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盘手札记 第一百三十七章 应对之策(2)
作者:窗外斜阳的小说      更新:2019-09-13

  刘中舟说:“你我都认可现在的铜价是高处不胜寒,对吧?而且下半年面临着大幅下跌的危险,既然如此,咱们何不趁现在的价格高,把下半年的产量提前卖掉,这样不就抓住利润了吗?”

  薛晨志一脸疑惑地说:“没生产出来的东西怎么卖啊?”

  刘中舟说:“在期货市场上卖啊,到时候拿产品去交割就可以了。”

  薛晨志一听刘中舟要在别的市场上卖货,心里咯噔了一下,一种不祥之感从脑海里飘过。他从来没有接触过期货这东西,就问:“这样行不行啊?”

  薛晨志对在期货市场上卖产品这个事情没有什么概念,不知道里面的玄机,所以不敢轻易表态。

  他只知道,要是照刘中舟说的那样,下半年生产出来的产品全都拿到期货市场上去卖的话,那对他自己那一亩三分地里的收成影响可太大了,这几乎相当于全部把自己手里的销售权缴了械。

  这样一来,自己手里最大的财路可就被断了,每个月只靠那点死工资,这冶炼厂厂长还有什么干头?

  他在心里暗自猜想:这刘中舟说得好听,表面上是趁价格高卖货保利润,没准儿他是想靠这一招来架空自己,把冶炼厂的销售大权收回在他自己的手里。

  薛晨志自己心里也有数,冶炼厂每年产那么多铜,其中有很大一部分的销售权在他自己手里,以什么样的价格卖给谁,都是他说了算。

  再加上这两三年铜价飞涨,自己私底下靠这个权利可是得到了丰厚的回报。这一点估计明眼人心里都清楚,只是不说而已。

  这么大的一块蛋糕,自己都把它当成是宝贝一样,轻易不肯松手让别人来染指,可想而知觊觎的人自然也不会少。

  别人觊觎这块蛋糕薛晨志可以不当一回事,以他副董事长的身份,谁也奈何不了他,只能看着干瞪眼。

  可是如果刘中舟也垂涎这块蛋糕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刘中舟是董事长,薛晨志还没有能力和他抗衡。

  薛晨志心里暗自骂道:你刘中舟是董事长,集团下属那么多产业,哪一块你没有染指过?每个地方你随便扒拉一点,汇集起来的好处都比任何人的多,你还不知足?还要来夺我的饭碗,这TMD也太不仁义了!

  刘中舟一门心思地在和薛晨志讨论自己的想法,他哪里知道薛晨志心里此时有那么多弯弯绕。

  他听了薛晨志的话,仔细想了想,肯定地说:“这种操作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只不过这还只是我的初步想法,到底要不要这么做,我们俩先沟通一下,统一意见后,找合适的机会再拿到集团的经营分析会议上供大家讨论决定。”

  表面上不动神色,暗地里却为自己利益盘算着的薛晨志听到这里,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看来刘中舟也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也不敢独断,只要他把这事拿到集团高层会议上去讨论,薛晨志就觉得还有翻盘的可能。

  这事明摆着,刘中舟此举要是得逞的话,他侵占的可就不只是自己在冶炼厂的利益了,其他很多人的财路也都被他断了。

  别的不说,销售公司的黄洪亮就是其中之一。

  薛晨志心里很清楚,同样作为集团高管的黄洪亮,也一样因为手里的权利获得了很大的利益。

  刘中舟这么干,对黄洪亮的威胁比对自己的威胁还大。因为就算刘中舟得逞了,把自己的销售权剥夺了,自己手里还有冶炼厂,原料采购和生产这两大块业务刘中舟不可能也拿了去吧?

  薛晨志心里有数,这两块业务刘中舟拿去了也玩不转,由此带来的后果就是动摇了集团最核心的命脉,短期内刘中舟是肯定没有胆量这么干的。

  可是对黄洪亮来说可就不一样了,刘中舟把产品拿到期货市场上去卖,就等于是判了黄洪亮的死刑,断了货源,黄洪亮的销售公司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呢?

  黄洪亮肯定不会同意刘中舟这么干的,还有其他那些既得利益受损的人也一样,心里肯定也反对刘中舟的意见。

  到时候会上众人都反对的话,刘中舟估计也不敢犯众怒。

  想到这,薛晨志说:“是啊,这么大的事,以前又从来没有干过,到底有什么风险谁也不清楚,还是得想清楚了,看看大家的意见再说。”

  刘中舟刚才只顾说自己的想法,没太注意薛晨志的神情,现在回过头来一想,薛晨志刚才面沉似水,说得少,想得多,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估计心里是有很多想法的,可他不说出来,自己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虫子,哪里猜得透他是什么心思。

  刘中舟倒是完全托出了自己的想法,想要和薛晨志这个二号人物仔细沟通交流一番,就算俩人不一定立刻就能统一意见,也要知道在这个问题上彼此的分歧到底有多大,然后才好在集团高管会议上讨论。

  不然的话,当着众多的手下,一二把手的意见南辕北辙,这会议还怎么开?

  可他见薛晨志话里话外的意思完全没有准主意,只是把球踢到高管会议上,看来薛晨志的潜台词是不太愿意干这事!

  看看和薛晨志也讨论不出个所以然来,刘中舟只好说:“那行吧,那就找个时间,把这事在会上说说,听听大家的意见。”

  薛晨志出去后,刘中舟的神情有些暗淡。

  他走到宽大的落地窗前,看着远处的风景,心里怅然若失。

  这是他在心里酝酿了很久的计划,他自认为如果能顺利实行的话,可以为集团保住很大的利益。

  可他万万没想到薛晨志这个集团的第二把手听了以后居然不为所动。

  这头石问路的第一步就是这样一个结果,不由得让刘中舟心里对将来在会议上讨论的结果也不敢掉以轻心。

  薛晨志为什么对此事如此冷漠呢?这在以前可是很少见的,以往自己的任何提议,不管事前是否和他商量过,薛晨志都会赞同的。

  可为什么现在这么重要的一个提议,对集团的好处显而易见,自己又首先征求他的意见,他怎么就不置可否呢?

  就算是不同意,或者有什么疑问,关起门来俩人争个面红耳赤的也好啊,就怕他这样什么都不说,到时候会上出个什么难题,那才麻烦呢。

  薛晨志出了刘中舟的办公室,心里那份危机感越发强烈了。他越来越确定刘中舟此举是为了削弱自己的权利,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可不能束手待毙,必须要做点什么。

  自己一个人和刘中舟斗,势单力薄,必须要找同盟军才行,而销售公司的总经理黄洪亮自然是最天然的同盟军,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

  他本来想这就到黄洪亮办公室去,或者把黄洪亮叫到自己这里来好好讨论一下这事,可转念一想,自己都会想到找黄洪亮私下商量,刘中舟在自己这里没有得到支持,他就不会去找黄洪亮吗?

  要是让他撞见了自己才出他的办公室就和黄洪亮私下密谈,刘中舟那么精明,肯定会猜得到自己有和黄洪亮抱团取暖的打算,引起了他的警觉,这事就被动了。

  要是刘中舟先下手拉拢黄洪亮得手了,其他高管和自己又没有像黄洪亮那样紧密的利益关系维系着,面对刘中舟这个一把手的压力,自然不会选择站在自己这边,到那时候,自己可就真的被孤立了。

  不行,此事必须得快!

  他立刻给黄洪亮打电话:“老黄,你在哪里?”

  黄洪亮说:“薛副总啊,我在办公室呢,有什么事,您说?”

  薛晨志说:“我现在从公司回酒店去,你也赶快过来,有要事要谈。”

  黄洪亮说:“何必那么麻烦呢?我这就上来您办公室,一分钟的事。”

  薛晨志赶紧说:“你费什么话!让你到酒店去谈自然是有理由的,你赶紧过去就是了。”

  黄洪亮一听,立刻答应道:“好的,我这就过去。”

  薛晨志打完电话后,立刻就下楼,让司机送自己回酒店去了。

  一路上,他仔细揣摩着要如何打动黄洪亮,让他死心塌地的跟自己站在一起。这个时候,他突然发觉黄洪亮是一颗举足轻重的棋子,不论是自己还是刘中舟,谁先得到他的支持,谁的胜率就大了许多。

  薛晨志这两天从冶炼厂来集团总部的事,黄洪亮是知道的,可他实在是想不出薛晨志到底因为什么事,为何不在办公室里谈,而是要舍近求远地跑到下榻的宾馆里去谈。

  他看看手表,现在离下班时间尚早,就算是薛晨志迫不及待地想要享受江城的夜生活,也不至于现在就去啊。

  尽管心里有这些疑问,他还是不敢怠慢,薛晨志对自己的重要性,他心里很清楚,他还要仰仗这个靠山获取更大的利益的,若是在细微之处让薛晨志心生芥蒂,那就因小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