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帝军 第七百一十三章 触及底线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9-06-16

  书房里变得安静下来,两个人的视线都在那把大周天子剑上。

  沈冷沉默了好一会儿后转头看向沈先生:“可是,留着它干嘛?”

  沈先生的视线稍显艰难的从天子剑上离开,中途又在传国玉玺上停留了片刻,在沈冷不能理解的目光下咽了口吐沫:“留着的话......倒是也没什么用。”

  “大周天子剑啊。”

  沈冷过去将宝剑提起来看了看,剑鞘已经擦的干干净净,那象征着天下九州的九颗宝石在灯下显得熠熠生辉,别说这剑,九颗宝石抠下来应该也能值不少钱,他脑子里真的认真思考过要不要把宝石抠下来把剑给陛下送过去。

  “拿到了却不用用,怎么都说不过去。”

  沈冷看着剑自言自语。

  沈先生一惊:“这东西你可不能拿出去用!”

  沈冷:“拿出去干嘛?”

  半柱香之后,沈先生看了看面前的果盘:“你就干这个?”

  沈冷耸了耸肩膀:“好歹用过了。”

  他用布擦了擦天子剑插回剑鞘:“不好使。”

  很嫌弃的样子。

  沈先生叹道:“你找到了大周天子剑然后用它切了一盘水果,得出结论是不好使,这事若是让一千多年前的大周天子和诸侯知道了得气的活过来。”

  沈冷把长剑放下:“是真不好用。”

  又看了看那传国玉玺,传闻之中真正的大周天子传国玉玺摔掉了一角,沈冷拿起来看了看确实有崩损过的痕迹不过已经修补好,不仔细看完全看不出来。

  “这个也能用吧?”

  “你还想干嘛?”

  “砸个核桃试试。”

  “......”

  片刻之后沈冷把传国玉玺放进盒子里:“也不好用。”

  沈先生狠狠瞪了沈冷一眼:“这东西就先放我这,我和庄雍商量一下如何处理,你有空的话去农场那边看看,耽误不了你许多时间。”

  “农场那边有什么要看的?”

  “看看花。”

  沈先生道:“一种很神奇的花。”

  下午的时候马车在农场门外停下来,这么大面积的农场当然不会全都圈起来,这一片建筑都是新的,是打理农场的人居住,沈先生先下了车,沈冷和茶爷随后,林落雨之前已经到了,见沈冷他们过来迎出门,沈冷问了一句:“什么花儿还值得专门过来看一眼。”

  “鬼瘾。”

  林落雨一边走一边说道:“这是求立这边很独特的一种植物,花不好看,但果子有些奇效,沈先生家的人到求立来就是为的这个东西,鬼瘾果晒干了碾成粉就是一种药材,这中药材可以使人产生幻觉,也可止疼,用在处理重伤效果很不错,大宁南疆一带也有人种植。”

  沈冷嗯了一声,走没多久,面前就是一大片盛开的花园,一眼看不到边际似的。

  “单独看花儿不好看,这么大一片倒是还行。”

  沈先生道:“求立人其实有一种特殊的法子提炼,果子成熟之后割开,汁收集之后熬制成胶,人用了之后会成瘾。”

  沈冷一怔:“成瘾?”

  “对,成瘾,这东西一旦成瘾之后就难以戒掉,求立这边很多人都因为用了鬼瘾胶之后变成了废人,久而久之看着和鬼一样,所以才会把它叫做鬼瘾花,有求立商人将鬼瘾胶卖到大宁,南疆三道有不少大宁百姓也因此上瘾,只要用了,多半就会家破人亡。”

  沈冷问沈先生:“这种东西留着它做什么?”

  “药材。”

  沈先生道:“用以止疼很好。”

  沈冷又问:“就算是用以止疼,用的人会不会上瘾?”

  沈先生沉默片刻后回答:“也许会。”

  林落雨道:“如果提炼成药材卖到其他国家,这几万亩都种上的话,每年至少有上十万两银子的收入,我们可以不送入大宁,往西域,甚至是更远的地方送。”

  “烧了。”

  沈冷忽然说了这两个字。

  “什么?”

  林落雨看向沈冷:“我们不做成鬼瘾胶,只做成药材。”

  “烧了。”

  沈冷重复了一遍。

  林落雨刚要再说什么,看向沈冷的时候发现他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起来,那是愤怒,林落雨被吓了一跳,想说的话硬是没敢说出来。

  “我在湖见道的时候见到过有人用这东西,但那个时候并没有在意,后来也就忘了。”

  沈冷缓了一口气:“非但这里的烧了,我会去见庄雍,求立之内,非但求立之内,气候差不多的窕国和南理,我大宁战兵可控范围之内,我不想见到这种东西。”

  林落雨轻叹一声:“你说了算。”

  沈冷抬起手指了指那一大片鬼瘾花:“现在就烧,钱是好东西,每年十万两银子的收入很诱人,但这种钱你拿了难道就不怕天打雷劈?我的话可能重了些,可我希望我身边的人都记住,但凡可能会让良心疼的钱都不要去碰,哪怕是可能都不行,如果种这个东西有十年时间我就会成大宁首富对不对?”

  林落雨点头:“对。”

  “那就干掉一个大宁首富。”

  沈冷摆手:“今天之内,农场所有的鬼瘾花都烧掉,半年之内,求立不准再见到这种东西,农场改为茶园吧。”

  他看了看茶爷:“怎么样?”

  茶爷笑着点头:“好。”

  沈冷转身:“我就不继续看了,如果里边都是这种东西也没兴趣继续看,我会去找大将军商量颁布一条法令,求立等三国之内,毁掉鬼瘾花者可到衙门领赏,毁掉多少亩,就给他多少亩,田地归焚烧鬼瘾花者所有。”

  沈先生有些担忧:“求立这边大量的富户和有些势力的家族都会种这个东西,一旦你去找庄雍颁布这条法令,必会掀起风浪,到时候就会出现暴乱,贫苦者去焚烧富户的鬼瘾花田,富户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到时候械斗不断......”

  沈冷皱眉:“先生的意思是,让我心疼一下种植这些鬼瘾花的人?”

  沈先生看到了沈冷眼神里的怒意。

  “反抗法令者死。”

  沈冷转身上了马车:“我现在去见庄雍。”

  上车之后他看了沈先生一眼:“没有敌人可以击败大宁的战兵,但是这个东西能。”

  沈先生心里一震,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一个时辰之后,大将军府。

  庄雍皱眉:“这法令当请示陛下才行,一旦不经请示就颁布下去,朝廷里的人会多大动静?且不说御史台的人参奏你我,就算是户部的人也会不答应,如果将鬼瘾花收归朝廷统一管理,每年就有上百万两的收入,甚至更巨,只这一项就几乎够支撑大宁对北疆一战了,这么大的收入,陛下也会思虑再三。”

  沈冷一言不发。

  庄雍又道:“这放在一边,如果法令颁布下去,整个求立很快就会陷入内乱,大批的平民会冲击富户和大家族的农场,求立这边农业为主,到时候动荡到局面不好收拾,你有没有考虑过,这触及到了求立所有大家族所有富户的利益,局面会比面对十几万求立军队还要艰难。”

  “我不去圣徒城了,我也不去孔雀王寺。”

  沈冷起身:“大将军觉得这事不好办我来办,大将军觉得会动荡,我来处理动荡,大将军觉得朝廷会反对,我来扛着,就算是陛下因此而生气,我也来面对。”

  “为什么?”

  庄雍有些不解:“你可请旨在大宁之内禁制鬼瘾胶流通,违令者杀无赦,可销往大宁之外......”

  “我不答应。”

  沈冷道:“大将军现在就让人把我拿下吧,不然的话这事我干定了。”

  他大步往外走:“三个月之内,我要把求立所有的鬼瘾花都除掉,不管多少人反对,不管会激起多大动荡,我来处置。”

  “没那么简单!”

  庄雍有些生气:“军中不少人也在求立种植这个了,你要是直接断了的话,会有多少人看你不顺眼?”

  “尽管来就是了。”

  沈冷转头看向庄雍:“大将军是不是也让人种了?”

  庄雍一怔,没回答。

  “就算是大将军也让人种了,我也会烧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沈冷迈步出门,头也不回。

  庄雍看着沈冷的背影,气的一跺脚:“这个混账玩意,脑子一热什么都干得出来。”

  沈冷出门沈先生进门,看了一眼走远的沈冷又看了看庄雍:“他不是脑子一热的事,是他认定的事谁也劝不住,除非你让人把他绑了,不然没办法。”

  庄雍哼了一声:“我就不能绑了他?!”

  沈先生:“你绑啊。”

  庄雍:“我......”

  就在这时候他的亲兵从外边跑进来,脸色有些发白,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他知道沈将军出门的时候脸色很难看,他看了看庄雍又看了看沈先生:“大将军......刚才沈将军出去的时候让我进来转告大将军一句话。”

  “说。”

  “沈将军已经派人去传令,他的巡海水师全部调回求立之内,将暂时放弃往北疆运送粮草。”

  庄雍一怒:“他这是在找死!”

  私自停运粮草物资,这一件事就能让陛下不得不处置他。

  “把他追回来!”

  庄雍喊了一声,亲兵连忙冲了出去。

  不多时,沈冷绷着脸回来,庄雍也绷着脸,两个人就那么互相看着对方。

  “学会威胁我了?”

  庄雍瞪着他。

  沈冷哼了一声,好傲娇的样子。

  片刻之后,庄雍一摆手:“你的水师必须继续往北疆运送粮草,大不了从中抽出来五千战兵,我再给你五千战兵,你带一万人巡查求立各地,三个月......这边的人把消息送到长安城最快也得三个月,三个月任你胡闹就是了,陛下若责怪......你自己看着办。”

  沈冷嘴角一勾:“反正你得和我一起扛。”

  庄雍看向沈先生:“我特么想骂娘。”

  沈先生连忙说道:“你知道的不能骂,先忍忍。”

  庄雍看向沈冷:“鬼瘾花的事由着你,我不管,多大乱子你来处置,三个月之内你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反正旨意到了也得半年之后,半年之内你得把圣徒城和孔雀王寺的麻烦给我解决了!”

  沈冷:“试试看吧。”

  他转身往外走,庄雍大喊:“你又干嘛去!”

  沈冷:“去厨房!”

  庄雍:“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