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火炼神道 第一百三十章 暗请
作者:我来自江湖的小说      更新:2019-06-16

  原来还是因为自身的缘故,不过他究竟算出了什么?徐渭自嘲一笑,那无目侯真是凄惨,域外之物,完全没有在天道之中留下踪迹,怎么能够探查出详尽的信息,比之旁人已经是好了太多。

  烟波客也是*,颇有些伤感,倒是白眉子心中有些异常道:“青莲道友,是否见过无目侯,我等也想与其请教一番。”

  他等修为虽然不错,道士巅峰的境界,可惜距离天师一步之遥就是天壤之别,无目侯俨然是天下间第一等的天机推演师,更是处于低谷之中。

  “隔空交手一番,不曾亲眼见过。”徐渭如实说道。

  烟波客和白眉子两人听的一愣一愣,似乎感觉是幻听一般,看着满脸认真的徐渭放知他没有说谎,见徐渭轻轻点了点头。

  “你们看那个角落是什么?”

  摆摊用的布帆还在一角,字迹清晰看见。烟波客心中一动,跑去将其拿起,轻轻念道:“窥天机,测人事。夺造化,算天下。”随即神态惊讶无比道,“你是算命仙翁。”

  “怎么,不像么。”

  徐渭说着话,身形就开始变化,朝着一个老者的形态变去。

  “毫无破绽,真正的变化之术。”白眉子也修行过法眼之内的法术,张开法眼看去,肉身的血气澎湃,真正的肉体,不是一般的幻化之术。

  “见过,算命神翁。”

  两人不敢托大,纷纷上前施礼,他们终于明白结识的人比他们想象的更加来历莫测,能在夏京短短时间扬名,更能够与无目侯隔空交手,毫发无伤,更能或者无目侯的一部分天机,端是厉害无比。

  “两位,不用如此客气。唤我青莲即可。”徐渭无奈的说道,他倒是低估了这些人对于厉害的天机推演师的敬重之情。

  修行者之中,天机师能够赐予普通修行者机缘,能够堪破突破的关键,更能算计人与无形之中,更有传说这厉害的天机师能够逆天改命,杀人与无形之中。

  “倒是我哥俩眼拙,不识真人当面。”两人停止行礼,此刻变得拘谨了一些,他们虽然知道徐渭的境界随时可能突破天师,还算是同辈之人,毕竟他们要是机缘到来,也是随时能够突破,没想到徐渭竟然不止这么一个身份。

  “你们对无目侯的消息十分的感兴趣,这段时日你们也经常进出夏都,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推算,且说来,我与你等也算是有着一段缘分,自然不会吝啬。”

  徐渭见此也是明白他与这两人不会同辈论交,既然如此,结下的因果也该了去,徐渭有种预感,那东西距离他越来越近了。

  “多谢。”烟波客和白眉子大喜过望,本来他们还想去寻找天机师或者一些修行者帮手,可是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敢如此,对于徐渭这等存在的人物来说,上合天道,一言一行定然不会乱说。

  “不敢隐瞒,我等都是修为陷入瓶颈,自身道行有亏,不得寸尽之人,基本要是没有大机缘就不会突破,蹉跎二百余寿命自然烟消云散,如今倒是有这么一个机会,我等兄弟发现了一处风穴,乃是天地生成,瑰丽无比,但是也凶险无比,里面的宝物倒是能够使得我等兄弟突破。”

  “推算进入之法?”

  “正是如此,天然神风威力无比,隐隐约约形成天然阵势。”一想到那风穴,两人就犯难无比。

  “可,不过暂时贫道还不能离开,需要等待一段时日,或者你等兄弟可以先去那里等我,等我事了,定然会去寻找你等。”徐渭对于自身的天机感悟十分的深刻,如今肯定不能离开夏京,出京一事定然不能乱来。

  烟波客和白眉子权衡再三,不知为何想通,不等待徐渭,而是先去那处风穴守候,立刻便告辞离开,本能让他们察觉到要是再与徐渭接触,恐怕即将陷入到一股巨大的漩涡之中。

  一个堪比无目侯的天机师,无端端的化为一老翁在街头摆摊,目的岂止那么简单。

  徐渭对两人的识趣也十分的满意,微微笑道,化为老翁形态,重新在开了一个房间,倒是没有人发现。

  入夜,月朗星稀,天黑风高。

  修士集的结界只能防止普通人闯入其中,不过却是无法防止任何有心人。

  徐渭好久没有感受凡人的生活,和衣而睡,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他的预感告诉他,越来越近了。

  “什么天机师,还算命仙翁,看来算自身命运不可。”

  床前突然多了一个人,颇为自傲,直接冷言冷语看着徐渭的面孔道。

  “你们两个将其绑了带走。”

  “是。”

  徐渭毫无反应,艺高人胆大,这么晚能找到他的位置,定然与天机府脱不了干系,他这家客栈可是白眉子的产业,信息方面绝对不会泄露。

  索性直接装到地,微微的打着呼,被一个黑衣背着离开。

  “怎么回事?”

  那领头的黑衣人直接拔出剑来,而他的那个手下在微弱的月光下,脸色涨得通红,丝毫动弹不得,口中道:“此人好重。”

  “区区一个老者,你竟然背不动。”那黑衣人愤怒的斥责道,直接一把将徐渭背着道自身的背后,轻松至极,刚刚想要开口教训一番,突然脚底陷入到地板,整整两个凹印。

  “什...么...怪物”武道修行者的肉身血如谦恭,肉身凝重无比,可是一个老者不像是习武之辈,为何这么重,要不是感受不到任何法术的痕迹,那领头的黑衣人都怀疑是徐渭醒来了。

  “大人,您没事吧。”

  “没事,走。”

  那黑衣人步履维艰,艰难的背着徐渭离开。

  徐渭发出一丝冷笑,要不是此人出言不逊,也不会故作教训,他倒是想要看看是谁,能被称为大人,定然是与大夏王朝的人脱不了干系。

  至于徐渭的体重,直接观想昔日白云山,如此一座大山的重量,虽然只得其中一二,也不是这么一个普通的先天高手能够抵抗,好在徐渭并没有用全力。

  不知过了多久,徐渭来到一个亮堂的室内,周围点着发出轻微提神香气的白色烛火,明亮至极。

  “算命仙翁,该醒醒了。”

  一个白袍阴霾的老者正坐在堂前,口中清喝道。

  “是哪个龟孙子,敢打扰我老人家的睡眠。”徐渭打着哈切从睡眠之中醒来,睁开朦胧的双眼,双眼明亮,对此地毫不陌生。

  “定力不错。”天机子赞叹道:“你应该是天生异人,拥有异术能够探查天机,可惜修行的底蕴不足,不过能修炼道道士巅峰也算是不错了。”

  天机子的修为在天师之中也算是高手,自然有资格去评判徐渭的修为。

  “老道不过不想乱来,想要看看究竟是谁想要如此结识一番老道而已。”徐渭抱手而立,四处观望着。

  天机子道:“哼,本尊的天机屏蔽之术岂是你可以察觉,不然就凭他们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你抓来,毕竟也是一个道士境界的修士。”

  先天武者和道士虽然处于同一境界,不过道士各方面的底蕴肯定是强于先天高手。

  徐渭懒得理睬这么一个自视甚高的人,嘴型动了动,天机子的脸色果然变了变,徐渭只是说了三个字,无目侯。

  众人之中还有一个华贵打扮的青年,一身贵气迎面扑来,皱了皱眉道:“算命仙翁不必动气,本殿下有事需要你的推演之术帮助。”

  “尚且说来听听,就看老道我愿不愿意了。”

  “大胆,这位是三皇子殿下。”

  “无妨。”那皇子殿下倒是亲民,挥了挥手便道。

  徐渭早看出此人必定不凡,不过没有动用任何法术去探查,此刻也开始动用一些法眼的力量去探查,他此刻虽然没有神体,可是封神望气之术参悟了一二,也是能够发挥一些作用。

  “好厉害。”

  徐渭一张开眼就立刻闭合,一只气运所化的九爪金龙直接朝着他扑来,好在他收的快,不然就会受伤。

  “怎么回事?”那三皇子也是皱了皱眉,他明显感觉到有人在窥探自己,见着面前的徐渭突然闭上了眼,顿时就明白了。

  龙气禁绝万法,能在龙气反噬之下毫发无伤的修行者不在少数,刚刚定然是面前的此人用了什么法术来对付自身,三皇子也是艺高人胆大,一身武道修为也是先天巅峰,虽是可以破入到神通境界,寻常的天师高手都不是对手。

  “仙翁还是不要乱来,避免耽误了自身的性命。”

  “诸位寻老道来此,有事尽管吩咐。”

  “久闻仙翁的天机之术,此番姬晨倒是有一事想要借助一番。”

  “可,老道我最爱与人为乐,就怕力所不及。”

  “仙翁客气了,天机推演之术能在一方面超越天机子大师,就当得天下高人的称呼。”

  “既然如此,老道倒是有些好奇,那无目侯为何不去推演,老道虽然自认为天机术不错,可是那无目侯能直接显化出时间长河的一部分,窥探过去现在未来,不得不说,在下还是差了一点。”

  此言一出,顿时房间里面安静无比,只有徐渭满是无辜的等待着回答。

  “一切迷辛,不容道也。”姬晨的脸色也难看无比,要是能用无目侯就好了,无目侯虽然被囚禁,可是也是有着立场,要不是徐渭的推演术引起了他的兴趣,才不会推演,更何况此刻的无目侯对于皇室可是憎恶之际,凡是涉及到皇族龙脉气运之类等等根本不用说就不会出手。

  就算计算推演出,得知结果也不会说出,不用小瞧天下间顶级人物的心智之坚定。

  徐渭隐约能够猜出大约是与皇族产生间隙,恐怕囚禁也有皇族的意思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