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斗水浒 二八章 阮小三 扶桑求救
作者:瓢城小小乙的小说      更新:2018-06-17

  阮小三闻言急忙对阮小四说道“四弟你快快去带宣赞,郝思文,单廷圭,魏定国四个杂碎出来,准备交换织田将军!”

  阮小四听后,急忙返回去提宣赞,郝思文,单廷圭,魏定国四人。

  阮小三说道“林冲你能保证我们若放了宣赞,郝思文,单廷圭,魏定国四人,你就放回织田将军,让我们离去,绝不追赶我们?”

  武二郎大喝道“你们这些杂碎,现在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阮小三听后大怒“武二郎你别欺人太甚,我们可不是景阳冈上的那只吊睛白额虎,只三两拳就被你给打死了,我们可不怕你,大不了鱼死网破!”

  “八嘎呀路,阮小三你废什么话啊,还不快快去取宣赞,郝思文,单廷圭,魏定国四人来,若是惹怒了林教头,本将军性命也将会不保!”阮小三你们要跟林教头拼个鱼死网破自是你们兄弟的事,却与本将军无关!”织田光信为求保命,竟对阮小三如此大喝。

  武二郎闻言对织田光信猛的一口吐沫“呸!贪生怕死的软骨头,孬种!”

  “武二爷,你说的对,织田光信就是个贪生怕死的软骨头,孬种!”织田光信赔这笑脸说道“林教头!你也看见了,这皆是阮小三他们兄弟自作主张,却与本将军无关,林教头你自是一言九鼎,可不能因为阮小三的一句话,而出尔反尔要了本将军的性命!”

  林冲闻言顿觉恶心万分“织田光信你就放心吧!只要宣赞,郝思文,单廷圭,魏定国四人平安无事,林冲绝不会食言!”

  “多谢林教头,多谢林教头!”织田光信说着突然对阮小三大喝道“阮小三,怎么宣赞,郝思文,单廷圭,魏定国四人还没到来,你还不快去催催阮小四,阮小六!”

  阮小三听了这么心里十分不爽,但是织田光信却对他们兄弟有恩,只好忍气吞声的前去催促阮小四,阮小六。

  阮小三走后,鲁智深不忿的喝道“洒家也曾听闻扶桑国武士战败绝不会求饶,只会剖腹自杀,眼看织田光信这扶桑第一武士居然这般贪生怕死,真是大开眼界,什么武士道精神,全多是他娘的狗屁,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织田光信闻言,急忙说道“这位大师说的对,我们的武士道精神就是狗屁,根本不值一提,还请大师就将本将军当个屁给放了吧!”

  “你这撮鸟给洒家闭上你的鸟嘴!洒家看到你这撮鸟样就反胃,不,洒家就连听到你这撮鸟说话多想吐!”鲁智深大喝道。

  织田光信经鲁智深这么一喝,急忙闭上了鸟口,别说是说话了,就连屁也不敢放一个。

  不一会阮小三,阮小四,阮小六解押着宣赞,郝思文,单廷圭,魏定国四人到来,林冲说道“阮小三,林冲数三声,咱们一起放人?”

  阮小三大骂道“林冲,你算个球啊,我们兄弟为什么要听你的,你先将织田将军放过来再说!”

  武二郎闻言,刚要发作,只听织田光信大喝道“阮小三,你废什么话啊!林教头怎么说,你们就怎么照做!”

  “是,是,是,织田将军,你别生气,我们按照你所说的做就是了!”阮小三大叫道“林冲,你数吧!”

  “不必了!“阮小二说着,一把提起织田光信“小五,小七,武都头你们随阮小二,一起押着织田光信去换回宣赞,郝思文,单廷圭,魏定国四位兄弟!”

  于是武二郎,阮小五,阮小七四人押着织田光信一起往阮小三阵中而去,阮小三见状急忙让阮小四,阮小六和两个贴身倭贼押着宣赞,郝思文,单廷圭,魏定国四人到阵前换将。

  双方交换后,武二郎,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急忙为宣赞,郝思文,单廷圭,魏定国四人松了绑,一起归阵。

  阮小四,阮小六手中为织田光信松绑,口里却问道“织田将军你没事吧!”

  “我没事,这里不宜久留,快快退回登州!”织田光信松绑后,慌忙对阮小四,阮小六说道。

  阮小四,阮小六闻言急忙扶着织田光信一起往船上而去。

  “站住”林冲大喝道。

  “林冲你想反悔?”阮小三大骂道。

  林冲不忿的说道“林冲若是想反悔的话,恐怕此时你们早已死在此地了,只是在你们返回登州之前,林冲有一句话要跟你们说!”

  阮小三大喝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林冲怒喝道“你们这帮倭贼给老爷竖起你们的狗耳朵听好了,今天林冲遵守承若饶你们一命,你们若是识相的话,就赶快滚出我们大宋土地,林冲给你们五日时间,若是你们仍然执迷不悔的话,五日之后,我大宋御营大军必定兵临登州城下,到时候,你们这群倭贼,这占我大宋土地,屠我大宋百姓的血海深仇,林冲等人必然要你们这帮倭贼血债血偿!”

  林冲说完后,带着武二郎,鲁智深,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宣赞,郝思文,单廷圭,魏定国一起返回了莱州城,织田光信见状,也急忙让阮小三兄弟驾船去往登州城。

  织田光信与阮小三兄弟一起回到登州后,织田光信大喝道“这次兵发大宋,我扶桑二十万大军,已经去了一半,几十员大将也只剩你们兄弟三人了,这一切多拜那个童贯狗贼所赐,那童贯狗贼说过,我们到达大宋以后,自然会有四路兵马前来相助,如今却没见到一个鸟毛,来人啊,快去将那童贯狗贼给本将军带来!本将军要童贯狗贼为我扶桑将领和我扶桑将士偿命!”

  只听织田光信随身倭贼说道“织田将军,那童贯狗贼自从随我们一起来到登州之后,就去为织田将军去搬那十万金,一百万银,一千美女了,一直到现在也没有见那童贯狗贼回来!”

  织田光信闻言,猛的一拳将身边的桌子打的粉碎“八嘎呀路,我们上了童贯狗贼的当了,童贯你这个狗贼居然敢摆本将军一道,等本将一举拿下大宋所有土地后,一定将你这个狗贼捉来千刀万剐!”

  “织田将军,如今我们只剩十万人马,战将也只有我们兄弟三人了,而不日林冲等人就会兵临城下了,我们如何还能一举拿下大宋所有土地?”阮小六闻言大惊,急忙问道织田光信。

  “八嘎!”织田光信大喝道“慌什么!本将军统领整个扶桑兵马,还愁没有兵马吗?只是本将军前来大宋之前,太低估这群宋贼了!”

  阮小三听罢,急忙说道“织田将军的意思是要回扶桑搬兵?”

  织田光信拍了拍阮小三肩膀“吆西,还是阮君你懂本将军,不过此次返回扶桑搬兵的不是本将军,而是你们兄弟其中一个回去搬兵,你们谁愿意去?”

  阮小三急忙说道“我们兄弟之中,自私阮小三水里功夫最好,理当是阮小三为织田将军跑上一趟了,这样一来也可节省一些时间,早早搬来救兵!”

  “很好!”织田光信又拍了拍阮小三的肩膀“阮君你这就带着本将军的兵符赶回扶桑调动柴田家胜,羽柴吉秀,金森近长,太田一牛,神户盛具,木曾昌义,奥村福永,稻叶铁一,平手秀直,不破治光,方之阿锅,远山任景,扶桑皇家十二大天王并三十万兵马前来相助本将军,再取一万慰安妇前来供全军享乐,将士们只有满足了,才更能奋力杀敌!”本将军这就亲笔书信一封与阮君你上呈天皇陛下,让天皇陛下亲派本将军的师父伊贺俊好带领整个伊贺忍者家族前来相助本将军,本将军定要林冲为今日之事付出沉重的代价!”

  阮小三听后大喜“那就请织田将军快快写下书信,阮小三连夜赶回扶桑为织田将军搬来救兵!”

  织田光信亲笔书信后,用来印鉴递于阮小三“阮君此次返回扶桑,一路不可停留,取了兵将即刻返回登州!”

  阮小三领命,收好信件,辞别织田光信,阮小四,阮小六,带着本部水军驾船连夜返回了扶桑,阮小三走后,织田光信让阮小四,阮小六坚守城池,不管宋军如何叫战,只是不出,专等援军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