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剑说 第131节-武与术
作者:华表的小说      更新:2019-08-09

  

  看到李白带了一个手持自拍杆的红美‘女’主播过来,肖薇和其他人都十分惊讶。!

  作为从业多年的络主播,与粉丝们互动的经验十分丰富,董可妍的‘交’际能力自然不弱,没几句话很快与这些‘女’侠们打成一片。

  当然,不是动手动脚的那种“打”。

  以董美‘女’的身手,一百个都打不过这些江湖儿‘女’的任何一个,毕竟她是红‘女’主播,擅长耍嘴皮子,而不是拳脚。

  虽然是武林人,‘女’侠们终究是‘女’‘性’,对于化妆品、珠宝、服装箱包和旅游等话题依然毫无任何抵抗能力,‘精’擅于此道的董可妍立刻成为了小圈子的核心之一,与‘女’侠们以姐妹称呼。

  在征得同意后,络直播再次开启,虽然老是断,但是直播间内的观众们却表示理解。

  到目前为止,只有妍‘女’神一个人能够成功‘混’进湖西市武术界的‘交’流会现场,其他人连地址都‘弄’不到,这已经是络直播界突破‘性’的重大进展。

  作为唯一的独家直播,有的看不错的了,哪里还能再挑剔太多。

  红‘女’主播站在‘女’侠们间,如同金枪鱼群里‘混’进了一条白鳍豚。

  但是以容貌、气质和装扮而言,董可妍反而鹤立‘鸡’群,能够超过她的,一个都没有,即使是容貌佳的肖薇都逊‘色’一筹。

  一身护士的制服‘诱’‘惑’,想不吸引眼球都难,她的打扮经验自然极有说服力。

  趁着那些新结识的姐妹们被那个妍‘女’神所吸引,肖薇站在李白身旁一边看热闹,一边说道:“天澜极道馆托人来说和,希望把人放出来。”

  第七人民医院搞创收,公检法来了都不好使。

  连总教练都被逮进去,对于天澜极道馆的打击可想而之,要不是实在没办法,也不会硬着头皮托人到永凌武道健身馆来求情,这大概算是彻底认怂了。

  李白微笑着看向肖薇,说道:“你们的想法呢?”

  因为系统独立和行业的特殊‘性’,外人很难‘插’手第七人民医院的内部事务,光是周大院长一个人能扛住那些‘乱’七八糟的干扰,更何况还有一个位软硬不吃的后宫权威王婆婆。

  一旦进了第七人民医院的住院部,坐牢蹲监还惨,坐牢还能吃皇粮,被打入后宫,还得自己贴钱,而且不便宜,连保释的机会都没有。

  但是对李白来说,放出来也是一句话的事情。

  “我哥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多个朋友多条路。”

  肖薇却低下头,脚尖碾着石板,几只勤劳的小蚂蚁惨遭死于非命,鞋底碾过后,尸骨无存。

  “明白了。”

  李白点了点头。

  “你明白了什么?”

  肖薇讶然,自己只是在吐槽哥哥老好人的脾气,李医生却像是猜到了什么。

  “再多关两个月,凑足一个,磨磨脾气。”

  李白摊开双手,他并不难猜到肖薇似乎不乐意这么轻轻松松放过打‘门’来的这些家伙,否则会让人觉得永凌武道健身馆很好欺负,没有任何威慑力,谁都可以过来踩几下。

  被对方说心思,肖薇犹豫道:“不会让你为难吧?”

  “没关系,你开心好,要是有谁不服,尽管让他来找我。”

  李白根本不担心那些敢来炸刺的,心理医生专治各种不服可不是嘴说说而已。

  更何况已经有前车之鉴,想必那些不开眼的再搞事情之前会掂掂自己的分量。

  “我这里算是和你说过情了,是你不同意,可别跟我哥哥说是我的意思。”

  肖薇掩嘴轻笑,在这个问题一改刚才的犹豫。

  “哎呀,好痛,好痛!”

  两人正聊着,听到边董可妍倒吸着冷气直呼痛。

  李白循声望去,不禁哭笑不得。

  自拍杆正握在一个圆脸的姑娘手里,而美‘女’主播终于没能抵挡住武术的‘诱’‘惑’,学着捣鼓其一座咏‘春’木人桩。

  李白的提醒犹在耳边,但是董可妍却偏偏没有放在心,认为咏‘春’是适合‘女’子的武术,应该很容易入手,却哪里想到这个木人桩出人意料的难以掌控。

  这个教训是惨痛的,差点连眼泪都快掉下来。

  教董可妍咏‘春’招式的几个姑娘偷着笑,这个红‘女’主播太心急了,还没掌握发力的技巧,迫不及待的开练。

  咏‘春’木人桩与其他的木人桩截然不同,能够借力活动,会越来越快,相当于使用者在自己与自己对抗,董可妍哪里晓得这个,很快被带了节奏,没两下差点被打哭。

  苦头倒是没白吃,络直播间里的观众们笑的东倒西歪。

  “太古龙皇:笑的快要‘尿’崩了,木人桩把咱们的妍‘女’神给打了一顿。”

  “DJ-车载大碟:666,笑得我肚子疼。”

  “儿时星空:明明是个死东西,‘女’神自己把自己给打了。”

  “落雪:李白医生快来降妖伏魔,这个木人桩都成‘精’了,会打人!”

  ……

  妍‘女’神直播间里的观众数量直接突破了十二万,是清凉观之前的最好成绩。

  看到李白含笑望着自己,红着眼睛的妍‘女’神便气不打一处来,她举着胳膊走过来,气呼呼的说道:“看什么看,有本事你也来,嘶,好痛!”

  “我可不会咏‘春’!”

  李白摆了摆手,顺手捉住董可妍红肿起来的手肘。

  “呀,你轻点,痛啊!”

  董可妍没能躲过李白的魔掌,被逮了个正着,她刚要呲牙咧嘴迎接疼痛的时候,手肘却传来一阵清凉。

  “好了!”李白则笑着松开了手。

  “咦?”

  董可妍不可置信地看着刚才以‘肉’眼可见速度红肿起来的胳膊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消肿,重新恢复了往日白白嫩嫩的冰雪肌肤。

  好了?

  简直太神了。

  她望着李白好的问道:“你怎么做到的?”

  “我是医生,这可是我的专业。”

  李白摊开双手,他的专业似乎更像是骗人。

  旁人完全看不出在短暂接触的一瞬间,一股灵气与一股罡气轻触即收,淤肿的‘毛’细血管瞬间被疏通,活血化瘀效果自然立竿见影。

  肖薇出手抓住董可妍的双手,左右打量,白嫩的皮肤只剩下淡淡的红印,恐怕要不了多久,会完全消失的无影无踪。

  其他‘女’侠聚拢过来围观,也觉得匪夷所思。

  没用‘药’,没按摩活血,红肿消散的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不是妖法?”

  董可妍情不自禁地瞪大了眼睛,依然不敢相信。

  事实,真正的妖法还没有动用呢!

  肖薇猜测道:“是内家真气,还是祝由术?”

  如果是前者,她都不敢想像李白的武功修为有多高,竟然能够御气推宫过血。

  光这一手,连湖西市任何一位名家宿老都做不到。

  “不是内家真气,这几天不能太用力,否则容易留下后遗症。”

  李白乐见其成的任由肖薇自行脑补,不过在罡气和灵气联手疏导过后,根本不会有筋骨隐伤的后患,他只是不希望让这些姑娘们太过惊罢了。

  “祝由术有这么厉害?”

  董可妍从来没有想过这种近乎于巫术的技艺会如此神。

  “祝由术是医,是传统医术,几千年的传承下来,只要是真本事,自然厉害。”

  次从李白那里听说过祝由术后,肖薇还专‘门’去了解过,找到的资料越多,越觉得不可思议,会被当作妖术也不怪。

  “哇!祝由术好神!”

  “一下子消肿了!太厉害了。”

  “原来这是术,用‘药’还快!”

  “以前一直以为武术是我们练的武技,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技艺。”

  在场的众‘女’侠连连惊呼出声。

  尽管之前听肖薇说过祝由术,而且还有天澜极道馆这个例子,但是所有人依然都半信半疑。

  如今得以亲眼目睹,疑‘惑’尽去,一个个惊叹于祝由术的神。

  附近有人喊道:“练术的朋友,你再‘露’两手让我们瞧瞧!”

  不知道什么时候,二三十个穿着紧身练功服的男子站在不远处,正打量着李白和肖薇等人。

  万绿丛一点红,李白毫无阻碍的被众‘女’侠所接受并围在央,让附近不少有贼心没贼胆,找不到合适理由接近这些莺莺燕燕的男‘性’们羡慕嫉妒恨,居然还有这样的‘操’作?

  早知如此,他们也找个妹子借机‘混’进去,如果能够结识两三个美‘女’,这次‘交’流会不会空手而归,尤其是永凌武道健身馆的小辣椒肖薇,是个让人心动的真正白富美,若能迎娶回家,必定人财两得。

  事实一直以来,武术界的老前辈们对后辈们的内部婚配都持鼓励态度,自古讲究‘门’当户对,不仅仅是财富和社会地位对等,同样牵扯到技艺的传承。

  武术世家之间的通婚,不仅有利于武术的传承,同样也能够让下一代拥有普通人更加出众的练武资质。

  这一次的‘交’流会不仅仅是武术的技艺和经验‘交’流,在某种意义,也是一次给年轻人们的相亲会。

  只不过这些男青年武艺不差,但是‘交’际能力却差得不止一星半点,否则哪里还需要在这里苦等机会,眼巴巴的可望而不可及。

  可是谁能想到,斜次里冷不丁杀出一个自称会术的家伙,一下子吸引住了那些年轻姑娘们,给众单身狗们带来了成吨的伤害。

  “陈野,你什么意思?别藏着掖着,想要跟李医生练练吗?话说你有行医资格证吗?”

  主动帮董可妍拿自拍杆的圆脸姑娘冲着那个说话的家伙翻了个大白眼,毫不客气的揭穿了对方‘阴’阳怪气后面的别有用心。

  或许是这个姑娘颇有河东狮吼的威名,喊话的小伙子立刻不吭声了。

  有时候好男不跟‘女’斗,那是因为怕挨揍。

  ‘女’孩子往往发育的早,尤其是练武人家,18岁之前同龄无敌,战斗力爆表,男孩子基本普遍有被‘女’孩子收拾过的心理‘阴’影。

  一群练武的姑娘凑在一起,借这些小伙子们十个胆儿,都不敢靠近,生怕不小心被揍了。

  挨揍事小,丢脸才是大事。

  “没关系,没关系,‘露’一手也可以,大家当‘交’个朋友。”

  李白似乎并不计较,反而真的愿意给有兴趣的人开开眼。

  “真的?那太好了,需要有人配合吗?我可以帮忙!”

  圆脸的姑娘自告奋勇,江湖儿‘女’,真的很豪爽。

  “我,我也可以!”

  肖薇不甘落后,也想要支持李白。

  至于妍‘女’神,她正忙着做主持演播呢!捞银子攒钱移民德国最重要!

  “不用,谢谢,我一个人行。”李白举起双手,待众‘女’侠让开一定的距离,大声道:“大家看清没有,我的双手是空的。”

  那些一直没有机会凑过来的单身狗少侠们彼此对视一眼,悄然抵近,这倒是个好机会。

  李白一挥双手,平空出现一把红票子,在场的人满脸懵‘逼’,这么多钱是从哪里来的。

  手指一松又一抓,钱没了,变成了一把三尺长剑。

  谁都没有看清楚那把红票子是怎么消失,这把长剑又是怎么出现的。

  ‘女’侠们送一阵热烈的鼓掌声,平日里不是练功,是班,娱乐活动极少,突然有人给她们‘露’这一手,自然觉得十分有趣。

  “等等,你这是魔术,怎么能算作是武术?”

  之前被圆脸姑娘吓没了声音的年轻人又叫了起来,显然也是个藏不住话的直‘性’子。

  这样变来变去,一会儿有,一会儿没有的演示,很容易让人当作是魔术表演,对于高傲的武者来说,魔术这种表演‘性’质的技艺怎么能够与搏斗格杀击技而闻名的武术相提并论。

  哪怕拼着挨揍,这个年轻人也要嚷嚷出来自己的不满。

  李白将长剑‘交’到肖薇手,从附近的人群里找到了那个人,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祝由术,医术,魔术,都是术!术,即借用,引导外在的力量,武,代表个人内在力量的挖掘与发挥,名为武术,其实是内外兼修之道。”

  这些修炼武艺的男‘女’们哪里听过这种闻所未闻的理论,彼此面面相觑,一时间难以理解。

  长久以来,内外兼修指的是内功与外功的兼修,武术一道向来只有武,却从未见过李白所展示出来的这种术。

  但是在异界,术道与武道对立,互相壁垒分明,李白分别得到两者的传承,因而有自己独道的见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