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鬼神君 第三十五章 赴死宴(中)
作者:单孔的小说      更新:2019-06-02

  怪物头发越来越长,缠住她的脚!

  顾清单挣扎着又呛了几口血水,她脚来回蹬来蹬去,铆耋见势不妙,及时伸出手把她拉到了岸边,同时一掌劈下去,抓住她脚的头发也断了!

  头发鬼怪沉在水里,看着她,并未要离去的样子!

  铆耋伸手打算一掌了结了她,结果顾清单及时制止了!

  她咳了几声说道:“她刚刚救了我!她在水下推了我一把,否则,我感觉那血水就要溶解了我,浑身疼痛没有力气!”

  说罢,她慢慢挪到岸边,透过满身满头的头发,看到了她的眼睛。

  头发怪一点点从水深处拿出来个用头发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东西,又用头发送到了岸边。

  遇到冥土,头外面的发便化了。定眼一看,里面竟然也是一缕用红绳扎起来的头发。她拿起头发问道:“你是要我帮你送给谁么?”

  头发怪点点头。无法张嘴说话,或者说,在这冥河生存了几千年,她早就不知道怎么说话了,她只是看着顾清单,心里想着站在地狱之门深处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顾清单看着她的眼睛,摸了摸心口的位置,微笑着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铆耋上前问道:“那怪物说什么?”

  顾清单长叹一口气:“一个鬼魂,已经忘记了语言,却记得那份情意。”她微微一笑“那位老人此生得这样一位知己,足以。”

  铆耋听的云里雾里,不知所云“什么啊?能不能用鬼话解读一下?我听不懂人话!”

  顾清单看了一眼铆耋,长叹一口气!

  “为什么叹气?”铆耋一脸迷茫。

  顾清单一脸无奈的说:“果然多学一门外语,是多么重要!”

  顾清单稍微喘息,可是还未走几步,突然间开始向下陷落。平坦的地,像是漩涡一样,拼命的朝地狱深处拉她!

  铆耋及时伸出手拉住她!可是很快也被带了进去。

  冥土像是一块磁铁,吸着他们到地狱深处——很快,冥土淹没了他们的嘴,鼻子,眼睛,头!

  顾清单感觉有上万只手抓住她,好像被千万只饿鬼盯上!她的头,胳膊,腿都被仿佛被上百只手朝不同的地方撕扯——她感觉自己的四肢就要被大卸八块了!

  “啊——”她大叫一声!眼睛冒出来怒火!

  身体爆出一个火球,包裹住他们——冥土被激的粉碎!马上他们开始快速的朝下掉——一直掉到了:

  深渊地狱!

  这里一片漆黑,但是即便如此,这里的气味,这里的空气,这里的感觉……对于焜弥来说却又格外熟悉。

  她手一挥,深渊地狱顿时灯火通明!

  三个巨大的牢笼赫然出现在眼前。

  她看着中间被冰重重围起来的牢笼,那个曾经关了她几千年的地方,寒气四射!

  她苦笑一声,但是马上愤怒的一掌劈过去——一瞬间冰花咔咔咔裂开纹路。再一掌下去,冰墙炸裂,整个冰笼碎成了渣!

  从上面掉下来的铆耋,浑身摔的散了架,赶紧收拾收拾,随便拼成一团。看到了眼前的景象,他马上明白了。

  看到焜弥,被盯在骨墙的莫测他嘴一张一合,说着什么。

  焜弥走到他跟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笑了——哈哈大笑,她鄙夷的说道:“看来,你是真的很喜欢这具躯体!可惜了,她估计回不来了!”

  莫测忍着疼痛,抬起头,看着眼前熟悉的脸,同样的陌生又熟悉的语气,那个人已经不是顾清单,而是焜弥。

  说罢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样子,同样浑身是伤,胳膊上腿上衣服破破烂烂,伤口处鲜血直流——可这些对于焜弥来说都是微不足道的。她皱皱眉头冷哼一声说道:“看来这具躯体为了你,也是够坚强的!”

  莫测受伤很严重,外加失去了灵石,他已经疲惫不堪,似乎下一秒就会永远沉睡过去!

  焜弥忽而眼眸一沉,她缓缓走到他身旁,捧起他的头,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你爱她吗?还是因为她是我?”

  莫测喘着微弱的气息,笑了笑。

  焜弥看到了这个微弱的笑容,她感觉到了他眼神中的不屑。

  她有些生气,却仍旧压低了声音问:“你不是为了我去过生死地狱?为了我放过硫磺火?所以……你一定很爱很爱我对吧!”说罢她低下头深吻他的唇,他干涩的唇熟悉又陌生。

  这个吻仿佛有魔力一般,他闭上眼睛,似乎感觉到几千年前的焜弥,那时他至死追随她,爱到骨子里,可是也心灰意冷到骨子里。

  她的吻越来越强烈,他虚弱不堪,无法躲闪,也没迎合。只是任由她吻过来——任由她的舌头进入自己的口腔,任由她的思绪强加到他的脑子里。

  可是他恍惚中,却仿佛感觉到了顾清单,她的吻有些羞涩,她的嘴唇很软很温柔,像一头不安的小野兽,既兴奋又羞涩的探索着他的一切。

  想到这里,他忽而笑了,也迎合着那个吻。

  焜弥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与他纠缠。

  但是,他马上就恢复了意识,他看着眼前那张熟悉的脸,却不是他等来的人。他似是用尽了最后一分力气,别开了头,躲开了她再次发起的攻势。

  焜弥意识到了这个动作的含意。她的眼神略过一丝悲伤与落寞,但是转瞬即逝,接踵而至的是无限的愤怒,和恐惧。

  “为什么?”她质问他!“你不是说过,我是你活下去的目的?”

  莫测微微启齿,然后坦然一笑。

  焜弥读到他心内所想:现在的你,就像当年在生死地狱的我!你的奢望,就像我当年的祈求一样可怜!

  她忽而想起,那日在生死地狱,他是多么苦苦的哀求她,多么希望对那个答案得到肯定的回答。

  可是她拒绝的如此决绝,她如此现实的告诉他,是他自作多情了,自始至终他只是一个玩具而已,一个高级的玩具。

  可是现在,也许是活的太久了,也许是迷失的太久了,她如此的奢求一份爱,能让她留下来的目的,让她活下去的目的。

  她突然间觉得自己太可悲又太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