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联薪火传 第1054章 雷鸣打劫
作者:老哲的小说      更新:2019-12-12

  黄昏,闹哄了下午的村子终于静下来了。

  不过随即却又有人大声说了起来,那是一个穿着上好硝制过的皮袄皮裤的人,而下面的则是穿着不甚齐整的村民。

  “今天大家伙儿也看到了,那日本皇军又马队又大卡车的,那要是抓到那几个土匪就是轻而易举的事!”

  那个人以一副趾高气昂的架势说道,却是与中午那功夫去追踪巴特尔时的那副贼头贼脑的猥琐样子判若两人了。

  他有个外号叫作侯三百,至于本名却已经没有人去记了。

  下面的上百号村民已经习惯了侯三百的作派,一个个表情木讷而又沉默。

  “所以嘛,大家伙看到那个大个子一定要赶紧告诉我我再打电话告诉皇军。

  皇军可是说了那家伙是土匪头儿,谁要是举报成功,皇军大大的有赏!”

  “现在这皇军和国军都走了,这回关上门说咱们自己家的话。

  那个大个子土匪可不是光敲了一家门吧,那为啥最后才有人告诉我我才追出去的呢?”

  “刘老蔫儿,你说你家在村口第一户,那个大个子就没有敲你家的门吗?”侯三百指着一下面一个人喊道。

  所有人看向了刘老蔫儿。

  既然叫刘老蔫儿,那个人自然是副囊囊不踹儿的样子。

  他抱着肩膀仿佛忍不受不了这黄昏时分的冷寒也只是冲侯三百翻了下眼皮就不吭声了。

  “我特么的说你呢,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侯三百气的大骂道。

  这个刘老蔫儿一见不说话不行了,这才嘟哝道:“我家穷嗖的破的那熊样,人家会敲我家门找吃的?”

  刘老蔫儿这话说的可是挺有讲究的。

  他明着说自己穷嗖的破布哧烂的,可隐含着的意思却是,外人一看你家就比我家有钱,那就是要吃的也轮不到我家啊!

  用东北话讲,这叫“蔫巴人有蔫巴心眼儿”,这刘老蔫儿的一句话就把侯三百给怼没词儿了。

  “那你,彪子,你敢说那个人就没有敲你家的门?”侯三百看问不出啥来就又问下一个人。

  “他还朝我要饭?我特么的还不知道管谁要饭去呢!

  侯三百你把我的良民证还给我我明天就去侯家集,看谁家高院大我就到谁家要饭吃去!”那个彪子回答。

  但凡东北人叫彪子的那性格都有彪,说话都有点虎超儿的。

  彪子跟侯三百有点私怨,侯三百作为这个村子的里长却是把彪子的良民证给扣了。

  都是本乡本土人,彪子也知道侯三百许多见不得人的可碜事,所以他并不怕侯三百。

  彪子所说的侯家集那是侯三百他老爹家所在地,就他老爹家的房子那就不是侯家集最大的却也差不多。

  于是,侯三百就又被噎了回去。

  侯三百眼看天也快黑了,自己也问不出啥来,他终究不想犯了众怒,于是这才又说道。

  “你们可都寻思好了,这要是你们资助了土匪,那咱们一屯子的人可都要遭殃,你们家的七大姑八大姨哪个也跑不了!

  行了,各回各家吧!”侯三百终是挥了一下手,于是村民们散去。

  不一会儿,天色终是黑了下来,各家各户的烟囱里都冒出了淡淡的青烟。

  东北冷,晚上这火是必须得烧的。

  如果这把火不烧,那就不是睡火炕而是睡凉炕了纵是神仙也受不了。

  而这时村子里那户最院落最大的一家那烟囱里冒出来的青烟最浓,而只要经过他家的人都能闻到那浓浓的肉香。

  “啊呸——这是给日本人打小报告立功了,又开始臭的瑟了!

  那土匪怎么就不来把他家抢了,把他家的七大姑八大姨弄山上做小去呢!”有一个出来倒泔水的村民低声骂了一句回自家屋子里去了。

  夜色愈发的黑了下来,而这时就在高门大户那家的门前却传来了两个人的低语声。

  “是这家吗?”有人问,那是巴特尔的声音。

  “肯定是这家,你看那根电话线。”有人回答,那是雷鸣。

  烟囱里的青烟在夜空下很是显眼,在那青烟的映衬下一根从外面甩进院子的电话线看上去格外清晰。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下午,雷鸣和巴特尔并没有跑远。

  他们两个就在远离那片树林里的野地里躺着,任由远处的日军在那片树林子里搜来搜去。

  然后等到天黑雷鸣带着巴特尔就又转回到了那个一开始巴特尔买饭不成的村子。

  日军向外围搜索而去,此时这个村子反而是安全的。

  雷鸣和巴特尔也确实饿了,如果他们两个再接着往东跑的话,谁知道再走多远才会碰到屯子。

  所以,他们还是就地解决肚子饿的问题才好。

  “队长,现在进去?”巴特尔又问。

  “等着,等半夜的,别弄出大动静来,咱们犯不上。”雷鸣回答道。

  于是,雷鸣和巴特尔就揣着袖儿在侯三百家外墙的角落里蹲着,闻着那空气中渐渐变淡真至最后没有了的肉香,直到整个村子都沉沉睡去。

  而就在夜半时分,侯三百可就遭了入室抢劫的“土匪”了。

  正如雷鸣所料那样,侯三百那也只是个小小的里长罢了。

  虽然他也算敌伪行政系统内的人可是连枪却都未见得有一支的,他家也没有看家狗却是省了雷鸣杀狗了。

  他家那院墙倒也有三米来高,可就这高度对于雷鸣和巴特尔这样的组合来讲这还算事儿吗?

  雷鸣也只是站在巴特尔的肩膀上就攀上了那墙头,他再把巴特尔拉上来两个人就进了院儿。

  然后,雷鸣又上了房将那根电话线掐断了。

  雷鸣掐电话的方式也很讲究的,他也只是把那电话线的芯儿和一层外皮掐断了,并不让那电话线断下来。

  如此一来,就是明天敌人发现电话不通想查那也是要查上一会儿的。

  然后,雷鸣和巴特尔就“进”了屋。

  对于雷鸣的身手来讲,你说让他夜入民宅,呃——这个真没有啥技术含量。

  正在炕上睡觉的侯三百和他老婆被雷鸣和巴特尔生擒活捉,两个人被绑上了嘴也被堵住了。

  巴特尔却是从侯三百的厨房的盆子里翻出来了两个大猪肘子来。

  这可是快过年了,这侯三百烀肉本是准备过年的,却没有想到被雷鸣他们擎了个现成的。

  巴特尔现在依旧背着雷鸣的那个工具袋呢,那两个大猪肘子加上蒸现成的馒头被他塞了满满一下子,然后巴特尔还没忘了弄了点盐巴扔了进去。

  这既然是打劫,那光要吃的不要钱那哪是土匪作风?

  侯三百还想和雷鸣磨叽呢,却是被雷鸣直接就掰断了一个小手指头!

  于是侯三百痛得直呜呜的啥也没说,他那老婆却是先交待了藏钱的地方。

  巴特尔去取钱,雷鸣却又借着那煤油灯在一张纸上写了一行字塞到了侯三百的口袋里,又把侯三百的老婆在屋里有绳子固定住。

  最后,侯三百被雷鸣直接就滴溜出了院子绑在了他家门前的树上。

  要说侯三百光着那是不可能的,总是穿着内衣的。

  至于他那套硝制好的皮衣皮裤却已经穿在雷鸣身上了。

  当然了,雷鸣却是又找了侯三百几件外衣外裤,他可不想白天的时候,自己因为穿了皮衣皮裤而被敌人注意到。

  可是,若以为雷鸣在这个村子的作为到此为止那就错了。

  雷鸣却是又跑到了另外一家。

  他为啥跑到了另外一家,那是因为他听到那家有马打响鼻儿了!

  一不做二不休的雷鸣直接就把那家的马车给套走了,他和巴特尔总这么跑累啊!

  当然雷鸣也不会白用人家的,他可不敢瞎猜这家就是汉奸。

  他却是把从侯三百家劫来的钱用东西一压就放在了那家屋子的门口,这马车就算是他买的了。

  雷鸣又怎么肯让老百姓吃亏,他给的钱那都够这家买三架马车的了!

  而当这一切完事,雷鸣和巴特尔才赶着马车踢踢他他的出了村子。

  要说整个事件中,作为专做无本买卖的“土匪”,雷鸣和巴特尔那是大赚特赚了,马车被赶走了的那家也是只赚不赔。

  而亏吃大发了的也只是那侯三百罢了。

  那侯三百虽说是汉奸但终究雷鸣也不知道他有什么恶行才饶了他一条命下来。

  话说回来,这抗日队伍和日军本就是你死我活的斗争。

  作为中国的老百姓你不支持抗日队伍也就罢了,可是你却偏抱日本人的小短腿,那抗日队伍虽弱却也是侯三百这样的人能惹的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