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听 第三十七章 我以聚魄杀化婴
作者:江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9-10-21

  穆春看着手握长剑满身剑意倾泻而出的姬歌,脸上又增添了几分凝重之色。

  这小子的手段怎么这般层出不穷?!

  而且他手中的那柄长剑也不是凡器,若是自己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一件中品灵器。

  当年自己凭借自己积攒的军功其实是可以换取一件中品灵器的,但后来经过一番取舍思量,才在最后选择了这道破暮敕峰灵诀。

  所以此时看到姬歌手中的那道中品灵器,眼中划过一抹贪婪之色。

  而且他愈发好奇这小子到底是出身哪座名门世家,身价底蕴竟是这般深厚。

  而且出门历练竟然没有护道人跟随在其身边,不得不说这小子家中的长辈也有些托大,不过幸好是如此才能让自己捡到这份泼天的富贵机缘。

  姬歌当然不清楚穆春的心中所想。

  此时他好像又回到了当初自己一人与蟠青之地半步化婴境的绿枝厮杀时的那个夜晚。

  姬歌手握将邪,剑身上青绿两道颜色交织相融,剑尖上寒芒闪烁灵力缠绕直指穆春。

  穆春见此微微一笑,拍手说道:“剑是好剑,只是用剑之人却不怎样。”

  旋即他瘦削的身躯一震,右脚一踏地面,身形迅若奔雷,在空中留下淡淡的残影飞掠过数丈之宽的山溪。

  如长虹挂空自其手中轰出一道灵力光柱。

  姬歌见此眼神微凛,脚下流光溢转,右脚一蹬身形朝后迅速撤去。

  原本他站立的地方被那道灵力光柱轰出一个数丈之深的巨大深坑,山溪之水倒灌入其中。

  姬歌见此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滴,“好险。”

  穆春见一击未能得逞额头之上青筋暴起,他没想到只是收拾一个聚魄境的小子竟然会这般大费周章。

  他凌空而立,看着地面之上侥幸逃出生天的姬歌,眼神冰冷。

  随即他双手探出,双掌之中皆是有一团精纯至极的灵力。

  而后又是两道璀璨的灵力光柱从天而落,轰向姬歌站立的地方。

  姬歌身形一侧,一道灵力光柱擦着姬歌的胸襟而过。

  若是这般轻易如此那姬歌便不叫姬歌了。

  姬歌手中的将邪剑身同样一侧,剑刃抵在灵柱之上。

  旋即他左手握住右手手腕,将原本抵在光柱之上的剑身往上一提。

  “给我破!”

  姬歌一声低喝那道青绿交织的将邪便裁入的灵力光柱之中。

  随意另一道灵力光柱朝姬歌的身躯轰撞而来。

  此时被一道灵柱封住了退路的姬歌已经避无可避,退无可退。

  凌空而立的穆春见此冷冷一声,“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等到他收拾掉姬歌,会用巫族之中独有的术法将他的魂魄从灵海中剥离出来,届时自己再将其以雷霆加以严刑拷问,让他吐出之前所施展的那道灵诀,最后再将其挫骨扬灰让他真正地消失在洪荒古陆之上。

  届时自己再好好清点一下这小子的家当。

  原本以为地面上的小子会被第二道灵力光柱轰杀至死,可是几息过后穆春并没有听到底下意料之中的那声惨叫。

  穆春眯缝着双眼朝地面之上看去。

  此时姬歌一手紧握将邪裁入一道灵柱之中,另一只手则是化拳与第二道光柱轰撞在了一起。

  “多亏了你,准确说来也多

  亏了这片山脉远离了那些个视线目光,能够让我将一些个手段施展出来。”

  穆春不会知道,在其体内小天地灵海上空之前林老没有探查到的那座金色身影两只金色瞳眸皆是睁眼开来。

  金瞳之中是阅进千百年来沧海桑田的沧桑与诸天大道万界百族的漠然。

  所以才有了姬歌递出去那一拳。

  “咔嚓。”

  一道细微的响动落在了穆春的耳中。

  旋即第二道灵柱之上自底部生出了节节裂痕。

  姬歌低喝一声原本清澈见底的眼眸竟然生出一丝细不了察的金芒。

  随之姬歌的左拳又向前递出了一寸。

  那道灵柱之上的裂痕愈深。

  姬歌的身躯此时不断发颤,喉间发出一声似龙吟又似凰鸣的嘶哑之声。

  他的拳锋以千军辟易之姿又多递出了一寸。

  这一寸就使得那道由化婴境修士以精纯至极的灵力所凝聚出来的灵力光柱砰然碎裂开来。

  灵柱崩碎化作万千荧光洒落在山溪之上,使得溪水之上波光粼粼。

  姬歌右手中裁入光柱之中的将邪以势如破竹之姿向上一划而去。

  这道光柱便被一裁为二,如同之前被灵力风暴席卷的参天古树一般倒落在地面之上。

  穆春看着剑气依旧不减划在手掌心中的那道深可见骨的伤痕,汩汩鲜血如同山溪之水流淌而出。

  穆春牙关紧咬发出一声闷哼。

  姬歌抹去滴落在脸上的那滴鲜血,倒持将邪,咧了咧嘴,粲然一笑,“吃不吃得消?”

  只不过话音刚落姬歌的嘴角便流出鲜血,不但如此他的眼角,七窍处皆是有鲜血流出。

  穆春见到他这副模样,阴侧侧地笑道:“彼此彼此。”

  姬歌先前因为强行动用了那座龙凰不朽法身的力量硬接住穆春的那道灵力光柱,但其上所蕴含的化婴境的威压却顺着他的左拳进入到了他的四肢百骸之内。

  一路上以摧枯拉朽之姿延顺着他的结窍灵脉进入到他体内的那座小洞天之中。

  若不是灵海之上有那列列悟轮回篆将那股威压化解而去,恐怕单是那股威压就能够将姬歌的脏腑给压爆。

  饶是如此姬歌体内现在也是如龙卷过境,遍地伤痕。

  姬歌的身形摇摇晃晃,他现在手掌心抵在剑柄之上,硬撑着身子不让自己倒下,只是视线已经模糊不清,脑海之中一片昏沉。

  见到姬歌这番模样,穆春自空中缓缓落下身来。

  站在姬歌的身上,脚上灵力缠绕,一脚将其踢飞出去。

  旋即姬歌的身影如同离弓的箭矢一般倒飞了出去,身躯轰撞在一颗两人合抱都抱不过来的参天巨树之上。

  紧接着那棵巨树承受不住那股暗劲便轰然向后倒塌而去。

  瘫坐在地上的姬歌呕出一口鲜血,饶是如此他身上的白袍依旧没有破烂分毫。

  他身上的白衣正是在敛兵镇地之中姬青云替他母亲转交给他的那件法袍。

  “没想到差点看走了眼,想不到你这小子还真是浑身是宝啊。”穆春一个箭身来到姬歌的身前,右脚踩在他的胸口处,脸色阴翳地说道。

  此时姬歌咬了一下舌尖,使得神智清醒了些许,咧了咧嘴,结果满口的鲜血流了出来。

  “你想不到的事情还多得很呢。”姬歌挥动着手

  中的将邪有气无力地朝他挥砍而去。

  穆春嘴角狞笑着探出双指夹住将邪的剑身,啧啧说道:“冥顽不灵。”

  旋即双指夹过将邪,将剑尖抵在他的胸口处,一点点刺入其中,“滋味如何?吃不吃得消?”

  姬歌咬着牙忍受着那锥心的疼痛,不做言语回答。

  在姬歌的神海之中,王位高坐的黑衣男子神色漠然地看着发生在外界之事。

  无动于衷。

  千万年来在那座冥海之中他见过那两族厮杀比这更加血腥残酷之事,已经麻木了。

  直至最后他看到那柄将邪缓缓地刺入姬歌的胸口,见到咬牙不吭一声的姬歌,那万年不变的冷峻神色终于有了一丝异样。

  “若你真的止步于这远离故乡的地域上,那不就是说明我的眼光也不怎么样吗?”

  “你姬歌不该是这种程度的人。”

  一道威压的声响在姬歌神海之中响彻开来。

  旋即小天地中灵海开始波涛汹涌,那座金色身形身躯一震,头顶天幕之上的那道金色星河熠熠生辉。

  姬歌的小天地之内处处显露出生机。

  随后一直置身于那剑匣之中的那柄沉香连带着沉香剑鞘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姬歌的身前。

  随后姬歌像是忘却了痛苦一般,双眼微微闭上。

  一呼一吸。

  万物陷入了静止。

  平地起惊鸿。

  一道黑色剑气自穆春的身躯穿过,将远处的一座耸入云天的山头峰岳削落。

  等到穆春反应过来时那柄沉香已经重新归入了剑鞘之中。

  自己的眼中只看到一抹黑芒。

  继而便看到了自己的身躯轰然到底。

  而自己则是死不瞑目。

  “彼此彼此。”姬歌将刺入胸口处将邪拔了出来,捂住胸口扶着树桩吃力地站起身来。

  将那柄将邪归入剑匣之中。

  “啾。”

  自穆春的胸口处有一道白色的光芒破体而出想要逃离而去。

  只不过被早就有所防范的姬歌察觉到,旋即他便递出了那蓄势待发的一拳。

  拳声如雷,拳罡如风。

  轰杀在了那道破体而出的白芒之上。

  “对了,忘了告诉你,我叫姬歌。”姬歌保持着出拳的姿势,淡淡开口说道。

  “这下你可不会做个屈死鬼了。”

  回应姬歌的是白芒之中传来一声惨叫,随后那道白芒便真正的消逝在了虚空之中。

  姬歌心中松了一口气,这才盘膝而坐恢复调息着体内的灵力。

  之前在蟠青之地时温稚骊同他说过,踏入了化婴境之后,依靠体内灵海加上先前聚敛的三魂七魄凝聚的神魂,就会炼化出自己的灵婴。

  而只要有了灵婴,哪怕是肉身损坏的再为严重只要逃出生天依旧能够再将自己的肉身修行出来。

  这与之前凝神境的三魂七魄夺舍别人的肉身大不相同。

  而姬歌之所以没有离去就是为了斩草除根将穆春的灵婴给打灭以绝后患。

  他的有些秘密无论是在这之前还是在这之后都不能够让人知晓。

  比如他出身轩辕一脉,身负大气运。

  又比如他今日以聚魄战化婴,越两境而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