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斗水浒 六三章 魏定国 火烧辽兵
作者:瓢城小小乙的小说      更新:2018-05-12

  答里孛在众心腹缠住林冲众人的情况下,带着三,五百残兵冲破宋军向前逃去,往前行的三,五里之时,又是一声炮响,宣赞,郝思文与单廷圭,魏定国各带五千人马喊着从两边杀了出来,将答里孛并所剩的三,五百残兵团团围住。

  郝思文见来者是一员女将,大喝道“你那女将还不快快下马受缚,若是我们一拥而上将你拿了,传出去我等自会被外人笑话的,说我们四个大老爷们欺负你一个弱女子!”

  答里孛看四处无路可逃,寻思到若束手就擒的话也是死路一条,还不如放手一搏,说不定还能捡回一条性命,答里孛想到这里便大骂道“你那南蛮子休要大言不惭,想要擒拿姑奶奶我,还要问问姑奶奶手中的这杆长枪!”

  答里孛骂完便拍马舞枪,直抢郝思文,郝思文见状大怒也挺枪来战答里孛,两马交锋,生死相搏,两人各显身平本事,二十回合后,郝思文渐渐不敌,心里暗暗的骂道“这臭娘们竟这般厉害!”宣赞见郝思文不敌答里孛,急忙拍马舞刀出阵助战郝思文并战答里孛。

  答里孛见宣赞上来助战,破口大骂道“你这不要脸的南蛮,见你那南蛮子败将一个大老爷们不敌我一个妇道人家,竟然出阵助战,两人一同夹击我,当真是无耻之极!”

  宣赞只当没听到,任他怎么骂,也不作声,三人在阵前又搅了十几个回合,答里孛如何能敌宣赞,郝思文两人联手,心想若再斗下去必死无疑,急忙撇了宣赞,郝思文往前逃去,却不料斜里撞出单廷圭,魏定国二人拦住了去路。

  魏定国大喝道“兀那臭三八还待往哪里去,快快下马受缚!”

  答里孛大惊,此时后面宣赞,郝思文又赶到,答里孛惊叫道“这下我命休矣!”

  单廷圭对众人说道“我们既领军师之令,来此埋伏,就是为了擒将杀敌,若是走脱这个臭娘们,我们回去该如何向军师交差!现在可是两国交锋,沙场厮杀,判定生死存亡之时,却不是江湖比武,校场切磋,点到为止,辽邦以往强占我大宋土地,掠我大宋子民之时,又何曾讲过江湖道义,这转眼天便亮了,此番邦女将凶悍,大家还是一拥而上,将她擒了回去向军师交差吧!虽然以众敌寡,极不光彩,但也算是我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宣赞,郝思文,魏定国听后皆点了点头,魏定国大喝道“全军听令,将这群辽兵全部拿下,若反抗者就地处决!”

  一万宋军听令后一拥而上往答里孛三,五百残兵扑去,答里孛的残兵纷纷器械投降,宣赞,郝思文,魏定国,单廷圭一起往答里孛扑去,答里孛大骂道“一群无耻的南蛮,姑奶奶就是做鬼也饶不了你们!”

  宣赞,郝思文,魏定国,单廷圭只当没听见,四般兵器一起往答里孛袭来,答里孛急忙举起手中的银枪前来招架,只三个回合,魏定国一枪杆将答里孛打落地上,宣赞大喝道“绑了!”

  三,二十个宋军军士听令后,手持绳索往答里孛走去,准备将答里孛捆绑起来,答里孛在地上翻滚着,尚且乱挥这手中的银枪向宋军军士搠去,嘴里还大叫道“姑奶奶就算死也不吃你们的侮辱!”

  宣赞见状大怒,拍马提刀往答里孛跑去,到得答里孛跟前,宣赞也不答话举刀便砍,眼看答里孛命在旦夕,死在顷刻,说是迟,却是快,一箭正中宣赞左臂,宣赞立马撇了手中的钢刀,翻身落马,郝思文,魏定国,单廷圭皆大吃了一惊,突然宋军后方喊起来,原来耶律得重怕答里孛等人有失,特领一万人马前来接应众人。

  耶律得急忙重冲开宋军,直往答里孛落地之处抢来,想趁机抢回答里孛,单廷圭急忙对郝思文说道“郝将军,你先行救护宣赞上马,再这辽邦女将押回大寨!我与魏定国这就前去拦住那番将!”

  单廷圭说完便和魏定国一起往耶律得重抢去,耶律得重还没到得答里孛跟前,就被魏定国,单廷圭两人给截住了,耶律得重近前不得,只好与单廷圭,魏定国两人战成一处,郝思文趁单廷圭,魏定国对战耶律得重之时,让先军士绑了答里孛,若敢反抗的话,就当乱刀分尸,军士绑了答里孛后,郝思文亲自救得宣赞上马,唿哨一声,带领九千军士先行往大寨退去。

  单廷圭,魏定国见郝思文往后退去,急忙撇了耶律得重,各引五百人马往后退去,耶律得重看后大怒,大喝道“你们这帮南蛮子休走,快快留下我皇侄!”引着一万人马追赶了上来。

  魏定国看耶律得重赶的急,急忙回马截住耶律得重厮杀,只交战了三回合,魏定国便回马又往回跑去,耶律得重大骂道“你这狗杂碎,区区五百人马也敢螳臂当车,老爷先擒了你,再拿你交换我皇侄!”

  魏定国听了这话,便停下马来,大喝道“你这番将,休要大言不惭,老爷便在这里等你来擒我!”

  耶律得重大骂道“你这狗杂碎有种就不要跑!”

  魏定国说着“老爷要是再退一步,便不是英雄好汉!”

  魏定国说完,唿哨了一声,五百火鸦兵急忙往自己靠拢,耶律得重不知是计,急忙引着一万大军将魏定国及五百军士团团围住。

  一万辽军将魏定国围在核心后,耶律得重得意的说道“你这南蛮,倒是再跑啊!”

  魏定国笑着说道“老爷便在此地,你倒是来拿老爷啊!”

  魏定国说完便纵马在五百军士中穿来穿去,耶律得重看后大怒,大喝道“兄弟们一拥而上,将这南蛮并五百军士,统统给我拿下,若是他们敢反抗的话,就地戳死!”

  一万辽军听了耶律得重之令,一起涌上去要拿魏定国和五百宋军,突然魏定国阵中军士推出了十来两小车,耶律得重看后大笑道“你这南蛮倒是识相,连给自己收尸的小车多准备好了!”

  魏定国也笑着说道“是吗?只怕这些小车是为你这番将收尸准备的!”

  魏定国话音刚落,身边五百军士皆取出随身携带的引火葫芦,顿时宋军阵中火光大作,耶律得重的一万军士瞬间便焦头烂额,死伤过半,剩下的败军,哀嚎着,各自逃窜,耶律得重的一万军士,立马变的星落云散,七断八续,呼兄唤弟,觅子寻爷。

  耶律得重见状大惊,急忙随着败军往后逃去,魏定国急忙领着五百火鸦兵,纵着火,驱赶着耶律得重并其败军,耶律得重刚逃得三,五里,便迎着单廷圭及五百玄甲军拦住了去路。

  单廷圭大喝道“你那番将还得往哪里去,如今已经溃不成军了,还不快下马受缚!”

  耶律得重再看看身边,还剩下数百来骑,后面魏定国又赶到,大喝道“挡我者死!”带着数百骑奋力冲过单廷圭往燕京逃去。

  魏定国汇合单廷圭后,说道“你我还是一起赶上去,先擒了那个御弟大王耶律得重再说!”

  单廷圭说道“兵法有云,穷寇莫追,而且你我未得军师将令,若擅自追击可是违反了军令,我们还是收兵返回大寨吧!”

  于是魏定国,单廷圭一起收兵返回了大寨。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