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联薪火传 第662章 谁才是终极救星?
作者:老哲的小说      更新:2019-12-12

  邵本良凭借着自己多年当土匪的匪性跑掉了。

  他的那个日本顾问抛却了所谓大日本皇军的尊严也跑掉了。

  还是那句话,战斗这中唯有生死是最重要的。

  可是,已在那座山上被困了两天的雷鸣小人又该如何跑掉呢?

  他们也想跑,可是他们这点人早就被日伪军盯死了,三面被围第四面是水又如何能够逃得脱?

  天黑下来了,石琼花一个人躲在北面山脚下的一块石头的后面看着那处泛着微亮的水光有点忧心忡忡。

  都说人的欲望是无穷的。

  石琼花以为自己大仇得报心愿得偿自己就会死而无憾了。

  可是,这回大仇真的得报了,她却又觉得还是活着好,自己却是又产生了新的不舍。

  是的,大仇得报了,那个俘虏现在还在山上捆着呢。

  据那个俘虏说,胡文禄确实是死了。

  只不过他也只是听说胡文禄是被雷鸣小队打死的,至于说是在哪里什么时间被打死的这些具体情况他却一无所知。

  当石琼花得知一家老少大仇得报先是大哭了一场。

  可哭过之后她就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那个誓言了,谁替自己报了仇自己就嫁给谁!

  而她现在已经有了想嫁的人了,而这也正是她不想轻易去死的原因了。

  那个人的大手是那么的温暖,在那个雨夜里它带给了她足以铭刻一生的温暖。

  或许在别人看来那个人有点傻有点虎,可是石琼花却不这样想,她觉得那个人是真的善良对自己是真的好!

  一想到那个人,石琼花便沉湎于中,想那个人可以让她暂时忘自己现在身处何地。

  直到石琼花身后响起人走过来时的悉琐声她才骤然惊醒。

  “谁?”石琼花低声喝道,同时她已是伸手去掰那把盒子炮的枪机头了。

  “哎玛,你吓我一跳,你咋藏得那么隐蔽呢?”这时让石琼花的小心脏砰砰加速的声音响起,那是大许子的声音。

  石琼花禁不住笑了。

  这个大许子,还不知道是自己值哨的时候走神了,还以为自己隐蔽得好,太好玩了。

  “你咋来了?”石琼花笑语盈盈的反问道。

  “我怕你不小心掉下去,有啥情况没有?”大许子问。

  “没有,先前雷队长也来了的,还下水了。”感觉心里一暖的石琼花回答道。

  “队长下水了啊,我咋不知道呢?他说水有多深了吗?”大许子又问。

  “我听他叹气了的,说水咋也还得有一人深,水落得太慢了。”石琼花回答道。

  “唉,水深水浅都麻烦!”大许子也叹气了。

  他昨夜就是从水里游回来的,那水当时还得有一人多深呢。

  水深他们没有船,如果要泅渡过去他们的体力肯定是坚持不住。

  如果他们能挺到那水泄了变浅了他们能趟水了,可是日伪军却也同样会围过来,而那样他们就是四面受敌了。

  所以,怎么都是一个愁。

  “你没事就行,我去前面了,队长说,鬼子今晚上整不好要打夜战了。”大许子见石琼花没事便要走了。

  石琼花“哦”了一声,心里不免失落了起来。

  “今天你表现的不错,象个老兵了!”就在石琼花以为大许子已经走远了的时候,却是又有一句表扬的话随着夜风飘了过来。

  “嗯。”石琼花笑了,自己今天表现是挺好的嘛,自己盼这句表扬都盼大半天了。

  “哦,对了,你听着水里的动静,别让小鬼子从水里游过来。

  咱们就这么点人,后面可只有你自己在这看着呢,不能走神啊!”大许子这回终于是往前走了,却是又叮嘱了一句。

  “是!”石琼花答应了一声,忙又把头扭回来对着北面了。

  这事是不能大意,在今天白天的战斗中,雷鸣小队又牺牲了两个人。

  一个是被日军的狙击手把子弹从那伪军的尸体砌成的胸墙前打了过来牺牲的。

  另一个是被日军用掷弹筒打出来的榴弹炸中了。

  日军为了打掉这挺重机枪也是煞费苦心,不惜伤亡冲破了重机枪的封锁,让掷弹兵冲了过来爬上山。

  由于掷弹筒的射程远远比不上重机枪,日军也只能把掷弹筒这种曲射武器运到山上来使用。

  实际上,雷鸣小队能够在白天守着这座山不失,那可是全仗着这挺重机枪了。

  如果没有这挺重机枪的话,雷鸣小队纵是再能打又怎能架得住日军一个大队的狂攻。

  当然,就是有了这挺重机枪,那也是因为日军不想有太大伤亡。

  当时情况很危险,那组日军的掷弹兵已是爬到半山腰了。

  在白天的战斗里,并不是说雷鸣他们重机枪一响他们只看着那挺重机枪就行了的。

  由于重机枪对目标的射击不可能象轻机枪那样灵活,总是有日伪军通过那挺重机枪的射击死角渗透到山上。

  雷鸣他们就得不停的把渗透到山上的日伪军消灭掉。

  所以当时雷鸣他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那两名日军掷弹兵。

  倒是石琼花注意到半山腰竖起一具掷弹筒来。

  她便用大许子给他的那把盒子炮双手握枪给那里打了个连发,却是直接就打死了一名正伸大拇指测距日军的掷弹兵。

  而正是有了石琼花的提醒,雷鸣才发现了那名日军的掷弹兵。

  可是第二名日军掷兵却是躲在大石头后就是不探出头来。

  而那时,令战场上所有人震撼的一幕发生了。

  距离那名日军士兵足足有一百四五十米的雷鸣,却是仗着自己在山坡的高点,一个加速跑把一颗手雷狠狠的甩了下去。

  那时那一幕真是惊动了所有人。

  就是在高点一个人也能在助跑的情况下把手雷甩出那么远吗?

  面且那落点竟然也是那么准,那颗手雷就落在了那个日军士兵藏身的大石头后面!

  那名日军士兵自然是被炸死了。

  而雷鸣为此也是付出了代价的。

  为了收住身体,他在那下向倾斜的山坡上做出了一个超级俯卧撑。

  由于冲速太猛,他的额头被地上的小石头给撞破了,等到他撤回来的时候,石琼花就看到雷鸣的额头都露出骨头来了!

  至此,石琼花却再次领略了英雄的风彩。

  这雷鸣,固然是英雄了得,那打起鬼子来那可真是一个拼命三郎啊!

  而现在石琼花也终于确认,为什么这支小队要叫雷鸣小队。

  那雷鸣已经不仅仅是这支小队的指挥官了,甚至还可以说是这支小队的大救星。

  如果没有雷鸣在,这支小队只怕早就打没了!

  石琼花正想着,忽然她就听到了前方好象有动静了。

  那是一种水动的“哗啦”声。

  当时石琼花就是一个激凌,不是日本鬼子从水里摸过来了吧。

  可是当她掰开了枪机将枪指向了前方时那声音却又没有了。

  但石琼花并未因此而放松,而是更回仔细的聆听了起来。

  什么都是信心,当她真正经历了战场的残酷后那胆子也壮了。

  石琼花正听着呢,忽然就听“当”的一声轻响,那是一种石子打到了身旁大石头上的声音。

  这是嘎哈呢?石琼花有些紧张又有点害怕。

  难道小鬼子也懂中国人的投石问路?

  她正寻思着呢,却是又听到“当”的一声,这声却是更大了一点,然后就是“吧嗒”——石子掉在地上的声音。

  石琼花正在犹豫是开枪还是开口询问呢,她却是听到“哗啦”一声水响,她手一动正要扣动扳机时却听到了一个意外的声音。

  那声音一听就是自己人的声音。

  因为那个声音是个女声,据石琼花所知日伪军里可是没有女兵的。

  而且,那声音自己听着还很耳熟。

  那声音的说“小六子,你们在吗?”

  这声音咋这么熟呢?

  而这时石琼花就忽然想起来,这个女的是谁了,因为这个女的曾经象栽花一般把自己栽到了一个大木桶里。

  这个女的还说过什么自己是雷鸣的姨太太呢!

  这个女的竟然是雷鸣的媳妇——周让!

  咦?她咋这么厉害?她是一个人从水里游过来来救自家老爷们儿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