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反派 第一百四十八章 实验
作者:机智的黄瓜的小说      更新:2019-12-11

  “封闭舱里的实验体已经醒了,各项生命指标都趋于稳定,一个小时之后他体内残留的镇静剂会消耗完。”

  “好,继续观察。”

  ……

  在罗的视角,他所处的空间是由白色墙体围绕而成的。

  但如果从封锁空间的外部来观察的话,围成这个空间的六面墙体都是全透明的,就像玻璃那样,罗在里面的一举一动,都清晰可见。

  墙体的特殊材料隔绝了外界的任何信号,包括光、声等等,罗对于外面的一切一无所知,他根本就不知道,此时有一整支研究团队正在围绕着他。

  封闭舱,也就是罗现在所处的这个封闭空间。

  上下左右前后一共六面方形墙体的外部都连接着一根巨大的固定支柱,支柱的末端跟整栋建筑的框架是结合在一起的,而这整个巨大的建筑内部看起来就像是另一个加大号的封闭舱,建筑的每一面墙体对应封闭舱的一个面作为支撑点。

  每隔支撑面所形成的的力互相平衡之后,就完美构造了一个绝对强悍的牢房。

  可以简单的理解为,如果罗想要强行推开封闭舱的某一面墙体的话,他得连带着把外面啊这栋金属材质的建筑的某一面墙给毁掉。

  封闭舱位于建筑的中心位置。

  而在封闭舱的周围,是各种各样的仪器设备以及试验台。

  其余就跟电影里面比较相似了,来来往往的全是穿着白大概的家伙,看谁都像是同一张脸,个人辨识度相当低。

  值得一提的是,封闭舱内没有任何检测装置。

  而实际上,所有的数据监测工作倒是由那六面白色墙壁完成的,一方面它们是结构强度极高的材料,同时还装备了各种传感以及控制装置,这些复杂的设备都与外面的支撑主相连接,跟整栋建筑的系统结合到一起,可以说,这栋建筑,就是一台巨大的机器。

  建筑里,有整整将近一百来人的研究团队在对罗的各项生命数据进行着分析。

  从血样到软组织甚至到骨髓,他们几乎把罗身上所有能哪来研究的东西都取走了一部分进行分析。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血液里的东西,以及DNA编码的改变。

  他们要找出共生体与这个人类生物的结合和运作机制。

  这可是再生能力啊。

  如果这种天赋是无消耗存在的话,那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自古以来所有人都幻想过的永生!

  ……

  在研究人员的电子显微镜下,从罗体内取出来的细胞分裂速率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他们没有见过这么短地周期。

  而且不仅仅是分裂速率高,相对于普通人类,罗的细胞内还有更多的区别性。

  随着分析研究的深入,他们越来越发现一些恐怖的现象。

  ……

  …

  整栋科研建筑内,所有科研人员都在夜以继日地持续着自己的工作。

  而此时,在建筑的上层。

  一处舒适的大厅之中两个人正站在透明的窗边俯瞰着下方的一切。

  ……

  “比我想象的要容易很多。”

  “还行吧,如果连最新型号的机械都搞不定的话,我们就没有别的手段去对付他了。”

  ……

  这两人,有一模一样的面孔。

  区别只在于,一个有头发,而另一个是大光头。

  他们有差不多的身高、差不多的体格,连穿衣品味都差不多,都是黑色西装,只不过一个打了领带,另一个没有。

  光头、没打领带的是哈维。

  一手策划了独角鲸俱乐部覆灭的那个人。

  他看起来状态不错。

  光头依旧那么锃光瓦亮,在灯光下显得非常耀眼。

  而关键在于,他在上次战斗中毁掉了腰椎导致的下半身瘫痪,似乎已经完全痊愈了。

  他手里提着红酒杯,另一手插着裤兜,站姿潇洒,哪还有般的点之前被罗追杀的时候那副狼狈的样子。

  “他在希洛市惹出了太大的乱子了,连总部已经开始注意到他的存在,我只能派人抢先一步动手,否则一旦他落到那些人的手里,我们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哈维把杯子里头剩下的酒一口喝光,然后把酒杯放在窗边,从西装内兜里取出香烟还有打火机。

  “还算幸运,我们比总部的人先行了一步。”

  站在哈维旁边的这人,就是先前与哈维有过影像通讯的那个克劳斯。

  他们两人的面孔具有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相似度,如果不是发型上差距太大,两人站在一块可能会被误认为镜像画面。

  不过事实上,如果仔细地观察着两个人,就会发现他们的神态和目光等面部元素都相差极大。

  “这个分析实验需要多久?”哈维对克劳斯问道。

  “不会超过一个星期,我为这一天筹备了不知多少年了,所有有可能发生的错误以及预备方案我都做好了,让着下面这群人去完成就是了。”克劳斯用手指在窗台上轻轻敲击着。

  “一个星期,这么久?”哈维看了克劳斯一眼说道。

  “这么多年都等过来了,还差这一个星期?”克劳斯的语气一直都非常沉稳。

  “随你怎么说吧,我只是总觉得越是临近末尾越有可能出问题,别忘了现在总部已经下了命令开始在外面搜寻这小子的踪迹了。”哈维深吸了口气说道。

  “慢慢来,我们策划了这么久,越到最后,就越要沉住气。”克劳斯淡淡说道,“我们的行动一直都非常隐秘,总部一时半会儿是查不到我们头上来的。”

  “行吧,希望你的实验别出问题,其他都好说。”哈维抽了口烟,“哦对了,我们不是还有一个实验体吗?就是那个原本打算用来与共生体结合的那个孩子。”

  “我们已经有了一个成功与共生体发生融合的活人了,原先那个实验体当然不需要了。”克劳斯摇了摇头:“说起来也是有趣,我们浪费了多少精力才找到融合率较高的实验体,结果你一通乱搞直接给我弄出来一个成功的融合体,要说起来,也是我们运气好吧。”

  “我运气一向很好。”

  哈维吐出一个烟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