上站了起来朝管营,差拨走了过去。

  管营与差拨吓得面无血色“别过来!别过来!林教头有话好说!”

  林冲也不管他们呼喊,走了上去,从怀里掏出柴进的亲笔书信扔在管营面前,转身离去。

  林冲离去后,管营与差拨才松了口气。

  差拨打开书信一看,又递于管营。

  管营看了后说道“原来他是柴大官人的相识!那小牢子们的打就不是白挨了!”

  差拨“管营相公的意思是?”

  管营“你是猪吗!快去柴大官人庄上索要医药费啊!”

  差拨高兴的说道“小的明白了!这就去!”

  “等等!别忘了你我的好处!”管营叫住了刚要动身的差拨。

  差拨拍着胸脯“管营相公就放心吧!小的没有别的什么本事!但这敲诈,勒索,装孙子还是在行的!”

  管营高兴得点了点头“这就对了!既要拿到银子!还要不得罪拆大官人!快去吧!”

  “相公你就瞧好吧!小人这就去了!”差拨说完便去了柴进庄上,叫苦,装孙子。

  柴进与了他一百两,吩咐看在他面子上不要与林冲计较,但凡林冲打坏的东西,打伤了人只管来庄上取银子就是。

  差拨拿了这一百两后,私自藏起了二十两回去对管营说柴进与了他八十两。

  管营拿出三十两分与众小牢子,自己拿了三十两,另外二十两给了管营。

  牢城营里四,五个月来,林冲只要看不顺眼的就骂,再不然就拳脚相加,整个牢城里没有一个不怕他的,管营与差拨虽然每次多能从柴进庄上拿到银子,可是被打的多是底下的小牢子,皆呼喊不把林冲弄走,他们就不干了!”

  没办法!管营只得和差拨商议将林冲弄到什么地方是好。

  差拨说道“城东三十里处有座大军草料场,原先是个老军看守的,不如将他弄到那里替换老军?”

  管营高兴的说道“好办法!你快去安排!”

  管营吩咐了,差拨没法,只得自己掏腰包备了一桌酒菜,请林冲来商议。

  席间管营首先开口“林教头!你是柴大官人的贵客!自然和我们是自己人!看在柴大官人面上现有一份好差事与你!”

  林冲知道是要调自己去草料场,故作不知“什么好差事!”

  差拨接着说道“城东三十里处有座大军草料场,平时也没什么事情,一年就交割两次草料,只要交割了所需的草料,剩下的还能赚点银子花花!看在柴大官人面上我们也算是自己人了,这等好事就便宜你了,你看如何!”

  林冲端起酒杯,喝了一杯“我在这里好好的,为什么要去!再说如果真的没有银子了我只管问柴大官人去取!”

  管营听林冲的语气是不肯去“林教头!我们多知道你与柴大官人深交!但是老向大官人索要银两似乎不太好吧?”

  林冲不忿的说道“那是我与柴大官人之间的事情,干你们何事!”

  管营和差拨怕他发火,连忙陪着笑脸。

  管营说道“林教头平时自是那些小牢子的不是!教头你大人大量就不要与他们计较了!在这里与他们死磕了!”

  差拨则直接装起孙子来“扑通”跪在林冲面前“教头爷!你是爷爷!爷爷你要是再待在这里,小牢子们不是被你打死,就是被你打跑了!你就当可怜可怜我和管营相公吧!”

  林冲心想,就是陆虞候和富安来了,我也不惧他们,正好制服他们问问我那美貌如花的小娘子现在如何了,便说道“要我去也可以!你们给我拿一百两的路费来!”

  管营摸遍全身只有十两,差拨只有五两“林教头我们加起来才十五两!要不你先拿着这十五两,等你到了草料场我们定将剩下的八十五两给补上!”

  林冲猛的将桌子一拍,站了起来“你们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们这阵在柴大官人那里讹的银子还少吗!一百两少一个子多免谈!”说完转身便走。

  林冲走后,差拨说道“没有一百两他不肯走,怎么办啊!”

  管营没好气的说道“你傻啊!不会去找柴大官人要吗!”

  差拨当真厚颜无耻的去找柴进要了一百两纹银,把与林冲,林冲只以为是他和管营相凑的,便答应明日跟他去草料场交割。

  第二日差拨领着林冲去了城东的草料场与老军交割后,林冲不耐烦的说道“快走吧!别耽误老爷睡觉!”

  差拨自是一刻多不想留,老军却指着墙上的酒葫芦说道“看见这个酒葫芦没!”

  林冲看了一眼墙上的确挂着一个破旧的酒葫芦“看到了!不知道有何见教!”

  “你若要吃酒!只管提着这个酒葫芦往东北三里自有个酒家!”老军还没说完,差拨便插道“林教头!神通广大!要吃酒自有办法!要你瞎操心作甚!快走吧!”

  林冲大喝道“我自与老军说话,干你鸟事,你却要插嘴!是不是想讨打?”

  差拨吓得也不顾老军,自先回去了,老军没法也只得跟了回去。

  林冲是六月来的沧州牢城,在牢城营里待了四,五个月,才来到这草料场,现在正值寒冬,林冲每天多是吃了睡,睡了吃,没几天就将老军留下的粮食米面给吃完了,无奈这日竟飘起了鹅毛大雪,寒冷,饥饿相加,林冲只得取一杆花枪挑着葫芦往老军所说的东北三里的酒家而去。

  就在林冲去草料场第三日,陆虞候和富安等人来到了沧州牢城准备亲手结果了林冲。怎奈管营和差拨已经将他调与草料场。

  林冲出得草料场,走得三里到了老军所说的酒家,抖了抖身上的雪,坐了下来,敲了敲桌子“酒家!先打五角酒,切两斤熟牛肉,一只烧鸡来!”

  小二取出早已烫好的五角酒来到林冲面前“客官你的酒!熟牛肉,烧鸡马上来!”

  林冲接过酒来“有劳了!”

  小二和林冲对视了一眼“吆!恩公怎么是你?”

  林冲顿时一脸懵逼“你是何人!“

  小儿对林冲作了一揖“恩公可是贵人多忘事啊!我可一直记得恩公的好啊!小人便是恩公在东京救济过的李小二啊!”

  林冲这才猛然醒悟“原来是小二哥啊!”

  “小人曾听说,恩公因得罪了高太尉被刺配到了别处!没想到却到了这沧州府!娘子快来见过恩公!”李小二呼喊着自己的浑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