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反派 第两百八十二章 老爸啊
作者:机智的黄瓜的小说      更新:2019-12-11

  阳把左灵抱着放到沙发上。

  “真是……”

  他突然间想不到用什么词可以形容自己的这个心理医生。

  你要说她傻白甜吧,也不至于,凭她的超高学历基本上就可以摆脱掉那个傻字,而且也不怎么甜。

  但在这件事上,确实就是挺傻的。

  不过也不能怪她,毕竟阳从头到尾也没有说什么太大的谎言,他在扮演罗被识破之后,很干脆的承认了自己的次人格身份,而且他希望左灵能够帮助他维持住人格主导权的话也是真的。

  唯一一个骗人的谎话,也就是他假冒AHB探员的事情,还是左灵自己先入为主直接潜意识把他代入进去的,阳只是顺水推舟而已。

  所以说,最好的骗子,通常说的大部分都是真话。

  阳现在是有些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了。

  ……

  其实如果没有AHB的突然插手,一切都会显得简单很多了,但也正是AHB这个废物探员的出现,让阳一步步获得了左灵的信任,可惜这个心地善良的小姐姐显然对他老爹的那些事情一无所知,所以阳只能选择另一个方法。

  既然女儿不知道,那就直接找老爹的麻烦吧。

  他拿起了左灵放在桌面上的手机。

  不过就在他正准备拨号的时候,敏锐的听觉让他意识到外面有人在靠近。

  而且人还挺多的,大概有个十来人的样子。

  也许是走廊外的一片狼藉以及米兰达的尸体引起了他们的警觉,这些人纷纷取出了手枪,小心翼翼地朝着屋子的大门靠近。

  由于金属防盗门在刚才阳和米兰达的厮杀过程中已经被完全毁掉了,所以此时大门是完全敞着的。

  阳和这十个持枪者仅有一墙之隔。

  “呃……”

  阳挑了挑眉毛。

  “哦对,老爸的人手。”

  他恍然地点了点头。

  接着他放下了手中的手机,伸手在自己身上摸了摸,最后一拍自己的脑壳。

  他想起来,自己的捕鲸叉还在外面地板上钉着呢。

  尴尬。

  阳撇了撇嘴,在左灵搬出来的医疗箱里翻了一下,取出来一支剪绷带用的小剪刀……

  看着手里这把迷你小剪刀,阳有些蛋疼。

  “行,凑合着用吧。”

  他无奈地耸了耸肩,把剪刀从中间的固定螺丝处一分为二,握在手中。

  ……

  等他再次把目光转向门口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到门框边缓缓探出来的一只手枪了。

  阳点了点头,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准备迎接这一批由左灵的老爸左枫派来接女儿的蜀黍掰掰们。

  ……

  …

  说起来你可能不太信。

  就在刚才过去的这二十分钟里。

  从左灵家里到她父亲所在的研究院这一路上,一共有三伙人在同时行进。

  第一伙人自然就是被阳叫过去的扎克和医生。

  第二则是尾随着扎克追上去的巴恩斯,只不过在即将抵达研究院的时候,他接到了米兰达临死之前的信号,所以放弃了对扎克的追踪,折返了回来,这会儿依旧还在路上。

  第三伙人就是左灵的父亲左枫派遣出来接应自己女儿的武装人员。

  这三伙人同时参与了一件事情,却又互相不认识,在扎克和巴恩斯之间发生了短时间的交锋之后,互相之间都是擦身而过。

  而此时,接左灵的人已经抵达了,那么相对应同时出发的扎克以及医生两人也来到了研究院附近。

  他们俩把车子停在了路边。

  医生收回了他的机械手臂,复原成拟人形态。

  “接下来呢?”他对扎克问道。

  “等通知。”扎克很淡定地抱着手提电脑坐在副驾驶座上。

  “好吧。”医生耸了耸肩,“这个家伙也是神神秘秘的。”

  “你可别废话了,有种当他的面说去,看他会不会命令你把自己的舌头咬断。”扎克撇了撇嘴说道。

  “呃。”医生一时语塞。

  “话说回来,如果他让你把自己的舌头咬断,你会不会咬?”扎克突然来了兴趣。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医生把自己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切,怂逼。”扎克鄙夷地看了医生一眼。

  “那我们就在这儿干等着吗?”医生调整了一下座位面前的多媒体,发现在刚才的爆炸过程中,车载多媒体也坏掉了。

  这就很蛋疼。

  “好好享受一下空闲时间吧,指不定那个家伙一会儿要我们去干什么疯狂的事情,据我所知,研究院的旁边就是军事基地,我们俩搞不好的话是跑不掉的哟。”扎克淡淡说道。

  “原来如此,那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医生点了点头说道。

  他俩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城市的边缘,也可以说是郊区把,靠近海边。

  在正前方,是一个由很多白色高墙围绕起来的特殊研究院,也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而在侧后方,则是坐落着一座海军军事基地。

  这些都是扎克在一路上调查得到的资料。

  能够跟军事基地挨在一起的研究院,肯定不会是什么寻常研究院。

  到目前为止他们俩都不知道阳到底打着的是什么主意。

  只希望这家伙不要提出太过分的要求吧。

  ……

  …

  而在阳的这边。

  他正从卫生间里走出来。

  把自己手中的血迹全部清洗了个干净,然后把那支迷你小剪刀放回到医疗箱里。

  在左灵的这屋子的大厅到门口,横七竖八的躺着大概十个男人。

  他们的死法都很相似。

  全部都是被撕开动脉死亡的。

  所以地面上铺满了一层厚厚的血浆。

  刚才的欢迎仪式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这十个人加起来甚至都没有机会开出超过五枪,就全部去见了上帝。

  阳也没有跟他们过多的废话。

  ……

  在走出洗手间的时候,他发现有个生命力比较顽强的家伙还在地上无意识地抽搐着,索性一脚踏碎了他的脖子,直接断了他的生路。

  接着阳擦了擦自己的湿漉漉的双手,拿起了左灵放在桌面上的手机。

  点开了手机上的通话记录,然后拨通了最新通话记录的那个号码……

  “喂,老爸啊……呃不是,抱歉,叫错了,是那个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