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听 第四十四章 夏去秋来的穆夏
作者:江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9-10-21

  终于是在那名老者口中听到了他的名号。

  原来是名为无涯。

  穆秋与穆夏互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中流露出浓浓的难以置信神色。

  他们他们穆氏一门虽然在族内称不上是名门望族,但是因为与那几家有些利益上的往来所以靠着这些盘根复杂的关系也是顺利的跻身到了氏族之列。

  所以当初穆氏嫡系子弟穆冬也就是他们的大哥,当初在敛兵镇地传送法阵广场中施展出法天相地神通的那名身形健硕的男子率先参军入伍以后,他们姐弟三人也是遵从家族的安排进入了军伍之中,凭借着氏族的底蕴以及各人的天资去赚取泼天的军功。

  借此来稳固穆氏一族的身份地位。

  而在他们入伍后的第一天,担任他们三人伍长的那名一头墨色长发胸口之上有两道疤痕的巫族中年男子便是开口告诉过他们。

  比如说在那与那座长城中的武卒交战之中,最容易在哪只军伍身上捞取泼天的军功。

  又比如说若是遇上了那支身着赤红色铠甲的军伍只管转身逃跑,千万不要以为仰仗着自己的灵力修为就可以在沙场上肆无忌惮地冲杀。

  那支全身赤红色铠甲覆盖的人族军伍不是他们这种灵力境界的人能够匹敌的。

  当年他们军营之中也有人在沙场之上碰上了那支军队,那人想要凭借自己的天相境的化婴境界强行将那只军队的阵型冲散,结果却落了个身死道消尸骨无存的凄惨下场。

  他们姐弟三人一直跟随在那名伍长身旁,每当那名伍长提及到那支名为“赤甲镶龙”的军队之时,他们在伍长的眼中除了看到一丝恐惧之外更多的一种名为敬佩的神意。

  听伍长说那支赤甲镶龙的军队是自打长城建造伊始,便由人族轩辕一脉与炎帝一脉共同创立的,所以这个番号沿袭至今已有千年之久。

  而在这千年之中这支赤甲镶龙无数次地在长城将破之时力挽狂澜。

  当有一次穆春问及到伍长胸前的那两道交叉的伤痕之时,他们的伍长挺起胸膛,脸上露出了几分得意之色。

  “这就是让统帅着那支赤甲镶龙之人给砍得。”

  至于那支勇冠长城战无不胜得赤甲镶龙的那个神秘莫测的统帅,他们也是第一次在伍长口中听到。

  当时伍长便意味深长地同他们说道那座长城之上看似最为闲散之人便是那支赤甲镶龙的真正统帅。

  而千百年来长城之上看似最为无所事事的便是一位名叫无涯每天抱着酒葫芦酗酒的老者。

  莫非眼前的老者与那支赤甲镶龙的统帅是一人?

  穆秋与穆夏他们二人极有默契地又互视一眼,点点头。

  旋即他们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身形一掠,化作两道虹芒,暴退而去。

  若眼前的老者真是他,即便是他们大哥来了,他们三人对上赤甲镶龙的统帅,也只是一个死字解得。

  “前辈,他们要跑了。”姬歌在其身后小声提醒说道。

  “嗯。我看到了。”自称无涯的老者背着手,眼神扫过那欲要破开天幕离去的两道虹芒,小声嘀咕说道:“之前让你们走却不走,现在想走我却不打算

  放你们走了。”

  随后他向前踏出一步,这一步便是数十丈之遥。

  旋即他探出右手,五指微曲化勾。

  自手掌之上有一股淡淡地威压散发开来,但这股威压仍旧是远离他身边的姬歌心神一震,额头之上冷汗直流。

  姬歌满眼戒备地看着至今身份不明的老者,抿了抿嘴唇,紧了紧背后的剑匣。

  随后姬歌看到自称为无涯的老人探出去的那只手掌上有丝丝缕缕的乳白色灵力缠绕着。

  他的右手竟然是在慢慢变得透明,最终姬歌看到近乎于透明的右手上有磅礴的吸力生出,随后他朝着那两人逃窜的那处天幕上往后一吸扯。

  天幕之上的云海便悉数被他吸扯了下来,看到仍旧是没有那二人的身形,无涯老人身上灵力暴涨,右掌上的吸力也猛增了些许。

  “给我回来!”无涯一声轻喝,姬歌的神识又是一阵激荡。

  随后姬歌便看到自天幕之上的某处虚空前有两道十分渺小的身影被他强行从天穹上吸拽了下来。

  “怎么这般着急忙慌地想要离开?不在唠唠了?”无涯低头看着身前跌落在地在地面之上砸出两个深坑的姐弟二人,笑吟吟地说道。

  “前辈,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前辈宽恕见谅。”那名叫穆夏的男子爬出深坑,跪在地上磕头求饶喊道。

  “我还就纳闷了,为什么非要问我名字呢,问了以后还要跑,该不会是要回去搬救兵吧?”无涯蹲下身来,看着不敢抬起头来的穆夏,猜测说道。

  “大人还请放心,我保证不会将大人的行踪泄露给外人。”穆夏抬起头来,神色惶恐地颤抖说道。

  “你就算是泄露出去又如何。”无涯强行按下他的头,不想看他那张长得太过随意的脸,不屑地说道:“此时你们正战事吃紧,你们这一族的强者差不多都被调离去了长城那边,几个坐镇后方的老家伙要么是在闭死关那么就是忙着处理前线的战事,哪会有什么闲工夫来找我的麻烦?”

  “再说他们管得到我吗?”此时无涯站起身来,一脚踩在了穆夏的头上,碾了碾,“刚刚一出来就喊我老小子的是你吧?”

  无涯脚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直接是将他的头颅踩得陷入了地面之中。

  将一切看在眼中的姬歌原本平静的脸庞上神色出现了些许的凝重只色。

  “还请前辈放过我三弟。”原本在一旁始终没有开口的穆秋看到他这般举动后急忙开口喊道。

  无涯抬起脚来,轻轻一踏地面,穆夏的身形便从地面中给震了出来。

  “可别说我以大欺小。”老人看着从地上爬起身来,一脸污血的穆夏,“你骂我一句我踩你一脚,我没吃亏你也没赚头,这样挺好。”

  “还有,巫族也真是落寞了,现如今难道都盛行打不过也不管是否与之有血海深仇就给别人磕头求饶乞求饶命吗?”

  穆夏眉头低敛,双手抓在地上十指深深地陷在地面之中。

  眼眸之中满是憎恨还有满脸的狰狞。

  此时无涯已经转身带着一直在旁边“看好戏”的姬歌准备离去。

  看着身形佝偻毫无防备的无涯,穆夏本就狰狞的

  脸上露出一抹狠色。

  他缓缓从地上站起身来,整理好身上的衣襟。

  “二姐,若是你能够回到军营之中麻烦还请告诉老伍长,穆春没有听他的教诲,只不过穆夏也没有给他,给整座巫族丢人。”

  穆秋原本想要出手阻拦,只是后知后觉而且还身负重伤的穆秋怎么可能快得过心意已决的穆夏。

  穆夏将手中早就已经施展出来的结界打向不远处背对着他们的一老一少。

  一直留意着身后动静的姬歌听到身后响起了破空身后猛然转头,大声喊道:“小心。”

  走在后头的无涯神色漠然地转过身去,看着那道已然在自己周边成型又将自己与姬歌笼罩而来的结界,冷笑一声,“怎么?还不舍的放我这个老头子走?”

  “既然知晓了前辈的身份,那就自然知道了前辈的这颗项上人头有多么值钱,所以晚辈怎么能够就这般目送您离开?”结界之外的穆夏将脸上的污血擦拭干净,猖獗地说道。

  无涯透过那座结界看着穆夏,神色冷漠,随后他点点头,“可以。”

  在他身后的姬歌紧盯着穆夏脸上的表情,神色复杂。

  这不是摆明了一心求死?

  旋即穆夏低喝一声,双手迅速的结出各种手印,身上天相境的磅礴灵力喷涌而出。

  姬歌看着在其身后缓缓凝聚而成的那尊身躯高大面容与之十分相似的身影,一脸的讶异。

  之前在广场上那名壮硕的男子也是施展出了这种神通,后来在那座山林之中那名叫穆秋的女子也是施展出这一手段来探寻自己的踪迹,现在又有这名身形低矮的穆夏施展出来。

  姬歌看着结界外那尊高大入云天的身影,在他眼中看到的是一抹决绝。

  随后便看到那尊法天相地抬起脚来,朝着结界内的他们二人踩落而下。

  无涯见此摇了摇头,旋即眼神一凛,身形一震,一股霸道无匹的罡气在其体内迸发而出,直接是将毫无防备的姬歌掀翻在地。

  随后他一拳轰在了结界之上,那座由穆夏临时勾造而成的结界便被他一拳打碎而来。

  随后那只法天相地的巨大脚掌也随之踩踏而下。

  姬歌看着头顶上的那片巨大的阴影,哀嚎一声,“怎么又来?!”

  旋即无涯看着那只遮天蔽日巨大的脚掌,微微一笑,“看来是我看走眼了,巫族还不至于没落于此。”

  随后他便迎之而上,又是一拳裹挟着浓郁的灵力自己威猛的罡气递了出去。

  ...

  山林间的小径之上有一衣衫褴褛身上甲胄破烂不堪的老人在前领路。

  在其身后是一身白衣背负剑匣的一俊逸少年。

  在更远的山那边,干裂的河溪河床旁坐着的是一右手臂如新生婴儿般娇嫩的一巫族女子。

  名为穆秋的女子满眼通红,怔怔出神地看着怀中躺着的她之前最不待见此时却为了给巫族争一口气而满身鲜血毫无生机已经身陨道消了的自己的弟弟。

  穆夏。

  夏去秋来但却偏偏死在她身前的穆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