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剑说 第546节-后台
作者:华表的小说      更新:2019-08-20

  若是能够拉到一位魔术师高手,给别人跑场子时推荐一下,包管能够镇住金主,对于自己的业务还是声誉都有极大的好处。

  杨导演还是比较看重在这次湖西市卫生系统年会表演彩排中发现的这个年轻人。

  “工作使我快乐,为什么要挣外快,我宁可选择加班!”

  李白依然还是摇头。

  杨导演给自己拓展人脉圈子的方式方法很难吸引到他,双方在这方面完全没有共同语言,话不投机半句多。

  “年轻人总是要成家立业,如果不趁着年轻多攒钱,万一你的女朋友向你要房要车要存款,你却没有,还怎么结婚?爱情虽然美好,但终究是要建立在面包上的。”

  杨导演以过来人的经验开导“想不开”的李白同学。

  “我女朋友有房有车有钱,为什么还要向我要?”

  李白一脸惊讶,实在是无法想像杨导演说的那种情况。

  老头子不也是没房没车,还不是照样娶到了老妈,有谁嫌弃他了。

  “……”

  杨导演就像被那块指头大的巧克力给噎住了一般,瞪着眼睛半句话都说不出来,最后竖起了大拇指。

  “你牛逼!”

  李白依旧自顾自地说道:“我已经有房有车,干嘛还要再劳心劳力的去赚?”

  以前没钱的时候也好,现在有钱的时候也罢,他就从来没有为钱的事情担过心。

  有钱吃好,没钱吃饱,难道穷人就不过日子了?

  明明是穷吊丝的命,却偏偏要去操土豪的心,除了把自己累的一逼,其他什么都改变不了。

  穷是一天,富也是一天,精神上的富足才是最重要的。

  “车是老车,房该不会是出租房吧?”

  这回终于轮到杨导演直摇头,年轻人还是太年轻,想得太简单,不听老人言,迟早会在社会现实面前栽跟头。

  跟丈母娘拍胸脯,说自己现在没钱,只要踏实肯干,就一定让你家闺女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住豪宅开豪车?

  信不信丈母娘分分钟操起拖把杆子把这逼抽出去。

  特么踏实肯干,就能住豪宅开豪车,只有智障才会说这种话。

  李白耸了耸肩膀,说道:“车有两辆,一辆是桑塔纳2000,另一辆是大奔,叫什么AMG-GT63-S,朋友说是四轮轿跑,出租房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后来搬了两次,现在是自己买的大平层,面积太大,搞卫生麻烦。”

  卧槽!还大奔大平层?

  杨导演猝不及防的被李大魔头装了一手好逼。

  “你开桑塔纳2000?还舍得买大奔?”

  且不说那个大平层,杨导演顿觉不服气。

  桑塔纳2000?大奔四轮轿跑?完全不是一个层面的好吗?

  就算是品味独特,也不至于差异这么大,起码也得是宝马加大奔,或者桑塔纳配马自达才对。

  事实上杨导演这么想也没错,李白缓缓点了点头,说道:“当然不舍得买,是别人送的!”

  别人送的?

  这大奔起码得百万起步了吧?

  谁那么壕,居然送人大奔,怎么没人送给他?

  “别告诉我是个姑娘?”

  跟李大魔头聊天,往往容易把话聊死,杨导演正在不知不觉间往作死的道路上狂奔。

  “咦?你怎么知道?”

  李白惊讶了一下,对方猜得还真准。

  女汉子也必须是姑娘啊!

  “你女朋友?”

  杨导演哆嗦了,脸色有些发白,显然意识到了什么。

  “不是!”

  李白直接摇了摇头。

  “不是女朋友,还送你大奔?你女朋友知道吗?”

  杨导演捂着胸口,心疼……

  “大概知道吧?”

  李白挠挠头,以戴安娜的情报渠道,想要知道应该不费什么事。

  “我出去抽支烟!”

  杨导演终于坚持不下去,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代沟!

  代沟啊!

  自己老了,跟现在的年轻人根本聊不到一块儿去,两三句话就心塞的想死。

  “……”

  李白望着杨导演的背影,茫然不解。

  自己哪里说的不对吗?

  -

  一转眼就已经是六点多钟,茶歇了半个小时后,参会人员再次重新入场。

  原本一排排的长条会议桌椅变成了一张张大圆桌。

  铺上桌布后,服务员们开始往转盘上放冷菜。

  主席台变成了五光十色,变幻不休的舞台。

  晚宴与晚会同时进行,犒劳卫生系统的各位同僚一年辛苦,这个很有华夏特色。

  要是在美帝,大概一个人一个三明治或者是汉堡,最多再加一听可乐,就已经和过年没什么分别的高级待遇,华夏同志们还不得气得摔锅砸碗?

  一男一女,西装革履与晚礼服长裙,两位主持人在音乐声中登台,说着练习了不知多少次的祝福话。

  原本一直在会议厅后面打盹的李白早已经到了后台,跟其他人一样开始准备按事先准备好的顺序登台。

  他的道具都在身上,倒也不需要其他人协助准备。

  一身黑色魔法师长袍,手中拄着一人多高的魔法杖,连衣帽兜头遮脸,在灯光下将李白的面容掩入阴暗中,更显神秘感。

  还有四个节目就要轮到他,这会儿在登台口附近排队。

  后台突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你是七院的李白吗?”

  正在后台等待登台的李白面前突然站了一个人。

  “你是?”

  听从了杨导演的建议,一直在酝酿神秘感的李白,声音仿佛从远方顺风飘来。

  对方一出现在后台时,他就察觉到了异样。

  那人一脸阴沉的似乎在找什么人,直到站在自己面前,才知道是来找他的。

  不过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一开口的生硬语气就像在憋着火。

  来找碴的?

  “我是市一的石存付,听说你的魔术水平不错,趁着节目还没有开始,能露一手让我看看吗?”

  自打听说自己的节目被人顶了,市一儿科主任石存付就越想越气。

  念头不通达怎么办?

  当卫生系统年会开始时,他就找上门来,一直找到了李白。

  石主任就不信这个邪。

  一个年轻人凭什么能够顶掉自己,难道是领导的亲戚或者是筹备组的关系户?

  “不能!”

  李白的声音依旧虚无飘渺。

  “是不敢吧?”

  石主任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怒意,冷笑一声。

  多半是个烂竽充数的家伙,要是真有两下子,还怕露一手?

  恐怕早就显摆起来了!

  “关你何事!”

  李白直接转身,没兴趣跟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开怼。

  无聊的家伙!

  “你别走!”

  石存付伸手去拉李白的魔法袍,然而对方就像虚影一样,在飘动的魔法袍上生生抓了个空。

  不甘心的他没有察觉到异样,三步并作两步,抄到李白前方,伸开双手再次拦截。

  然而穿着魔法袍的身影却直接扑面而来,眼前一花,便不见了踪影。

  石存付一楞,左右张望,最后才在身后看到了对方的背影。

  那家伙是怎么到自己身后的?究竟是什么情况?

  前面舞台上,正在传来老耿与搭档章志洪的对口相声台词。

  “……你说为什么明明是馍夹着肉,却偏偏要叫肉夹馍,这名字有问题!涉及到虚假宣传……”

  《珍珠翡翠白玉馍》的一个包袱接着一个包袱的抖出来,台下的领导们笑个不停,哪怕相声段子是在讽刺一群深入群众却笑话百出的大小领导。

  “可恶!不许走!”

  尽管相声很好笑,后台也是笑个不停,石存付却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他伸出双手要去抱住李白。

  李白仿佛身后长了眼睛一般,依旧不紧不慢的走着,提起魔法杖往下一顿。

  咚……

  石存付一怔,整个人僵硬在那里,保持着拥抱动作,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他在心里狂喊:“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动不了!喂!发生了什么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