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联薪火传 第1343 主动被抓的原由
作者:老哲的小说      更新:2019-12-12

  日军的卡车在颠簸中前行,卡车车厢里或站或坐的壮丁们便随着那卡车的颠簸而晃动。

  为什么壮丁们要或站或坐?

  那自然是为了让这没有车篷的卡车多装上一些人而又稳当一些。

  四圈的壮丁那都是站着用手扶着车厢板的,而中间的壮丁都是坐着的。

  如果这一卡车几十人都是坐着的那装的人就太少了。

  可要是都站着那也不行,那样卡车在遇到坑坎的时候那车上人的就会跟着前拥后仰的,那车上的人很可能就倒了!

  每辆卡车车厢四角上那还是各有一名日军士兵押车的,日军士兵绝不会允许这些壮丁把自己撞到了。

  于是每辆车的车厢里装人就装成了这个样子。

  而雷鸣此时也正扶着车厢板站着。

  车一颠簸,那个装大饼子的包袱就也在他胸前晃啊晃的。

  雷鸣是必须把这个包袱放在前面自己眼皮子底下瞅着的。

  天知道这日军的卡车什么时候会开到地方,那要是连开一天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如此一来他这包袱里面的大饼子那可就变得金贵起来了。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

  以雷鸣的经验来看,这日本鬼子什么时候会把壮丁当人看呢?

  那要是连着一天不吃饭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正因为这苞米面的大饼子很金贵,雷鸣就更不可能把它背在后面了。

  那后面可都是壮丁,壮丁们饿了难免有人会琢磨他背的包袱里面是什么。

  那人家要是惦记上了,不说把他包袱里面的大饼子给抢走了,那车这么晃当那就是人家偷着摸出去他也未必就能知道。

  当然了,就算雷鸣现在把包袱放在了胸前也并不代表不会被人惦记。

  而且雷鸣还知道,目前惦记自己这个包袱的人至少有俩。

  那两个人却正好是左边一个右边一个都和他挤在一起,还会时不时用那小眼神瞄一眼自己的这个包袱。

  雷鸣把自己装成了老实木讷的样子就是低头着头,他是坚决不和左右两人的目光对上的。

  他其实是和这两个人中的一个对过一次眼神的,当时他正蹲在墙角啃大饼子呢。

  日军押着这些壮丁下火车上卡车时,而这两人中有一个人还看似无意的踢了他一脚。

  雷鸣当然明白那个壮丁给自己一脚是什么意思。

  他可绝不会因为人家踢了自己一脚而怀恨在心,人家那是好意啊!

  那其实就是在暗示自己别在这蹲着,赶紧走,否则很有可能就被日本人抓壮丁了!

  可是,那个壮丁哪想到,雷鸣蹲在那里之所以不动,却是正想当壮丁呢!

  所以那人给了他一脚他又怎么可能跑?

  反而雷鸣却依旧抹着嘴角的饼碴儿就象个二傻子似的看着日军撵这些壮丁上车。

  然后,他就被日军士兵搂草打兔子,顺便就也给当成壮丁“请”到这车上来了!

  而上车之后雷鸣就和那个壮相对了下眼神。

  然后,他就在那个壮丁的眼神中看出了和那个守在站台口的伪警察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完全一样的内容。

  那就是,你咋特么这么二呢!

  那日本鬼子撵壮丁上车,别人那都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可你偏就往上凑,你这不就是耗子给猫挠痒痒——自己作死吗?

  在别人眼里,雷鸣无疑就是个傻子就是个二货。

  可是雷鸣真的就是临时起意故意被抓壮丁的!

  他这回可不是象小北风他们几个为了躲避伊藤特攻队的追杀才特意躲到壮丁营里的。

  雷鸣之所以这么做,那是因为他在火车上无意间听到了日军之间的对话。

  当时,他在火车厢的门头处蹲着的时候,恰恰下一节车厢就关着这些壮丁,然后他就听到了两名日军军曹的说话。

  那两名日军自然也看到雷鸣了,但是却没有想到雷鸣竟然会日语。

  所以那两名日军说话就也没有避开他,而那时雷鸣就听到其中一名日军提到了让他感兴趣的字眼。

  那日军说的第一个字眼是“胜山要塞”。

  日军所说的所谓“要塞”,雷鸣是知道的。

  那是伪满洲国成立以后,日军为了应付北面的苏联的潜在威胁,就在所谓的中满边界上构造起来的大型工事。

  碉堡、战壕、炮兵阵地、军营、反坦克壕等军事设施一应俱全。

  东北抗联是目前唯一的反抗日本帝国主义的中国军队,雷鸣作为其中的一员又怎么可能对日军的军事情报不感兴趣呢。

  虽然,他也知道以现在抗联的力量对日军重兵把守的要塞也是无可奈何。

  不过,接下来那两名日军提到的字眼却是让他更感兴趣。

  因为其中有一名日军官竟然提到了“伊藤特攻队”。

  雷鸣却是对“伊藤特攻队”比“要塞”还感兴趣呢,伊藤特攻队那可是自己雷鸣小队的死对头啊!

  雷鸣便凝神细听,可是奈何这功夫那火车就开始减速了。

  火车那就是一条由各节车厢组成的长龙,那绝不是象卡车一样车头与车厢是一体的。

  火车一减速那各节车厢的连接处便发出了“七了咣当”的撞击声。

  如此一来,那两名日军后面所说的话雷鸣就没有听得太清,只是又听到了一个“训练基地”的词来。

  雷鸣把自己听到的这几个有限的字眼往起一联系,他所能想到的那自然就是,不是伊藤特攻队在那个胜山要塞有训练基地吧?

  要说雷鸣就自己一个人你让他去把日军的那个胜山要塞给摧毁了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可这可不代表雷鸣就不敢去!

  那自己要是跟着壮丁混进去,干掉伊藤特攻队的一些人,咱别说二十三十的,那就是干掉三个五个的那也是好的啊!

  另外,自己可还不认识那个伊藤敏呢,还有那个叛徒叶三喜也要除掉的吧?

  不过,要说敢这么想也敢这么干的那真的也就是雷鸣了。

  只因为雷鸣他这回往北而来却是连枪都没有带。

  南北往北而来好几百公里呢,雷鸣不可能选择步行,就是骑马也慢啊!

  只有坐火车才是最理想的选择。

  可雷鸣知道,他们小队这南南北北的跑可净假扮日伪军了,估计日伪军现在已经开始防备他了。

  所以,这回他却是采用了是最平常的办法,就是扮成百姓坐火车过来。

  既然总出现在公众场合,那雷鸣就不可能带枪,遇到日伪检查反而麻烦。

  可是尽管没带枪,雷鸣既然听到了伊藤特攻队的消息了,最终还是决定混进壮丁营里见机行事。

  在雷鸣的眼里,壮丁营就是壮丁营。

  虽然说日军也在防备壮丁们逃,但是毕竟壮丁不是日军俘虏的抗联战士,自己想跑出来还是比较容易的。

  要不说雷鸣胆大呢?

  这也就是他敢这么整!

  结果,在他自己的刻意往前凑合之下,他真的就被日军给抓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