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联薪火传 第758章 勾小欠的心
作者:老哲的小说      更新:2019-12-12

  一听到枪声,所有人便都趴了下来向前望去,前方四百米处却是一片少见的小山包。

  “啪啪啪”的盒子炮声和“叭勾叭勾”的三八大盖的枪声不绝于耳,可是那山包上下蒿草杂树郁郁葱葱,他们却是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看着!

  此时雷鸣小队的这些人那也都是老兵了,虽然说雷鸣所说的那指挥战斗的四个人都没在倒也不至于乱了分寸。

  他们谁都不吭声,却是都瞪大了眼睛仔细的往前方看。

  打仗要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静若处子时那是干嘛呢,那就是积蓄力量观察敌情呢。

  那要是连敌情、地形心里都没有个数那仗又怎么打?

  而这时到底是用狙击步枪的何玉英先看明白了情况。

  她终究是捕捉到了山下蒿草丛中有一名日军士兵正倒下的身影。

  显然刚刚那名日军正举枪射击呢,却是被雷鸣小队的人先用枪击中了。

  何玉英将枪口上移,终究还是在一棵树旁看到了自己人的身影。

  只不过,那个自己人却是让何玉英的心里格登一下,因为那个人正是杀死了自己男人的小北风!

  何玉英枪上的狙击镜头那可是雷鸣用望远镜改造的,小北风和她现在距离又刚刚合适。

  所以何玉英看小北风看的是份外的清晰。

  何玉英沉默了刹那终是把枪口又指向了山下,嘴里却是说道:“咱们的人在山上,下面的是鬼子!”

  有了何玉英这句话,其他人心里就有数了。

  二蛮子伸手一指那可以隐蔽身形的树木蒿草便道:“玉英姐原地掩护,其他人交叉掩护,上!”

  于是他们这伙现在十二个人倒是一下子冲出去了十个,就是连老火都跟着往前跑了。

  剩下的那两个人则自然是何玉英和勾小欠。

  何玉英用狙击镜头已经捕捉到了几名日军士兵的身影,但是,现在她不可能开枪,自己人正往上包抄给山上的小北风当然还有别人当援兵呢。

  所以,她便默默观察记忆着日军士兵的位置,就怕一会儿二蛮子他们摸过去之后再有漏网之敌。

  可此时他的小跟班勾小欠却变得无所事事起来。

  就现在他们两个与战场的这个距离,勾小欠那就是个打酱油的。

  所以他见也看不出什么来,就转过头来看何玉英。

  何玉英左眼自然已经闭上了,右眼又全关注着望远镜头的里的景象,她自然并不知道勾小欠在瞅自己。

  而勾小欠却也是头一回认认真真的看着何玉英。

  之所以认认真真的看,那是因为,何玉英在过河的时候说的那句关于过河后给他把头发剪短的话,当然最重要的是那个“姐”字。

  勾小欠是喊何玉英“玉英姐”的,可是这个“玉英姐”和“姐”所代表的含义那自是不同的。

  何玉英比雷鸣小队大多数人的岁数都要大,平时大伙都喊她“玉英姐”,这个是通谓。

  可是何玉英一个“姐”字那就不一样了,至少让勾小欠在听到这个字的一刻,心里暖暖的!

  要知道,周让和他这些小弟那可都是在孤儿院里长大的,谁不想有个家?

  那孤儿院里的孩子在长大一些后,一般都会被一些人家认养走的。

  可是,偏偏他们这一帮人太能打了!

  说得好听些叫“威名远扬”,不好听一些那就叫“恶名昭著”。

  哪个人愿意领养他们这样的野孩子到家没事给自己找事?

  所以他们这些人从小都格外的缺乏关爱。

  这种缺乏关爱的结果是一方面他们都养成了凡事靠自己靠兄弟的习惯,另一方面,那个渴望关爱的种子便一直深埋在了心里。

  也正因为如此,周让在和雷鸣碰上一起开始打鬼子的时候,周让才会粘上雷鸣,喜欢在夜里和雷鸣在一起睡。

  因为,她下意识里那样才有安全感!

  而勾小欠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他和自己这帮兄弟在一起那也是患难与共的,可是那帮兄弟可以救他的命但却没有人关爱他。

  这其中的原因很简单,他们自己还想找关爱呢,谁又会来理会他这个天天没有正形的小欠登?

  所以,此时用一个“姐”字温暖了勾小欠心灵的何玉英在勾小欠的眼里那咋就那么顺眼那么漂亮便宛若自己的神仙姐姐一般呢!

  可此时的何玉英哪知道勾小欠在自己旁边琢磨什么,她全部的心思都放在战斗上呢。

  枪声已是变得更激烈了起来,只因为二蛮子他们这些人已经摸上去了,对正在与山上的小北风他们对射的鬼子后面又“捅”了一刀。

  如此一来,本来就不多的日军自然就承受不住了,已是有日军士兵扭身逃跑了。

  何玉英飞快的挪动着枪口,看能否给自己所能看到的日军来一枪。

  只是,令她既开心又遗憾的是,每当她刚找到一个目标的时候,那个目标就被不知道哪里飞来的子弹打倒了。

  何玉英思索了一下,下意识的把目光从镜头前挪开又从整体上扫射了一眼前方的情形。

  狙击镜头也好,望远镜头也罢,虽然可以让目标变得情晰,可同时也让视野变得格外的狭窄,却最是缺乏对战场形势的总体认知。

  何玉英这回一看之下,便注意到离最边缘山包不远处有几棵树,她便把枪口向那几棵树指了过去。

  就是在此时,已是心无旁骛的何玉英都没有注意到勾小欠在一边盯着自己看呢!

  可她这个突然的动作却是把勾小欠给吓了一跳,因为他有着一种偷窥的感觉。

  这就象他在少年叛逆期时偷看人家女孩子**时一样。

  勾小欠眼见何玉英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这才不自主的吁了一口气。

  心里却在偷偷骂自己,特么的,怎么就有了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而这时的何玉英却为自己的选择感觉到庆幸了,因为她真的就在一棵树后发现了一名日军的脑袋。

  之所以只看到脑袋,那是因为那名日军是蹲着的。

  他是日军的军官吗?

  何玉英想了一下随即否定了自己的看法,日军的军官,尤其是中下层军官,比如中队长小队长很多时候那都是带头冲锋的。

  如果这家伙是日军的军官不可能躲在最后面。

  掷弹兵!

  于是,这三个字就从何玉英的脑海里跳了出来。

  何玉英又做了个深呼吸就把枪瞄了上去。

  而事实证明何玉英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

  那名日军的掷弹兵之所以蹲在那里,是因为他正一手扶着掷弹筒,另外一只手却已是把一颗榴弹从那掷弹筒口里往下塞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何玉英的枪响了。

  这名日军的掷弹兵中弹就往后一仰,而他这一仰便带着自己的那个掷弹筒也往后倒去。

  “嗵”的一声响里,那颗榴弹也射了出去。

  只是由于掷弹筒已经被他带的快直立了那颗榴弹就竖直的向天上射了出去。

  没有人能够用肉眼看清那颗掷弹飞行的轨迹,但几乎与此同时,那名日军掷弹兵前方十来米处却是发生了“轰”的爆炸。

  何玉英再用枪搜索,这回却是再也没有什么目标了,而这时他也看到了自己人的身影开始在镜头中闪动了。

  何玉英知道战斗结束了,于是她收枪。

  而这时她才注意到勾小欠正在旁边盯着自己看呢。

  “勾小欠你看啥呢你?我脸上有花?”何玉英好奇的问了一句。

  “啊?”勾小欠一愣,随即却是又恢复了平素嘻皮笑脸的样子说道,“姐开枪的样子真漂亮!”

  “小屁孩儿!该咱们两个上了!”何玉英不以为然的说道,然后爬了起来端枪就往前面跑。

  “内展我拿枪指着你是不对的,姐给你道歉!”何玉英边往前跑边说,却浑然不知自己这句话却是又把勾小欠感动了一把。

  何玉英就是何玉英,除了杀敌的的时候,她真的就是一个温柔的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