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联薪火传 第1299章 人少欺负人多(一)
作者:老哲的小说      更新:2019-12-12

  /

  “爹,我想撒尿!憋不住了!”一个小小子撒丫子就往门口跑。

  “你给我回来!”多亏他家大人反应快,一伸手就把他扯了回来。

  “哎呀,要尿裤兜子了!”那小小子就喊。

  “不许出屋从门缝滋出去!”他家人大人也喊。

  于是,片刻之后,一股清澈的童子尿真的就从门缝处滋了出去。

  若非情非得已谁家会让孩了把尿撒到自家的门口?

  可是,于老百姓来讲,那真是没办法的事情。

  从昨天后半夜开始,那子弹是“嗖嗖”的就在他们头顶上的天空里飞来飞去的。

  虽然说他们老百姓估计那子弹比他们的房子可能还高半截子呢,但是,那也吓人啊!

  那谁敢保证正在天空中飞的子弹就没有一颗跟人跳水似的一个猛子就扎到自家的小院里,然后自己就在院子里躺枪了!

  这么一闹,老百姓也不可能睡觉。

  于是,有胆大的百姓便躲在自家的土坯墙根处向天上看。

  虽然说让他们看在那天上飞的如同火流星般的子弹也挺费劲。

  但是,连看带听,慢慢的他们也琢磨出点门道来。

  那就是,也别管是东面的西面的还是北面的,先是有“叭叭”的几枪,那是冲断壁山上打的。

  然后,断壁山上的子弹便如同雨点般的的向东面或者西面或北面反击了过去。

  最后老百姓给总结出来的是,那伙半夜袭击日本人和满洲国军的人应当是抗日联军的。

  而呢,抗日联军时不时的向那断壁山上打枪“撩骚儿”,断壁山上的日本人和满洲国军便会反击。

  至于说双方各自死了多少人他们自然是看不到,也不敢看。

  可是,他们觉得还是抗日军联军占便宜了!

  那怎么看上去那山上的日本人和满洲国军都有一种恼羞成怒而又无可奈何的感觉!

  人家就一枪两枪的就跟逗小孩玩似的,然后你们就“啪啪啪”“哒哒哒”的打。

  可那有屁用,你们这头打的是热闹,可枪一停,人家外面“叭”的一枪就又过来了。

  火力虽猛你却压制不住人家,那有屁用?那谁占便宜了还用问吗?

  而现在,天光终于大亮了。

  就在那家大人让自家的小小子从门缝里往外滋了一泡尿之后的半个小时,那枪声就再也没有响起来。

  这不出屋总是不行的,老百姓各家的火在昨天晚上九点来钟的时候就停下来了。

  他们老百姓又没有煤,那木头火总是不扛烧的,所以那屋子里早就凉下来了。

  于是,终于有老百姓小心翼翼的推开自家的房门,开始到院子里或者院外去抱柴火。

  那个小小子家的大人也出来了,偏偏他家的柴火垛是在院外,所以他便推开院门。

  他那想法自然也是去抱柴火,只是他才从院门里迈出一只脚来,就看到有二十来个日本兵还有满洲国兵端着枪就奔自己家这头跑过来了。

  就这一下吓得他麻溜的就把自己的脚丫子收了回来!

  他是真害怕啊!

  可是这回的怕和原来的怕还不一样。

  原来那些满洲国军和日本兵到他们老百姓家里那就是来祸祸人的。

  有时候让他们稍不满意,人家上面抬手是一大嘴巴,下面抬腿就是一脚。

  哪有几家老百姓没被他们踹过的?

  而这回这家大人的怕他们却是又多了新的一层含义。

  可别跟这些害人精站在一起,这些害人精往日牛皮哄哄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

  可今天这些害人精那可都是贴着自家墙根往外跑的。

  为啥他们贴在墙根跑?那自然是怕被远处突然飞来的子弹打死啊!

  所以坚决不能跟他们凑到一起,跟他们在一起招子弹啊!

  都是断壁山的人,老百姓们自然能想到远处抗联是在哪打的枪。

  抗联就是在三面山坡相对应的山头高点上向断壁山上打的枪。

  那这大白天的,那日本兵和满洲国军都跑自己家门口来了。

  那人家抗联再开枪呢,子弹可没长眼睛那岂不是连他们老百姓一起捎带上了?

  所以,自己还是躲起来好!

  你们可别进儿家,我是真怕了你们了!

  那家大人正想着呢,他就“扑通通”的脚声就从自家的院门外跑过。

  他听着那些脚步声跑远了这才又从院门口把头探出去向外张望。

  这时他就见那些日伪军已是跑出村口了。

  “吁——”那家大人长出了一口气,这才放下心来。

  只是他刚从院门里出来时他就感觉到哪里不对了。

  他本能的身体一震这才意识到自己又听到打枪了,那停了半个多小时的“叭叭”的枪声竟然又响起来了!

  他下意识的向村口望去。

  而这个时候他就看到刚跑出村子的那些日伪军就有变化了,他就看到有两名士兵,他也搞不清是日军还是伪军,反正都是一头就扎在了地上!

  然后其余日伪军却是“刷”的一下掉头就往回跑!

  而这时就是对打仗再一点见识没有的那家大人却也下意识的猜到,刚才一头扎地上的那几个家伙八成是被打死了!

  啊?那些平时那么牛叉的家伙就这样死了啊!

  那家大人却是头一回感觉到战争的死亡离自己是如此之近!

  被吓得惊慌失措的他那都忘了缩回自家的院子了,他却是直接“扑通”一声就趴在了地上!

  而就在他趴倒的这个瞬间,他就看到已是转身往村子里跑来的日伪军中却是又有两人向着自己的这个方向也一头趴了下来!

  他离那两个人都多远啊?

  那还不到一百米呢,他就感觉自己都看到那两个人那无助的小眼神儿了!

  在这一瞬间这家大人都忘了抱头了。

  他就瞪大着眼睛看着还活着的日伪军全都躲到了村里别人家的墙侧、柴火垛、房角的后面。

  而就在村口的空地上,一、二、三、四,有四个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家伙就那样倒在了那里。

  有鲜红的血从他们的身体里流出,就象他所见过的杀猪杀羊那样,好大的几滩!

  “爹,快回来啊!”这时有稚嫩的声音在他家的院门里响起。

  那家大人一回头,却是看到自家的那个小小子却躲在院门里面叫自己呢!

  那家大人这才如梦方醒,自己趴在外面嘎哈呀,那还不赶紧回家?

  于是他撅着屁股就往回爬,而就在他刚爬入院门的时候,他便张嘴训自家的小小子道:“快进屋,你想找死啊!”

  他却忘了刚才他的表现却是还赶不上他小儿子呢!

  而这时村子里的枪声便又“叭叭”的响了起来,甚至还有“哒哒哒”的机关枪扫射的声音。

  只是,这回对面山头却再也没有一颗子弹飞来了。

  而这时就在对面山头树林里,于标正靠坐在一颗树后跟在坐在另外一颗树后的鲁超说话。

  “这回可别开枪了啊,可别把老百姓碰着,刚才我都看到有老百姓趴在自家院门口了!”于标这么说。

  “我咋没看着,你就这眼神真是没法比!”鲁超苦笑。

  是啊,谁能跟于标比眼神,他是远视眼,人家那眼睛就好象是自带瞄准镜似的!

  于标“嘿嘿嘿”的就乐,侧头瞥了一眼村口的情况也不举枪。

  他们只要不让日伪军从里面出来就可以了。

  因为,周让的最新命令是,他们小队的人就守在村外的制高点上就冲日伪军打冷枪!

  日伪军没有多少人了,他们才不会往外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