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听 第五十七章 林间起杀机
作者:江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9-10-21

  古家。

  古家家主古人醉难得有雅兴在古府后花园闲庭漫步。

  “家主。”

  等到他走到廊坊台阶处时,一身墨绿衣袍的男子突兀出现在他的身旁。

  古人醉对于那人的出现并不出奇,他抚平的衣襟上的褶皱,笑着说道:“都派出去了吗?”

  一脸人畜无害笑呵呵的模样像极了寻常人家的富家翁。

  那名男子隶属于古家珠玑,是那位千面郎君古枕的心腹。他见到身前的这位家主笑呵呵的模样,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

  古家家主喜怒无常的性情身为珠玑一员的他最为清楚不过。

  当年有一珠玑的成员截获了柳家的一条商业机密,在呈报家主以后家主龙颜大悦,当即就要重重奖赏于他。

  功法,秘籍,财物,美女,任他挑选。

  可这个本该平步青云飞黄腾达的珠玑成员却因为得了封赏以后欣喜若狂退下的时候全然忘了叩头谢恩,所以当即便被坐于高堂之上的古人醉一掌轰杀。

  听说当时大堂上残肢碎肉到处都是,鲜血将地面上铺的地毯染的殷红。

  后来他听当时在大堂上的一名下人说,家主轰杀了那人以后接过下人递过来的手帕将飞溅到脸上的几滴鲜血擦拭干净。

  继而对着大堂中的兢兢战战的人开口说道:“我杀他并不是因为他功高震主,当然他也不配,之所以杀他只是单纯因为他不懂得礼数罢了,既然没人教他,那只好让我这个当家的来教教他怎么做了。居功自傲,他不死谁死。”

  “不过哪怕学会了恐怕也只能留到下辈子了。”

  “对了,之前赏赐给他的钱财原封不动地送到他妻儿老小手中。”起身欲离开的古人醉突然开口说道。

  这句话让原本底下有小心思的人都是打了一颤。

  洞悉人心,莫过于此了。

  “回禀家主,是大公子亲自带领精锐去燕昶山截杀李乐府和姬歌他们,古枕大人怕姬家会留后手恐伤及公子安危便也跟了过去,所以说燕昶山那边是万无一失的。”那名珠玑成员赶紧收回心绪,恭恭敬敬地说道。

  “玉钩栏那边呢?”古人醉不紧不慢的又询问道。

  “二公子同古寒枝古大人已经前往玉钩栏。相信不久就能将李红拂带回。”

  身为珠玑的要员,他自然清楚七八年前李家与古家之间的恩怨。

  不对,那有什么恩情,两家人只有泼天的仇恨罢了,当然只是李家单方面的。他在心里腹诽道。

  “是缺月的安排?”对于玉钩栏那边的安排,古人醉狐疑问道。

  “回禀家主,听说是二公子主动请缨,说是要替家主您分担解忧。”

  “嗯。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古人醉漠然说道。

  那名古枕的心腹说了声“属下告退”后,才敢缓缓消失在廊坊中。

  他可不敢居功自傲步了那人的后尘。

  古人醉看到他消失在廊坊拐角处后,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

  当年他发觉珠玑内满是乌烟瘴气,刚刚提拔上来的古枕还没有能力能够威慑众人,所以他才选择拿那个有功之臣来开刀,做到杀鸡儆猴。

  他古人醉连这种功臣都敢杀就更别提珠玑内的一些吃老本的老人了。

  也是自从那次以后,珠玑内部才慢慢有了好转。

  “疏桐,你心底里究竟打的什么算盘?”古人醉望着廊坊边檐上的瑞兽,喃喃道。

  突然一道银光朝自己这边疾掠而来,速度之快已经近乎破开了虚空。

  古人醉眼神一凛,随即袖袍一挥。

  那道疾掠而来的银光缓缓放慢速度,最终在距离古人醉袖袍几尺之外停下。

  那道银光慢慢显现出真身,是一柄传音短剑,约摸两三寸长短。

  古人醉用信家派系特有的印决将短剑中的声音摄取出来。

  再听完那段声音以后,他点了点头。

  那段声音不长,不就一句话,准确来说只有五个字。

  姬家门前见。

  至于传音短剑的主人是谁,自然不言而喻。

  燕昶山脚。

  一行黑衣人动作敏捷飞掠至山脚。只见前方领头人突兀停住脚步。

  而后方的十几名黑衣人见状也都纷纷止住步伐,没有一丝嘈杂声。

  这十几名黑衣人其中有大多数都是灵力威压在辟海境,也有几个周身没有丝毫灵力波动,但单薄暗杀服却也遮掩不住其如同虬龙般乍起的肌肉,单单看其隆起的肌肉就让普通人望而退步。

  这群人当中领头的是一个身躯修长的青年人。

  黑巾遮面看不清容貌,但一双炯炯有神杀机闪烁的眼眸却露在外边,在其上是一对剑眉。

  领头人蹲下身来看了看身前明显车轧过的痕迹,嘴角噙笑。

  他拍了拍手中的尘土,向前挥了挥手,身形率先冲出。

  后方的十几人寂静无声的跟了上去。

  姬歌说完以后没有再向李乐府解释什么,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可以下山了。

  如果他都这般明说了他再听不懂的话,那古家就没必要兴师动众了。

  没必要。

  李乐府听闻姬歌的话语后咬了咬嘴唇,沉吟片刻,没有说话,跟了上去。

  “走啦。”姬歌对着在旁等候着的姬清灵与红酥说道。

  “清灵。”姬歌叫住她,“我在没有出楼之前不管你如何地娇蛮任性,所以说以前的事情我可以当做没听到,但我们姬家人从来都不会向弱者出拳,这是爹娘从小就告诉我们的,你还记得吗?”

  姬歌看着自己的妹妹,神色平静。

  “奥,知道了哥哥。”姬清灵嘟着嘴,小声说道。

  “那你就听哥哥的话,待会带着你红酥姐姐往山下的老王师傅那边跑,不管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回头,不要停步。”姬歌拍了拍她的头,笑着说道。

  “哥哥?”姬清灵颦了颦眉头,她已经感觉到了有点不对劲。

  姬歌摇了摇头,“放心,没事的。”

  “少爷。”一旁的红酥欲言又止,不过脸上的关切却是瞧得真真切切。

  “放心,你家少爷我福大命大,光凭他古缺月还差些火候。”姬歌嘴角上扬,安慰她说道。

  “簌簌簌。”

  林间有动静响起。

  杀气乍起于林间。

  “走吧,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跟上来的李乐府听到林间的动静后,对着她们二人说道。

  姬清灵跺了跺脚,拉着红酥的手便朝山下跑去。

  只要自己告诉老王头山上的变故,哥哥可能就会幸免于难。

  一想到这她的速度又加快了许多,若不是照顾到红酥姐身子,她的速度还能再快些。

  “少爷。”林间有人看到飞掠离去的姬清灵红酥二人,问道:“不追吗?”

  这群黑衣人的带头人便是古家的嫡长子古缺月。

  一身黑衣的古缺月摆了摆手,沉声说道:“我们的目的是把姬歌和李乐府的人头带回去,这件事一定要做的悄无声息。”

  “那二人怕是下山求援的。所以一定要速战速决。”

  古缺月重新带上黑巾,阴森说道:“杀!”

  “沙沙沙沙沙。”

  姬歌看到转瞬间从林间闪现出来的十几个黑衣人将自己与李乐府团团围住,不由的笑了起来,他指着这群黑衣人对李乐府说道:“看到没有,古家为了你准备了这么大的阵仗,恐怕是珠玑全体出动了吧。”

  “还不是托你姬大公子的福,要是只单单为了对付我,又何必调动珠玑的全部精锐,恐怕他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两位又何必妄自菲薄,若是在此能够取下两位的头颅首级,那即便有半数人折损在这也是值得的。”

  “拿七八条人命换自家一个心安,换家族的理得,虽然我不怎么会算数,但这笔买卖怎么想都是划算的。”

  一身黑衣身躯修长的男子走了出来,现在姬歌的面前,声音有些嘶哑说道。

  “哼。好一个心安理得。”姬歌冷哼一声,先前脸上的笑容收敛起来,眼神阴冷说道。

  “正好,李叔叔的墓就在前边不远处,我送你去见他。”

  姬歌话还没说完,身形暴起,冲着那名黑衣男子就挥拳轰了过去。

  “哼。找死。”身着黑衣的古缺月冷笑道。

  看到姬歌朝自己挥拳轰杀而来,他周身灵力暴涨,纯白色的灵力冲天而起,同样是一拳朝姬歌对轰而去。

  李乐府看到姬歌率先冲杀上去,像是受到了他的渲染,他眼中寒芒闪烁,一想到这群人当中说不定就有当年马踏李府之人,他身上甚至流露出此黑衣人身上更为浓郁的杀机。

  他右脚猛踏地面,施展着烂熟于心的明清拳,朝最近的一个黑衣人轰杀而去。

  不远处的丛林中,谁也没察觉到竟然还有一人站在那,当他瞧见了李乐府身上流露出来的常人难以企及的浓郁杀机后,他将嘴中的枯草根吐了出来,嘿嘿一笑,“此子绝不能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