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联薪火传 第449章 歪打正着的选择
作者:老哲的小说      更新:2019-12-12

  日军返回了。

  而就在日军露头的刹那,高岗埋伏阵地上郑万昌就不由得低声发出了一声赞叹。

  “咋了的?大当家的。”有手下人低声问道。

  “别吭声,一会儿你就知道了。”郑万昌回答。

  于是他那名手下也只能带着不解闭上了嘴。

  走在日军大队前面的依然是日军的斥侯。

  那斥侯人并不多,也就二三十名的样子,日军大队与他们前后相距在二百米左右。

  “传我命令,所有人把头和枪都缩回去!观察哨也不要留!没有我的命令不要开枪!”郑万昌忽然说道。

  “啊?”这是啥命令。

  而这时山林队的人才注意到那队日军斥侯竟然是奔他们这个方向来了!

  “哎呀,小鬼子这时啥意思?”有山林队的人不懂了。

  虽然他们的头都已经缩了回来,可是缩回来之前他们可都看到日军斥侯是奔他们伏击阵地来了。

  你小鬼子行军就行军呗,你特么的就往前直着走呗!

  你现在拐弯奔我们来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没发现了?

  “奔制高点来了,他们被咱们打伏击打怕了!”有脑瓜子反应快的人便说道。

  “啊!那还不快——”旁边有人刚要说后面那个字却是硬生生的又憋了回去。

  山林队就再不是正规部队那也是打仗见生死的队伍。

  这事得听指挥,大当家的没说话你要是敢先说一个“跑”字,那大当家的回头就把你插了你也怨不得任何人。

  敢动摇军心,在什么样的队伍里那也是绝不允许的!

  “都别说话,都别动,硬挺着,对面咱们有人呢!”果然,郑万昌低声说话了。

  他估摸日军斥侯离他们也就二百来米了,所以他也不敢大声说话。

  所以,他却是让山林队员隔几个人就传话,硬是把命令传了过去。

  而此时那两个山林队也同样如此,却是都把枪和脑袋都缩回到了山丘的后面了。

  万昌队和名山队也就罢了,他们那都有大当家的。

  而此时北风北这支队伍的人刚才在李冬来的低声吆喝下也全缩了回来。

  这时候真的就体现出有一个指挥员的重要性了。

  还好,小妮子临走的时候嘱咐了他们两句。

  所以,他们倒也自觉,眼见那两个队缩回来了,他们也就跟着缩了回来。

  正如小妮子所说的那样,北风北的这些人打仗并不差。

  能坚持到现在的哪个没有杀死过日本人呢?他们真的也只是缺了个主事之人罢了。

  “都别紧张,小北风在河那头呢他们不会不管咱们的!”李冬来也开始低声传话了。

  是的,小北风他们这些狙击手可是在河那岸呢,他们自然是不会任由日军斥侯发现埋伏部队的。

  而这也是一开始郑万昌感叹的原因。

  他所感叹的正是小妮子的那个去河对岸打冷枪的建议是如此的有先见之明。

  谁都没有想到日军现在都会小心到这个份上了,人家的斥侯竟然奔制高点来了。

  他们三个队现在加起来那也三百来人呢。

  他们当然不怕这二三十名日军士兵,他们只需要一声招呼一个排子枪就能把这些日军灭掉。

  可是,这样一来他们就打不到后面的日军大队了!

  那可是四百来名日军呢,如果他们不能在第一波袭击中给日军以厉害,那么他们也只好撤退脱离战斗了。

  这三个绺子经常跟雷鸣小队作战,把雷鸣的那套打法也学个六七分了。

  但雷鸣小队尚且不敢和日军当面锣对面鼓的叫板,他们就更不敢了。

  小妮子一开始想的也只是利用狙击步枪与地形上的优势对日军进行两面夹击。

  她也没有想到日军斥侯在行军中会先奔制高点,她的建议却是歪打正着了。

  而此时,河对岸那头多出来了他们这七个人来,那战斗就真的变得不一样了。

  正如河岸这头所预料的那样,小北风他们六个用狙击步枪的人已是把步枪对准了那即将往高岗上爬的日军斥侯了。

  “分配好的目标都记住了吗?”小北风问。

  “记住了。”那五名狙击枪手同时回答。

  “别急,我说打枪时再一起打!”小北风再次说道。

  日军大队前面那就是一望无余净是鹅卵石的滩涂了,小北风在等日军大队进入对面的伏击圈。

  所以,他宁可是把日军斥侯再往山岗上放一放的。

  日军并不知道,此时有抗日队伍又开始算计他们了。

  日军脚上的大头鞋沉重的踏在了春天的大地上,而抗日队伍中每一个人都已经在屏息静气了。

  抗战从来不是某个人的事情,而是所有生活在白山黑水间不甘奴役不甘当亡国奴的所有中国人的事情。

  那张少帅让部份东北军撤回了关内,余下的成建制的东北军依然要战斗。

  成建制的东北军打散了,可共产党人带着抗日游击队收拢着原来的队伍接着要战斗。

  或许有一天,抗日游击队相当一部分也会在与日军的作战中牺牲。

  可是余者还会踏着烈士的鲜血迎着敌人的炮火向前向前依旧向前!

  “打!”就在日军斥侯攀上高岗距离那山头也就有二十多米的时候,小北风高喝一声率先扣响了扳机。

  于是那正往山头攀登的第一名日军便中枪倒了下去。

  其他日军正待卧倒转身,那五名狙击枪手的步枪也响了,又有四名日军倒了下去。

  真的正如一开始郑万昌所说,他们的狙击手和雷鸣他们比起来确实差了一些,到底是有一人把枪打飞了。

  现在那高山上的日军距离小北风他们藏身的地点也不过三百来米罢了。

  可不管怎么说,小北风他们的射击却是立刻吸引了所有日军的注意力。

  正在行进中的日军自然刷的一下子都趴在倒了那滩途上,而正要登上山岗的日军斥侯们也急忙转身就往下跑。

  他们当然不可能在山坡上与小北风他们对射,那样的话他就完全暴露在小北风他们的射界之中了。

  可偏偏这队日军斥侯中的军官反应却快,他却是招呼两名士兵往山丘上跑!

  他是斥侯队长自然对地形地势有着敏感性。

  那山丘的顶端多近啊,只剩二十多米了。

  在他的想法里,那跑到山丘棱线那头多好啊,还有山丘棱线作为掩体他就可以与身后向他们射击的那伙人对射了。

  只是,小北风怎么可能任他们跑上去。

  小北风飞快的拉动枪栓向那几名打日军打去,那两名日军在冲上棱线之前全都中枪倒下。

  而那名日军队长是很幸运的也是很不幸的。

  幸运的是,他终于上了丘顶,不幸的是这时候小北风的子弹也追上了他!

  一颗子弹直接就射穿了他的胸膛。

  可是,对这名中枪弥留之际的日军队长来讲,这一枪已经不重要了。

  在他开始扩散的瞳孔里看到了山丘棱线后近在咫尺的地方黑压压一线全是的中国人正端枪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