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王冕 第三十二 章 真假三小姐
作者:伍上小的小说      更新:2018-11-12

  密尔沃基,蒙瑞卡罗大酒店。

  酒店衣着统一的服务人员脚步嚷嚷,大厅每一颗水晶灯都被擦得鲜亮发光,暖气十足,门口依次排开空运过来的郁金香,鲜艳清贵。

  今天有本家的人空降巡查,所以额外盛大。

  侍从在门口排排站开,每一个人的领结都系得完美妥帖,丝毫不乱,鲜红崭新的地毯直接从公路台檐铺到厅内,尽头缓缓停过一辆加长林肯。

  车门被戴白色手套的侍从缓缓拉开,微微鞠身:“小姐。”

  一双高根鞋跟尖落地,白色纱裙华贵非常,肩侧批过一件毛呢大衣,质地柔顺,走上红地毯的人步伐款款,面容清丽尤带几分稚气,笑意优雅甜美。

  一路侍从均均颔首敬礼:“小姐。”

  “小姐。”

  这个人……

  不是戴西玖。

  此刻的戴西玖裹着巨大的羽绒服,刚刚吃完自助早餐,吸着鼻子,手里举着一块三明治,边啃边朝楼上走,打算梳妆打扮一下,再会见传说中的年过半百病体支离的丘吉尔老先生。

  刚刚走过几步,因为感冒视线还有一些模糊,就看见两个侍从朝她走过来,手臂起拦:“这位小姐,一楼大厅已经清场,请迅速回客房。”

  为了迎接她,倒还真是盛大。

  戴西玖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四周,果真金碧辉煌金光闪闪,瞬间也觉得自己光辉灿烂了几分,随后耳侧传过来高跟鞋落地的声音,黛西玖悠然抬头,便看见一个万分华贵的少女从门口款款走进来,气质非常,容颜精致,一双湛蓝的眼睛简直是高贵与纯真的完美结合,周身优雅,步伐缓定,堪称得上完美修养的典范。

  戴西玖叼着三明治的嘴瞬间僵滞,不由感叹世上居然还有除了自己之外气质如此出众的女人。

  随后看到一个手驻英式拐杖的老人被人搀扶从阶梯上缓步而下,笑意亲顺:“黛西小姐,本家这次派您来视察,辛苦了……”

  黛西?黛西?黛西!

  少女微微点头,笑容甜美清丽:“您太客气,是我叨扰了。”

  戴西玖手里的三明治终于“啪嗒”一声跌在地上,在光洁的大理石地面滚过几圈带起一线乳白色沙拉酱的痕迹,成功引来高贵典范和老人首领的双双偏头。

  侍从神情带过几分紧张,深深鞠躬:“抱歉,是我的失误,会赶快请这位小姐出去。”

  高贵典范毫不计较大方笑笑:“没有关系,酒店本来就是做生意,有顾客无可厚非。”

  戴西玖眉头抽过两抽,微微挑过,手指抬起直指少女额心:“你,埃尔维斯.黛西?”

  高贵典范即使是惊讶的神情也无可挑剔纯真万分:“你怎么知道我本名?”

  戴西玖心中怒气鼎盛,却是叵测一笑:“是呀,可能我计划谋杀你?”

  她双手环胸绕着少女走过几圈,语声荡荡:“又或者,我仰慕你?”

  这句话落,前走几步,手指夹过一张身份证件,缓缓举起,笑容是近乎变态的甜美:“因为好巧。”

  “我也叫,埃尔维斯.黛西。”

  旁侧侍从的目光在证件上落过几回,语声惊诧:“老爷,这……”

  丘吉尔似乎也有些惊吓过度,驻着拐杖的手摇摇晃晃,颤颤伸出手来:“快……”

  侍从将一个单片金色支架的老花镜递过去,老人扣在左眼,右眼深咪,仔细看了看戴西玖,随后几乎贴脸看了看那张证件,双腿悠然一抖,旁侧侍从连忙扶住,转眼看着面前犹然惊诧的高贵典范:“天呐,你……你……太让我失望了……怎么会是假的呢……”

  戴西玖满头黑线。

  喂,我是真的有这么受打击吗?

  高贵面容无懈可击,无辜无奈,转而打开手包,拿出一张身份证件放在丘吉尔眼前,看向戴西玖神情已经带了几分戒备:“你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地?”

  那张证件上的名字照片,全部非常清晰:“诶尔维斯.黛西。”

  她扶住丘吉尔的手臂,十分担忧,语带嗔责:“你吓到我也就算了,吓着老爷爷了可怎么办!”

  戴西玖嗤笑一声,语带深意:“原来诶尔维斯本家还能存在这么纯真善良的小姐,还真是不容易。”

  “过得辛苦就不能有善心吗?”

  “细皮嫩肉像你这样,也叫过得辛苦?”

  “像你这样邋遢无度,不修边幅难道就有本家的风范吗?”

  “你睡起来不是这样?你睡起来自带眼线腮红珠光粉?”

  “你……”

  ……

  两个女人吵得越加凶悍,丘吉尔晕头转向几近昏厥,拐杖重重驻地:“别吵了,别吵了!”

  两个人同时发话:“闭嘴!”

  同时抬手直指对方:“还不把她拿下!”

  丘吉尔目光在两个身份证上来回巡转几次,神情复杂而纠结,转而看了看满场侍从,咳嗽两声:“你们……觉得谁比较像真的?”

  服务员面面相视,步伐开始小小移动,人流涌动居然大批都往高贵身后挪过去。

  尤有一个往黛西玖身后走了几步,随之看向大批人流,头一耷拉迅速移动过去。

  从门口刮进来的冷风实在太凄清。

  戴西玖缩缩鼻子,打了一个巨大的“喷嚏。”

  上帝啊,她们的差距一定只是因为一套裙子。

  丘吉尔干声笑笑,白发摇晃,两边都可能是真的,不好得罪:“这位小姐……您看……”

  戴西玖脊背挺直,目光毫无半分折软,威压顿起:“小黛西小姐,有本事验身份证呀……”

  高贵面色暗了暗,也只是瞬间的事,笑意从容不迫:“就怕你不敢……”

  托盘即刻端过来,身份证被送走。

  戴西玖坐在大厅手指敲过沙发,看着丘吉尔:“去联系本家,汇报一下情况……”

  侍从前走几步插话:“本家的所有联系渠道,从昨夜就断线了……”

  高贵轻笑一声:“你明知道联系不着,才敢这么说,对不对?”

  戴西玖眸色暗了暗,手指收紧,看来一切早有预谋。

  到底是什么人?想要替权拿到诶尔维斯?

  远处脚步声急切,侍从很快跑回来,手里端着托盘,面色纠结犹豫,语声绰绰:“老爷……两张…两张……都是真的……”

  丘吉尔呼吸一簇,白眼翻了翻,直往后倒,差点背过气去。

  旁边黑西装的助理赶忙扶过,神情苦楚纠结,似乎思量片刻,两眼大放异彩:“老爷,老爷,昨天刚刚有个孩子从本家送到事务所,兴许他见过三小姐呢,可以召他看看……”

  丘吉尔翻上去的白眼总算归位,颤抖的点头:“对对对,快去,快去……”

  黛西玖不由扶额。

  真是一个昏庸无用的首领,是怎么维权密尔沃基这么多年的?

  电梯直上顶层,戴西玖已经和高贵打了无数次眼风仗,均均目光犀利至极。

  丘吉尔不停用方巾擦过额角汗意。

  等到大门拉开,黛西玖眼前猝亮,极大的厅堂,各色少年,黑白人种全有,甚至还有中国人,均都容颜绝色,各有特点,似乎是感觉到来人,回头惊望,随后戴西玖听到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董事长来了,还不见礼。”

  所有人全都低身颔首。

  戴西玖看过走近的人,嘴角不经意的抽了抽,这,这,这个目不斜视的白人,不是费伦吗?

  这么说,顾琛之,也在这个事务所?

  助理在费伦耳侧低语几声,同时戴西玖微踮起脚,目光焦灼,四下寻找过一个人。

  费伦也在找,眼风巡视几圈,眉心簇过:“叶呢?”

  少年们两两相望,随即同时转身回头,步伐退开,人群让出一线宽阔的缝隙,戴西玖也转而眺看过去。

  目光一凝。

  巨大的拉推窗口,是初晨冉冉升起的暖阳,窗台宽窄刚好躺睡过一个人,酒红色毛衣质地柔软,长腿微曲,身形修长,额间温软的刘海垂盖下来,修长精致的手指轻搭在眼睫上,手掌白皙接过一线阳光,整个人优雅而慵懒,眼角一颗泪痣仿如深血点钻,于安和静好间隐带几分妖冶。

  连睡都睡得如此赏心悦目,独领风骚。

  一种万分诡异的感觉直袭胸口,戴西玖额心几不可见的抽了抽。

  有少年眼疾手快走过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侧:“叶,叶,醒一醒,董事长来了……”

  窗台上的人手指细微动了动,“嗯……”过一声,低沉暗哑悠然转醒,绵长性感的尾音绕过耳轮,连黛西玖都感觉喉头紧了紧,余光瞥见高贵眼睛瞪得无限大,似乎吞了吞口水。

  随后覆在眼睫上的手轻轻抬起,侧脸弧线精致绝美,因为逆光所以连掀起的眼睫都感觉根根分明刷过又起带起一片流光暗影,众人只觉心口也随之轻颤缓跳,呼吸深屏。

  他撑过窗台懒懒坐起身体,修长手指碰过薄唇,微微仰头打了个仪态优雅的哈欠,随后偏过头来,眸间带过几分微升的水汽,雾色朦胧,眼角一颗泪痣更显清晰,目光懒懒淡淡朝戴西玖这边落了落,随后看向费伦,轻轻一笑,妖冶明媚得几乎晃眼,语声带过万般漫不经心:“啊……原来这里还有比你更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