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联薪火传 第353章 兔子风波
作者:老哲的小说      更新:2019-12-12

  “一更里呀啊月牙没出来呀啊

  小妹我走下楼来呀

  双膝跪地土尘埃呀啊

  烧烧香拜拜月呀啊

  为了我们那个恩哪恩哪我说恩和爱呀啊”

  老鞠头小声哼着二人转倒背着手晃晃悠悠的往宝力镇子里头走,手里拎着一只兔子和一盘夹子。

  “嗯哼!嗯哼!”几名端着枪守在镇口的伪军眼见那老鞠头过来了,接连就假咳了几声。

  可是老鞠头哪理会这个。

  别说他那个侄子鞠景堂现在在伪军里当上连长了,就是当排长当班长的时候,这个老倔头子什么时候又给过伪军面子?

  所他那二人转小调《月芽五更》是接着哼,却是根本就不抬头看那几个伪军。

  可怜那几个伪军是既假咳又挤眉弄眼使眼色的又有什么用?

  假咳人家听不着,你使眼色人家那是真不抬头啊!

  “二叔,你又打兔子去了啊!”这时鞠景堂从镇口的一间房子后闪身走了出来。

  那老鞠头见着别的伪军都不抬头呢,见到自己亲侄子却是更不理会了。

  要是别的伪军站在他面前他可能还会往旁边那两步绕着过去。

  可是,他侄子在他面前他是既不抬头也不让路就象一头留着老胡须的老公羊似的就那么顶上去了!

  一看自家二叔还这副德性,鞠景堂也没招,忙完一边闪。

  可是他嘴里却依旧说着:“二叔啊,您也五十好几的人了。

  皇军现在不让上山您老就别去了!

  不管咋说你的大侄儿那也做连长了,您多少给我留点面子不是?”

  可是,鞠景堂却没注意到,他一提“皇军”两个字的时候那老鞠头子脸色可就变了。

  当他说您多少给我留点面子的时候,老鞠头子那可就更脸不是脸了。

  这时就见那老鞠头子这回还真抬起脸来了。

  可是一抬起脸时却已是咬牙切齿的大骂道:“妈拉巴子的!

  你个小*崽子,让我给你留面子,你特么的算老几?

  你个忘了祖宗八代的东西!”

  “二叔,您别骂了!有,有——”旁边的伪军一看老鞠头子又发火了就有过来赶紧劝。

  可是他们那个有字后面的词没说出来呢,从鞠景堂刚刚出来的那个房子的后面就出来了三名日军来。

  伪军们当时闭嘴了,他们可是不敢指着日本人说“你看这是日本人”啊。

  那日军是一名日军少尉两名日军士兵,那日军士兵的刺刀可都上着呢。

  此时三名日军虽然不懂中国话,可是他们又不傻,自然是看到一个老头子在骂鞠景堂——他们手下的伪军连长了。

  这如何了得?!

  日军哪知道那老鞠头了和鞠景堂是什么关系啊,端着枪可就上来了。

  吓得有两名伪军士兵忙迎了上去试图劝阻一下这三名日军。

  可是,偏偏那火气正旺的老鞠头子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幕。

  “艹你马的,日本人是你爹,我特么的就不是你二叔?

  你特么的让日本人给我当哥?!

  我那个哥你那个爹现在可是在棺材里躺着呢!”

  老鞠头子依旧是破口大骂。

  所谓东北人能动手不吵吵,更何况鞠景堂那是他亲侄子呢?

  说到怒处的老鞠头子已是扬手就把自己右手拎着的那只兔子奔鞠景堂砸了过去。

  鞠景堂一闪,那只肥硕的兔子没有砸到恰恰就落在了刚刚摆脱伪军纠缠的那名日军少尉的脚前。

  “巴嘎!”日军少佐当时就怒了。

  一个中国的老百姓竟然敢拿兔子砸自己脚面子!

  并且,大日本皇军可是下令封山了任何人不得走出村屯一步的!

  你这兔子不是山上打来的还能是自家养的?

  你竟然敢上山,你拿大日本皇军的命令当放屁吗?

  “刷”的一声,那名日军少尉已是把自己的指挥刀抽出来了。

  日本军刀的工艺那确实是相当好的,那刀一出鞘在阳光中便现出了嗜血的杀意!

  “哎呀妈呀!”鞠景堂发现不好了,一转身就把把那个日本少佐给抱住了。

  而这时老鞠头子才发现自己装大倚巴狼装大了,这特么的咋还有日本人泥?

  一时之间看着那闪着寒光的军刀他也有点发傻了。

  “太君,别发火,我二叔,我二叔!”鞠景堂忙抱着那名日军少尉解释。

  那名日军少尉倒还不至于把鞠景堂给劈了。

  毕竟,现在伪军的地位可是提高了。

  上面日军高层可是说了,要日军和伪军搞好关系,要一起喝酒一起吃肉呢!

  可是那日军少尉不劈鞠景堂可不意味着不劈老鞠头子。

  此时他的火气也上来了,他还没见过有中国老百姓敢这么跟他叫板的呢!

  所以他虽然依旧举着那指挥刀就往上冲。

  “吃吃!”吓得鞠景堂一边用手托住这名日军少尉的手腕子一边直接就喊了出来。

  鞠景堂这么一喊却是把那个日军少尉喊得一愣,他也不往前冲了。

  嗯?他却是用困惑的目光看着鞠景堂,然后竟然前仰后合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日军少尉一笑,那两名日军士兵也笑,也不往前冲了,却是都指着自己上司——那名少尉大笑道:“吃吃!嘎嘎!吃吃!”

  鞠景堂这么才反应过味来,自己特么的叫错了。

  于是他忙一指老鞠头子道:“奥多桑,我的,奥多桑!”

  一听鞠景堂又叫出了“奥多桑”,那三个人日本人这回却是听明白了,手中的刀和枪也都放下了却是依然在那前仰后合的大笑。

  原来,鞠景堂为了救他二叔,情知道自己说老鞠头子是自己二叔,那日本人是听不懂的。

  他就说老鞠头是自己的爹。

  可是,这日本人对“爹”也有两种叫法。

  自己叫自己的亲爹那是要叫“吃吃”的。

  告诉别人那是自己的爹时就不这么叫了,那“爹”就叫“奥多桑”了!

  这种情况就跟中国人在家管自己爹叫爹或者叫爸而在外人面前会很正式的说这是我的父亲,道理是一样的。

  鞠景堂会点日语不多却是一开始时叫错了。

  他一叫“吃吃”,那日本少尉却是又为鞠景堂叫自己爹呢,那他怎么能不笑?

  而鞠景堂又一比划老鞠头子叫起了“奥多桑”,那意思是说“这个老头是我爹!”

  这回三个日本人却是明白了过来。

  原来眼前的这个中国老头子是鞠景堂的爹,人家是爹打儿子呢,自己总是不能把鞠景堂的爹给劈了的!

  误会已清,至此,这老鞠头子才算逃过了一劫。

  老鞠头子也没有想到伪军后面是日本人,他出来的时候日本人还没到呢。

  上回雷鸣小队一走一过把日本人杀了,把老李家的人也给杀了,把伪军军官同样都杀了,可独独留下鞠景堂了。

  老鞠头子眼见自己的亲侄子身在曹营心在汉了,那心里怎么可能不高兴?

  所以这回你看他骂鞠景堂那也只是自己侄子做掩护以免引起别的伪军的怀疑罢了。

  他把兔子扔出去砸鞠景堂按他的想法却是借这个由子把兔子给鞠景堂吃。

  否则,他真要打鞠景堂他扔兔子干嘛?

  他完全可以把那打兔子的那上面带着锯齿的铁夹子砸过去!

  那家伙一砸不比个死兔子有杀伤力?

  老鞠头子也知道鞠景堂心里也明白。

  可是他却没有想到伪军后面还有日军,早知道他何必把事情闹得这么大?

  却是自摆了个乌龙,要不是鞠景堂机灵,他可就被日本人劈了!

  可饶是如此,老鞠头子不懂日语也没搞清楚自己侄子是用什么招怎么把自己救下来的。

  老鞠头子也知道自己惹祸了,所以这回回家之后却是再也不出去打兔子了。

  而鞠景堂自然也不会借由子去他家。

  一方面是因为他要避嫌,原来和自己二叔不亲可突然就亲近上了别的伪军肯定会有猜疑。

  另一方面他也是不好意思再见日他二叔。

  他日语学的不好,都管日本人叫亲爹了,这要是让他二叔知道了,那还不得气得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啊!

  日伪军再次进驻宝力镇那距雷鸣小队走后已是有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了。

  而一眨眼“兔子风波”也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

  这一天,老鞠头正在家中哼二人转呢,鞠景堂却突然闯进了他家。

  老鞠头奇怪啊,这小子避嫌平时不上自己家来啊!今天这是咋的了呢?

  “二叔啊,叫你别打兔子别打兔子你非打,这回你惹祸了吧?”

  鞠景堂也不和老鞠头子客套张嘴就说道。

  “咋了?”老鞠头子一看自己侄子的那副着急上火的表情就知道出事了。

  “啥咋了?日本人要搜剿雷鸣小队,这回让你去给带路呢!”鞠景堂大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