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斗水浒 第一百五十八章 九纹龙 贪玩误事
作者:瓢城小小乙的小说      更新:2018-06-17

  朱武说道“这倒不必了!但是吴学究,你别忘了你说的话!好了既然这样,你们愿意在此为卢员外接风,就留在这里为卢员外接风,不愿意的话,那就请自便吧!”

  吴用说道“既然如此,吴用就告退了!还要去分派兵将攻打东平府!”

  吴用说完转身便走,黑宋江带着自己的心腹跟着吴用一起离去。

  黑宋江等人走后,林冲问道朱武“朱武兄弟!你为什么要答应吴用那厮?那董平是我的生死兄弟,我们无缘无故的为何要去害他!”

  朱武说道“林教头!黑宋江他们绝对打不下东平府的,那董平是你的生死兄弟,你可派一人先行进城,知会董一撞一声,让他坚守不出,等我们打下东昌府后,再去东平府拉董一撞一起来梁山入伙!这样一来黑宋江他们便要听我们的号令了!”

  林冲说道“可那董一撞是个清白之人!他既然与我兄弟相称,我们又怎好坏他的清白呢?”

  朱武在林冲耳边轻声说道“也许那董一撞是那三十六天罡之数呢!”

  林冲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如此啊!”

  鼓上蚤时迁站起身来说道“小弟与那董一撞相识!愿意去东平府走一遭!”

  林冲大喜,说道“兄弟若肯前去那是再好不过了!”

  只见史进醉哄哄的站起来说道“师父你好生偏心啊!我怎么好歹也是你的挂名徒弟!你有什么事却不让我立功!而只是一昧向着外人”

  林冲说道“兄弟你为人莽撞,冲锋陷阵自然用到你,这等事情你却是去不得!”

  史进不忿的说道“我如何去不得了!时迁怎么说只是你的兄弟,我好歹是你的徒弟,人家多说肥水不流外人田,不知道师父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时迁说道“大郎你就别争了,还是让我去吧!我好歹跟董一撞相识!”

  史进喝道“时迁你这厮什么话啊!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我这次去了后,不就跟董一撞熟了吗!我一定要去,好歹你们也让我立功一次吧!”

  朱武说道“你要去倒也是无妨!不过你切记一路上不可饮酒,告知董一撞后,尽快赶去东昌府与我们汇合!”

  史进大喜,唱了个肥喏“还是军师哥哥疼我,我们好歹多是少华山来的,各位哥哥就在此开怀畅饮吧,小弟这就去了!”

  史进说完急忙回房收拾了行装,连夜往东平府而去。

  史进走后,朱武说道“今日为卢员外接风,大家一切尽兴,明日休息一日,后日一早兵发东昌府!”

  黑宋江回到住处,问道吴用“学究不是要让林冲和董平自相残杀嘛?怎么却换成我们去攻打东平府了!”

  吴用笑着说道“公明哥哥你是有所不知啊!那东平府就董平一个孤将,我们这么多人还拿不下一个董一撞吗?而林冲他们却惨了,那东昌府有三个守将,一个叫作没羽箭张清,一个叫作花项虎龚旺,还有一个叫作中箭虎丁得孙,那张清有个绝活善用飞石取人,百发百中,因此唤作没羽箭!林冲他们能不能活着回来还是一个未知数呢!林冲等人死后,这梁山泊还不是我们的吗?若林冲等人死后,那董平肯为我们所用,我们就将他收编了,若不肯为我们所用,那就杀了!”

  黑宋江大笑道“宋江现在才知道吴学究的用意啊,原来是一石三鸟啊!”

  这时候,活闪婆王定六和通臂猿侯健走了出来对黑宋江说道“公明哥哥!我们自与那董一撞相识,愿替公明哥哥去说那董一撞前来相投!”

  黑宋江说道“好!明天一早兄弟们一起下山,前往东平府造成围城之势,你们两个再前往东平府去说服那董一撞来投,也好叫那董一撞知道我们的实力!”

  第二日黑宋江和吴用尽起全部人马往东平府而去。

  黑宋江等人走后,林冲等人等到天黑,皆去了聚义厅听候朱武调遣,众人到齐后,朱武说道“众将听令!此去东昌府作战的头领是,豹子头林冲,玉麒麟卢俊义,大刀关胜,双鞭呼延灼,美髯公朱仝,花和尚鲁智深,行者武松,青面兽杨志,金枪手徐宁,赤发鬼刘唐,立地太岁阮小二,短命二郎阮小五,活阎罗阮小七,浪子燕青,丑郡马宣赞,井木犴郝思文,圣水将军单廷圭,神火将军魏定国,八臂哪吒项充,飞天大圣李衮,军师神机军师朱武,不分前后,一起出发,共起二万人马一同前去!还有兄弟就随公孙先生一起守护大寨!”

  朱武分配完毕以后,只见一丈青扈三娘拉了拉林冲的衣角,林冲说道“三娘这可是军师分派的,林冲也得遵守号令啊!你还是随公孙先生一起守护大寨吧!”

  扈三娘说道“我也要去嘛!你快跟军师说说让我一同前去!”

  林冲一脸无奈的看着朱武“军师!”

  朱武说道“既然三娘要去那就一起去吧!”

  扈三娘大喜,连忙说道“多谢军师!”

  朱武说道“众将快去准备吧,明日一早兵发东昌府!”

  史进在路上果真没有饮酒,不则一日到得了东平府,进得城去,城里一片热闹,跟两年前他来之时大有不同,史进心里欢喜,在街上游玩了一番,突然想起了两年前来东平府之时曾经结识了一个娼妓叫住李瑞兰。

  史进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想到了李瑞兰,便想到了那风花雪月之事,于是直奔李瑞兰家中而去,将朱武交代的事情忘了一干二净。

  李瑞兰见史进到来,大吃一惊,但碍于面子,又不好赶史进走,便将史进领到僻静之处,问道“一向不见你的踪影,听说你去梁山泊入伙了?现在州府正悬赏你的画像捉拿你呢!你可不要前来害我啊,我看你还是快走吧!”

  史进一看那李瑞兰的姿色,竟不能自控了,少不更事的少年哪里知道人心险恶,跑上去一把抱住了李瑞兰,说道“我如今的确在梁山泊做了头领,只因不曾有功,那董平自与我是相识,我特奉命来说服董平的,我只在你家待一夜,明日便去寻那董平,还请你切不可走漏了消息,我这里有一包金银相送!”

  史进说着从怀里掏出金银递给李瑞兰,李瑞兰是娼妓出身,嗜财如命,接过金银后,满口应承下来。

  却不料想被暗中经过的老鸨听见了,老鸨连忙往州府处跑去告发史进了,一边跑一边说道“蜂刺入怀,解衣去赶,这死丫头居然这般不知道好歹,竟敢勾结梁山贼寇,她自己死不打紧,可不能害了我!”

  老鸨到了州府向太守程万里告发了史进和董平暗通,程万里大怒,对军士喝道“快将董平那厮唤来!”

  董平来时,程万里已经在州府四周伏下了二百刀斧手,执杯为号,二百多刀斧手一拥而上,董平没有防备,被捆了个结实。

  程万里喝道“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董平你这厮居然敢勾结梁山贼寇!”

  董平大叫道“太守相公!冤枉啊!”

  程万里喝道“现证人在此!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程万里指着老鸨说道“你将刚才的话,对董平这厮再说一遍,好让他死的明白!”

  老鸨说道“现梁山贼寇九纹龙史进,正在我家,他说与你相识!要里应外合的取了东平府!”

  “九纹龙史进!”董平自言自语的说道,心里却想不起来是谁,连忙对程万里说道“太守相公,小将当真不认识那九纹龙史进,太守大人可别中了梁山贼寇的借刀杀人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