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听 第二百零九章 桑落酒话别离
作者:江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9-10-21

  姬歌出了城主府便径直朝着那座镇抚司署衙走去。

  姬歌与百里清酒他们出了长城以后便来到了敛兵镇地,而他只跟他们说要去讨债,但并没有说要去哪,说去城主府讨债要钱,这话说出去谁会相信?

  所以姬歌便让青奉酒他们在镇抚司署衙内先等着自己,反正满天钧对青奉酒他们来说也不是什么外人。

  等到姬歌回到镇抚司署衙时看到百里青酒他们坐在前院石桌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姬歌跨进了府门后最先注意到他的百里清酒转头看着笑得合不拢嘴的他,同白落花说道:“看样子我们晚上能够吃顿好的了。”

  白落花抬眸看向双手抱着后脑勺一脸惬意的姬歌,转头对着云生玲珑与晏晏说道:“今天晚上你们俩可得专门拣贵的吃,难得他这么大方一次,可得好好宰他一顿。”

  晏晏与云生玲珑相视一笑,舔了舔嘴角流出的口水。

  “青奉酒那家伙呢?”姬歌走近以后坐下身来,将石桌果盘中的一颗参果丢到嘴里,好奇地问道。

  “满叔留他在书房中谈话了,估计是要好好表扬他一翻。”白落花笑着说道。

  “而且他很可能是借满叔向他父亲邀功请赏,毕竟这次狩春之猎他的名次不算低,最重要的是没给我拖后腿。”

  “等等他吧,等他出来后我便带你们去着敛兵镇地最后的酒楼去搓一顿。”姬歌单手托腮,咧嘴笑着说道。

  随后他看了眼晏晏,说道:“事先说好,别想着给我省钱,尽管放开了吃。”

  “今晚我还非得把你那声二哥给灌出来。”

  晏晏嘿嘿一笑,没有接过话去。

  “那这件事就劳烦满叔了。”青奉酒那欠欠的声音随着一道开门声突兀传了出来。

  “出来了。”白落花打了个哈欠,说道。

  姬歌撇头看过去,看到他正与满天钧有说有笑地走出来,这叔侄俩可真不像叔侄俩。

  姬歌抿了抿嘴角,想到了还留在岛境上跟随在夫子身边修行的二叔姬重如,竟然有些犯愁。

  二叔素来是话极少的,至于老先生也是闷葫芦一个,不开口还好,一开口便是之乎者也的圣人言训,这可真是难为二叔了。

  “想什么呢?”百里清酒清冷的声音打断了姬歌的思绪。

  姬歌挠了挠头,讪讪笑道:“睹人思人,当然是也想我二叔了呗。”

  “走了,在这聊什么呢。”青奉酒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姬歌的身后,捏着他的肩膀说道。

  姬歌看着美目含秋水的百里清酒,嘴角微微上扬,“那就走吧。”

  旋即他们一行人便拜别了满天钧“气势汹汹”地朝着敛兵镇地中最奢华的酒楼邀月阁走去。

  “吆,客官里边请。”站在门口招揽生意的小二看到姬歌他们一众人后眼神一亮。

  青奉酒与姬歌不用多说,都是那种面冠如玉丰神俊朗的大家公子模样,即便是晏晏在背后那巨大剑匣的衬托下也是气度非凡,英姿飒爽。

  至于白落花也终于是换下了那一身雪白盔甲,一身英气飒爽英姿,单论气势来说恐怕是他们六人当中最盛的一人了。

  云生玲珑与百里清酒更是冰肌玉骨明眸善睐,特别是后者,那生得一副国色天香仙姿玉质。

  姬歌看着邀月阁巨大的牌匾,点点头,带着他们几人走了进去。

  那名店小二替他们寻了一间雅间,雅间内的布置古典淡雅,雅间内清一色的黄梨花桌椅,更有一件能够清神醒目的低阶灵器摆放其中。

  这间雅间内的灵力确

  实要比外界当中要来的浓郁一些,看的酒楼的主人也是花费了颇多的心思。

  然后青奉酒抢着把菜给点了以后这才让店小二下去,并吩咐让他们快点上菜。

  一声“得嘞”之后店小二退出雅间,并替他们把房门给关上来。

  “姬歌,山海学宫那边有消息传来,说是让我们这几日便动身回学宫。”白落花轻声开口道。

  “嗯。”姬歌点点头,替她斟满茶水后推到她面前,“打算什么时候走?”

  “后天。”白落花平静说道。

  “挺好的。”姬歌笑着说道:“若是你们不说我还不知道,那这顿就当做是给你们的践行酒吧。”

  “姬歌,以你的天赋资质完全不用待在长城,若是你想,我可以让我父亲帮你引荐入山海学宫。”青奉酒开口说道。

  姬歌摇摇头,“我不能离开,最起码短时间内肯定是不能够走的。”

  “你什么时候走?”姬歌转头看向沉默不语的百里清酒,问道。

  “怎么?这么着急赶我走?”百里清理敲打着桌案,笑着问道。

  “没没没。”姬歌连忙解释开口道:“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后天,同落花他们一起。”百里清酒神色有些落寂地说道。

  说到底他们还都是学宫弟子,这次来也只是参加狩春之猎,既然这狩春之猎已经结束,那他们也没理由再留在着兵荒马乱的长城上。

  当然这是往届那些学宫圣地青年才俊们的想法,并不包括他们。

  饶是即便百里清酒他们再不想离开,可师命难违,他们总归是要回到各自学宫的。

  “等我从学宫中修行完后,我便来找你。”百里清酒神色坚毅地说道。

  姬歌轻轻覆住她的玉手,摇摇头说道:“不用,我会去寻你。”

  “咳咳。”白落花轻咳两声,“大家都在呢,注意下影响。”

  百里清酒闻言脸颊绯红地将手缩了回来,嗔视了姬歌一眼,问道:“你要去哪寻我?”

  姬歌看到那抹温玉从自己手掌中抽走,讪讪一笑,说道:“听说中州当中有一院四圣砀,说的是书院与天道学宫,乾灵学宫,兴宁学宫以及崇明学宫。”

  百里清酒点点头,“确实。这四座圣砀学宫与书院是这座洪荒古陆上至高的学府,有传言说只要是能够踏入这五座学府中任意一座,就已经是触摸到了那道大帝门槛,只不过是真是假究竟流言起于何处却是不得而知。”

  “没错,我也听说过。”白落花点点头,“这五座学府当中,又以那座书院超然于其他的四座圣砀学宫,只因为书院是由人族的至圣先师所创办。”

  “千年前曾声誉鹊起于各大豪族,千年后声望更是只增不减。”

  “我父亲还打算让我在山海学宫修行完以后便将我送入到这五座学府当中,让我继续安心修行。”一说到这,白落花有些愁眉不展。

  她的志向在沙场,在那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战场上,而不是在那鸟语花香宁静祥和的象牙塔中。

  “我父亲也说了,说是找找关系要把我塞到那座书院中去,鬼知道我最讨厌那些个四书五经了,让我去那读书修行还不如杀了我。”青奉酒在听到白落花抱怨后也忍不住吐槽道。

  姬歌微微一笑,将手中的之前推到青奉酒面前,说道:“是你自己来还是我亲自动手?”

  青奉酒眼角一阵抽搐,他看着面前的那柄纸扇,这个物件的真面目自己可是清楚的很,“你这是什么意思?”

  “要么就去书院读书,要么我就应你之前的要求一剑

  捅你个透心凉。”姬歌眉头一挑,笑着说道。

  “你让我去书院做什么?”青奉酒耷拉着脸说道:“你又不去书院。”

  他话还没有说完便一脸难以置信地看向姬歌,他好像是猜到了什么。

  “谁告诉你我不会去书院?”姬歌嘴角噙着一抹笑意,说道。

  “你要去书院?”白落花有些讶异地问道。

  “嗯。”姬歌点点头,“不过我还会在长城中再待一段时间,具体是多久你们别问,我也不清楚。”

  “但我希望等我迈出长城,迈进那座书院之时还能够看到你们。”

  “那个...”晏晏在这事举起右手,小声说道:“我可能是去不了。”

  晏晏毕竟与青奉酒他们不同,是身在北璇圣地,不像他们是身在学宫,有修行毕业这么一说。

  而在北璇圣地当中,只要入了圣地,名字被记录在了祖师堂,那便是生是北璇圣地的人,死是北璇圣地的死人,不得脱离圣地。

  “这有什么,去学府修行又不是让你卖身给他们,想来你师父那般通情达理应该会允许你去的。”

  “若是说不通你就飞剑传信给我,当大哥的大不了亲自请我父亲出马,肯定会帮你把这件事摆平的。”青奉酒拍着胸脯,自信说道。

  结果一旁的白落花一手按住他的后脑勺将他的脸贴在了桌案上,戏谑笑道:“你青奉酒怎么吹得牛皮震天响呢。”

  “白落花你给我松开,我也就是没吃饱打不过你,你有本事等我吃饱喝足了咱俩再决一死战。”青奉酒整张脸贴在桌面上,大声吵嚷道。

  白落花一手拎着他的衣领将他从桌面上拽起来,冷笑道:“行,我就看着你吃饱喝足,然后咱俩就找个地打一架。”

  原本还气焰嚣张的青奉酒霎那间一张俊脸便泛起苦色,小声嘟囔道:“我过过嘴瘾而已,你这么较真干嘛!”

  “客官,您要的菜。”门外小二轻声扣门道。

  “进来吧。”姬歌看着青奉酒的一脸憋屈样,笑着说道。

  等到小二将青奉酒抢着点的菜端上来以后,白落花抱臂环胸瞅着他说道:“吃,我看着你吃。”

  “白落花我警告你你不要欺龙太甚。”青奉酒拍案而起,怒声呵道。

  姬歌他们在听到这句威风凛凛的话后皆是掩目不忍直视,随后耳边便传来了一阵阵的他的哀嚎之声。

  吃饭间,姬歌看着青奉酒鼻青脸肿的模样,强忍住笑意抿着嘴说道:“奉酒兄,这杯酒我敬你,没想到你还是条汉子。”

  推杯换盏之间,酒桌之上一片狼藉,姬歌他们六人就已经整整喝出了五坛的桑落酒。

  就连平日里滴酒不沾的云生玲珑这次好像因为将要离别的缘故也是一杯不落,喝的满脸通红,什么话也不说就坐在那笑嘻嘻地打着酒嗝。

  “姬歌,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吃的最好的一顿饭了,我敬你一杯。”晏晏也是醉醺醺地举起酒杯,舌头打结地同姬歌说道。

  “就冲这顿饭,我晏晏也得喊你一声二...”话刚刚说一半,举着酒杯的手臂便垂落了下来,晏晏趴在桌子上也醉得不省人事来。

  姬歌自嘲一声,得,结果到头来还是没听到那一句二哥。

  他又看向青奉酒,早就已经趴在地上烂醉如泥,抱着一个酒坛正在那里说着醉话。

  “白落花,你给我等着,早晚有一天我收拾得你服服帖帖。”

  白落花倚靠在座椅上,脸上也浮现出几分醉意,她嗤笑一声,也懒得动手再去打他,只是神色异样地看着青奉酒,轻声说道:“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