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狂医 第三百九十五章回馈消息
作者:逆西风的小说      更新:2018-10-30

  马涛紧紧的皱着眉头,不可思议的听着电话里的声音,如果这要是真的是的话,那朱局长的女儿还真的不能嫁过去,毕竟这可是一辈子的事儿,到时候嫁给一个病人,说不定一辈子就被毁了。

  “何叔这消息可靠吗,会不会这其中有什么误会,毕竟这可是一个大事儿,会影响到她的一辈子。”

  何局长摇了摇头,他也是道听途说,也不知道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而且人家有病也不会大张旗鼓的说,像这种事儿一般都是藏着掩着。

  “这件事儿我还真不好说,今天也就是你问我,如果要是别人问我,我还不一定会说,因为这事儿关系重大,万一要不是真事儿传出去反而让人听着不舒服。

  而且你也知道,我绝对不是一个多话的人,也不会在背后嚼舌根儿,如果今天要不是你问我,我肯定一句话都不说,而且人家有病我也不会随便说的。”

  马涛点了点头,他知道何局长的性格,要不然这事儿他也不会问何局长,就知道何局长说出来,一般都不会有错,也不会添油加醋的说。

  而且何局长为人特别正直,就算是他和别人有意见,也不会在背后说别人家的废话,而且评论一个事情也非常的公正公道。

  “何叔我知道,我们已经这么长时间了,我还不知道您是什么样的人吗,如果我不了解您今天的事儿我也不会跟您打听,您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好吧,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其他的你还得跟别人去打听,不过这件事没有谱,我觉得你还是旁敲侧击一下,最好不要多说,万一朱局长不能够保存秘密,到时候这件事儿传出去了,对人家孩子也是一种影响。

  得病的事儿本来就是一件大事儿,也不能够传出去,对人家孩子人生有影响,万一人家要真的得病了,说不定事情越闹越大,还会寻死。

  而且得了病的人,他长时间的生活在病痛之中,一个人的精神完全是垮掉的,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调节不过来,慢慢的也会自暴自弃。”

  马涛轻轻的点了点头,他本身就是一个大夫,见到的病人不计其数,当一个人得了不治之症,明显的就是有两种表现,一种人接受不了事实心理状态擦,当时就可能被吓死,另一种人精神状态好一些,心理接受能力强一些,也许她的病情会发展的非常缓慢,也有可能会出现奇迹。

  而且如果顾北生下来就带着病,他肯定会非常的自卑,慢慢的会消磨他的意志,而且每个人都会告诉顾北,他带着病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顾北从心理上是非常难受的。

  马涛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抬起头看了一眼杜中伟,杜中伟瞪着眼睛,大大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埋怨,这时马涛才想起来他女朋友的事儿。

  “不好意思,刚才只顾着说顾北的事儿了,一直把你的事儿给忘了,你放心,我会再次给何局长打一个电话,把你的意思传达给他,到时候如果有机会的话,何局长一定会帮你把这事办了的。

  你的对象都是何局长帮你介绍的,她当然希望你有一个好的归属,我相信这事儿何局长非常的支持,说不定有机会和叔就给你办了。”

  杜中伟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何叔肯定会帮他办了这件事儿,如果何叔要是不支持的话,当初也不会给他介绍杨丹。

  “刚才电话里和叔都说什么了,我看见你的表情好像特别严肃,这顾北到底有什么问题,顾家会不会犯了什么事儿。

  传说顾家特别有钱有势,难免和达官贵人有一些勾结,那他们家会不会通过这些勾结给自己行方便之门。”

  马涛摇了摇头,既然何局长在电话里并没有提起这件事儿,就说明顾家也许是一个正正经经的商人,也不屑于弄这些歪门邪道。

  “这事儿何叔还真没有说,说不定这顾家真没有这些不干净的手段,只是何叔跟我提了一件事儿,这件事儿你要保密,毕竟没有得到证实,你也得想着怎么跟朱局长说。

  何叔也是听别人说,这顾北好像从生下来就有一种病,听说是什么不治之症是从娘胎里带来的,要是这样的话,那他是不是对他的婚姻生活有关系也说不定,他根本不能娶媳妇。

  可是你要知道,这毕竟是道听途说,都未经证实,所以你要想想怎么跟朱局长说,如果这件事儿要是真的,一旦从咱们这儿传出去,说不定对人家孩子不好,说不定还会造成什么负面的影响。”

  杜中伟点了点头,这事儿确实未经证实,一旦要是传出不实的谣言,说不定这事儿还能怪到他的头上,他一定要小心的跟朱局长说。

  “你放心吧,我办事你放心,我已经想好怎么跟朱局长说了,就说没有打听到,就说顾家特别的神秘,在市里也很少有他们家的传言,只是说他们家的家庭条件特别好,具体的情况不太清楚。”

  马涛点了点头,这样回答算是最好了,也算是给朱局长有一个交代。

  杜中伟站了起来,把椅子推了回去,转身向着外边走去,他大摇大摆的来到了警局,走到了朱局长的办公室,推开门就走了进去。

  朱局长看见杜中伟走了进来,立马站起来,把杜中伟引到了沙发上。

  “怎么样,我托你打听的事儿有消息了,没想到你办事的速度这么快,我就知道交给你一定能放心,怎么样,打听的怎么样?”

  朱局长倒了一杯茶,放在了杜中伟的面前,接着自己就坐在了杜中伟的旁边,她的心整整一天都吊着,万一这事儿要是打听不到,她心里总是不踏实,毕竟关乎自己女儿的幸福。

  杜中伟端起了面前的茶水,放在自己的鼻尖闻了闻,接着又喝了一口。

  “事情我已经打听了,马涛亲自给何局长打了一个电话,只是消息非常的简单,何局长说顾家非常的神秘,至于他们家的儿子,他也不太清楚,只是说他们家在市里有权有势,也是正紧的商人,从来没有利益的勾结,也没有利益的往来。

  也算是一个非常清白的家庭,只是不知道这顾北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他们家的儿子也特别的神秘,从来不在世人面前露面,具体的也不太清楚了。

  老朱啊,你女儿的这门亲事不是媒婆给介绍的吗,难道媒婆不知道这顾北的情况,你要不要派个人到顾府去打听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到时候你可以跟媒婆一起登门去拜访,倒要看看他们家到底是什么情况,这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阅历这么多,到时候还不能看个明白。”

  朱局长叹了一口气。

  “杜中伟,你不知道这其中的难处,你没有孩子不了解,所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我要是直接去的话,人们肯定觉得我对人家有意思,到时候我女儿在找人家传出去的名声也不太好。

  现在我也是两难,你也知道,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到时候女儿要是嫁的不好,我肯定心里会不舒服,我怎么可能舍得让我的女儿去受苦,我们可是捧在手心,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谈了一辈子的女儿交出去,当然要给她找一个好人家。

  如果这顾家,要是普普通通的人家,我反而不担心,可是他们家这样的神秘,一些消息都打听不到,我更不了解他们家的孩子到底是什么情况,我更不能让我的女儿就这样嫁进去。

  可是你知道,我女儿现在一心就放在了他的身上,昨天晚上我回去的时候,他还一直等在家里,我刚回去他就走了,过来问我打听的情况。

  他是我的女儿,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他的心思,他恐怕现在除了这个顾北,谁都不想再和谁相处了,到时候要是在家里变成老姑娘,嫁不出去,我和他妈又该觉得对不起我女儿了。

  我昨天和我家女人商量了,想着打听打听这个顾家,也细细的打听一下,这顾北到底是什么情况,女儿大了不由娘,反正也要嫁出去,总不能够因为我们拖累他的一生。

  算了,反正你也尽力了,这事儿也算打听了,虽然没打听过什么,但我也得谢谢你,毕竟你们也尽力了。”

  杜中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突然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儿,他看着朱局长惆怅的样子,本来想帮上忙,但顾家确实是太神秘了,他也打听不出什么了。

  “老朱啊,你这一说我心里特别的不好受,本来是想要帮你忙的,没想到白忙乎了一场,什么也没打听着,如果以后要是有什么事儿,你也尽管来找我,我一定会付出全力的。”

  朱局长点了点头,他最大的心结就是自己的女儿,其他的还有什么事儿能够麻烦到杜中伟,不过杜中伟没有打听着,他,也不能怪杜中伟,毕竟杜中伟已经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