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狂医 第二百三十四章 尴尬
作者:逆西风的小说      更新:2018-10-30

  张扬看着田阳的背影,转身回到了王二虎的身边,他蹲了下来,看着王二虎,“我说你这小子,这事儿有多长时间了,看你这两天饭也吃不下,干活都干不到,心里,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王二虎叹了一口气,伸手拿过了一个使者,在地上漫无目的的画着,“张扬哥,这事儿有几天了,只是这病情越来越严重,我咬着牙都挺不过去,不知道该找谁说,才找上了你。”

  张扬点了点头,这事儿确实够尴尬的,该找谁说呢,跟自己的父母也不能说,必须得找一个靠实的人,他更很高兴,王二虎在这种时候居然能想到了他。

  张扬突然想到了马涛,他把王二虎拉了起来,匆匆向着马涛家跑去。

  马涛和杜中伟正在屋内喝着酒,他们的桌上放着四盘菜,还有一盘花生米,一人拿着一个酒杯,碰了一下,喝进了肚子。

  张扬拉着王二虎,匆匆走了进来,王二虎魂不守舍的站在那里。

  马涛感觉很惊讶他抬起头看了张扬一眼,又看了看张扬身后的王二虎。

  杜中伟站了起来,把张扬和王二虎招呼进来,办了一个板凳儿,放到了他们的面前,“既然都来了就一起吃呗,我们也刚开始吃。”

  王二虎虎非常不解,这事儿怎么也要找主任,难道主任能给解决?

  张扬把王二虎推到我面前,“主任,本来你们在吃饭,我们也不好意思打扰,但这事儿确实有些急,也只有您能解决,您看咱们就一会儿吃。”

  马涛挑了挑眉,把杯放在桌上,和杜中美一起把桌子抬到了一旁。

  “说吧,你们俩这么晚了来找我,到底是有什么事儿,看着天都黑了,要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儿,恐怕你们也不会来找我。”

  张扬和王二虎尴尬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现在的村上毕竟还是封建,这这么私密的事儿直接说出来,他们又觉得接受不了。

  杜中伟和马涛对视了一眼,这两个小子是在搞什么,难道是来唱双簧的还是来搞笑的,进门儿了又不说,刚才来的时候反而急匆匆的。

  杜中伟伸手敲了敲桌子,“我说你们两个到底是有事儿,没事儿没事儿就赶紧走,我们俩还没吃饭呢,你没听见这肚子里咕噜咕噜叫。”

  张扬叹了一口气,看一眼王二虎,转头看着马涛,“主任这事儿吧,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说,那您别介意我就直说了。

  王二虎这两天办了一个毛病,吃吃不下,睡睡不着,而且干活还特别没有积极性,这两天人都瘦了一圈了,我问了好多次,他都没敢跟我说,这事儿就是非常尴尬。

  王二虎的下边就是他的第三条腿,犯了毛病,这两天一直骑着红疙瘩遍布到全是,而且还开始起皮,每次换内裤上边都满满的一层皮。

  它的皮不断的向外缘扩展,中间就好像花瓣盛开一样,中间有一个红色的花蕊整整的屹立在哪儿。

  前两天的时候上厕所还不是特别的疼,这两天连上厕所都特别的困难。

  最重要的是痒抑制不住的痒,只要一闲下来,它就痒的不行,直接想拿手去抓。

  您给看看吧,这到底是啥毛病,他实在是没办法了,才找上了我。”

  说完后,杜中伟和马涛就对视了一眼。

  马涛看着王二虎,王二虎一直低着头,脸颊红红的,马涛冲着王二虎伸了伸手,“行了,你过来把裤子脱了,我给你看看。”

  马涛刚刚说完,王二虎就愣在那,他突然抬起头看了一眼马涛,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裤子,向后退了退,好像衣服良家妇女要被人强暴的感觉。

  马涛叹了一口气,瞥了一眼王二虎,这小子是不是傻,自己就算是有意思也不能看上他,看他五大三粗的,连一个柳叶弯腰都没有,他有什么资格让自己看上?

  王二虎站在原地,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裤子,担心的看着马涛,他眼里明显带着害怕。

  张扬立马把王二虎推了过去,推在了马涛的身旁,“我说兄弟赶紧脱裤子呀,主任都答应给你看了,不然一会儿主任反悔了,你到哪儿去找这么好的大夫?

  当初你跟我的痔疮就是主任给治好的,你现在还在这儿磨磨唧唧的不脱裤子,到时耽误了治病的时间可就不得了了。”

  王二虎不可思议的看着马涛,他从来没有想象过,张扬的痔疮居然是让马涛治好的,听张扬这么说,应该不会有错。

  王二虎急忙脱下了自己的裤子,接着一股腥臭味儿就传了出来,直接传在了每个人的鼻子里。

  张扬和杜中伟急忙转过身,伸手捏着自己的鼻子。

  马涛深呼吸了一口,他把自己包里的一次性口罩拿过来,戴在了鼻子上,然后又戴上了一次性口罩。

  王二虎的第三条腿起皮比较严重,上边的红疙瘩遍布,整个都是,有延续性往下遍布的趋势。

  马涛戴着一次性手套,仔细的检查着,他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王二虎的第三条腿。

  王二虎尴尬的转过了头,他从来没有想象自己的这个宝贝,居然会被一个男人拿在手里仔细的看着。

  马涛检查完以后,把一次性手套扔在了一旁,看着王二虎,“行了,穿上裤子吧,没什么事儿。”

  王二虎急忙提上了裤子,他觉得一刻也不敢在这屋子里呆着,要不是担心自己的病情,说不定自己早已跑了出去。

  马涛打量了一下王二虎,幸灾乐祸的看着他,“没想到你这小子还挺能忍的吗这都几天了,最少得有一个星期半月了吧,要是再忍下去,恐怕就严重了,直接影响你后半生的幸福,可能连孩子都不会有。

  这和之前的事儿有关系,这是滴虫性炎症,但需要长期的服药,保持那里的干净,经常勤换内裤,还要禁止过那种生活了,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就好了。

  我一会儿开一个单子,你按我这单子,去买一些洗的药,还有一些是抹的药,鉴于你的情况比较严重,也要从内部进行消炎,所以也要看一些吃的药。

  记住,一定要禁止在过那种生活,不过你妈说你的媳妇儿收秋以后才会让你见,估计到那个时候你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说完后,马涛把单子递到了王二虎的面前。

  王二虎急忙接了过来,看着上面的单子,“主任,我这病以后还会犯吗,看严不严重,会不会耽误我生小孩?”

  马涛叹了一口气,看着王二虎,“这事儿说不定,说不定以后还会犯,不过你要时刻注意干净卫生,忌食辛辣的东西,千万不要上火,上火了,这东西最容易复发。”

  王二虎细心的听着,他点了点头。

  张扬在一旁听得迷迷糊糊,滴虫性炎症,这种炎症不是女人会犯吗,难道男人也会得,但是不对,这网二虎才18岁,连女人是什么样恐怕都没有见过,他怎么会得这种病?

  张扬抬起头,细细的打量着面前的王二虎,她心里的嘀咕越反越深,他急忙走到了马涛的面前,“主任,他都没有结过婚,连个女人都没见过,怎么会得这种病?”

  杜中伟转过头偷偷的笑了笑,张扬真是小看王二虎,这家伙有贼心也有贼胆儿,什么女人没见过,人家早已尝过了,而且还是村里最彪悍的女人。

  王二虎尴尬的向后退了退,这种话题他还是不要参与的好,万一被张扬给看出来就不好了。

  马涛淡淡的瞥了一眼王二虎,把目光收了回来,“这种病和有没有女人不是一回事儿,他只要注意日常的卫生,内裤勤洗勤换在太阳下暴晒,不要上火有炎症,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得这种病。

  而且这种病虽然是通过两性关系传播,但也有特殊情况,可能你不注意卫生环境,当你有了炎症或者上火的时候,他在这种部位也可能表现出来。

  所以说不是女人会得,男人也会得,但两个人之间一定要保持卫生,多注意一些,一般就会避免。”

  张扬听着马涛的话就是权威,他点了点头,心里不再有任何怀疑。

  王二虎感激的看着马涛,希望马涛开这药方一定有用,他再也不想忍受这种折磨。

  张扬带着王二虎离开了,匆匆的来到了药店,王二虎推着张扬进去给自己买药。

  张扬点了点头,心想王二虎肯定是尴尬,他也没有个女人,一般人们都认为女人才会得这病,王二虎要是进去买,必免不了一阵尴尬。

  张扬拿着药方,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药店,把药方放在桌上,“服务员,我买这些药。”

  服务员抬起头,看了张扬一眼,拿起药单就去药柜上给张扬取了药,“你媳妇儿不是怀孩子吗,怎么还有炎症,不过这些药可不能瞎用,对孩子有副作用。”

  张扬点了点头,感激的看着服务员,“你放心吧,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