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帝军 第七百五十一章 蜥蜴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9-08-17

  商会大堂外,沈冷坐在石墩上,左手拎着一条鸡腿右手拿着一壶水,鸡腿的做法沈冷自然不满意,这世上所有菜品的做法没有几个能让他满意的,但是对于食物的理解沈冷从来都不矫情,认为别人做的没他做的好吃只是日常嘲讽和臭嘚瑟而已,沈冷对食物的尊重态度远远超过其他人。

  因为他曾经有那么长那么长的一段时间吃不饱,甚至是吃不上,他享受食物的美味是因为他已经有了享受食物美味的资格,他不是那种有了这样的资格却还强行朴素的人。

  商会大堂里的那些日郎人还在争吵,沈冷和海沙都出了大堂后他们的胆子也稍稍大了些,自己人之间吵几句总不至于会被一刀砍死,而此时罗珊一脸怒容的走到沈冷面前,只是眼神凶狠的看着他,不说话,似乎以为这样沈冷会感觉到愧疚。

  沈冷当然不会。

  “这是你在乎的地方,这些是你在乎的人。”

  沈冷看了罗珊一眼:“所以千万不要试图用你的在乎来和我谈判,因为那恰恰是我不在乎的。”

  罗珊看着沈冷的眼睛:“我们之前说过的,你帮我辅佐二皇子登极......”

  沈冷:“难道我没有做到?”

  “可你为什么要抢走皇冠。”

  “别用质疑朋友的那种语气和我说话。”

  沈冷摇头:“我们不是朋友。”

  罗珊怔住。

  沈冷起身,把鸡腿上最后一条肉丝吃下去,骨头扔到了不远处的桶里。

  “没有经历战争的日郎人是不会理解我用杀人最少的方式帮你们解决了问题,你应该跟我说一声谢谢。”

  罗珊道:“你在窕国杀了七万人,你在艾兰城一百多里外杀了六万人,你跟我说这是杀人最少的方式?”

  沈冷看了她一眼:“你说错了,我是在大宁的领土上杀了七万入侵之敌,已经没有窕国了,至于不久之前被杀的六万日郎国军队那是海沙将军的手笔,如果他愿意的话可以一直杀到你们的都城,今天的事要是交给海沙将军来解决,那座大堂里的人应该会死一半以上。”

  沈冷喝了一口水后继续说道:“我会留下军队在这,两个月之内如果你们的物资没有送到,大宁的战兵会自己去取,请你记住这句话,在我离开日郎你面对我留下的人的时候尽量多的想起来这句话,如果你还有什么别的想说的就尽快,不要说一些发泄情绪却没有任何意义的话,我明天就要启程返回大宁,留在这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比我好说话。”

  罗珊再次怔住:“你要走?”

  沈冷点了点头:“要走。”

  罗珊:“可你答应过我的你要留下来帮助我稳定朝局,帮助我们击退安息人的进攻。”

  沈冷回答:“你其实很开心我明天就走吧?我留下的人足够优秀,只要你们没有蠢到抵触他,他就会帮你们训练出来能征善战的士兵来抵挡安息人,我记得我对你说过,你们主动提出的任何条件都不可能让大宁的军队留下来为你们而战,大宁的军队永远不会成为雇佣军,我留下人是因为大宁军人奉行的原则也永远不会变......尽最大的努力让战争发生在大宁国土之外,日郎国是战场,你应该清醒的认识到。”

  罗珊哑

  口无言。

  沈冷摇头:“大丞相,别表现的那么幼稚了,日郎的安逸从伽洛克略逃走的那一天开始就不复存在,寄希望于大宁护佑,不如寄希望于自己强大起来。”

  罗珊问:“大宁会允许我们日郎人强大起来吗?”

  “听话就行。”

  罗珊沉默了许久后又问:“如果日郎国的王公贵族以后会反对二皇子呢?”

  “大丞相。”

  沈冷看着她说道:“其实我更乐于看到你们日郎人内斗。”

  罗珊再次哑口无言。

  沈冷往商会大堂那边看了一眼:“他们会被控制在艾兰城,两个月之内,至少还会有两万左右的大宁战兵驻守在这,如果两个月之内你和那位二皇子还没有稳定住局面,那你问我该怎么办有什么意义吗?”

  罗珊看向沈冷:“你这样的人,真的不怕有报应?”

  “应该没有。”

  沈冷道:“毕竟我不信那一套。”

  就在这时候二皇子雅郑走向沈冷,沈冷看得出来那个年轻男人眼神里的恨意,罗珊也感觉出来二皇子的愤怒,先一步过去想拦住雅郑,可雅郑却狠狠的把她推开,然后加速朝着沈冷冲了过来。

  “你明明可以救我父亲!”

  那嘶吼声像是野兽。

  砰!

  雅郑被沈冷一脚踹飞了出去,他的后背重重的撞在近一丈远的矮墙上,墙似乎都震动了一下,沈冷从不惧怕野兽,他比野兽凶狠。

  “你的父亲在他的敌人面前被另外一个敌人杀了,然后你因为敌人没有救你的父亲而愤怒,你莫不是忘了我们是敌人?”

  沈冷走到雅郑身边,低头看着他:“去向罗珊道歉。”

  雅郑楞了一下:“你说什么?”

  啪!

  雅郑的脸上随着一声脆响后留下了清晰的掌印,沈冷这一下打的很突然,很快雅郑的那半边脸就肿了起来,沈冷看着他说道:“没有她你不会是日郎王,没有她你甚至连命都没有,她才是和我做交易的人,宁人重信,我对她做出的承诺是我和她的事,和你没有关系,所以只要她在,日郎与我之间就会维持现在的关系,你死不死并不重要,你是不是日郎王都不重要。”

  雅郑拼尽勇气的和沈冷对视,这应该是他最后的尊严了。

  啪!

  又是一个耳光。

  沈冷指向罗珊:“向她道歉。”

  雅郑艰难的转头看向罗珊:“大......大丞相,是我错了。”

  罗珊则眼神复杂的看着沈冷。

  沈冷转身走向队伍,罗珊下意识的追上来,似乎是欲言又止,好一会儿之后她终究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好几次提到了在乎这两个字,你只为你在乎的人做事?”

  沈冷看了她一眼:“你不是。”

  罗珊眼神恍惚了一下。

  沈冷道:“二皇子不重要,你也一样,你只是在一个重要的位置,还有......我让他向你道歉你应该感到害怕才对,而不应该是心里竟然有那么一点点想要谢谢我,我打了他,他会开始忌惮你,进而疏远你,他会觉得日郎的大权在你手里而不是他,也许以后他还会想着怎么除掉你。”

  罗珊的眼神里

  出现了恐惧,她像是看着魔鬼一样看着沈冷。

  “所以你得努力活在这个重要的位置上,让你成为大宁庇佑日郎不可或缺的那个人,从现在开始,你更该去想想怎么做一个权臣了。”

  沈冷摇了摇头:“我顺理成章的都把你逼到这一步了,你是不是应该说句谢谢,大丞相?”

  说完这句话沈冷走了,罗珊站在原地,一直看着沈冷离开的方向,日郎国的气候也很温热,可她此时此刻却感觉到了一种如坠冰窟般的寒冷,她感觉自己像是被人剥光了衣服一样,所有的一切都被看到了。

  沈冷的话,在她脑子里犹如雷一样翻滚......从现在开始,你更该去想想怎么做一个权臣了。

  大帐。

  沈冷撩开帘子进来,海沙正在吃饭,铁甲犹在,血迹尚存。

  “对日郎国的军队有没有新的认识?”

  沈冷过去看了看海沙的饭菜,一大盘馒头,一大盘炒菜,旁边还有一壶水,沈冷捏了一个馒头蘸了蘸菜汤啃了一大口,坐下来等着海沙的答案。

  “新的认识?”

  海沙笑道:“有......比我预计的还要不堪,我在想,你留下谁才能让这么烂的一支军队抵挡住安息人的进攻,我打听了那个叫伽洛克略的人是怎么指挥攻城的,所以很确定安息人的军队可以肆无忌惮的屠杀日郎人的军队,城墙在安息人眼里就是个笑话。”

  沈冷道:“日郎并不重要,这片土地才重要。”

  海沙先是疑惑的看了沈冷一眼,然后才明白过来沈冷的意思,这片土地上存在一个什么国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片土地对于大宁来说是将外敌隔绝的最好的战场,他们是大宁军人,他们没必要去心疼日郎人。

  “以后我们再来。”

  沈冷笑了笑:“这地方真的很特殊,海峡那边就像是咽喉,谁抓住了,谁就能在以后掌握主动。”

  海沙问:“你真的打算明天就回去了?”

  “真的。”

  “不担心你留下的人会出意外?”

  “我对杜威名的能力从不怀疑。”

  沈冷把馒头吃完:“你最迟什么时候走?”

  海沙叹道:“你先跑,这烂摊子丢给我......看看那五百条船的东西什么时候凑齐,凑齐了我就走。”

  沈冷摇头:“罗珊是个聪明人,她是不会把东西那么快凑齐的,她会拼尽全力的凑出来七八成的东西,然后用一种很真诚的态度跟你说再给她一点时间,她才不希望大宁的军队那么快撤离,她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幼稚。”

  海沙:“你不是一直觉得她很幼稚吗?”

  沈冷道:“刚才坐在外边的时候看到了一条蜥蜴,应该是叫蜥蜴吧,它的皮颜色居然会变......想了想当然不是为了好看,而是为了生存。”

  海沙夹菜的手停下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她......乐见其成?”

  “是啊。”

  沈冷看向大帐之外:“如果......如果日郎国皇帝瓦西里不是死的那么突然那么快,让他去选择一个儿子来继承皇位的话,一定是大皇子而不是二皇子。”

  海沙叹了口气:“她是一条蜥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