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剑说 第454节-千金散尽
作者:华表的小说      更新:2019-09-15

  躲在法国的华夏在逃贪污犯有好几个,光是在巴黎市区的就有两个,另外三个在鲁昂、马塞和图卢兹的一个乡村里,在李白接到任务前,就处于被监视当中。

  只是这个国际官司不好打,华夏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办法把这些逃犯给引渡回来。

  法国人不傻,总想着把这笔钱留下来给本地经济添砖加瓦,除非把钱花完了,才会肯松口放人。

  在利益面前,啥国际关系都不好使。

  所以华夏只能使用非常规手段,把华夏人民的血汗钱拿回来。

  至于人,就让他们留在资本主义世界继续“享福”去吧!

  小旅馆是意大利人开的,钢丝网围住的服务台看上去就像一间牢房,不过待在里面的人安全性却毋庸置疑。

  腰围五尺八的白人老板娘看到华夏来的小鲜肉,立刻眉开眼笑起来,风情万种的冲着李白同学直抛媚眼。

  像田野里的麦浪一样起伏波动的厚厚脂肪层恶心的李大魔头差点儿一巴掌呼死对方。

  真是丑人多作怪,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长啥模样就出来恶心人。

  李白拿了门卡,刚一转身。

  一个精巴干瘦的黑人摇头晃脑的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正在发浪的老板娘,贼眉鼠眼的挤了挤眼睛。

  白人老板娘看了看李白的背影,又望向一脸淫笑的黑人,当即心领神会的打开了保险门,一把将对方拽进了钢丝网笼罩住的服务台后面。

  两个奸夫**立刻旁若无人的抱到一起。

  两百多斤的意大利白人大妈无比神奇的淹没了身材精瘦的黑人,接下来是各种不可描述动作的辣眼睛。

  幸亏李白同学没有回头看,不然中午饭就别想吃了。

  把东西放好,查看了一遍地图和目标资料,李白就空着手出了门。

  腻歪到一起的肥老板娘不见踪影,只有钢丝网围起来的服务台相邻房间里传来鬼哭狼嚎的尖叫。

  不得不说,老板娘还是有一口正宗的意大利女高音,开嗓之后,嚎的跌宕起伏,荡气回肠,日月无光。

  李白摇了摇头,快步离去,他担心自己再待一会儿,说不定会吐出来。

  第一个目标距离小旅馆不远,步行只需要二十分钟,位于富人区的一座排屋内。

  与德国慕尼黑公寓里面死守着现金的那位相比,李白在法国巴黎的第一个目标有合理的理财方案,对方将自己的大笔现金变成了各种投资和不动产,这会儿正在做包租公。

  排屋被改成了公寓,租给那些来巴黎寻找机会的人,除去个人开销,一个月也能挣到不少。

  因为没有在德国时的那个情报侦察团队,李白只能依赖华夏的情报支持。

  到底是一分钱一分货,他拿到手的信息十分简陋,大多是流水账,想要从其中找到有价值的突破口,还得自己仔细琢磨。

  不过有两条线索引起了李白的注意。

  这个叫作董道明的家伙喜欢赌博,只不过从来都不赌大的,偶尔会在附近酒吧里跟人赌上几手,金额也不会太大,每次最多输到两三千欧元就会罢手,足见其自制力相当不错。

  好赌的人,往往会越赌越大,心里留有一条线的却相当少。

  董道明在巴黎有三个情妇,一个缅甸大学生,两个白女人,其中一个离过婚,是个开画馆的单亲妈妈,另一个则是有夫之妇,偶尔约出来打打野食。

  如此有钱有女人的生活,日子自然过的相当滋润。

  心里有了主意以后,李白没有直接找上董道明的家,而是在他的排屋附近转了几圈,对各种地形环境和商业经营场所都了解了一番,顺便找了个快餐店填饱肚子。

  下午五点钟,他走进董道明常去的酒吧。

  “笨猪!吐鲁伯克里克索斯?”

  刚进酒吧,讨厌的法国人又在开始骂人了,正在用心擦酒杯的大胡子酒保向李白点头致意。

  “茅台!”

  李白也没客气。

  “穆什?OK!”

  酒保点了点头,从柜台底下拿出一瓶飞天茅台,向李白示意了一下。

  李白楞了一下,自己鸡同鸭讲般随口乱说,对方居然能够准确无误的弄明白意思,还当即拿出茅台酒瓶,看来专业水平不容小觑。

  其实也不奇怪,茅台酒在法国巴黎拿过奖,早就登陆欧洲,虽然不常见,也不至于找不到,随着越来越多的华夏人到欧洲旅游,华夏的名酒无论如何都算不上是稀罕的小众酒。

  李白来到吧台边坐下,放下一叠百元大欧,点了点桌面。

  大胡子酒保眼睛一亮,这个很华夏。

  很快一杯酱香四溢的白酒放到李白的面前,茅台酒瓶也留了下来,顺便拿走了一张面值一百欧元的大钞。

  干喝白酒很伤胃,李白左右瞅瞅,又向酒保问道:“有吃的吗?”

  “三明治,汉堡,沙拉,香肠,蘑菇汤,红菜汤……都有。”

  报一连串菜名后,酒保递过一份菜单。

  这并不是一家纯粹的酒吧,还兼营餐饮业务。

  “这个,这个……嗯,齐了!”

  并不需要懂太多的法语,李白手指点着菜单上的图片,对方秒懂。

  “嗨,年轻人,有没有兴趣来玩上一把。”

  有酒客看到了李白摆在吧台上的那一叠欧元大钞,忍不住心动起来。

  “玩什么?”

  李白循声望去,虽然听不懂对方所说的法语,但是拿在手上示意的扑克牌却很容易让人理解究竟在说些什么。

  亮出来的那叠大钞可不止是买酒点餐的,而是一个暗示。

  欧洲不少国家都不禁赌,甚至是合法的,法国也是其中之一,酒吧里面搭伙玩两手,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玩什么?”

  李白收起那叠现金,拿着酒杯和酒瓶走了过去。

  这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梭哈?21点?赌大小,随便都可以。”

  满头卷发的酒客,分别示意了几种玩法,基本上都是国际通用,比划几下就让李白看明白了。

  “21点!”

  李白,抓了几张扑克牌,摆弄了个样子,对方当即点头。

  21点又叫黑杰克,原本就起源于法国,差不多是最简单,最容易上手的玩法之一。

  撇掉大小王,一副牌交错洗了两遍,又让李白自己洗了一遍,然后准备拿牌,荷官是没有的,全凭自觉。

  准备开玩的是李白和那个酒客,但是在拿牌的时候,又多了一个人,等于是三个人玩21点。

  “押钱吧!”

  主动约局的酒客做庄,他的第一张牌面不错,露出来的明牌是张红桃5,看来压桌面的第二张暗牌还远远没有到爆掉的程度,可赌性很高。

  “我够了!”

  李白丢出一张百元大欧,又讨了一张牌,加起来正好20,基本上到头了。

  至于庄家的暗牌,连猜的必要都没有。

  加进来的那个赌客正拿着一杯白兰地,看到李白押上赌金,差点儿没把手上的杯子扔出去。

  一上来就是一百欧,真是够狠,他叽里咕噜说了几句,往自己的牌面上放了一张10欧元,面前两张明牌加起来是18,虽然比不上李白的20点赢面更大,但是可以赌一下看看能不能赢庄家,也没有再拿牌。

  做庄的酒客一脸严肃的拿起自己的两张牌,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暗牌,犹豫了一下,给自己加了一张底牌,随即一楞,咬牙又加了一张。

  下一秒,满脸大喜,把手上四张牌往桌面上一拍。

  21点!

  赢了!

  “哈哈哈!我赢了!”

  做庄的酒客放声大笑起来,这一把赌的真是刺激,他拿到第三张牌后,心里更加犹豫,不过运气站在自己这一边,第四张牌彻底锁定了胜局。

  李白摇了摇头,他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庄家酒客的暗牌是方块10,底牌15,后面连续拿到的第三张牌草花3和第四张牌红桃3,15加6,正好21点。

  就算庄家不拿草花3,李白也拿不了,他已经是20点,再加个3,就直接爆了,反倒是另一位赌客倒是可以捡个便宜,成就21点,一念之差使赢的机会就此拱手让人。

  不过没有人拿的第五张牌是黑桃2,李白还是不能碰,如果另一位赌客敢搏一把,拿到21点,那么庄家就会拿到第五张黑桃2,手上的牌面变成15加3再加2的20点。

  20对20,赔一家,赢一家,赔10欧,赢100欧,还是赚。

  所以这是一局必输的牌面,李白对最后的结果完全没有任何意外,倒是加进来的那位赌客一脸沮丧,看着庄家乐呵呵的统吃,收进了110欧元。

  “继续?”

  庄家又洗了几次牌,望向李白和另一位赌客。

  “继续!”

  李白点了点头,拿起牌堆随手切了两次,又放回桌上。

  第二局,李白还是输了,他12点,接下来的牌是黑桃10,拿和不拿都没区别,于是另一位赌客直接爆了,庄家明暗牌的和是17点,躺赢!

  第三局,庄家运气爆表,明暗牌直接就是明牌红桃K加暗牌黑桃A,无论李白和另一个人牌拿牌,都是输,庄家通吃,所以李白直接弃权,另一位选择了自爆。

  拥有能够窥尽每一张牌的琉璃心也没办法保证在赌桌上次次稳赢,有时候也需要一点儿运气。

  像李白这样刚开局就必输的牌面,属于自己知道怎么输却不知道怎么赢的死局,除非出老千,否则赌神来了都没辄。

  “哈哈,我又赢了。”

  庄家已经赚到了440欧元,大赢了一笔,满脸乐开了怀。

  参局的两位闲家,一个每次只押10欧,另一次则次次百欧上桌,半点儿犹豫都没有。

  “吉尔,笑什么呢?这么开心。”

  有人循着笑声走过来,拉起一张椅子,直接坐到桌边上,拍了拍桌子,说道:“算我一个!”

  他的目光落到李白身上,眉毛挑了挑,惊讶道:“华夏人?”

  李白同样以汉语回道:“是啊!”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来人正是这次的任务目标,董道明。

  在酒吧里面,连续赢了牌局的庄家大笑声吸引了董道明的注意,和往常一样,赌性被勾了起来。

  “来来来,一起玩,算我一个,怎么称呼啊?我姓董,不过这里的人叫我亚力山大。”

  董道明对李白完全没有任何提防和怀疑,热情的打着招呼。

  到巴黎的华夏人多了,不一定每个人都是冲着他来的,如果总是这么防备,迟早会被累死。

  庄家跟董道明说道:“亚力山大,这位年轻人出手很大方,一次就是一百欧,你不劝劝他?”

  法国人虽然好赌,但是赌到穷凶极恶,倾家荡产的却不多。

  “你好,董大哥,我姓李。”

  李白的护照上是姓李,只不过名字却叫作李明。

  做人应该是明明白白的,所以有点儿寓意在里边。

  “他说你一下子就是一百欧,会不会太大了点儿,建议你去换点小面额的零钱,小伙子,有钱也不是这么糟蹋的,小赌怡情,随便玩玩就可以了。”

  董道明主动替庄家翻译了,还劝了李白几句。

  “没事,我手上最小面额的零钱,就是这些了,太散的不好拿。”

  李白把自己那叠百元大欧放到桌上,除去用掉的和赌输掉的一些,至少还有八九千欧的样子,对于普通人来说,不是一笔小数字。

  “这么多,你是富二代?”

  董道明很少见到有人拿这么多现金出来显摆。

  当然,中东那些石油佬除外,那些石油佬穷的除了沙子,就剩下钱了。

  “是富一代,赚到钱了嘛,当然开心才是第一位的。”

  李白一边说着,一边不慌不忙的又拿出另一叠百元大欧,连银行封条都没拆,是完完整整的一万欧。

  紧接着第三叠,第四叠,好像他的口袋里面全是满满当当的百元大欧。

  土豪范儿尽显无疑。

  最后风轻云淡地说道:“千金散去还复来,开心就好!”

  “好,说的好!好一句‘千金散去还复来’,当浮一大白。”

  董道明拍着手,招呼酒保给自己上了一杯龙舌兰酒,直接豪迈的一饮而尽,随后哈着气,将空杯子往桌面上一放,向庄家说道:“来,发牌!”

  李白同学好整以暇的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响指。

  Emmmm……当然是开心就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