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联薪火传 第847章 河西之战(四)
作者:老哲的小说      更新:2019-12-12

  黑夜中,十多名日军端着枪呈搜索队形小心翼翼的前行。

  他们都是坐着汽艇过来的,一共过来二十多人,而现在能参加战斗的也就这些人了。

  日军的作战意志还是相当顽强的,更何况上船之前,他们上面的军官已经是给他们下了死命令,那就是对这支敢打劫皇军金库的雷鸣小队一定要有所斩获。

  所以,此时这些日军也已拿出了一副为天皇玉陨而在所不惜的架势来,发誓要击毙一两名“盗匪”。

  而且通过先前的交火,他们也知道来金库打劫的抗日分子人真的不多,都不可能超过他们现在的兵力。

  所以尽管在黑夜中被人家用手雷炸了个一塌糊涂,可是他们依旧追来了。

  而就在这时,就在他们的右前方突然就传来了一声手雷爆炸的声音。

  那爆炸地点离他们也就三四十米距离,这一声爆炸委实把他们吓了一跳!

  于是他们习惯性的卧倒了下来。

  可是片刻后那爆炸的地方并无别的声音传来,这些日军士兵正待爬起时他们的东边却有动静了。

  “过去看看!”他们听到东侧不远处有同伴低声说道。

  而这时他们随即听到东面传来了更大的声音。

  这十来名日军在最初之时自然也是看到有抗日分子向那河里用盒子炮射击的,他们也便想到了自己人坐了木船又赶过来了。

  所以那声“过去看看”自然就是他们的援兵。

  于是,那些日军士兵便爬起来往那爆炸处而去。

  又过了一会儿从东面河岸处过来的日军也与他们会合在一起。

  就这黑夜之中,两伙日军低声说了几句后便又呈散兵线向前方搜索而去。

  只是,日军并不知道,就在这功夫他们中间已经是多了五个人。

  这五个人正是勾小欠他们五个。

  那手雷的爆炸本就是他们搞出来的,他们却是借着那爆炸的由子混到了日军当中,刚才那声“过去看看”便是勾小欠说的。

  那自然是为表明自己“日军”的身份已免日军听到动静就开枪。

  而此时的他们五个人为了防止在黑夜里走失那却是一个牵着一个的。

  汤小饼猴子架着于标,勾小欠牵着汤小饼的后襟,而何玉英却是又扯着勾小欠的衣服袖子。

  他们不怕慢,他们的目的也只是和日军混在一起在散兵线拉开后再慢慢落后从而靠到河边过水而去罢了。

  只是在这黑夜之中他们五个人“连”在一起走那深一脚浅一脚又哪是这么好走的。

  就在他们离那河边越来越近的时候,汤小饼脚下就绊了一下,他这一绊动作很大就险些摔倒。

  汤小饼劲大且个高,架着于标那全仗着他呢,他这一动便把于标给摔了出去,于是原本五位一体的他们瞬间就分开了!

  可是分开了想再往一起找那可就费劲了。

  虽然只是咫尺之间,可是他们敢说汉语吗?他们不敢!

  说三米之内必有日军那有点扯,可是十米之内必有日军!

  不过,好在他们在研究这个方案的时候就定好了口令了,那个口令自然不能是中文的而是日文的。

  于是,这时候在黑暗之中就有一个声音说了,那是勾小欠说的,他说“嗨牙库”。

  “嗨牙库”在日文里是“快点”的意思。

  此时日军正在加紧搜索,他们低声说“快点”这个没毛病,就象在军官在低声催促士兵一般。

  于是,黑暗之中相继就传来了三声“嗨牙库”,这自然是于标、猴子和汤小饼都表明了身份。

  可何玉英自然是不能吭声的,她是女声嘛,日军里也不可能有女兵。

  勾小欠正寻思自己的“姐”上哪去了呢,却感觉到有一只手已是摸到了自己的手上。

  那手很小巧,手背入手绵软,他再一摸,可偏偏那手的食指上却有着老茧一样的涩感。

  勾小欠在暗夜里无声的笑了,这自然就是何玉英的手了。

  何玉英已经好几年没有干过农活了,在雷鸣小队里那力气活也轮不上她,可是唯独她右手食指由于长期扣动扳机那已是磨出老茧来了。

  就在何玉英与勾小那姐与弟关系最好的时候,那勾小欠可是借着给何玉英看手相的机会着实欣赏过一回的。

  其实勾小欠又会看什么手相,他也只是借着那机会把何玉英的手摊在自己的大手上数几个斗几个簸箕罢了。

  就那个什么“一斗穷二斗富三斗四斗卖豆腐五斗六斗开当铺”之类的只要是东北人打小就没有没玩过的!

  此时勾小欠又摸到了何玉英的手他心中也是一荡。

  可是此时正是生死逃亡之际,他正收敛心情呢,却听就在他们也就几米的地方却是又传来了一声“嗨伊”。

  这一声委实让雷鸣小队这人都是一惊!

  他们前四个人的口令那个“嗨牙库”可是都对上了,那怎么却是多出一个“嗨伊”出来,他们旁边竟然真的有日军士兵和他们在一起走呢!

  一时之间,勾小欠他们四个人都震惊了。

  震惊归震惊,那也得走,勾小欠低声又说了句“牙几给给”,他这是又在冒充日军军官了。

  “牙几给给”这个词汤小饼他们却是懂的,这个最简单,是“冲锋”的意思。

  勾小欠也知道自己这些人学日语还远谈不上过关,所以就用了个最简单的。

  于是在勾小欠的“命令”理,汤小饼和猴子架起了于标接着走,而勾小欠拉着何玉英的手却是走在了最后面。

  敌我混杂的这六个人又往前走了几十米已是隐隐能够听到河水拍岸的声音了,而这时勾小欠却是再次低声说了一声“嗨牙库”。

  雷鸣小队的这几个人一听这个“嗨牙库”自然是明白的,这回勾小欠可不是在催大家再快点而是开始认人了!

  可是他们刚想也说“嗨牙库”表明身份时却已经省了,那名日军士兵却是又低声说了一声“嗨伊”。

  这可真的就是那日军士兵自己找死了!

  那名日军士兵还寻思着呢,这搜索抗日分子长官怎么总催快走呢,可是这时他身后就有一双大手伸过来却是狠狠的掐住了他的脖子!

  这一掐是真狠,掐的他差点就闭过气去,他想喊却又如何喊的出来。

  而这时候他就听身后有人在说着汉语,人家说什么他自然也是听不懂,可是随即他就懂了。

  因为随即就有好几只拳头在黑暗之中或击或捶或怼在他的身上头上!

  那句汉语是勾小欠说的,勾小欠说的却是“我掐住他脖子了,别用刀死他!”

  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那是不能用刀,那要是把自己人误伤了怎么可以?

  于是就在一阵拳打脚踢当中,这名走错了队伍站错了台的日军士兵竟然被猴子、汤小饼给生生给暴捶了!

  “行了,快走!”勾小欠感觉这名日军士兵的身体已经在自己手中往下堆了,他忙说道。

  于是,他撒开了手叫了声“玉英姐”,何玉英很乖巧的就把手伸了过来让他握住。

  而汤小饼猴子却是招呼着于标架起来就往那河水拍岸之处奔去。

  也只是片刻功夫他们几个就跑到了河边,已是能够看到那在黑夜之中的水光了。

  “好了快下河,我和猴子还帮于标!”汤小饼招呼道,然后他们两个架着于标就下水了。

  可是,真的仿佛雷鸣小队的好运已经用光了一般,勾小欠跟何玉英刚要跟着下河他们就听到身后已是传来日军的喊声。

  那喊声听着嘶哑至极就好象那名日军的嗓子被老鸹亲吻过一般!

  坏了,那家伙没打死!

  勾小欠刚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就听到身后是“叭勾”一声枪响,一道子弹的流光便从他身边飞了过去,然后何玉英却是“哎呀”了一声。

  “咋了?玉英姐!”勾小欠急问。

  “没、没事,让子弹擦了一下!”何玉英回答。

  勾小欠还待再问,这时他就看到也就六七十米外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束手电筒的光柱!

  日军终于无法忍受住这黑暗的折磨竟然用手电筒了。

  “小饼你们快走,我们把鬼子引开!”这时何玉英却已是对下了河的汤小饼他们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