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狂医 第二百零九章 回去
作者:逆西风的小说      更新:2018-11-04

  何仁神神秘秘的拉着杜中伟的胳膊,把他拉到了门口,放了一根食指头在自己的嘴边,“嘘,小声点儿,我跟你说个事儿,我姐现在和涛哥在车里呢。”

  杜中伟疑惑的挑了挑眉,他可从来没听说何仁还有姐,难道是何局长从哪儿弄来个女人给马涛介绍的,还怕他和王美丽鬼混在一块儿。

  其实杜中伟还真是多想了,这还真是何仁的姐,是他亲大姑家的姐。

  有时候这杜中伟的脑回路和别人的就是不一样,什么正常的事都能想到一边去。

  马涛和秦文一直呆呆的坐在车内,两个人谁也没先说下去,就这样,一直大概保持了20分钟的时间。

  何仁和杜中伟悄悄地从内走了出来,扒在了车门的玻璃上,向里边望去。

  由于玻璃上贴着膜,根本从外边看不到里边的情况,杜中伟伸手敲了敲玻璃,“我说,涛子,赶紧下车吧。”

  何仁生气的拍了一下杜中伟,“我是来找你偷偷看热闹的,这下你把他们给惊着了,咱们还看什么热闹。”

  马涛和秦文听见了外边的动静,急急忙忙地从车上走了下来。

  秦文低下头羞涩地跑进了屋。

  杜中伟只看见一个妖娆的身影从自己的面前穿过,接着一溜烟儿人就没了。

  何仁看着自己的表姐急匆匆地跑进了屋子,双手插在腰间看着马涛,“说你对我表姐做什么呢,我表姐怎么会这么害羞。”

  马涛翻个白眼,真搞不懂现在的小年轻脑子里都装着什么,他走过来拍了一下何仁的脑袋,“瞎说什么,可别坏了你姐的名声。”

  何仁撇了撇嘴,委屈的捂着自己的脑袋,“你肯定是对我姐做了什么,我姐平时都是女汉子,何曾见过他脸红,今天怎么羞涩成这个样子?

  杜中伟一下把手臂搭在了马涛的肩膀上,笑眯眯的看着马涛,“说你和那妞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不会是看对眼了吧。”

  何仁突然跑上前推了杜中伟一把,“你怎么说呢,什么那妞,那是我姐。”

  马涛把杜中伟和何仁留在了原地,由着他们争论。

  杜中伟本想去追马涛,又被何仁拉了回来,和人生气的叉着腰,脖子粗脸红一直和杜中伟争论不休。

  马涛刚刚走进屋,就碰见了王美丽,王美丽的脸色非常不好,他只是对着马涛点了点头,转身就回到了厨房。

  马涛挑了挑眉,想是刚才的谈话,肯定被王美丽给听到了,不过听到也好,正好打消了王美丽心中的念头,自己还不知道该怎么跟王美丽开口呢。

  马涛在原地站了站,大步走进屋。

  这时秦文正蹲在地上,捏着老太太的腿,他的表情异常的温柔,像一只温顺的小绵羊。

  老太太心情特别好,看了自己的儿子,又看自己的外甥女,他的眼睛里都是喜悦的笑容。

  老太太看见马涛走了进来,急忙冲着他摆了摆手,“文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马涛,就是他治好了我的腿。”

  秦文挑了挑眉,看着马涛,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马涛就是治好自己姥姥腿的人,他在自己的心里暗暗给马涛加了一分。

  马涛笑了笑,蹲在地上按摩着老太太的腿,“奶奶您回去后,还得按摩,要经常锻炼,不然经常在床上躺着,肌肉又会萎缩,又会回到原来的状态,到时候可就麻烦了,不然还得受二次疼痛呢。”

  老太太点了点头,“那我一会儿就要走了,你把怎么给我的腿按摩交给我呗。”

  马涛摇了摇头,“这事儿您可办不了,我就交给何局长,有时间让他给你去按摩。”

  何局长看了看面前的秦文,自己本来就非常看好马涛,如果能把它发展成自己家人,也是一个不错的想法,何局长立马把秦文推上了前。

  “马涛,我平时工作也忙,也是个粗人,你就把这活儿交给秦文吧,他最合适了。”

  秦文立马摆了摆手,摇了摇头,“舅,这事儿怎么能交给我呢,我平时工作也挺忙,而且离姥姥那儿又远,我看交给您最合适。”

  老太太是个精明的人,立马就看出了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意思,他急忙搭着腔,“文儿,这事儿交给你最合适,你是年轻人按摩起来姥姥也会舒服,你舅是个粗人,难免手劲会大,到时候摁着姥姥疼了,姥姥的腿又会不好了。”

  秦文也不好再推脱,他立马蹲了下来看着马涛,“那你说吧我记着。”

  马涛点了点头,他非常认真,而且要求特别的高,他不断的给亲们指出了老太太腿上的穴位,而且告诉他力道应该用多大。

  秦文细心地听着,并不断地与马涛交流,她的手异常的柔软,按在老太太的腿上正合适。

  秦文心思细腻,异常聪明,马涛只看了几遍她就学会了,他反复的练习了几遍,老太太直点头。

  何局长看着马涛和自己的侄女,心里非常高兴,越看越般配,他觉得好像秦文对马涛也有意,只是不知道这马涛对秦文是什么意思。

  马涛虽然年纪不大,但他的心思特别的沉重,这要是把所有的心思都藏到了心里,一般人还看不出来。

  何局长想着哪天得试试这个马涛,看看他对自己的侄女到底有没有意思?

  马涛站起了身,扶着老太太站了起来,“奶奶,你要走了,在院子里再走走吧。”

  老太太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两只眼睛看着屋子内,眼里流露出了不舍。

  马涛和秦文扶着老太太走出了屋内,在院子里转了转,老太太把屋内和屋外的一切都记在了自己的心内。

  王美丽知道老太太该离开了,她一早起来就被老太太收拾的东西,希望老太太把一些特产带到家里,到时候想吃什么有保姆给她做,毕竟是纯天然无污染的。

  王美丽刚刚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就看见马涛和秦文扶着老太太,两个人异常的般配,他心里只冒着酸水。

  老太太早就看出了王美丽对马涛有意思,他有意提点,冲着王美丽招了招手。

  王美丽把所有的爱慕之意强压在心里,他一步一步冲着老太太走了过来。

  老太太急忙拉住了王美丽的手,用力地拍了拍,“美丽呀,今天我就要走了这么长时间,多谢你照顾我,真是打扰了,但奶奶有一句话不得不说,这人那就要知足,知道什么该争取,什么不该争取,有些东西就应该留在心里。”

  王美丽抬起头看了老太太一眼,她知道她意有所指,他偷偷的看了一眼马涛,马涛看着旁边的墙,并没有看自己。

  王美丽重重地点了一下头,“奶奶,您的话我一定记在心里,我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奶奶您就放心吧。”

  老太太安慰的笑了笑,冲着自己的儿子招了招手,“时间不早了,我看咱们就回去吧。”

  何仁一直和杜中伟在那儿争论,这一时也没争论出个什么,何仁听见自己的奶奶说要走,急忙跑了过来。

  “奶奶,您不多留一会儿,咱们现在就走,我才刚见到涛哥和杜中美,一时还不想着他。”何仁撅着嘴说的。

  何局长走了过来搀扶着自己的老娘,“马想回咱就回吧,你肯定在这儿已经呆的时间长了,想家了,想您家里的花儿,想您家里的一物一草。”

  老太太拍了拍何局长的手,他就知道自己的儿子肯定最了解自己。

  王美丽坚持给老太太带了一堆特产,何局长只有感谢再感谢。

  何仁和秦文扶着老太太坐进了车内,老太太对着大家招摆了摆手,“你们都回去吧,谢谢你们这么多天对我的照顾,我一定会记在心里。”

  杜中伟摆了摆手,“奶奶,我们有时间就去看您。”

  秦文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马涛,他的眼中流露出了一丝不色。

  马涛对着秦文笑了笑,眼里的光彩仿佛能点亮一切。

  王美丽一直注意着马涛,他觉得马涛对这个秦文产生了好感,但同时王美丽也知道,马涛终究不会属于自己,他觉得他应该祝福马涛。

  何局长开着车离开了,直到车辆的车尾看不见了,杜中伟才拉着马涛离开了王美丽的家。

  “你老是跟我说,你和那个秦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见你们俩眉来眼去,好像是有意思。”

  马涛翻了个白眼儿,怎么什么话到杜中伟的嘴里说出来就变味儿了,“秦文确实是一个好女孩,他又是一个老师,长得不错,身材也不错,工作又好,我对他有赞赏是难免的。”

  杜中伟用身体碰了碰那马涛,“别说的那么好听,别告诉我你没有动心,我可看到了你从心荡漾,你马涛,他什么时候用正眼看过一个女人?”

  马涛笑了笑,其实他的心里是有一丝震荡,但是,秦文在市里,他又在村儿上,这距离是能产生美,还是能产生真正的距离?

  马涛摇了摇头,沉默的走在了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