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斗水浒 九四章 来的好 天赐其便
作者:瓢城小小乙的小说      更新:2018-06-17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乱斗水浒最新章节!

  第二日一早岳武穆醒来果真如往常一样生龙活虎,岳武穆大喜,急忙去寻林冲等人告知自己的一切。

  此时林冲,卢俊义,史文恭,朱武,公孙胜正在大帐之中,正为怎么向岳武穆开口而发愁,突然岳武穆跑了进来,施展了一番拳脚“师兄你们看我!”

  林冲,卢俊义,史文恭看岳武穆果然如往常一般生龙活虎,皆心中大喜,突然朱武轻轻了咳嗽了一声,林冲,卢俊义,史文恭顿时又愁眉紧锁。

  岳武穆一看情况不对,急忙问道“师兄,到底出了什么事?”

  林冲,卢俊义,史文恭几次想要开口,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岳武穆更是焦急了“师兄你们倒是快说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朱武突然说道“林教头,卢员外,史教师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你们不好开口,那就由朱武来说吧!”

  岳武穆闻言,一把抓过朱武“还请先生告知岳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朱武便将岳武穆摔倒白马之下的事情说了一遍,岳武穆听后慢慢松开了朱武,整个人竟然愣在了那里。

  朱武说道“如今我们正要将岳英雄绑缚面见圣上,只有如此才能解决眼下之急,岳英雄武艺高强,若要是反抗起来,我们自然不是对手,所有还请岳英雄行个方便,朱武对天发誓,一定会保岳英雄周全!”

  林冲,卢俊义,史文恭听后,皆是做声不得,只是不停的摇头,只见岳武穆却哈哈大笑了起来。

  林冲大惊,急忙开口问道“岳师弟,你怎么了?”

  岳武穆笑着说道“我岳飞一生光明磊落,所做的事皆对得起天地良心,那蔡京老贼祸国殃民,杀了便杀了,就算圣上杀了岳飞,为蔡京老贼抵命,岳飞也不会有半句怨言,有句话叫做君叫臣死臣不敢不死,岳飞又怎会让师兄们和朱武先生为难,何况我岳飞还将精忠报国四字刺在了身上,就算朱武先生你们不说,岳飞也会自缚面圣请死的!”

  林冲,史文恭,卢俊义闻言急忙大叫道“岳师弟!”

  朱武说道“既然岳英雄这么说,那朱武只有得罪了,来人啊!将岳鹏举绑了!”

  军士听令后急忙取出绳索往岳武穆走去,岳武穆任他们捆绑,却不反抗,林冲急忙说道“军师,当真要这么做吗,若圣上就此要了我岳师弟的性命可如何是好?”

  朱武说道“除此之外,别无他法,林教头只管放心,朱武一定会保岳英雄周全!当务之急先解决眼下之事,来人啊,去传关胜,花荣,呼延灼,董平四人前来!”

  卢俊义说道“林师弟,朱武兄弟所言极是,若我们不交出岳师弟的话,事情只会越搞越杂,昨晚我们不是已经商量好了嘛!”

  岳武穆说道“林师兄自不必为小弟担心,小弟死不足惜,可千万不能为了小弟而毁了各位师兄的前途,俗话说长兄为父,既然师父他老人家不在此地,我们师兄弟自然一切多得听从大师兄的安排!”

  林冲闻言还能再说什么?卢俊义说道“岳师弟,难得你如此深明大义,你就放心吧,师兄就算舍了性命不要,也会保你周全的!”

  史文恭也说道“岳师弟你尽管放心,师兄们一定保你周全!”

  岳武穆听罢急忙说道“多谢各位师兄,小弟能有你们几位师兄,乃是小弟今生的福气!”

  岳武穆话音刚落,关胜,花荣,呼延灼,董平四人一起到来,朱武说道“史文恭,关胜,花荣,呼延灼,董平五人听令,林教头,卢员外,公孙先生,朱武不在之时,你们五人暂时统领御营一切,如今御营新定,你们务必尽心尽力,千万不可出半分差错,若有敢擅动和鼓噪者,格杀勿论!”

  史文恭,关胜,呼延灼,花荣,董平五人听令后自去查视御营一切了,朱武吩咐军士道“来人啊,将林冲,卢俊义,公孙胜,朱武四人上绑,押着岳鹏举,秦桧一起去金銮殿面圣!”

  军士听后急忙说道“林将军,卢将军乃御营正副指挥使,公孙先生,朱武先生乃御营正副军师,小的如何敢将你们上绑!”

  朱武听后大喝道“既然你也知道林将军,卢将军乃御营正副指挥使,公孙先生,朱武乃御营正副军师,那还不照令办事!”

  军士闻言,只好将林冲,卢俊义,公孙胜,朱武四人上了绑,朱武说道“你们快快押着我们以及岳武穆,秦桧一起去金銮殿面圣!”

  军士无法只好押着林冲,卢俊义,朱武,公孙胜,岳武穆,秦桧前往金銮殿,三呼万岁后,林冲,卢俊义,朱武,公孙胜,岳武穆五人自是不敢起身,而秦桧却起身说道“如今这里已经不是御营了,你们还不快快替本大学士松绑!”

  宋微宗大喝道“大胆!秦桧你这狗奴才,寡人何时让你起身了!”

  秦桧吓得急忙跪倒在地“圣上息怒,微臣一时情急,竟然忘了君臣之礼!”

  宋微宗大骂道“寡人看你这狗奴才,不是忘了君臣之礼,而是你这狗奴才心中根本就没君臣之礼!你这狗奴才是不是想取寡人而代之!”

  秦桧听了这话后,大惊失色,急忙说道“就算给微臣一万个胆子,微臣也不敢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来啊!”

  宋微宗喝道“你这狗奴才只一个胆子,便敢擅自调动御营兵马了,倘若真给你一万个胆子,你还不早就颠覆了寡人的大宋朝,谋取了寡人的赵家江山!”

  秦桧急忙将头磕的咚咚响“前日微臣一时情急,口不择言,微臣已经知错了,还望圣上宽恕!”

  宋微宗喝道“既然你这狗奴才已经认罪,但你却罪不至死,寡人现在就将你这狗奴才贬为庶人,永不录用,殿前武士听令,将秦桧拉下重打二百大板,赶出东京,永不录用!”

  殿前武士拖下秦桧后,朱武说道“朱武等人前日在御营之中,竟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以下犯上,冒犯了圣上,还望圣上赐罪!”

  宋微宗说道“圣人有云,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既然你们既已知错,还自缚请罪,寡人念你们罪不至死份上,就暂且赦免你们,容你们戴罪立功吧,如今江南方腊作乱,你们速速回营整顿兵马,准备兵发江南,倘若不下,寡人必将两罪并罚,起来吧!”

  林冲,史文恭,朱武,公孙胜急忙谢恩起身,立于一边,唯有岳武穆还跪在原地。

  蔡京老贼的心腹说道“林冲,朱武等人以上犯上,圣上不但没有处罚,还让他们统兵征讨江南,倘若他们一举收复江南,只怕那时候非但无罪,还是大功,圣上如此裁决,只怕众人不服吧!”

  宋微宗闻言,急忙说道“卿家所言极是,你直谏有功,寡人这就论功行赏于你,依你之言处罚林冲他们,寡人这就罢免林冲等人一切职务,让他们回乡务农,现就提升你为御营兵马指挥使,让你统领御营兵马,一举收复江南!”

  朱武听后大惊,心中暗暗说道“没想到当今圣上,竟然如此睿智,原来圣上一直是在扮猪吃老虎!”

  蔡京老贼的心腹闻言也是大吃了一惊,自己又怎么能够平定江南方腊,急忙说道“圣上乃天之骄子,自然至圣至明,圣上怎么决断多是对的,微臣一时口不择言,还望圣上恕罪!”

  宋微宗喝道“既然你已经知晓,那还不快快退下,还有没有人,跟他有一样的想法?”

  蔡京老贼的心腹闻言,心想如此一来自然是没有理由再找林冲等人的麻烦了,还是在岳武穆身上下手吧!

  又一蔡京老贼的心腹说道“林冲等人统领御营,自然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可是岳鹏举当众诛杀当朝太师,却是罪不可恕,还请圣上将岳鹏举正法,以视公允!”

  “圣上,岳鹏举虽然诛杀当朝太师,但是却不能即刻诛杀,依照我大宋律令,应当将岳鹏举交于三法司查办定罪,若证实其罪无误后,方可秋后问斩!”众人闻声一起看去,说话者,原来是殿前太尉陈宗善。

  突然又一人转出来奏道“圣上,陈太尉所言极是,俗话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岳鹏举虽然当众诛杀当朝太师,自然罪不可赦,但按我大宋之律,必须要交三法司查办定罪后,才可开刀问斩,只怕岳鹏举此举,乃是受人指使行事,若就这样草草处决岳鹏举,岂不是让幕后真凶逍遥法外嘛!众人再看时,原来是殿前将军徐京。

  宋微宗说道“既然陈太尉,徐将军多这般说,那就将岳鹏举暂押死牢,杀害当朝太师,如此大罪,待寡人闲暇之时,亲自去三法司听审,蔡太师生前为国尽心尽力,也算是寡人对蔡太师有个交代!”

  蔡京老贼的心腹怎么能听不出这是宋微宗有意周全岳武穆的,急忙说道“圣上,岳鹏举乃是前日林冲推荐给圣上的,他入朝当日便残杀了蔡太师,若要说有什么人幕后指使他,也只能是林冲他们了!林冲你们快快当着圣上之面说个清楚!”

  林冲大喝道“真是笑话,你这厮可亲眼看见林冲指使岳鹏举了吗?”

  蔡京老贼的心腹说道“圣上,听林冲之言,自是没有指使岳鹏举了,既然如此,岳鹏举残杀蔡太师,众人皆亲眼所见,那还需要审问个什么,还请圣上将岳鹏举就地正法,已安太师在天之灵!”

  宋微宗大喝道“放肆,依照我大宋律令,必须交三法司审问,若寡人听信你这厮誓言,那还要大宋律法作甚?”

  宋微宗话音还没落下,只见内侍慌忙跑了进来“圣上,八百里加急!”

  宋微宗听后大惊,急忙说道“八百里加急,一定是重大之事,你快快与寡人道来!”

  内侍说道“河北田虎造反,现已夺下五洲五十六县,如今贼兵兵锋正盛,不日便要打到东京城了!”

  朱武听罢,心中大喜,这个八百的加急来的好啊,来的真是时候啊,真是天赐其便,这下岳鹏举有救了。

  宋微宗闻言,大喝道“这个田虎到底是何方圣神,既然能在数日之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下五洲五十六县?”

  陈宗善急忙说道“这个田虎原本是沁源猎户,后来投蔡京老贼门下,蔡京老贼安排他在御营任职,微臣也不明白,怎么一转眼的时间,这个田虎就到河北造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