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听 第六十六章 万劫王不复
作者:江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9-10-21

  翌日清晨。

  天刚蒙蒙亮,因为已是暮秋时节,大街之上已经洋洋洒洒铺了一层薄薄的银霜。

  柏寒街上的一户人家的偏门打开了来,一个贼眉鼠眼的汉子扛着把扫帚,看了眼门前的银霜,叹了口气。

  他极不情愿的走下台阶,开始清扫门前的积霜。

  这个贼眉鼠眼的汉子叫做王不复,祖上不知道哪个坟头冒了青烟,踩了狗屎运,竟然稀里糊涂从柏寒街上一户人家手中低价买了这栋房屋。

  与信家这等名门望族做了斜对门的邻居。

  有人也跟信家管事的介绍过他,有可能的话安排他进信府做个杂役谋一口饭吃,但可能是长相的原因,一副贼眉鼠眼的模样让人一看就是心术不正的登徒浪子。

  信家管事的就瞧了他一眼,撇了撇嘴摇摇头,若是一副正经庄稼汉的模样他也就勉为其难地收他入府了,做些洗厕劈柴的活计还是可以的。

  可这般长相太过不顺眼了些吧。

  而他也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就好像入不得姬府对他来说再好不过。

  这让介绍他的那人脸色极为难看,有些挂不住脸面。

  这在这柏寒街上的平头百姓谁不想打破头挤进豪门大户,在这等富贵人家谋个生,哪怕是最下等的杂役,对外说出去也颇有面子。

  可他却偏偏这副样子,自那以后也就再也没人帮他寻摸活计。

  也亏得他还有些银两,不然现在只能去喝西北风去了。

  “王不复,起的挺早啊。”临户人家的院门蓦然打开,一个虎头虎脑的家伙探出头来,看到王不复后,大声喊道。

  听到有人叫自己,王不复转头嘿嘿一笑。

  说实话,他对这素有“富贵街”之称的柏寒街上的各家各户都没有太大的好感,虽然平日里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但这条街上的除了那几家名门望族,又有几家的当家人不是趋炎附势之辈。

  人心鬼蜮,杀人不见血,在大户人家体现的淋漓尽致。

  就连老主人都说他心性冷淡,人情薄凉,可他偏偏对站在门口的这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讨厌不起来。

  门口那小家伙是赵家的旁系的子孙,若不说是龙子龙孙,但也是生来衣食不愁人家。

  “你也起的很早啊。”王不复咧嘴一笑,朝手心呵了一口气,搓了搓手掌,说道。

  “那是,我爷爷都说了不能学你这般好吃懒惰,连去信家为奴为仆这种好差事都不肯做,现在连个婆姨都讨不上。”

  姓赵名申姜的稚童笑着说道,两颗虎牙尤为可爱。

  王不复挠了挠头,露出森白的牙齿,说道:“跟你姐姐说道说道,看看你能不能当我个小舅子啥的。”

  “呸,你就别想着癞蛤蟆吃天鹅肉,我姐姐怎么会瞧得上你这登徒子。”赵申姜淬了他一口,吐了吐舌头,缩回头去。

  王不复摸了摸胡子拉渣的下巴,意味深长。

  这时,信府的朱红大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来,十几名身着墨绿色衣束的男子从大门内鱼贯而出。

  见到这番情景,王不复眯了眯双眼,嘴角玩味勾起。

  终于是肯出来了吗。

  在等到那十几名带刀配棍的男子在信府门前笔直站好后,一身黑金锦服的信流平坦坦然地出现在信府大门处。

  “老爷,都已经安排好了。”身旁的一名黑衣男子低声说道。

  “嗯。”信流平点点头,看了眼府前的十几名男子,这可都是影椟暗卫中的尖子。其中修为最差的都是辟海境中期,有几个被重点栽培的已经半只脚迈入聚魄境,甚至比起几家当中的嫡系子弟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想你们都清楚今天之所以摆出这种阵势是欲何为,所以我想告诉诸位,今日若此事成,各位的名字必将会载入族谱。”

  “而且我信某人承诺,事成后功法灵决,任各位挑选。”

  信流平的声音用灵力裹挟,如惊雷炸响般落在众人的耳中。

  “我等愿为家主鞍前马后,誓死追随。”

  众人听到信流平的话语后,眼神炙热,铿锵有力地喊道。

  “哈哈。”在众人的话音落后,突兀的一道朗朗笑声打破了此间的沉寂。

  信流平眯了眯双眼,向声音的来源处望去。

  是一个正在清扫积霜的汉子,长得一副贼眉鼠眼的猥琐模样。

  他同样正在看向这边,嘴角咧起。

  “没想到大清早上就听到有人在这大言不惭地侃侃而谈,真是污了大爷的耳朵,丧了老子今天的雅兴。”

  王不复将手中的扫帚扛在肩上,讥讽喊道。

  信府门前的十几名影椟尖子纷纷瞥头怒目而向,手掌紧握着腰间的刀柄。

  信流平看了眼身旁的黑衣男子,黑衣男子会意,身形一个闪瞬,消失在原地。

  王不复猛然察觉自己身前出现一黑衣男子,半句话都没有,一道锐利的拳罡就直朝自己轰来。

  王不复眼神中先是露出一抹惊恐,这丝神情落在了黑衣男子眼中,心中冷笑道,原来还是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他那道拳罡中中正正的轰在了王不复的胸膛之上。

  可是接下来他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面前的这个长相有些猥琐的汉子并没有像自己想象当中那般倒飞出去,身形深深陷入墙面。

  自己的一拳结结实实轰在他胸膛上,而他就咧了咧嘴,坦然受之。

  “就这么点力度?”王不复原本眼中的三分的惊慌换成了七分的轻蔑,讥讽道。

  黑衣男子后退一步,天地间的灵力疯狂的朝这边涌来,汇聚在他的手掌间。

  几息之间灵力光团便包裹右拳,身上的气势猛然暴涨。

  灵力的波动使得他身上的黑衣鼓动起来,猎猎作响。

  而且他眼神当中的原本的轻蔑消失不见,一脸庄重。

  之前原本他打算只是重伤他而已,打断两只手脚腿,再敲碎他满嘴的牙也就罢了。

  可现在,黑衣男子身上的杀意再也不用遮掩。

  他右拳上的灵力光团更盛,隔着远远的重人都能感觉受灵力压迫感。

  半只脚迈入聚魄境的影椟尖子!

  “嘿,只是靠信家的的资源堆积出来的灵力修为,底子虚的很。”王不复感受着他身上的灵力波动,略带点评地不屑说道。

  “哼,是虚是实,你试一下便知。”黑衣男子冷哼一声,手上华光大盛,相隔较近的王不复可以感受到那拳头之上的灼热感。

  王不复揉了揉肩膀,右手猛然探出。

  直直的抓住了黑衣男子的右手,王不复的手掌如同一座牢不可破的枷锁攥住了他手上的灵力光团。

  “看来信流平对你还是颇为器重,连这种灵决都交由你修炼,只不过是不是没有人告诉过你,不要与淬体武夫近身搏杀。”

  王不复手掌之上的力道猛然加重几分,那团带着灼烧感的灵力光团就这样湮没在他的巨大的手掌中。

  “滚一边去,老子要找的人不是你。”王不复不复之前一副猥琐的乡下汉的模样,气势如虹,一挥手臂将黑衣男子砸入院墙当中,身陷数尺之深。

  黑衣男子昏厥过去,没有了动静。

  原本站在那的十几名影椟暗卫,见此纷纷拔刀出鞘,朝王不复围拢上来。

  王不复甩了甩手腕,朝着高台之上的信流平拱手说道:“王不复,恳请信大家主指教指教。”

  信流平眼角余光瞥了眼已经昏厥过去的心腹,看着不远处拱手抱拳的汉子,挥挥手示意影椟暗卫退下。

  他缓缓走下台阶,说道:“当年潇湘榜上的前十人当中我记得有一名绰号叫做‘万劫’的,不知道你跟他可以关系?”

  王不复双臂下垂,嘿嘿一笑。

  “小人姓王名不复,只是一个庄稼汉而已,哪里认得潇湘榜上的高手。”

  信流平微微一笑摇了摇头,置于身后的双掌五指化勾。

  “姬家派你来的?”他又问道。

  “什么姬家不姬家的,俺就是单纯的想跟信大老爷讨教几招,说不定还能落得个好名声,以后也好能借此讨个婆姨。”王不复摆摆手,说道。

  因为听到刚才的打斗声,赵申姜好奇地趴在门缝上瞅着柏寒街上的阵势。

  他看到王不复被一群人围在中间,与他对话的是身着黑金华服的一中年男子,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份,但看他那身上的料子就知道不是个简单地人物。

  城南锦云阁中的绸缎料子,可不是谁都能穿的起的。

  赵申姜虽然年纪尚小,但见识阅历却比同龄人丰富很多。

  即便是赵家的旁支边系,也算的上是大户人家了。

  在门缝中隐约听到王不复说要讨个婆姨后,赵申姜气恼地跺了跺脚,心想道,这都什么时候你还想着讨个婆姨,这个时候你就认个错,跟面前这位老爷赔个不是,大不了再赔点银两,能够帮助性命先。

  没看到周围的十几个人手上都拿着刀吗?!

  姬家。

  在后院姬重如自己搭建的竹屋内,依旧是一副邋里邋遢模样的老王头坐在蒲团之上,对面是一身白衣胜雪的姬重如。

  姬重如给老王头又添了一杯酒,笑着说道:“王老哥怎么一大清早就来我这讨酒喝?”

  王子归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闷声说道:“昨晚把消息都散出去了。”

  “嗯。”姬重如点点头。又给他倒满了一杯酒。

  “我不明白,拿人命去填这样有意思吗?”王子归眉头紧皱,看着姬重如。

  姬重如端起酒杯,又放了下去,“这是义父的意思,即便我这当义子的不同意,也没有办法,义父的性情你难道还不知道。”

  老王头闷声闷气地又喝了一口酒,最后将酒坛抱起仰头大口灌了好几口。

  “王老哥。”姬重如开口说道。

  王子归砰的一声将酒坛放在桌上,嘴角的酒水顺着胡须往下流去。

  他双眼通红,额头上青筋暴起但却是满脸的无奈,“以后喝酒就只剩下我自己一人了,他们怎么就这么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