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斗水浒 九一章 青眼虎 逼上梁山
作者:瓢城小小乙的小说      更新:2018-05-12

  李云见了朱富,连忙跳下马说道“兄弟!何必如此劳师动众的,只不过拿了个反贼,也用不得这么大的排场吧?”

  朱富说道“师父平日对徒弟百般恩惠,徒弟今日之时聊表孝顺之心罢了!”

  朱富说着拿碗舀了碗酒递于李云。

  李云将酒接了过来,只是不吃。朱富连忙跪倒在地,说道“徒弟知道师父不饮酒,但是今天是特地为师父庆功的,师父好歹也喝点!”

  朱富不停的劝,李云推却不过,只好呷了两口。

  朱富看李云只呷了两口,怕蒙汗药起不了作用,连忙说道“师父不喝酒也无妨,那就请吃些肉!”

  李云说道“来时已在曹太公庄上吃了个大饱,现在一块也吃不下!”

  朱富说道“从曹太公庄上到这里,师父也已经走了这么多的路,那些早就消化了,我的肉虽然不中看,还请师父勉强吃几块,权当领了徒弟的孝顺之情!”

  朱富说完,连忙拣两块好肉,递到李云面前。李云见他如此盛情,没法推却,只好勉强吃了两块。

  朱富见李云已经吃了蒙汗药的肉,又对众士兵说道“众位兄弟一路辛苦,还请用点酒肉!”

  朱贵和众伙计连忙为士兵,舀酒,递肉,众士兵听说有酒肉吃,一哄而上,一齐上来抢着吃,如风卷残云一般,片刻便将酒肉吃了个精光。

  黑李逵不知道是计,看了口水直流,骂道“你他娘的,就是上断头台,也有断头饭和诀别酒呢,你们这群撮鸟也快请我吃些!”

  朱贵骂道“你这黑杀才!是打家劫舍,杀人放火的歹人,也配吃这酒肉,你这厮敢快闭嘴,不然就割了你这黑杀才的舌头!”

  李云看着士兵多去哄抢酒肉了,大声喝道“多别抢了!押着犯人赶快走!”

  只见众士兵一个个多面面相觑,口角流着哈喇子,双腿发软,站立不得,一个接着一个多跌倒在地上。

  李云苦叫道“不好!中计了!”连忙挺着朴刀向前走来,走了两步,突然自己双腿发软,头重脚轻,站立不稳,瘫睡在地上。

  这时候,朱贵,朱富各夺了一条朴刀,砍断了黑李逵身上的绳索,黑李逵脱的身,连忙捡起一条朴刀来杀李云。

  朱富见了慌忙拦住黑李逵,嘴里叫道“黑杀才!不可无礼!他是我的师父,是个好人,你不可坏了他的性命,只顾先走!”

  黑李逵哪里肯,骂道“不杀了这个杂碎,如何出得这口鸟气!”

  朱贵骂道“黑杀才!你若不听相劝!回到梁山泊后,我定让林教头整死你!”

  黑李逵听了林冲后一惊,说道“不杀他也行,但定要杀了曹太公那个老驴和李鬼的小婊砸老婆!”

  黑李逵说完,也不管朱贵说什么,只顾提着朴刀往曹太公家而去。

  朱贵又拦不住黑李逵,只能在后面喊道“你这黑杀才!速去速回!我们先去十里之外等着你,若两个时辰你还不回来,我们便自回梁山泊了!”

  黑李逵说声“知道了!”骑了李云的马,往曹太公庄上而去。

  黑李逵赶到了曹太公庄上搠死了庄客,揪住了曹太公问了李鬼的老婆的住处后,又将曹太公杀了,驱马又往李鬼老婆的娘家而去。

  黑李逵到了李鬼老婆的娘家后,杀了李鬼的岳丈,岳母后,李鬼的老婆拼命的求饶,黑李逵说道“你若不想死!就陪我再睡一觉!”

  李鬼的老婆没法,只好爬上床去,脱光衣服陪黑李逵又睡了一觉,黑李逵弄了李鬼的老婆一次后,算算时间差不多了,又将李鬼的老婆杀了,驱马自会寻朱贵兄弟了。

  黑李逵回来之时看见那些士兵皆躺在路上,唯独不见了青眼虎李云,黑李逵索性将那些士兵皆杀了。

  朱贵和朱富兄弟两人在路上等着黑李逵,只见李云挺着一条朴刀,飞一般的赶来,大叫道“强贼休走!”

  朱贵兄弟两个看到李云赶来大惊,这时黑李逵也赶到了,冲马上跳下来,也挺着朴刀来战李云,两人战成了一处。

  黑李云与青眼虎两个在官路中间斗了五,七回合,不分胜败。朱富连忙用朴刀去中间隔开,说道“你们两个且不要斗了,先听我说几句!”

  黑李逵与青眼虎二人听了朱富的话都住了手。

  朱富说道“师父你听我说,徒弟我多蒙你错爱,指教枪棒拳脚,感激不尽,只是我哥哥旱地忽律朱贵现在梁山泊做了头领,我又犯了半路劫走囚犯的这事,只能随我哥哥去梁山泊入伙了!这黑杀才本来要杀了师父的,徒弟念师父往日恩情不肯容他下手!还请师父你高抬贵手放我们去吧!”

  黑李逵说道“我回来之时,见那群士兵还睡在路上,唯独不见了这青眼虎,我索性将那些士兵多杀了!”

  朱贵,朱富,李云三人停了皆大惊,李云骂道“你这黑杀才!还得我走投无路了,我要跟你拼命!”

  朱富连忙制止道“师父!你如今失了囚徒黑旋风,又死了这么多人命,你若再回去定吃官司,到时却是无人相救,我看你还不如随我们一起上梁山泊落草吧?何况你一个人肯定不是我们三人的对手!”

  李云一想,朱富说的对,我一个人是不可能拿下他们三个人的,若不能将他们缉捕归案,我回去必定会吃官司的。

  李云对朱富说道“贤弟你说的不错!只怕他那里不肯收留我!”

  黑李逵拍着胸脯,笑着说道道“你可曾听说过山东及时雨的大名,那公明哥哥是我的生死兄弟,你要去梁山泊入伙只我一句话便可!”

  朱富说道“既然黑杀才可保举,师父还愁上山无门吗?”

  朱贵也说道“自汪伦时,朱贵便在山上做头领了,愿为都头引路!”

  李云听了后,叹了口气“这黑杀才害的我有家难回,有国难投,只能随你们去梁山泊落草了!”

  原来李云既没有家小,有没有钱财,自不怕家里人吃官司,孤身一人,就跟着朱贵兄弟和黑李逵这个黑杀才一起去梁山泊落草为寇了。

  李云来到梁山泊后,与众人多相见了,晁盖吩咐安排酒宴招待,当下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