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斗水浒 五七章 汉与倭 势不两立
作者:瓢城小小乙的小说      更新:2018-05-15

  “比就比!老爷正好趁次机会向这个四个杂碎讨回一路上对我们兄弟的侮辱之仇!”阮小六囔着脱去身上的外套“去什么地方比!”

  阮小三见状,急忙拉住阮小六“且慢!方腊不管你信不信我们此时前来是不是真心实意跟你谈合作的事情!但是我阮小三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就凭你方腊的江南势力是绝不可能跟林冲他们抗衡的!”

  方腊听后,哈哈大笑“阮小三既然你这般说,那我方腊也负责任的告诉你,我方腊决不会傻到做你们这群倭贼的棋子跟林冲他们拼个你死我活后,让你们这群倭贼坐收渔人之利夺取我汉人土地,我方腊就算惨败于林冲他们之手,身首异处,也绝不会做那残害同胞,遗臭万年的汉奸走狗!”

  方腊说完后,方杰跟着说道“我们圣上已经说的清清楚楚了,你们听清楚了没有,听清楚了那就赶快滚!”

  阮小四闻言深知方腊是绝对不可能跟自己合作了,心想既然已经到了江南,就不能白来,何不趁此机会拿下方腊,逼他的兵马就范。

  “方腊你这杂碎既然这么不知好歹,那爷爷就先取了你个狗命!”阮小四怒喝着,提拳往方腊扑去,阮小六见状也跟了上去。

  邓元觉,石宝,厉天闰,司行方四人见状一拥而上,只几下便将阮小三兄弟全部打翻在地,方腊的亲卫军各执刀枪抵在阮小三兄弟的咽喉上。

  “我家圣上这般对你们三个扶桑狗以礼相待,要不是看在你们是前来送信的信使,早就将你们砍了,没想到你们敢对我家圣上无礼,如今留着你们还有何用!”方貌怒喝道“将这三只扶桑狗拖下去砍了!”

  “方腊你真的以为你兵强马壮吗?实话告诉你吧,就凭邓元觉,石宝,厉天闰,司行方四个废物也敢对我们耀武扬威一番,他们四人一起上也不够我们织田将军一顿打!”阮小三在被方腊的亲卫军推往刑场的瞬间,拼命挣扎着,叫囔着“两国交战还不斩来使,方腊我们可是织田将军的亲信,你若敢杀了我们,织田将军一定会引军杀到江南,将你们一网打尽,掘你们方家十八代祖坟为我们的报仇的!”

  方腊听阮小三这般说,大喝道“将他们三个扶桑狗给寡人拉回来!”

  众亲卫军闻言又急忙将阮小三兄弟三人押返方腊面前,阮小四得意的说道“方腊你怕了吧?”

  方腊撇了阮小四一眼,也不搭理“很好,很好!阮小三你这杂碎,不但心思缜密,而且临危不惧!死在顷刻居然还能对我方腊说出这番话!不错两国交锋的确不斩来使,你们此次来我江南只是替织田光信送信给我方腊的,若我方腊因你们对我口出污言秽语而杀了你们,传出去定然会被别人耻笑我方腊小家子气,但若不杀你们,你们还真以为我方腊会怕织田光信那个倭贼!既然如此,我方腊倒有个两全其美的方法,既不让外人说我方腊小家子气,也不让外人认为我方腊惧怕织田光信那个倭贼!”方腊说到此处,突然厉声大喝道“来人啊!将阮小三,阮小四,阮小六按翻重打二百军棍!”

  众亲卫军闻言,急忙将阮小三兄弟按翻在地,胳膊粗的大棒直接招呼过来,阮小三兄弟顿时杀猪似的惨叫起来,只见皮开肉绽,鲜血迸流,还没到一百军棍,阮小三兄弟相继昏死了过去。

  娄敏中见状惊呼道“圣上,不能再打了!若是再打下去,必定将他们给打死!这样一来,我江南必定背上一个滥杀信使的罪名!”

  方腊闻言,急忙让亲卫军停下手来,亲卫军停下手后,方腊大叫道“将三个倭贼杂碎给寡人弄醒!”

  众亲卫军急忙取来三桶凉水往阮小三兄弟身上一泼,没过多久,一连串的呻吟之声源源不绝的传来,阮小三兄弟相继醒来。

  方腊见状怒喝道“阮小三,阮小四,阮小六本来是准备将你们三个倭贼杂碎重打二百军棍的,怎奈你们这群废物连一百军棍多承受不住,若二百军棍下去,你们必然没了狗命!你们三个杂碎死了倒是无所谓,不过我南方腊可要背上一个滥杀来使的罪名,所以寡人今天就暂且留下你们三只扶桑狗的狗命,放你们回去给织田光信那个扶桑狗带句话,就说我们汉人与织田光信他这倭贼,势不两立,就算林冲不发兵征讨织田光信这群扶桑狗,我方腊也会尽起江南大军将织田光信他们这群扶桑狗一举歼灭!让织田光信这个倭贼死人跟我方腊合作的这份心!你们听清楚了没有?”

  此时的阮小三兄弟已被方腊打了个半死,若再不答应可能真的小命不保,三人急忙将头点了点。

  “既然你们已经听清楚了,那寡人今天就暂且饶过你们一条狗命!”方腊说着对费保吩咐道“费保令你们四人将阮小三,阮小四,阮小六带回本处,逐出我们江南势力范围,若下次再有倭贼前来求见,你们不必引来面见寡人,直接将他们歼灭在海上!”

  费保闻言,急忙抱拳应道“是!小将谨遵圣上之命!”

  倪云,卜青,狄成三人闻言,则提起阮小三兄弟三人,大喝道“走吧你们这群扶桑狗!这次算你们这这群扶桑狗命大,我们圣上宽宏大量,不过下次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一路上费保,倪云,卜青,狄成四人见阮小三兄弟一副惨不忍睹的模样,奚落的更加疯狂,也不管阮小三兄弟三人的感受,只管你一言,我一句的“哎!区区的扶桑狗,也敢自作聪明来我江南,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还什么武运长久!堂堂的一个国家就连区区几千斤的重量多没人能够举起来!”

  “这样一个废物国家,还想吞并我们汉人的土地!真是笑死人了!”

  “真不明白,放着好好的汉人不当,却要去做那通敌卖国的汉奸走狗,既然要做汉奸走狗,也要选择一个强点的国家!跟这这样一个废物国家,迟早是要会灰飞烟灭,万劫不复的!”

  “只是林冲他们那伙御营军心存仁慈才会跟这伙占人土地,屠人子民的倭贼耗上这么长时间,要是换作我江南兵马,不需三日,定叫那伙倭贼飞灰烟灭!”

  “哈哈哈!哈哈哈!”

  阮小三兄弟不管费保兄弟四人如何奚落,说的如何难题,只是装作听不见,默不作声,两日后费保,倪云,卜青,狄成押着阮小三兄弟返回倭贼战船所在的地方,众倭贼见阮小三兄弟这般模样尽皆大骇。

  费保大喝道“兄弟们,将这三个废物还给那伙倭贼!”

  倪云,卜青,狄成命手下水军将船靠拢倭贼战船后,猛的将阮小三兄弟三人往倭贼船上一抛“滚吧!你们这三只扶桑狗!”

  阮小三兄弟本来就身上棒疮累累,又经倪云,卜青,狄成这么一摔,疼的龇牙咧嘴,众倭贼急忙一起围上来,扶起阮小三兄弟三人“将军,你们怎么了!”

  阮小三忍着疼痛“不要问了,开船返回大寨!”

  “慢着!”费保大喝道。

  阮小四在军士的搀扶下,挪到船头“你还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只是提醒你们一句,正如我们圣上所说,汉倭不两立,你们若是识相的话,此次返回大寨后,就同织田光信一起返回扶桑吧,不要再想痴心妄想的打我们汉人土地的主意了,我们可不是林冲他们!现在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我们江南水军的正正实力!”费保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只响箭,射向天空。

  顿时海面上杀声大起,密密麻麻的战船一起往这里靠来,约有数万只,阮小三兄弟见状大惊。

  “看见没有!”费保大喝道“别说你们三个撮鸟,就算织田光信亲自到来,爷爷也叫他去喂鱼!”

  “我大哥说的话,你们可听清楚了吗?若是听清楚了就快滚!”倪云大喝道“下次再让爷爷再江南海域发现你们,定叫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求收藏,求点击,求打赏,求订阅,求推荐,求月票,反正各种求,你懂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