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听 第一百三十七章 天下怪事何其多
作者:江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9-10-21

  “抱歉,来晚了。”柳擎天看着眼前的信庭芝几人,略带歉意地开口说道。

  姬歌闻言摸了摸鼻翼,“小场面,小场面,我还应付的来。”

  “吆,怎么?没想到你还是一直藏拙啊,莫非是我看走眼了?即便他们当中有人被你废去条左臂,可仍旧是货真价实四个聚魄境的练气士,这你都不怵?”柳擎天呵呵一笑,白了他一眼,打趣说道。

  许凌州走上前来,与姬歌并肩而立,开口说道:“我与你之间的事要等到稍后再说,起码也要等到在四五层楼上再解决,在此之前,我都会不遗余力地站在你这边。”

  姬歌揉了揉脑袋,果真是盛情难却啊。

  “谢了。”姬歌抿抿嘴唇,轻声开口道。

  楚玉也托服着李乐府来到姬歌的身旁,李乐府神色黯淡,低声说道:“让古缺月逃过一劫。”

  “小事情,这次没能够干点他还会有第二次机会的。”姬歌拍了拍李乐府的肩膀,“只不过在天阙阁内你可要小心了,站在恐怕你真的成了古缺月的眼中钉,肉中刺,他现在对你可是欲除之而后快。”

  “而且现在大部分的青年一辈都还没有进入其中,若是都进来的话人多脚乱,我怕古缺月那几人会暗中对你出手。”

  姬歌歪头看了李乐府的后背一眼,看来赵明庭那一拳使得他的背脊已经皮开肉绽来。

  姬歌从怀中探出一瓷瓶放到李乐府的掌心,“应该会对你的伤势有所帮助。”

  “楚兄,就麻烦你在一旁好好照顾乐府兄,我可不想回到家里他姐姐为了他而跟我拼命。”

  楚玉问问微微点头,随即以心湖涟漪的手段同姬歌说道:“信庭芝的实力我仍旧没有摸出深浅,只不过我经过与他的一番交手,我可以肯定,他现在的灵力修行已经无限逼近凝神境,而且我还怀疑他是在刻意压制住自己不让自己破境,”

  姬歌神色凝重地点点头,转头看向对面的那一袭白衣。

  “姬歌你到底打不打?给句痛快话。”已然废去一只手臂的赵明庭眼神阴翳地盯着姬歌,出声质问道。

  没等到姬歌开口答复,柳擎天却率先开口说道:“

  信庭芝,莫非你是想就在这天阙阁一楼就决出胜负分出高下来不成?”

  “起码现在我们两方势均力敌,孰强孰弱仍不是个定数,你就真的那么有信心就能够胜过我们这边?”

  “哦?那你的意思就是不打喽。”听到柳擎天的一番话后,信庭芝莞尔一笑,说道。

  “打肯定是要打的,只不过擎天哥说的没错,站在我们若是分出胜负总要有人因为这个而影响到在六楼中的点评,不管是谁,上十家的脸上终归是挂不住,所以我们还是避免交战,将大战放在六楼上最为稳妥。”

  许凌州转动着手中的玉石质地的毛笔,开口解释道。

  当然这是最为隐晦的说法,若是说的再直白一点就是我们上十家在这拼命争斗,到头来还是会被其余的那百家捡了漏,得了便宜。

  “那该如何?”古人醉虽然这般说,但目光仍是死死地盯住李乐府。

  若是能够有机会的话,他不介意将李家的这个余孽做掉。

  “很简单,为么能够保证我们在几个人都能够成功的在六楼得到天阶的评价,所以在五层之中不能有任何的溃败,最好的方法就是柿子挑软的捏。”

  “届时试金榜上的名次高低就要看各位的手段了。”自打进楼后就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徐清川漠然开口说道。

  “小歌,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这确实是最好的办法,毕竟有重伤的李乐府在这,而且对面也有一重伤的赵明庭,所以我们双方都不能就此开战。”

  柳擎天转头对着姬歌眨了眨眼,附在他耳边小声说道。

  姬歌听柳擎天把话说完后微微一笑,对着信庭芝开口说道:“信庭芝,我是个信守承诺的人,所以希望你也是。”

  信庭芝点点头,其实他也不愿现在开战,若真的开战,吃亏的也是自己这边。

  他们那边只是一个辟海境的李乐府不能加入战斗,可自己这边却是有一个聚魄境的赵明庭战力锐减。

  此消彼长,吃亏的始终是自己。

  两方就此敲定下来,随后便各自盘膝而坐调养生息。

  等着接下来百家氏族子弟的到来。

  “明庭,你过来。”信庭芝以凝音化线的手段同赵明庭说道。

  赵明庭听闻后极为吃痛的站起身来,走到他的身旁,狐疑地看向信庭芝。

  “庭芝哥。”

  “既然你还叫我一声哥,那个东西给你我就不算吃亏。”

  信庭芝从怀中探出一颗寒气极重的丹药,小心翼翼地放在赵明庭的手掌心中,“吃了他。”

  赵明庭刚一触碰到那颗丹药就打了个冷颤,但他对此没有丝毫的怀疑,直接将那枚丹药吞咽而下。

  说实话,自己也不知道这颗丹药的功效,当初稚骊交到自己手上的时候只说这颗丹药名为“灵香寒蔻”,至于什么功效她也没有详细告诉自己,只跟自己说道,紧要关头可以保住自己一条性命。

  赵明庭刚一吞咽下就感觉到体内有一股寒意散发至四肢百骸。

  就连体内洞天福地内的灵海都有了结冰的迹象。

  赵明庭的脸上遍布寒霜,一呼一吸间皆是寒气涌动。

  而且他的整条左臂上早就是结满冰霜,整条左臂变得晶莹剔透无比。

  “庭芝哥。”赵明庭艰难开口叫道。

  信庭芝见此毫不犹豫地将一股灵力渡到赵明庭的灵海当中。

  “哗。”

  赵明庭的灵海上随着那股灵力的到来有冰破碎的声音,继而灵海上冰层有了消融的迹象,他脸上的冰霜有慢慢散去。

  至于赵明庭的左手臂上,那些原本被姬歌毁去地经脉结窍去嫩柳萌芽,正在缓慢的恢复着。

  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守阁人顿时目瞪口呆,这名叫信庭芝的白衣男子的手段算是彻底折服了自己,只不过他更是在意坐在他对面的那名叫姬歌的少年人凭什么觉得会斗得过他。

  而且貌似这个信庭芝好像比起那两名后到的聚魄境的青年人更为在意他一个辟海境。

  虽然之前的那番“谈判”姬歌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可信庭芝的目光却从未离开过他,而且最终也是姬歌一锤定音做的决定。

  真是年岁久了什么事都有,怪哉!怪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