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斗水浒 六一章 分析的 一针见血
作者:瓢城小小乙的小说      更新:2018-06-17

  林冲不忿的说道“却有作怪!”

  朱武笑而不答,只是对随身军校说道“你们只管传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李俊,童威,童猛六位水军头领前来!”

  军校闻令急忙去传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李俊,童威,童猛六位水军头领前来大帐,不一会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李俊,童威,童猛六人相继到来。

  各自见礼罢,朱武吩咐道“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李俊,童威,童猛六人听令,命你六人分成两队,各领三万五水军顺便携带信鸽秘密饶过登州城一举夺下倭贼所有的船只!你们夺下倭贼船只之后,便飞鸽传书通知朱武!而你们只管埋伏在倭贼船上,只待倭贼败退后,准备乘船逃去之时,你们便一举杀出!”

  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李俊,童威,童猛六人一起说道“谨遵军师吩咐!”六人接令后,便要返回大寨点起兵马前往倭贼泊船之处!

  朱武却叫道“小二,小五,小七你们兄弟三人暂且留步,朱武有话对你们说!”

  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兄弟三人闻言,急忙停下脚步,李俊,童威,童猛也愣了一下,朱武说道“李俊,童威,童猛你们三人只管先去,朱武找小二,小五,小七他们有点私事!”

  李俊,童威,童猛三人闻言只好辞别众人,自往自己的水寨而去,李俊,童威,童猛三人走后,阮小二急忙问道朱武“军师留下我们兄弟三人难道还有别的任务?”

  朱武说道“却非别的任务!只是提醒你们兄弟三人一句,此战关乎着名族大义!你们兄弟三人切不可顾念兄弟之情私放阮小三,阮小四,阮小六和织田光信逃脱!”

  不等阮小二开口,阮小七便抢着说道“军师你就尽管放心吧!我们兄弟虽然不才,但总还能分清是非黑白的!阮小三,阮小四,阮小六助纣为虐,我们早已与他们划清了界限,若是战场相遇绝不手软!要是走了阮小三和织田光信他们,军师只管拿我们兄弟三人顶罪就是了!”

  阮小二也跟着说道“军师你尽管放心就是了!正如小七他所说!织田光信他们不来则罢,若是来后被他们走脱,军师只管拿我们兄弟三人顶罪!”

  ”既然如此,那朱武就安心了,好了你们还是快快下去准备吧!”朱武说着手一挥,示意阮小三,阮小五,阮小七兄弟三人,赶快下去准备。

  阮小二兄弟走后,林冲说道“如今还未交锋!胜负还难说!军师你合以肯定织田光信那伙倭贼会败退逃!现在便让阮小二兄弟,李俊他们先行去登州抢夺倭贼战船!”

  “林教头,朱武相信邪不压正!织田光信那伙倭贼逆天行事,如何能够不败!”朱武说着,走到案板前取出笔墨纸砚写了数百字后,递到林冲手里。

  林冲看后惊叫道“军师你莫不是头脑发热了吧?”

  卢俊义闻言,急忙取过林冲手里的那张纸来,卢俊义看后又将这张纸递给了公孙胜,自己则是不停的摇头。

  公孙胜看后也大为不解“朱武兄弟你写信劝织田光信退兵,恐怕是异想天开吧!要是织田光信肯退兵的话,他就不会不愿万里从扶桑发兵前来侵袭我大宋了!”

  朱武笑着说道“公孙先生底下不是还有这么一句!若那厮不肯听从朱武的劝告,三日之后朱武必然会大兵压境!”

  “奇怪的正是这句!”林冲不忿的说道“如果那厮不肯退出我大宋地界的话!我们当然会发兵前往歼灭他们,难道还会任由他们侵占我们大宋土地,屠戮我们大宋百姓,而坐视不理吗?”

  朱武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林教头咋们怎么也得先礼后兵吧!”

  林冲怒喝道“那群畜生倭贼占我大宋土地,屠我大宋百姓,林冲先前也给过他们机会,怎奈那帮畜生非但不停劝告而且变本加厉,如今我们也用不着跟那群畜生先礼后兵了!”

  “非也,非也!林教头你理解错了!”公孙胜突然说道“公孙胜仔细一想才明白,朱武兄弟是绝对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朱武兄弟之所以会写信劝织田光信退兵,其实是另有用意,若织田光信肯知难而退的话,那是再好不过了!不过贫道认为这一点是行不通的,织田光信要是肯兵的话,就不会不愿万里从扶桑而来!若想织田光信能知难而退的话,那么织田光信在莱州大败之时,早就引兵返回扶桑了,织田光信之所以会从扶桑搬来平手秀直那十二大皇家天王,就是说明织田光信那厮对我大宋的土地还是不死心!朱武兄弟这么做就是为了麻痹织田光信,实乃骄兵之计!古语有云骄兵必败,林教头你想啊,织田光信收到朱武兄弟的书信后,必会认为我们惧怕他才会休书与他好言相劝的,这样一来只会让织田光信更加心高气傲,对我军防备更加松懈!如此一来,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李俊,童威,童猛偷袭倭贼战船必能成功!”

  公孙胜话音一落,朱武便拍着手掌叫到”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公孙先生!公孙先生分析的真是一针见血,这正是朱武对织田光信所施的骄兵之计!”

  林冲,卢俊义,李应,花荣,樊瑞,项充,李衮此时才明白朱武休书给劝织田光信的用意,只听公孙胜说道“来人啊,快将这封书信送往织田光信大寨!你到了织田光信大寨后,不管他怎么问你,你多不要说什么,只是让他自己看这封书信!”

  军校领命,执书出了大帐往织田光信大寨而去,朱武又对项充,李衮说道“还请项充,李衮两位兄弟去各寨传令众头领今日务必整顿好一切兵马,明日白天只管休息一日,天黑多来大寨听候将令!”

  卢俊义不解的问道“如今阮小二,李俊等人还没动身?军师此时就传令整顿兵马岂不会早了点?”

  朱武笑着说道“任何人多知道织田光信那个倭贼绝是不会退兵的!还有明日傍晚之时,阮小二,李俊他们的消息肯定会到来!朱武现在不整顿兵马,难道等织田光信打上门来再整顿吗!”

  林冲不忿的说道“谁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厮既然号称神机军师,自然一肚子的坏水?

  众人闻言哈哈大笑,朱武却说道“朱武既领大军军师之职,虽然不敢说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但是这点常识还是有的!李大官人,花知寨你们两人一路风尘仆仆的赶来,还是快快下去歇息吧!后日一早还有大战等着你们!”

  李应,花荣闻言急忙辞别林冲,朱武等人,自行返回本处。

  织田光信正在大帐中整顿兵马,准备三日后兵发宋寨,突然守城倭贼报来“宋军军师朱武派人给织田将军送来了一封书信,小的让那人将信给小人转呈织田将军,那人死活不肯,所以小人就将他领来了,现在来人就在帐外!”

  织田光信听后急忙问道“那人可曾说了些什么?”

  守城倭贼说道“没有!”

  织田光信听后却说道“这就奇怪了,朱武那厮怎会无缘无故的给本将军休书一封!难不成他想投靠本将军!”

  “织田将军将那人叫进来,取书信一看便什么多知道了!”守城倭贼说道。

  “你说的一点也不错,快快让宋贼信使进来,本将军倒要看看朱武在耍什么花样!”织田光信闻言后,急忙吩咐守城倭贼去叫宋军信使进来。

  不一会宋军信使到来,织田光信问道“如今正是两军交锋之时,你们军师居然此时休书与我,到底所谓何事?”

  “这个小的就不知道了!小的只管送信!如今书信就在此,织田将军还是自己看吧!”宋军信使说着掏出怀中书信递给织田光信。

  织田光信接过书信一看,心里却是高兴万分,暗暗说道“难道林冲,朱武惧怕我们扶桑的忍者兵,竟如此休书劝本将军退出大宋境地,既然如此,本将军就再给他们施加点压力!”

  织田光信寻思定,将手中书信扯的粉碎,怒吼道“朱武这厮竟然大言不惭让本将军退出大宋之地,要不是看你这厮是个送信的,本将军早就砍了你了!你这厮回去给林冲,朱武带句话,本将军不拿下大宋所有土地,誓不返回扶桑!你让林冲,朱武他们识相点自己率军前来归降!免得本将军动手!”

  宋军信使竟织田光信这么一喝,竟然手足无措了,生怕会有危险,急忙答道“是,是,是!小的一定将织田将军的话,原原本本的带回!”

  织田光信见状大喜“来人啊!将这厮叉出登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