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帝军 第四百九十四章 你的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9-08-20

  在迎新楼吃过了午饭,沈冷要去他给茶爷开的铺子接茶爷回家,顺便给学府街上的天机钱庄里送三颗珠子吊坠去,茶爷说林姐姐和高小样以及颜笑笑三个人的务必送到,姐妹团四个人在长安城时不时就聚聚,倒也开心。

  沈冷进了天机钱庄,钱庄的伙计自然不知道这位是真正的东家,但认得他是沈将军啊,如今学府街上的铺子不认识沈冷的少,沈冷经常过来给老院长送些吃的,两个人溜达溜达没准就溜达到了什么铺子里或是喝茶聊天或是小酌两杯。

  “沈将军。”

  小伙计迎上去,笑呵呵,抱拳俯身:“提前给沈将军拜年。”

  沈冷从袖口里摸了块碎银子出来放在小伙计手里:“过年好过年好,下次我再来可不许再这么客气了,我来三次你都给我提前拜了三次年了”

  进门,看到林落雨正看着他笑。

  “茶爷让我给你们送几件东西过来。”

  沈冷背着他那心爱的小书包坐下来,小伙计很快就泡了茶送到面前。

  林落雨抱着一个厚厚的账本坐在他对面:“来的也正好,跟你说说账目的事。”

  沈冷:“我存在这的银子已经赚钱了吗?”

  林落雨笑着摇头:“有些事本不想告诉你,可是昨日去见了沈先生和他聊了聊,先生说早晚也都得告诉你,索性年前就当是个礼物吧。”

  她把账本放在沈冷面前:“这天机票号是你的。”

  沈冷喝了口茶:“别想拉我存更多银子,我能挪动的银子都存给你们这了。”

  林落雨叹了口气:“真是你的,你这些年给茶儿的银子,孝敬沈先生的银子,他们两个拿了出来,再加上我也投入了一些,才有了现在的天机钱庄,算起来你的钱占了大部分,所以你说了算。”

  林落雨自然说了谎。

  以沈冷那些钱,就算是这些年来积攒下来的也不是小数目,可根本就不够开一家钱庄的,差之千里开钱庄的银子大部分都是从原来的扬泰票号转移过来的,无法估量的巨大财富在扬泰票号被廷尉府查办之后就归入地下,现在这笔钱全都转入了天机票号中,说起来沈冷如今纵然算不得大宁首富,连长安城首富也未必算得上,可真的是很有钱很有钱了。

  钱多到这笔数字一旦说出来,沈冷可能会吓得合不拢嘴。

  账面上自然没有这么多,因为那笔银子的巨大开销用于养人。

  至于养了些什么人,目前还不能让沈冷知道。

  “真的是我的?”

  沈冷接过账目来看了看,然后头大如斗:“看不懂看不懂,就算是我的,有你在就行了。”

  沈冷笑的像个老狐狸。

  “懒吧你。”

  林落雨无奈的看了沈冷一眼:“既然你不愿意看账目,那回头我拿去给茶儿看。”

  “也不用给她看。”

  沈冷道:“钱庄你说了算可为什么前阵子还骗我存进来银子。”

  “哪个骗你了?”

  林落雨:“是谁听说咱们钱庄的利息给的高,自己屁颠屁颠的背着银子跑过来。”

  沈冷正义的回答:“是陈冉!”

  林落雨:“”

  她看了看窗外,大街上行人如织,她思绪也万千。

  “还有件事你得知道。”

  林落雨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咱们的钱庄里廷尉府也有钱进来,对钱庄来说这是好事,毕竟有廷尉府撑着,可也是隐患,万一陛下知道了可能

  会有麻烦。”

  沈冷:“韩唤枝还有钱的?”

  林落雨:“”

  “你记不记得当初廷尉府办了一个海货商行?”

  “记得啊。”

  “有一笔银子廷尉府没有入账。”

  林落雨看向沈冷:“是不是觉得奇怪?”

  肯定奇怪。

  以韩唤枝的性格绝不是贪银子的人,所以说廷尉府扣下了一笔银子这确实奇怪,而且这笔银子还最终存入了天机钱庄,沈冷一时之间也想不明白。

  “我去问问。”

  沈冷起身离开:“正好也有东西给韩唤枝送去。”

  “你直接问他?”

  “不然呢?”

  沈冷把茶爷给林落雨她们做的礼物放下,每个人都是一样的珍珠家玉佩吊坠,可以戴在脖子上也可以挂在腰间,精致漂亮。

  沈冷当然明白林落雨的意思,韩唤枝要入股这票号林落雨当然拦不住,也没法拦,那是廷尉府都廷尉,怎么拦?

  可这笔钱放在票号里就是隐患,真的查出来问题就太大了,所有人都不知道钱庄是沈冷的还好,不然光是御史台那边就能一本一本把他奏的鼻青脸肿,若再知道了韩唤枝入股,那是什么?

  可不是两个人合伙做买卖那么简单,那叫结党营私。

  株连三族。

  沈冷这还是第一次走进廷尉府衙门的大门,站在门口的时候他有些恍惚,总觉得自己认识的韩唤枝和那个传说之中鬼见愁的韩唤枝不是一个人,门外是一个世界,门里边又是一个世界,出了廷尉府的大门韩唤枝有人情味,这大门里边的韩唤枝,不只是鬼见愁,阎罗见了也会愁。

  韩唤枝的房间一如既往的暗。

  哪怕是大白天他也喜欢拉上厚重的窗帘,屋子里面点着灯,他说过开着窗有太阳光照着,很多事他做不出来。

  沈冷被引领着到了韩唤枝门外,韩唤枝已经得到了手下人的禀报,所以门开着。

  沈冷撩开门帘进屋,视线一下子就暗了下来,虽然灯火很亮,亮不过外面的太阳。

  “要紧事?”

  韩唤枝看着手里的卷宗问了一句,没抬头。

  在他看来沈冷这种性格应该是和廷尉府格格不入,所以沈冷上门肯定是有什么要紧事。

  “说要紧也要紧。”

  沈冷在韩唤枝对面坐下来,觉得这里真的有点像是阴曹地府。

  然而,沈冷却看到韩唤枝桌子上放着精致玉瓶,玉瓶里插着一朵干花,很漂亮,和整个屋子的氛围完全不一样,正因为这一朵干花在,韩唤枝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人间。

  “草原上的花儿。”

  沈冷笑起来。

  韩唤枝顿时有些不自然。

  沈冷取出来两个吊坠放在桌子上:“贱内亲手做的,你们两口子一人一个。”

  韩唤枝撇嘴:“你敢当着茶儿姑娘的面说吗?”

  沈冷:“男子汉大丈夫,为什么要当着她的面说?”

  韩唤枝把东西拿起来看了看,嘴角溢出笑容:“好看,也喜庆,寓意更好,万福长宁谢谢茶儿姑娘了。”

  沈冷往四周看了看:“茶叶呢?”

  韩唤枝下意识的把身边的柜门关了关。

  沈冷:“我被陛下扣了二十年的俸禄,来的时候因为走路太多而磨破了鞋子。”

  “和茶叶有什么关系?”

  “我想跟沈先生借点钱买双新鞋,可大过年的不提些礼物总是会不好开口。”

  韩唤

  枝翻了自己的钱袋出来,取了一两银子放在桌子上往前推了推:“买鞋。”

  沈冷:“”

  韩唤枝见沈冷没动:“多了?剩下的不用还我。”

  沈冷把银子揣起来,很自然。

  韩唤枝问:“不只是给我送东西这么简单吧?你进门的时候眼神闪烁了一下。”

  沈冷:“你什么时候抬头看我了?”

  韩唤枝笑了笑,没回答。

  沈冷沉默了一会儿后问道:“我今儿才知道林落雨那个票号是我的,也才知道你的廷尉府给票号注了一些银子,陛下知道这事吗?”

  韩唤枝也沉默了一会儿:“你觉得我需要银子吗?”

  “你不需要啊。”

  “错了,我需要。”

  韩唤枝看着那吊坠像是恍惚了一下:“每年都会有很多人战死边疆,兵部也好户部也好,做的事都足够多也足够好,哪怕就是那些因为独子戍边而不能回家侍奉的老人,叶流云也照顾的很好,可是我廷尉府死的人呢?”

  他问。

  沈冷不知道怎么回答。

  “朝廷补的不少。”

  韩唤枝语气平淡的说道:“可那是死了的人,朝廷给的银子是规矩之内的,就那么多,养不了人二十年,我的人死了,他们的家人我得照顾,这笔银子不仅仅是从南边办案的时候扣留了一部分,其中还有我的俸禄,副都廷尉的俸禄,八位千办的俸禄,我们凑钱在一处放在钱庄里经营,换来的钱用于照顾这些需要照顾的人。”

  沈冷:“明白了。”

  韩唤枝:“可那部分办案截留的银子不是我的。”

  “啊?”

  沈冷不明白了。

  “看来林落雨也没和你说清楚,我交代过她,银子分成两笔单独经营,办案截留的那一部分,是陛下让我截留的,而我们凑的那部分,才是我廷尉府的。”

  “陛下?”

  沈冷怎么都不明白为什么。

  “陛下也有陛下的不得已,朝廷规定了一个人战死应该出多少银子,那是写进律法的,陛下纵然是陛下也不能轻易更改律法,陛下知道廷尉府的不容易,所以这部分银子陛下留下来给廷尉府用,而陛下给的银子又分成了两笔,一笔七成用于廷尉府抚恤,三成是给你存的。”

  沈冷更加的迷茫,也惶恐。

  “陛下说,若你遇到难处,就让我以个人的名义把银子给你。”

  沈冷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吐出。

  韩唤枝打开抽屉取了一个小小的木盒出来递给沈冷:“给茶儿姑娘的礼物,这些日子忙还没有来得及送过去,草原上带来的银器,不算太值钱的东西,不过她带着去了草原红寺,请他们的在世禅僧祝福过。”

  沈冷双手把东西接过来:“这么贵重。”

  韩唤枝笑了笑:“没事就赶紧走,少惦记我的好茶。”

  沈冷起身,走到门口看了韩唤枝一眼:“祝早生贵子。”

  韩唤枝:“滚。”

  沈冷笑着出门,没回家,又去了天机票号。

  “韩唤枝存放的那银子是不是分成了两笔?”

  “是。”

  “别分了,归入一笔。”

  沈冷沉默了一会儿:“从我的存银里再划过去三千两,那是用于廷尉府死难者的抚恤银。”

  林落雨抬头看了沈冷一眼:“五千吧,我加两千两。”

  【四更完成,正义的求投票没意见吧?】

  。手机版阅读网址:

  http:///txt/1/1379/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