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狂医 第三百七十一章何仁肚疼
作者:逆西风的小说      更新:2018-11-04

  马涛也是觉得何仁的想法非常的好,但他实际没有操作过,也不了解这一行,所谓隔行如隔山,只是大概的一个概念并不懂。

  “这个我还真不懂,也不能给你什么意见,得需要你自己去摸索,我相信你一定会能成的,只要有想法,道路就在眼前。”

  何仁有些失望,他特别希望有一个人能够给他指点一下,他还以为马涛有什么好的想法,看来只能自己去摸索了。

  马涛揉了揉何仁的头发,虽然他不能够给何仁任何的意见,但也能够在背后默默的支持他。

  “这样吧,如果你以后哪里遇见了平静,你可以给我打电话,说不定人多力量大,我也可以稍微给你指点一点,也许通过我的指点一下就通了呢。”

  何仁不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他知道马涛不懂也不抱任何希望,但是觉得马涛说的对人多力量大,说不定很多人集中在一起,也就有一个不一样的想法。

  “好啊,也许以后需要你们帮忙的地方多了,你们村子上不是有许多的山货吗,到时候这一条路如果能够行得通,我准备把你们村子里的山货放到外边。”

  杜中伟和马涛对视了一眼,如果真的能把村子里的这些山货贩出去的话,对于村民来说是一条好的出路,他们的生活质量也能够提高,毕竟现在这些山货贩到市里以后,还有大部分的生活在村子里也会烂掉。

  “好啊,你这个想法不错,如果这条路真能行得通,人的生活质量也会大大的提高,到时候所有的村民都会感谢你的。”

  何仁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他也就是这么随便一说,现在只是一个初步的想法,根本没有实际去行走。

  吃完饭以后,大家都有些累了,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开始休息。

  杜中伟躺在大床上,双手放在自己的背后,抬起头看着屋顶。

  “还别说,何仁的想法还挺多的,你要的书的人就是不一样,我当初怎么没有想到这一条路,如果要是早想到,说不定我就去干了。

  我觉得这一定有市场,以后南北互通,南方的东西用到北方,北方的东西用到南方,一定会需要运输这一条道路。

  何仁要是把第一条路给跑通了,他就是元老,肯定会赚大笔大笔的钱。”

  马涛微微一笑,他倒是没有想这么多,就想着如果何仁能够去真正的实施,那一定是对他的一种锻炼,不管这条路能不能走通,以后干别的何仁也有自己的一套摸索办法。

  “我不知道他这一个公子哥到底能坚持多久,不过看现在他的态度应该是能够坚持下去。

  如果这条路真能行得通,我还真觉得把山上的山货贩出去,肯定能够增加人们的收入,大家的生活质量也一定能够提得高,以后我们也可以拓展一下其他的任何业务。”

  杜中伟也觉得可心,他要想想办法帮一下何仁,帮何仁促成这一条业务。

  “快睡吧,明天早上我还要去相亲呢,可别耽误了我的好事儿,你明天可要给我把关,看看这个姑娘到底合适不合适我。

  如果在早些时候,像我这个年龄早就娶妻生子了,你看看我现在连个对象也没有,何况是给我们家传宗接代更是不可能。”

  马涛好笑的摇了摇头,一提到找对象,杜中伟比谁都着急,肯定把这件事儿第一放在自己的心里。

  “放心吧,明天我一定好好给你把把关,一定给你找一个特别优秀的女人。”

  月亮从半空中直接升到了顶端,物业非常的安静,窗外嘈杂的声音也停了下来,大家都睡着了。

  凌晨两点的时候,何仁突然从床上翻滚了下来,他的脸直接由苍白变得青绿,他捂着自己的肚子,哎哟哎哟的喊着疼。

  何局长感觉自己心里不踏实,他从床上坐了起来,打开门走出了屋子,总感觉他的儿子好像发生了什么事儿,让她走到儿子门口的时候,听见儿子发出了一声一声的痛哭,她急忙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何局长看见自己的儿子躺在地上,看着儿子的额头上落下了大滴大滴的汗水,而且脸色特别的难看,变成了青紫色,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颜色,他急忙把儿子抱了起来,放在床上。

  “臭小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吃坏了肚子,今天你在外边到底吃了什么。”

  何仁费力的摇了摇头,他在外边根本不敢乱吃,他一直在外边跑,却从来也没有吃饭,只是晚上的时候在家里吃了一顿,难道是因为自己饿的时间长了,胃出了毛病。

  “把我疼,我这疼。”

  何局长伸出了手,小心翼翼的摁了一下何仁的肚子,何仁疼得哇哇大叫,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何局长被吓坏了,红不守舍的站在床边,再也不敢乱动,看着自己儿子疼着的样子,就仿佛一把刀子扎在自己的心上。

  “这该怎么办呀,大晚上的,要不咱们现在就去医院。”

  何仁捂着自己的肚子,根本不知道作何反应,他只知道疼,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秦文听见了喊叫,急忙跳下了床,跑到了何仁的房间,看见自己的舅舅和何仁一个人抱着肚子躺在床上,另一个人惊吓的站在地上。

  “舅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刚才是谁发出的喊叫。”

  何仁抱着自己的肚子面朝着床,根本看不清楚何仁的表情,秦文只能求救自己的舅舅,他一边上下打量着自己的舅舅,觉得舅舅没有问题,只是好像脸上出现了惊慌和担忧,也有隐隐的心疼。

  “适合何仁,何仁突然肚子疼,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尤其是碰到她肚子的时候,她疼的都快要滚下地了。

  文儿,现在该怎么办,这么黑了去医院还有大夫吗。”

  秦文想找和人走了过来,轻轻的扳了一下何仁的肩膀,当何仁抬起头的时候,秦文吓了一跳,脸色异常的难看,青紫青紫,而且额头上还有大滴大滴的汗水,一定是疼的厉害,不然不会变成这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一下就谈成了这样,难道是在外边吃坏了东西,你都在外边吃了些什么,你已经这么大了,难道还不懂得照顾自己,还随便乱吃。”

  何仁本想解释,可他已经没有力气,他现在只能用力的抱着自己的肚子,还不敢去碰,张了张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何局长拉了拉自己的外甥女。

  “现在先别说这些了,赶紧想想该怎么办,就算是送到医院,也可能是一些值班的大夫,到底看了看不了病还是两说。

  现在何仁谈成了这个样子,根本等不到天亮,如果再疼下去,我恐怕他的命都没有了,我们赶紧想想办法吧。”

  秦文灵机一动,他们只顾得看何人仁疼成这样,却忘了两个人,马涛和杜中伟还说在隔壁,马涛能够看病,把他叫过来给何仁看看不就好了吗。

  “舅舅,你先别着急,马涛和杜中伟不是睡在隔壁吗,我去把他们叫过来,看看他们有什么办法,我相信马涛一定会有办法的。”

  “对对,怎么把他们俩给忘了,赶紧把他们两个叫过来,说不定他们俩还真有什么办法。”

  秦文吞咽了一口口水,转身向着马涛的房间走去,他抬起自己的手臂,轻轻敲了敲门,接着推门就走了进去。

  杜中伟睡觉喜欢不穿衣服睡,他下半身盖着被子,上半身露着光膀子,秦文急忙转过了身,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马涛听见推门声已经醒来了,看见秦文站在自己的面前,吓了一跳,急忙查看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妥,他的身上还穿着衣服,只是杜中伟有些不雅观,他急忙跑了下去,拉过被子盖在了杜中伟的身上。

  “秦文怎么回事,大晚上的怎么跑进我和杜中伟的房间了,难道是走错了。”

  秦文向后退了退,拉住了马涛的手,拉着马涛就向外跑去。

  马涛皱着眉头看着前面的动作,还以为秦文在梦游,他之前可没有听过秦文有这个毛病。

  “秦文,你倒是说话呀,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出了门以后,秦文才转过了身,认真的看着马涛。

  “现在没有那么多时间跟你解释,你马上去看一下何仁,何仁也不知怎么回事,是不是吃坏了东西,现在肚子疼的厉害。”

  马涛紧张了起来,拉着秦文就像这和人的房间走去,看见何局长魂不守舍的散在床边,他急忙坐在了床上,低着头看着躺在床上的何仁。

  何仁仍然抱着自己的肚子躺在床上,他的面色还是如此的难看,因为太疼痛,额头上的汗水不停的掉了下来。

  马涛皱着眉头,拉起了何人的一条手臂,把手放在了他的脉搏上,大概放了一分钟的时间,同时趴下身子听了,听他的心跳,又翻开眼皮儿看了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