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斗水浒 六五章 女真族 结怨岳飞
作者:瓢城小小乙的小说      更新:2018-06-01

  岳武穆听后,心头一团无名业火,飞溅而起,大喝道“你这蛮夷,竟然敢如此口出狂言,这长白山原本就是我大宋之地,你这厚颜无耻之徒,居然硬是说成是你们女真族的,当真是无耻之极,一个小小的蛮夷之族,居然还想贪图我汉人的土地,小爷好心花银两跟你们买颗人参,你们居然敢大言不惭的让小爷交出身上的银两,小爷要是不交出来,你们又能将小爷怎么样?”

  那个女真族领头的听后也大怒,大骂道“这个小兔崽子竟然这般不识抬举,来人啊,先将这厮拿下,再夺取他身上的金银财物,扒光他的衣服,让他冻死在这长白山之中!”

  一个肥头大耳的军士听令后,跳下马来,往岳武穆扑去,岳武穆飞起一脚将那肥头大耳的蠢猪踢翻在地,那肥头大耳的蠢猪,满身肥肉,倒下之后,竟然像皮球一般,往远处滚去。

  那个领头的见状大惊“嚯”的一声,抽出随身的佩刀,大喝道“兄弟们,这个南蛮小杂种居然还有点能耐,大家一拥而上,将这个小杂碎给乱刀分尸了!”

  那二十来个女真人听令后,皆拔出刀来,纵马往岳武穆扑去,岳武穆“哼”的冷笑了一声,呼哨了一下,岳武穆的那匹白马飞奔而来。

  岳武穆翻身上马,掣马背上的银枪在手,大喝道“你们这帮不知死活的狗杂碎,尽管一起来吧!又能奈小爷何!”二十余匹马交锋,岳武穆一杆银枪舞的风驰电掣,只见女真军士纷纷落马,片刻二十来个女真士兵皆被岳武穆搠翻马下,只剩得那一个为的汉子。

  那汉子大惊,急忙手起一刀往岳武穆面门砍来,岳武穆侧身一闪便躲了过去,趁机抖动手中的银枪,那一枪不偏不倚正好刺中那汉右手手腕,那汉负痛,急忙撇了手中的钢刀,岳武穆复的一枪搠往那汉大腿,那汉“啊”的一声,落马倒地。

  岳武穆见那汉翻身倒地,急忙跳下马去,左手执枪,右手提起那汉,大喝道“你这番邦蛮夷的蠢货,现在可知道我大宋子民的厉害了吗,居然还痴心妄想的想图取我大宋土地!”

  那汉小命此刻就拽在岳武穆手里,急忙求饶道“小英雄武艺高强,片刻便搠死了我的二十余个部下,小的今天算是领教了大宋子民的厉害,小的再也不敢贪图大宋的土地了!还望小英雄饶了小人的性命!”

  岳武穆猛的将那汉摔倒在地,大喝道“小爷若要取你的性命,早就一枪结果了你这厮!别说你这蠢货了,就算那完颜阿骨打那厮敢贪图我大宋土地,小爷照样搠他万把个透明窟窿!”

  那汉连忙说道“那是,那是,小英雄乃是天神下凡,金刚转世,若小英雄肯放小人回去,小人必定转告我主完颜阿骨打,让他打消图取大宋土地的念头!”

  岳武穆大喝道“你这贪生怕死的狗杂种,为求保命,尽然这般厚颜无耻的迎风拍马,什么天神下凡,金刚转世,却是屁话,实话告诉你吧,小爷这样的武艺在我们大宋根本微不足道,比小爷厉害的宋人,数多数不过来,你回去转过完颜阿骨打休要自讨没趣,犯我大宋!”

  那汉急忙说道“小的记下了,小的这就回去转告我主完颜阿骨打,多谢小英雄饶命!”

  那汉说完,便拖着受伤的左腿,蹒跚的往前挪去,岳武穆喝道“慢着!”

  那汉听后大惊,急忙跪倒在地“小英雄,不是已经答应饶过小人一命嘛!难不成,小英雄此刻却要反悔了?”

  岳武穆说道“我大宋乃堂堂大国,礼仪之邦,辖内子民自然一言九鼎,只不过小爷此次前来长白山是为了挖取千年人参为家师祝寿的,你这厮身为女真人,必然懂得挖取人参之术,你快替小爷挖取一颗千年人参!”

  那汉说道“小的自是懂的那挖取人参之术,只不过没有工具,却是无法挖取!”

  岳武穆说道“这个你就无需操心了,你只要替我找寻千年人参,我自有办法挖取!”

  那汉说道“只是小人左腿受伤在先,行动缓慢,要找寻千年人参只怕要花些功夫!”

  岳武穆猛的一把提起那汉,那汉惊呼道“小英雄饶命啊,我带小英雄寻找千年人参便是了!”岳武穆也不答话,提起那汉只管往自己的白马走去,到得白马身边,岳武穆将那汉放在白马的背上,自己牵着缰绳往前走去。

  “你这厮可要看清楚!”岳武穆嘴里说着,头也不回,牵着缰绳只顾往前走,那汉急忙答道“小英雄,尽管放心,小的必定尽力!”

  一直往前走了十余里,却没现一颗人参,风越来越疾了,雪越来越大了,那汉哆哆嗦嗦的说道“小英雄,小的流血过多,这天气又这般寒冷,小的当真是吃不消了,要不我们先找一处山洞暂避风雪,再升起一堆火来取暖,等风雪小些,小人再带领小英雄去寻找千年人参吧!”

  岳武穆听那汉这般说,转过头来,只见那汉脸色,双唇惨白,而且没有一点血色,急忙扯下衣角替那汉包扎了伤口,又脱下外衣披在那汉身上,牵着马大步往前跑去,寻找山洞躲避风雪。

  岳武穆疾跑了,七,八里远远的看见一处山洞,岳武穆大喜,急忙牵着马往山洞里跑去,整个山洞一片漆黑,岳武穆急忙取出怀里的火折子点上,往山洞里走去。

  到得山洞里,岳武穆大喜,山洞里居然有锅碗瓢盆,木材树枝,那汉急忙说道“这山洞肯定是附近猎户打猎之时的临时住处,不然也不会有这些家当的!”

  岳武穆之时淡淡的说了“原来是这样啊!”这么一句,便抱来柴火,点起一堆火团,那汉趁着火光环顾了山洞一圈,竟然惊叫了起来“小英雄,看见,刚才那堆柴火下,居然有一颗千年人参!”

  岳武穆听后大喜,急忙往柴火堆靠去,只见石缝中间,的确夹着有一颗人参,那汉摇着头说道“只可惜,这颗千年人参夹着数十丈的坚壁之中,只是可观不可取,不然早就被那些猎人给挖了,就是那群猎人无法挖取这可千年人参,才有用柴火将它掩藏起来,小英雄,我看你真是不幸运啊!”

  岳武穆笑着说道“那可未必!”岳武穆说着举起手中的银枪往石壁上一顿疾刺,只见飞石星溅,数十丈坚壁,片刻便被岳武穆夷为平地,地上竟陷出数十丈的大坑来,那汉看得是目瞪口呆,岳武穆也不管他,纵身跳入大坑中,轻轻拔出那颗千年人参,小心翼翼的揣入怀中。

  岳武穆揣好这颗千年人参,复身跳了上来,对那汉说道“好了,我已取得千年人参,还要赶回去为家师祝寿,耽误不得,这就告辞了,你左腿受伤,行动不便,而且外面风雪极大,就权且在这休息一夜吧,等风雪停下再走吧!”

  岳武穆说完便转身离去,那汉心想,这南蛮今日这般羞辱于我,如今就让他这样走了,我回去之后,要怎么向我主完颜阿骨打交代,不若我先框下他的姓名,日后再寻他报仇,急忙说道“小英雄请留步,小英雄一言九鼎,答应饶过小人,便真的饶过了小人的性命,还未请教小英雄高姓大名,还望小英雄不吝告之,日后小人也好图报!”

  岳武穆听后,笑着说道“你想知道我的姓名,的确是图报,不过是图报仇,大丈夫敢作敢当,便是告诉你也无妨,我姓岳名飞,字鹏举!你要找我报仇尽管来报便是了,告辞!”

  岳武穆说完,便出了山洞,骑上白马往中原而去,那汉只得在山洞里休息了一夜,,第二日便强忍着疼痛,返回了黄龙府,对完颜阿骨打说明了昨天的一切,那汉不是别人,正是完颜阿骨打的第四子完颜宗弼,也是岳武穆日后的大敌金兀术。

  完颜阿骨打听后大怒“那南蛮竟敢如此无礼,不但伤我女真族人和我爱子,还敢对我出言不逊,他日我必定率领女真族一举拿下宋朝,活捉岳飞那贼,千刀万剐,为我儿报仇!”

  完颜宗弼急忙说道“父亲,既然有此机会,那我们还等什么,不若趁此机会,兵宋朝,一举夺下南蛮的土地!”

  完颜阿骨打说道“我儿好不晓得道理,岂可义气用事,一切当以我女真利益为重,如今正与辽国激战,我们大可静观其变,收拾残局,若辽国胜,我们就趁机攻打宋朝,若宋朝胜,我们就趁机攻下辽国!这样一拉,我女真族的财力,兵力皆可补充,他日再图天下岂不是更得心应手!”

  完颜宗弼虽然心里不甘,但又不敢违逆父亲完颜阿骨打,只好说道“父亲所言极是!”

  完颜宗弼本来想羞辱岳武穆一番,却没想到反被岳武穆羞辱了一番,自此完颜宗弼就连做梦也想杀了岳武穆,完颜宗弼经过此次只好,便日夜勤习兵书,武艺,只盼日后与岳武穆在疆场上一决高下,已报长白山之仇,可是每次与岳武穆交手皆事与愿违。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