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斗水浒 六四章 游龙锏 秘密杀招
作者:瓢城小小乙的小说      更新:2018-06-17

  织田光信深知若此时交锋的话,自己一人绝不会是林冲,卢俊义,岳武穆三人的对手,急忙用起了激将法“林冲你这个杂碎刚才不是还大言不惭的说,只你一个人也能大败本将军所有的大军嘛!如今本将军的大军还没到来,你们现在就等不及了,难道是你们怕了!”

  “爷爷怕你个鸟!你的兵马就算全部到来又怎么了!织田光信你这倭贼也别在这里用激将法激爷爷,爷爷就给你一个机会,等你这倭贼的兵马全部到来,不过等久了你可要管饭,你这倭贼还是快派人去催催吧!”林冲嘴上怒喝道,心里却暗暗的说道“若不将你们全部倭贼引出来,如何能将你们这群倭贼一网打尽!”

  “好这个杂碎林冲,你给本将军等着,本将军这就让人去催!”织田光信说着手一挥,示意手下倭贼前往城里催促平手秀直那伙倭贼前来相助。

  那个传令的倭贼刚要动身,突然一阵呐喊,伊贺俊好带着伊贺家的几万忍者兵和座下弟子一起赶到。

  织田光信见状大喜“林冲你这杂碎看到了没有,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

  岳武穆见伊贺俊好冲出城来,纵马舞抢只抢伊贺俊好“织田光信若是伊贺俊好这个老匹夫窝在城里,小爷自能再等上一等!只是上次小爷和伊贺俊好那个老匹夫打了半天也没分个胜负来,今番又在这里碰上这个老匹夫,定要与这个老匹夫见个胜负!小爷如何能够再等了!”

  伊贺俊好见状大喜“岳鹏举你这个小杂种来的正好,正如你这个小杂碎所说,上次我们打了半天却也没有分出个胜负来,为了证明本座强过你这小杂碎,今天本座就当着这么多人之面一举制服你这个小杂种!”

  伊贺俊好叫着,也舞起手中倭刀徒步迎上岳武穆,两人一个在马上,一个在马下,各显平生之力,一直斗了五十回合也没见个胜败,这个时候织田光信身后呐喊声大起,平手秀直,柴田家胜,羽柴吉秀,金森近长,太田一牛,神户盛具,稻叶铁一,不破治光,方之阿锅,远山任景一起引兵到来。

  林冲见状大喜,急忙对卢俊义说道“这群倭贼总算多出来了!”

  卢俊义点了点头“就看岳师弟如何撩拨他们性起了!”

  织田光信见平手秀直,柴田家胜,羽柴吉秀,金森近长,太田一牛,神户盛具,稻叶铁一,不破治光,方之阿锅,远山任景一起引兵到来,心中大喜,急忙大叫道“师父我们有这么多人,难道还怕林冲他们三个杂碎和数万人马嘛!织田光信这就挥军掩杀过去,将林冲这群宋贼一网打尽!师父你快快退回本阵来,免得大军冲杀过去误伤了你老人家!”

  伊贺俊好闻言大怒“八嘎呀路!本座已经当着这么多人之面说要拿下岳鹏举这个小杂碎了,织田光信难道你要坏了本座的名声吗?你们谁也不许向前,等本座收拾了岳鹏举这个小杂碎后再作计较,难道我们数十倍人马林冲他们,你还怕林冲他们跑了不成?”

  织田光信经伊贺俊好这么一喝,便不敢再说什么了,心里却暗暗盘算道“师父说的也不错,我们有这么多人难道还怕林冲他们飞了不成!”

  林冲和卢俊义听了织田光信这话,本来心中大喜“织田光信这倭贼,此刻便忍耐不住了,不等我们撩拨,便急着要引军追杀过来!”谁知道被伊贺俊好这么一喝,竟然将织田光信按捺住了,林冲,卢俊义心中只能叹道“真是可惜了!”

  平手秀直听闻伊贺俊好这话,生怕会跑了林冲,卢俊义,岳武穆三人,急忙对织田光信说道“织田将军,伊贺掌门不许挥军掩杀过去,可却没说不许包围林冲这些宋贼,你快下令众人将林冲他们团团围住!”

  “平手君所言极是!”织田光信闻言,大喝道“快将林冲他们这些宋贼团团围住!”

  众倭贼听令后一拥而上将林冲,卢俊义及身后的二万兵马团团围住,林冲,卢俊义见状,心里不屑的说道“一群土鸡草狗,老爷便是让你们围住,你们又能将老爷怎么样,老爷要冲破你们还不是小事一桩!”

  伊贺俊好与岳武穆又斗了一百回合,还是不能分出胜负,伊贺俊好心中却是大急“本座已经当着这么多人之面夸下了海口,若亲手制服岳鹏举这个小杂种,岂不是一世英名尽毁,如今的情势就算再斗下去却也难解胜负,这可如何是好!”

  伊贺俊好虽然心急,却也急中生智,突然一计冒上心头“本座何不以遁地术活捉这个小杂种?”

  只见伊贺俊好猛的跳出战圈,右手往前一推“且慢!”

  岳武穆见状停下手来“老东西你又想干什么?”

  伊贺俊好喝道“小杂种年纪轻轻的,骑着战马对战本座这个徒步的老人家,你觉得公平吗?”

  岳武穆闻言问道伊贺俊好“那你这个老东西想怎么样?”

  “有种你这小杂种下马与本座对战一番,你若能步战抵住本座三百回合,本座就弃械认输!”伊贺俊好说着叠起右手三根指头。

  “老东西你说的话可算数?”岳武穆问到伊贺俊好。

  伊贺俊好闻言,指着身后的几十万倭贼“这么多人皆可以作证,若步战本座三百回合拿不下你这个小杂碎,本座就弃械认输,让织田光信引兵退出大宋境内,归还你们登州城!”

  “既然如此,那小爷就如你这个老东西所愿!”岳武穆说着将银枪挂在战马上,跳下马来,从马鞍下取出两只金装锏在手“不过你这个老东西可要说话算话!”

  林冲,卢俊义见状大惊“岳师弟精通十八般武艺,马战用枪,步战用锏,今天我们终于可以见识一下岳师弟的游龙锏法了!”

  伊贺俊好深知若是不答应岳武穆的话,他必定翻身上马,急忙说道“若是不算数的话,伊贺俊好便是乌龟王八蛋!”

  岳武穆闻言,轻轻拍打了一下战马“马儿你先到一边去,看我如何收拾这个老匹夫!”

  岳武穆坐下战马退到一边后,岳武穆执双锏在手“来吧!你这老匹夫!”

  伊贺俊好见状大喜,心中暗暗的说道“这下你这小杂种还不死!”伊贺俊好想到这里,双手握定倭刀直往岳武穆扑去,岳武穆也舞起双锏来战伊贺俊好,两人又徒步在阵前战成了一处。

  登州城外的荒山本来就高二十余丈,如今时迁又在荒山上搭起了三十丈的高台,朱武,公孙胜两人站在这五十丈的高处,如何不能将登州城外的情景看的清清楚楚,只见公孙胜说道“如今岳鹏举已经下马与伊贺俊好步战了,伊贺俊好必定会用那遁地邪法来赚岳鹏举,贫道这就作法指地成钢相助岳鹏举!”

  “公孙先生,万万不可!”朱武急忙制止道公孙胜“朱武相信以岳鹏举的本领定能应付伊贺俊好的遁地术,若公孙先生此时就用那指地成钢之术,伊贺俊好遁地无门,织田光信必定不会引军追赶林教头他们,公孙先生还是等织田光信率领众倭贼追赶林教头他们之时再用这指地成钢之术!”

  公孙胜听朱武这般说,这才明白自己差点坏了大事,急忙说道“还好朱武兄弟及时提醒,不然公孙胜差点就坏了大事!”

  朱武说道“公孙先生勿需自责,罗真人仙长的指地成钢之术今日必然派上用场,朱武刚才和公孙先生交谈之时又想到了一计,朱武这就给织田光信那伙倭贼来个将军抽车!”

  “时迁,扈三娘听令!”朱武大叫道。

  时迁,扈三娘闻言,急忙问道朱武“不知军师又何吩咐!”

  朱武说道“只孙二娘,焦月娥并十余军校留下相助公孙先生,朱武和樊瑞兄弟就行了,你们速速带领其他兵马赶到柴大官人他们前面的山坡之上,广积滚石,只待织田光信那伙倭贼败退之时,你们只管用乱石打下!”

  岳武穆徒步与伊贺俊好对战丝毫不输于马上,而且约战越勇,手中的两条金装锏耍的是呼呼生风,宛如两条游龙嘻戏飞舞着,恐怕就连那马踏黄河两岸,锏打山东九州六府一百单八县,交友胜孟尝,孝母赛专诸的秦琼秦二爷在岳武穆这套锏法面前也要自惭形秽了,而伊贺俊好又如何能够抵挡,也渐渐乱了手中的章法。

  林冲,卢俊义两人看的是眼花缭乱,宋军将士自是喝彩叠叠,织田光信见状,对平手秀直说道“想不到岳鹏举这个小杂碎步战竟然这么厉害,若再斗下去只怕师父他老人家会不敌,平手君我们还是一拥而上将林冲他们歼灭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