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听 第六十二章 山崩灵海现
作者:江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9-10-21

  在李乐府的神海当中。

  一座耸入云天的山腰缠云的峰岳静静在那矗立着。

  一股巍峨震人神魄的压抑气息在此片神海空间中蔓延开来。

  如此有人打眼仔细朝那座峰岳瞧去,可能会瞧见峰岳的半山腰处有一个黑点在缓慢的往上攀登着。

  可能没有人会想到,那个小黑点竟会有如此大毅力,从山脚攀登至山腰,已是数万丈的距离,而那黑点仍没有停下的迹象,虽然缓慢,但仍是一点点往上攀登。

  而缠绕在半山腰出的黑色云彩中时不时有传来雷鸣电闪的摄人心魂的巨大声响。

  每隔一段时间都有半丈粗的雷霆电束轰击在山腰处。而被轰击处山石滚落,留下一个凹陷下去的巨坑。

  已经攀登至莫名峰岳半山腰处的那个小黑点正是此片神海的主人李乐府。

  此时他的十指满是血肉模糊,隐约间可见白骨森森,而十指上的指甲俱是磨损不见。

  原本的衣衫也在攀登时被凸出的锋利的山石给割刮的不成样子,身上有数不清的细微伤口,不断从中渗出殷红的血珠。

  脚上的鞋靴是除了手掌之外磨损的最为严重的,露出来的脚趾同手掌那般血肉模糊。

  饶是如此,此时在李乐府的俊逸的脸庞上除了额头上不断流淌下豆大般的汗珠外看不到丝毫痛苦的表情。

  兴许已经是疼的麻木了吧,毕竟快刀剁肉不可怕,最为难熬的就是钝刀割肉,是身体与神魂的双重的煎熬。

  此时的他眼神坚毅,嘴上因为先前的疼痛咬破了的伤口还留着鲜血。

  但不见他有丝毫气馁,他就一直直视着面前的山岩,眼神烨烨生辉。

  李乐府也不知道攀爬了多久,在这片自己的神海当中,没有昼夜之分,只有阴沉着的乌云密布的天空,与轰隆作响地雷霆炸裂声。

  李乐府不仅要攀爬山岳,还要小心提防着身后那轰鸣声不断的炸雷。

  就在刚才一道水桶粗的雷霆就在自己旁边炸响。

  被击飞的石块割伤了自己的脸庞,还有几道山石碎块镶嵌在了自己的血肉里。

  李乐府痛的紧紧咬紧牙关,嘴角鲜血直流。

  这这之后的一段,他总共遇到过三四次雷霆炸响。

  最近的一次就在他身旁一尺内炸响的,他甚至能问道自己手臂上烤焦的味道,还有那强大的麻痹感。

  就是那一次,李乐府差点没有抓紧山石,而从半山腰处掉落下去。

  他偷偷咽了口唾液,后脊直冒冷汗,如果从这掉下去,说是粉身碎骨也不足为过。

  等到爬到最后,李乐府已经不是单纯的用手脚攀爬,最后手肘手臂上也是血肉模糊,李乐府的手脚已经没有了知觉,现在是依靠着心中那股毅力在支撑着自己。

  终于,他看到了峰顶那团闪闪发光的银团。

  李乐府抿了抿干涸的嘴唇,终于要到了。

  等到他终于攀爬到峰顶,落去眼中地是一片开阔无垠的草地。

  那团银色光团就静静悬浮在半空当中,像是在等待着有缘人。

  李乐府躺在草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他抬起手臂看了眼血肉模糊可见白骨的双手,苦笑了一声。

  “父亲,母亲,你们都看到了嘛?”李乐府声音嘶哑的大声喊道。

  而他也没有听到任何答复,只有一声声的回响在这片空间荡漾。

  李乐府艰难的爬起身来,经过刚才的歇息,他现在全身的血肉有种说不出来的撕痛感。

  现在稍微迈开脚步就痛的冷汗直流,一阵阵的刺痛感直直冲击着他的脏腑。

  李乐府一步一步动作缓慢地朝那团银光走过去。

  地面上被拖延出一条血线出来。

  此刻的他已经浑身鲜血,俨然就是一个血人。

  李乐府咬着牙,伸出手臂,早已血肉模糊不清的食指尖终于触碰到了那银色光团。

  随即,他昏倒在地,不省人事。

  李乐府不知道的是,在他倒地昏厥的瞬间,那团银色光团将他的身躯迅速包裹起来。

  继而原本那座耸入云天的山岳就开始坍塌。

  而被银光包裹着的李乐府则是被缓缓带到半空中。

  银色光团不断修补着他受伤得躯体。

  生肉。活血。补筋。修骨。

  直至最后李乐府的身上除了破烂的衣衫外再也看到一丝疤痕,那团银色灵团化作萤光钻入到他的神识体内。

  而那座山岳坍塌的速度愈来愈快,最后直接想被人一掌拍随般化作齑粉簌簌落去神海当中。

  与此同时,在李乐府的一处脏腑洞天内,一道裂缝猛然间张开。

  继而随之向外不断延伸扩张开来。

  盘膝而坐的李乐府脸色微红,不由自主的猛然吸了一口气。

  听到动静的老王头轻咦一声,转头看向李乐府,在确认了他的身体变化后,拢了拢袖子,自言自语道:“还是低估了李家这小子啊。”

  随着李乐府的一口吸气,这片天地间的灵气纷纷朝他这边涌来。

  继而钻入了他的身躯内,没有丝毫的停滞,直直朝刚才那出脏腑洞天的裂缝内涌去。

  这种状态大约持续了约摸半柱香的时间,灵气才堪堪将那裂缝填满。

  而原本是那道裂缝已经扩张成了百丈宽的灵海,眺望无垠。

  在这脏腑洞天内,自成一片天地,一轮世界。

  灵气在灵海中翻滚升腾,慢慢被炼化成灵液,流淌在这灵海当中。

  等到一切归于平静,李乐府吐出一口浊气,缓缓睁开眼睛。

  在睁眼的瞬间,他的眸底突然迸射出两道精芒。

  李乐府站起身来,感觉身体轻盈,手掌之中像是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

  一念所至,手掌上红色灵力缠绕,他一拳轰出。

  虽然没有在神海当中有那般威势,但仍旧是把一株十年的柏树拦腰轰断。

  “恭喜李公子了,已经成功迈出灵力修行的第一步。”

  老王头迎面走了过来,不经意瞥了眼那株柏树,“恐怕以后赵家的赵明庭不会再有之前那般顺风顺水了。”

  李乐府仍旧处在无比震惊当中,等听到老王头的话语后,他才稍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已经是辟海境的灵力修士了。

  “谢过老王先生的救命之恩。”李乐府醒来后环顾了四周见到并无古家一人,就知道他们已经退去。

  但他可不相信姬歌有这那大的能耐能够让十几名珠玑精锐再加上一个珠玑统领知难而退。

  恐怕是因为面前的这位马车师傅,自己与姬歌才会化险为夷。

  老王头摆了摆手,毫不在意,他开口说道:“这句话你还是当面跟我家公子说吧,我家公子为了护你安全可是到现在都没有醒。”

  李乐府看了眼在那盘膝而坐略微狼狈的姬歌,眼中神色复杂,沉声说道:“两码事,我会专程向他道谢的。”

  老王头点点头,果然父子俩的秉性是一样的,难怪当初姬重如找到自己的时候告诉说只要见到他肯定不会失望的。

  燕昶山山脚。

  在姬府的马车旁站立着两名女子,一身红衣,一身青衣。

  红衣女子便是姬歌的服侍丫鬟红酥,而青衣女子自然就是姬歌的妹妹姬清灵。

  “哥哥他们怎么还没有下来?”姬清灵神色焦急的看向森林深处。

  “小姐不用担心,公子他身承大运,七窍玲珑,肯定不会有什么事的。”红酥在一旁安慰说道。

  “再说老王先生不是已经赶过去了,既然老王先生已经说这事不用我们担忧了,那我们自然不必太过着急,只要在这等着他们回来就可以了。”

  之前她们匆匆赶下山来,慌里慌张地将山上的情形告诉了一直在这等候的车夫老王头,原本以为老王头会驾车赶回姬家求援,没想到这个邋里邋遢的马夫灌了一大口酒,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终于来了”,继而身形直冲云霄,化作一抹流光朝山腰飞掠而去。

  这时她们俩才知道平日这个不显山漏水的车夫竟是名至少是聚魄境的灵力修士。

  毕竟红酥比姬清灵长了几岁,所以心性也比她成熟些许。

  又过去大半柱香的时间,饶是红酥沉稳的心性脸上也露出几分忧虑。

  就在她们俩打算再返回山腰处时,远远看到一行两人从半山腰处折返回来。

  姬清灵抓着红酥的袖子,有些迫切问道:“红酥姐,是哥哥他们吧?”

  红酥极目望去,看到了仍旧邋里邋遢的老王头,还有从衣冠服饰明来看明显不是自家公子的李乐府,就是没看到自家公子的身影。

  “是他们,可是不见公子...”红酥的声音愈来愈低,最后细弱蚊蝇,直至听不到声音。

  一听到这,姬清灵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哥哥。”

  “快点走,小姐该要等急了。”老王头背着自家熟睡过去的姬歌,催促着身后的李乐府说道。

  “知道啦老先生。”李乐府忙忙说是。

  他看着身前忙着赶路的老王头,有些匪夷所思,头一次对岛上的十座名门望族有了质疑。

  难道这名门望族中的底蕴真的丰厚到如此程度,随便拉出一个车夫都是凝神境的境界修为?

  就是走在前边的老王头,刚才背起还在沉睡的姬歌,然后又没问自己答应不答应就提起自己的衣领一跃而起。

  自己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体会到悬空飞掠是什么感觉。

  千山万水尽在脚下。

  等到落地后他放下自己背着姬歌径直朝山脚走去。

  自己也有问过他为什么不直接飞回山脚下,结果一直对他尊敬有加的老王先生没好气的甩给自己一句话“做人哪能这般张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