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花纪 陨落
作者:冰雪不懂情的小说      更新:2019-11-18

  鬼皇的部下死了八鬼王、五鬼王、鬼镰、鬼判官等鬼族之人。

  七鬼王对鬼皇道:“我们把这儿攻打下来,要不要在这儿驻守。”

  “不用,把这个驻地留给正道,等正道再在这儿聚结力量,我们再发动进攻。”鬼皇道。

  “好,等他们再聚结力量,再打他们措手不及。那我们什么时候再次发动进攻。”七鬼王道。

  “十天之后,把正道全部消灭掉。”鬼皇道。

  话说上官启带着周雅文离开了战团,来到一棵菩提树下,放下周雅文,上官启赶快施展真元之力为周雅文护住心脉。但是上官启的真元之力很难化解周雅文身上中的枪气,周雅文反而吐了一口血吐到菩提树下。

  上官启着急道:“好友挺住。”上官启再施加真元之力压住周雅文身上的枪气。

  周雅文重伤过后,吞吞吐吐的道:“不劳好友废心。我已经没有救。”周雅文说完,吐出一口血。

  上官启利用强大的真元,强行压制周雅文身上的伤口,使他身上的伤口不再流血。上官启道:“你要死也要比我后死。如果比我先死,你还欠我很多东西未还。”

  周雅文脸上露出点笑容道:“恐怕非你所愿。”周雅文笑完,脸色惨白,又吐了一口血。胸口被枪贯伤的伤口又喷出血来。

  上官启着急道:“不要说话。”上官启手忙脚乱扯出一块衣服上的碎布,为周雅文包扎伤口。

  周雅文由于心脏被鬼枪刺穿并且裂开了,心脏停止跳动,大脑供血不足,大脑仅靠真元之力维持,才勉强撑了数十分钟。

  周雅文道:“好友不要废心了,我知道我的伤已经没有救了。你不要为我耗废真元。留下有用之身,继续为正道出力,把鬼族赶跑。”周雅文说完,眼睛快要闭上。

  上官启道:“好友,你不要睡着,你醒过来。”上官启再运真元于周雅文身上,周雅文道:“你进侠义联盟,这个灭鬼联盟没有多大前途,你到侠义联盟,我才放心。”周雅文越说气力越小。

  上官启道:“我答应你。”

  周雅文脸上露出笑容,头一歪。就倒地了。

  上官启抽泣道:“好友,不要睡过去,你给我醒来。我现在就给你去看最好的大夫。”上官启背起周雅文急急而奔。

  走了数公里,速度慢了下来。上官启也累得头上冒汗。

  上官启中途遇到几个乡下人,乡下人好奇问道:“你背一个死人做什么。”

  上官启道:“他没有死。”

  “他已经死了。”一个人道。

  上官启道:“你再说他死了,我就杀死你。”上官启施展真元于跨在腰上的剑,从剑鞘处发出数道气劲打向旁边一棵树上的数枝枯枝上,粗大的枯枝应声而断。

  那些乡下人吓得话都不敢说了。上官启背着周雅文继续急奔。一路打听哪儿有医生。那些人都不敢惹他,以为他是疯子。

  上官启来到一条街上,看到有一家医铺上面写着妙手回春。上官启背着周雅文来到那家医铺,把周雅文放在椅子上,上官启看到周雅文七窍留血。拿起白色的手巾,把周雅文面部擦干净。

  上官启道:“我马上叫郎中给我医治。”

  上官启走过去对郎中道:“我的好友受重伤了,快点给他医治。”

  那个郎中看到上官启身上带血道:“我这儿有创伤药,你拿去用吧。”那个郎中拿出创伤药,递给上官启。

  上官启接过,上官启道:“不是我用,我的好友用。他受了重伤,晕迷过去了。”

  那个郎中道:“让我看一下。”那个郎中走到周雅文身边,看到周雅文没有生命特征,为了确定他是不是真死了。

  摸了一下周雅文的脉膊,发现脉膊已经停止跳动。

  那个郎中道:“对不起,这个人已经去世。没有救了。”

  上官启从腰间拿出剑,发出数道气劲出来,打在医馆一个凳子上,那个凳子登时变成数段,掉在地上。

  上官启把剑指着那个郎中道:“你一定要医好他,他只是晕迷了。”

  那个郎中看到明晃晃的剑,差点尿都要出来了。不过这时那个郎中的家人出来了。

  那个郎中的老婆道:“你不要伤害他。”

  上官启道:“只要他把我的好友弄醒,我就放过他。”

  这个时候,那个郎中的女儿也出来了,那个郎中的女儿也跟着他爹学过医,道:“让我看一下。”

  那个郎中的女儿走过去翻了一下周雅文的瞳孔,摸了一下他的脉博道:“他已经死了,你接受现实吧。”

  上官启不愿相信周雅文已经死了。上官启道:“他没有死,你撒慌。”

  上官启发出一道剑气,剑气打在远处的一棵树上,树枝掉落下来。

  那个郎中的女儿道:“我知道你很痛苦,可是他真的已经去世了。你不应该拿着他的尸身过来医治,那样只会使死者蒙羞。听我的话,把死者好好埋着,如果你在这儿杀了人,你会非常后悔的。而且你的好友也会在九泉之下不安的。”

  那个郎中的女儿拿下了上官启的剑,把剑交给他母亲,并道:“你把这位壮士的剑,好好保管。”

  上官启趴在周雅文身边哭了。

  那个郎中的女儿拿出一个绣了花的白手帕,交给上官启道:“男子汉不应该哭,擦干眼泪吧。”

  上官启接过白手帕,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水,抬头看了一眼那个郎中的女儿道:“请问这位姑娘叫什么名字。”

  那个郎中的女儿道:“我叫段易香。来我帮你把你的好友下葬掉,让他入土为安吧。”

  “多谢姑娘。不用麻烦姑娘。”

  “没有关系。咱们走吧。”段易香道。段易香对他母亲道:“把这位壮士的剑拿给他吧。”

  他的母亲把剑拿出来交给段易香,道:“你跟着他去要小心,他可是疯子。”

  “不,母亲,我觉得他是一个好人。我走了。”段易香道。

  这个时候上官启已经走出门外,段易香在后面快步追赶,段易香道:“壮士你的剑。”

  上官启身上背着周启文,转过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