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食之门 第二百七十七章 限制
作者:黑天秤的小说      更新:2019-09-19

  许慎眉头深锁。

  看着铁笼里半死不活的竹鼠,回想着刚才施展魔法的感受,他终于都明白到回来这个时空之后的不对劲的感觉来自于何处。

  “高阶魔法的威力被削弱了吗……”

  许慎在魔法时空那边每天都有锻炼魔法使用的技巧,他可以肯定刚才使用的死亡一指绝对合符规范,有着高阶魔法的等级。

  他元力星空中储存的魔力也削减了小半,确实的发挥出高阶魔法的效力,只是实际的结果,却是不如人意。

  不是他的技巧有错误,不是他的魔力不足,也不是目标的抵抗能力,而是因为这个时空环境压制的关系。

  “……还不能这么快下结论。”

  许慎继续使用其他魔法对其余关在笼子里的小动物进行试验。

  再次使用了一次死亡一指,不出了跟刚才没有两样的结果,他的目标没有当场死亡,仅仅是受了一定程度的重创。

  “高阶魔法被压制了一个位阶?”

  使用了两个高阶魔法,许慎体内的魔力已经不多,在短期内无法进行新的试验。

  由于在魔法时空的时候,发生了多种突发情形的缘故,他也没有空档来学习老法师遗留给他的中阶魔法,无法使用中阶魔法来进行测试。

  低阶的魔法他可以肯定是没有使用上的问题的,受到抑制的估计就只有高阶以上的魔法。

  “还真是想不到……时空环境不同所引发的力量的压制……”

  许慎本以为在使用超凡力量方面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现在看来只是以前他没有使用强力魔法的资格,所以才没有发现问题。

  他用食指敲了敲太阳穴,如果没有一回来这边就出现在心中的不对劲的感觉,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进行测试。

  “元力所带来的敏锐直觉……因为我体内的小宇宙感到力量的压制吗?可是……”

  元力这份力量有时候会为使用者带来一些未来的预示,又或者是危机的感觉,但是许慎这份力量独立于世外,不可能透过天人感应产生相似的直觉,他也暂时弄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出现这份感觉。

  另一方面来说,直觉这种东西是很危险的,有时候判断错误的话,很可能会带来极大的危险,他不想太过依靠这份直觉。

  虽然说这份直觉他也无法控制出现的时机就是了。

  许慎在心中的日程表记下新的一笔,这也是需要好好的研究的项目。

  许慎呼唤出化作了外袍的使魔,让使魔吞噬掉半死不活的两只实验品,解除它们的痛苦。

  “好吧,接下来还有一件事情需要测试……”

  许慎回想着刚才在血魔宗弟子身上获得的几个消息,知道下一个尝试需要得到严阳平的同意义及帮助。

  “成功的话也可以当作是一个顺水人情,也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收集一下武者的尸体。”

  决定好接下来的计划后,许慎便带着使魔离开了房间。

  *

  “……祭天仪式?”

  面容有点疲累的丑陋老人严阳平有些惊讶地看着年轻的合作者。

  “没错,最近陈荣公领不是因为干旱的问题被困扰着吗?这个时候不是正好收买一下人心吗?”

  许慎轻轻点了点头。

  “我想让你请四公子来主持祭天仪式,呼唤民众前来参与祈祷,这样也能够聚集一点民心吧。”

  严阳平放下了手中处理着文书的笔杆,彷佛被火焰烧灼过的面上泛起了扭曲的笑容。

  “你打算做什么?你应该不会是来提醒我做这些事情的吧?”

  许慎在之前已经表示过不会插手这边的争斗,还说会有一段时间不会前来,但不到几天的时间,对方就改变了想法,还特地的约了一个时间见面,严阳平相信眼前这个合作者应该有其他的想法。

  “我不知道能不能够成功,所以不敢夸口断言,不过如果这一次的祭天仪式顺利的话,可能有办法解决最近干旱的问题。”

  严阳平差点怀疑自己听错了,毕竟对方可说出了一种接近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干瘦的老人没有出言斥责,他认真地思考起实行的可能性。

  过了一会,严阳平微微的抬起头,望向一旁窗户外的晴朗天色。

  “虽然不知道你胡芦里卖什么药,也不晓得你想做什么,不过祭天仪式确实是有进行的必要的,现在人心浮躁不稳,很多平民都不愿意承认四公子的继位,如果这个时候祭天成功,那就变得更加名正言顺了。”

  当然,祈雨的祭天仪式无法顺利进行的话,也会令四公子的名声受损。

  大公国的宗教气氛虽然不浓厚,但是迷信这种事情总会在平民之间出现,现在已经开始流传着陈荣公领之所以会一直没有降雨,是因为大公一家做的阴损事儿太多,折了整个公领的福气。

  在这种时候进行祭天仪式,一个弄不好的会变成双面刃,但是严阳平很快就下定了进行的决心。

  基本上陈荣公领都已经在他的影响下,没有同样等级的武者的干扰,他这些天以来的行动都很顺利,就算有阻拦也能用武力强行打通,四公子其余的五位竞争者,有三位已经落入了他的掌控中,有两个潜逃出了公领,已经不足为惧,可以大胆的进行一些收拢民心的事情。

  而且,严阳平也想趁着这一次祭天仪式的机会,一口气解决所有剩余下来的问题。

  “你的提议不错,我会盛大地举办一场祈雨的祭天仪式的。”

  “严宗主,难道你想用这个场合吸引那些还在反抗的家夥自投罗网吗?”

  许慎感觉到眼前人一闪而过的恶意,这个时候也不掩饰的提问了出来。

  “差不多就是这样吧,”严阳平面上的扭曲笑容越发的歪斜,“你晓得每天都有多少人想要暗杀四公子韩柏吗?再加上各地的不合作,继续拖延时间下去说不定真的会让他们翻盘,所以最近我也在寻找机会,把他们一网打尽。”

  严阳平听了许慎的要求,觉得与其等待机会,不如自己亲手创造出一个机会。

  有一个祭天的合理的藉口,别人的怀疑就会减低许多,而且他们怀疑也不要紧,最后他们还是必须要有所行动的。

  四公子暴露在外的机会不多,这是那些反抗者一直寻找着的最好的暗杀机会,他们不得不来。

  许慎没有多打听这方面的事情,他没有打算插手这种事情。

  这里不是必须要出手的魔法时空,既然有人愿意进行担当,他也乐得在一旁静静的旁观。

  不过,虽然他晓得严阳平下手的速度很快,但也想不到对方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几乎掌握了陈荣公领。

  根据刚才闲谈时严阳平所说,他基本上没有特别的计划过什么,他只是利用自身的武力,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所有障碍在物理性质上除掉罢了。

  血魔宗这种时候没有跟大势力争斗的资本,浪费时间缠斗下去最后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所以严阳平才会是几乎不要脸面的主动的出手,在没有同等级的金身武者阻挡他的话,绝大部分的场合他都是无往而不利的。

  只不过这种简单粗暴的处理手段,也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反抗,这也是为什么四公子还不能够让所有人承认他的大公身份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给我七天左右的时间,我会让这一场祭天仪式圆满地举行的。”

  严阳平笑着承诺。

  “你也在这段时间来好好准备吧,那天一定会发生许多的问题的,就让我们来期待一下吧。”

  *

  “真是热闹啊……”

  站在高塔窗边的唐渊,摸着下巴俯瞰下方聚集起来的大量民众。

  “看这样子,差不多来了三万人?”

  “应该是吧,人数在这之后还会陆续增多的……毕竟作出了这么大规模的宣传。”

  许慎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祭天仪式举行的六层塔楼,位于荣城郊外的小湖畔旁,这里本来就是陈荣公一直以来举行各种不同祭典的地方,这一次的祈雨仪式也不会例外。

  “唐渊,直到我下来之前,你都不要让任何人上来,就算是严宗主也不行。”

  许慎估算着时间,知道自己也是时候登上塔顶,在那边进行预备了。

  “另外,不管底下发生了什么混乱,你也不要离开,血魔宗他们早有预备。”

  “我晓得的。”唐渊点点头。

  他不知道老板想要做什么,因为很难猜测不出,至于血魔宗那边,就算他不去主动的探听,也能够推测出一二。

  反正他觉得这两边都不会做些什么好事,但不管如何这些也跟他无关,他只需要实行自己的承诺,在这三年中服务许慎就好。

  许慎看了一眼在塌下直面民众的年轻四公子,然后便头也不回的走上了通往顶层的唯一一道阶梯。

  登上了塔楼的最高层,封闭了出入口之后,他随即在储物法器之中取出了一样法器,摆放在空旷之处。

  这是一件能够操控一定范围内的天候的法器,也是他想要作出试验的工具。

  “那么,到底高阶的禁境法器能不能够在这个时空顺利运作,就让我好好的测试一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