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听 第一百一十三章 莫不是你想追我
作者:江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9-10-21

  姬歌,百里清酒,晏晏他们三人身上剑意倾泻而出,凝聚成了一座铜墙铁壁就这样阻拦在了这股绿甲洪流之前。

  “杀!”看到他们三人阻拦看了大军之前,认出了他们三人正是之前山地上逃跑的人后,带头的那名士卒大喝一声道。

  最前列的手握长枪的士卒将手中的长枪纷纷投掷而出,霎那间被灵力所缠绕或者的数百道长枪破空而来,天幕之前下了一场“枪雨”。

  姬歌抬头眯着眼睛,这种阵仗在行军打仗两军交锋时尤为常见,若是将军的士卒境界修为相差无几这还好说,差不多能够施展灵壁抵御下来,但这样一来敌人的气势是自然占据了上风,接下来一方士气高涨,一方则因为失去了先手则很可能会陷入被动挨打的局面。

  可若是两军之中将士修为有所差距,那对于境界修为低的一方来说,这一轮枪雨对他们来说无异于是灭顶之灾。

  即便是能够在枪雨下侥幸活下来也可能会死在敌人的第一次冲锋当中。

  所以在进入了巫域之中的第一件事姬歌就告诉了青奉酒,他们这群人已经是身陷沙场,这不是点到为止的擂台比试,而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沙场厮杀。

  “我来吧。”晏晏向前一步迈出,脸上不再是拘谨的模样,而是眼中有光,熠熠生辉。

  旋即原本还是踉踉跄跄凌空而立的晏晏此时的身形稳如泰山,有那么一种任他千仞罡风我自岿然不动韵味。

  姬歌摩挲着下巴,笑着说道:“无涯前辈同我说过,这先天剑胚之所以能够与百无禁忌之体并称为天生体质,自然有其过人之处。”

  “先天剑胚在纯粹二字上可以说比起武夫封楼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他们没有领悟到独属于自己的剑道之前,他们不会踏上灵力修行,但是一天十二个时辰,昼夜都会用自己的剑气打熬自己的肉身,而且那种剑气不显,除非是那种在剑道之上登峰造极的宗师才是能够瞧出。”

  “而且最为恐怖的是一旦领悟到了自己的剑道,那再踏上修行的这些先天剑气的修行速度用一日千里来说都是谦虚的。”

  “用之前师父宁策跟我提过的一句话就是扶摇直上九万里。”

  “听无涯前辈说有先天剑胚一日曾从最开始的‘身无分文’到最后破境十几重,最后终于是在浮屠境九转,在那道返璞境的门槛前停了下来。”

  “最后有人问到他为何止步不前,而不是一鼓作气迈过返璞境的门槛,成为真正的逍遥人,你知不知道那位剑胚是怎么回答的?”姬歌说到这里反问道。

  百里清酒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是很清楚。

  “结果那人说境界就在那里还能怕它跑了不成,且休息休息,明日再破境也不迟。”

  “结果他这句平平无奇的话使得围观之人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过来,让许多停滞于造化浮屠二境真正止步不前之人自残形愧。”姬歌哈哈笑着说道。

  “若不是这样又怎么能够配得上天生二字呢。”百里清酒眉眼微弯,笑着说道。

  “就是不知道晏晏以后会怎样。”百里清酒看着一步踏出的瘦削身影,有些好奇地问道。

  “前途无量。”姬歌淡淡开口说道。

  随后他咧嘴一笑,“不然你以为青奉酒拜个把子为什么死皮赖脸的把晏晏给拉上。”

  “砰。”

  就在两人的谈

  话间,晏晏轻轻一拍背负在身后的巨大剑匣,旋即周身的气势浑然一变。

  姬歌听到巨大剑匣之中传来了“吱呀”一声,就如同是尘封了多年的宫殿被人突兀推开了古朴的殿门。

  剑匣露出了一丝缝隙,随后在那丝缝隙之中便是一阵华光大作。

  姬歌手中的沉香在那阵华光以后发出一道铮鸣之声,震动不已。

  姬歌紧握住沉香,皱了皱剑眉,只不过看了眼身旁若无其事的百里清酒以后这才放下心来。

  继而晏晏又轻拍身后的剑匣,轻声唤道:“丁香。”

  话音刚落一抹紫色的流光从剑匣中飞掠而出。

  “一把。”姬歌看着剑匣,心底暗自数道。

  以他对晏晏的观察,姬歌虽然不知道剑匣之中虽然有多少飞剑,可盲猜一下,现在晏晏他能够调动的应该不会超过一手之数,最多是四把了。

  “寒酥。”晏晏又拍了下剑匣,唤道。

  语毕,一白芒疾掠而出,飞向天幕。

  “两把。”姬歌面不改色地默数道。

  “促织。”

  “三把了。”

  “朝颜。”

  “四把。”默数到这里,姬歌终于有些不淡定了。

  “难不成这小子是个怪胎不成?”姬歌心中腹诽道。

  “是不是有些站不住了?”看到姬歌神情变化的百里清酒忍不住笑着问道。

  姬歌撇了撇嘴,点点头。

  四把飞剑就已经是能够让造化境的练气士应付得焦头烂额了,甚至是天相境的稍一不留神身上也会被戳出几个血窟窿。

  若是再来第五把,那即便是天相境的练气士也能够轻易击杀了。

  “来了,第五把。”百里清酒笑着出声提醒说道。

  “不夜侯。”晏晏这次重重地拍了下剑匣,这才有一柄飞剑好像是极不情愿地飞离出剑匣,飞向了头顶。

  “这事若是让青奉酒知道,我看他还有没有那个胆子开口叫人家三弟。”姬歌看着五道颜色各异的流光盘旋飞绕在晏晏的头顶上空,他摸了摸鼻子,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

  “某人还不是以人家的二哥自居。”百里清酒在一旁打趣说道。

  姬歌闻言干笑两声,挥挥手极难为情地说道:“不一样不一样。”

  那五道流光在他们的头顶上方如同穿梭引线一般交织出了一座剑气大阵。

  整座剑阵剑气凛然,竟然是直接将天幕之上的云海给冲散而去,剑气不断冲击着四方虚空,在虚空壁垒上留下一道道剑痕,

  一时之间好像这座天地之间唯有此剑阵。

  那数百杆如同雨落的长枪朝着这座剑阵轰落而下。

  半空之中传来阵阵灵力爆响之声,在远处听去就如同闷雷阵阵。

  显现出真身化作一条青色巨龙的青奉酒在听到那声闷雷滚滚后,巨大的龙瞳中流露出一抹戏谑之意,随后他口出人言,说道:“这下知道为什么你们的大军迟迟没来了吧?”

  韩束眼角不着痕迹地向身后斜瞟了一眼,对方究竟有几人,竟然能够阻拦住了绿甲大军,莫不是那些个圣子圣女之中还隐藏着浮屠境的护道人不成?

  “砰。”

  霎那间在他身前传来一声巨响,使得灵力紊乱,骤然间狂风大作。

  等到

  韩束回过神来以后看到一大片阴影朝着自己狠狠拍下。

  青奉酒对着有些松懈的韩束直接使出了一招青龙摆尾,那条动辄就能够毁山灭林的巨大龙尾毫不留情地对着眼前的那道人影拍落而下。

  山林深处的营地之中,已经是反应过来的绿甲大将的先头部队与那些圣地学宫弟子厮杀在一起,只不过因为之前的后者的出其不意,再加上绿甲的大军迟迟没有赶来,所以此时的绿甲已经是失去了人数上的优势。

  所以两方此时打得如火如荼,大多数人此时已经杀红了眼,灵诀,术法,灵器,全部朝着敌人轰砸而去。

  一时之间,斜这片营地之上血腥味极重。

  白落花一枪震开了连翘递过来的一剑,说道:“被人算计的滋味如何?”

  连翘看到躺在地上的绿甲士卒的尸体愈来愈多,而大军却仍旧是迟迟没有赶来,这样下去只怕绿甲的先头部队会全军覆灭,数十人会尽数葬身在这里。

  “轰。”

  听到远处传来的那声闷雷声后,两人不约而同地朝那边望去。

  白落花朗笑一声,一身的枪意滚滚凌厉无比,旋即她低喝一声,枪意化作一只白虎朝着连翘噬咬而去。

  连翘眼神意凛,一身的灵力暴涨,身上的境界也开始缓缓攀升,最终踏过了那道门槛,稳定在了化婴境。

  “终于是要忍不住了吗?”白落花嗤笑一声,脸上神色凝重。

  之所以会是“落花奉酒人独侯”,就是因为白落花的那股气势,那股同境之中我无敌的凌人盛气。

  不然在此之前也不会说出“若是天相境宰不掉她算我输”的豪言壮语。

  “半柱香的功夫,臣歌你可是记住了。”白落花呢喃一声,随后白虎下山而去。

  远处的天幕之下。

  在那座剑阵之中。

  姬歌抬头看着那如同雨滴落下的气势汹汹的长枪在触及到头顶的交织缠绕的剑气以后皆是被其搅碎,化作一缕缕齑粉随风飘去。

  这场枪雨大概持续了半盏茶的功夫,但是那道剑阵自始至终密不透风,牢不可破。

  不过姬歌也是看到了晏晏此时脸色有些苍白,额头上有豆大的汗珠顺着他地脸庞滴落而下。

  而且他后背的衣襟已经是被汗水浸湿,想必耗费心神驾驭五把飞剑也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

  察觉到晏晏的异样以后,姬歌对着一旁的百里清酒说道:“枪雨过后,还劳烦清酒姑娘护在晏晏的身旁。”

  同样是察觉到晏晏神色有些不振的百里清酒闻言先是点点头,只不过随后她柳眉微皱,有些不满地问道:“为什么不是你护在他身边?”

  姬歌眯缝着眼睛看向那群黑压压的绿甲大军,提了提手中的沉香,转头眉眼舒展地对着这位仙族圣女微微一笑,“在我家乡那边,只要是有青壮男人在家的,就没瞧见过有让家中女子操务农活的。”

  “若是家有男丁却依旧让女子下地插秧,这若是让人给瞧见了会被人家所耻笑的。”

  “所以今日既然有我站在了姑娘身旁,,那这种打打杀杀的事情清酒姑娘你能少做便少做,姑娘的这一双玉手可不是用来染血的。”

  百里清酒看着姬歌,一副思量的神色,随后在她斟酌过后,朱唇轻启,言笑晏晏地说道:“话是好话,可总觉得这意思怪怪的,莫不是你想追我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