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花纪 花之守护
作者:冰雪不懂情的小说      更新:2019-11-18

  原来相田使用轻功急速向郭灵凌这边赶来,正好碰到郭灵凌。

  相田看到郭灵凌从这边过来,知道郭灵凌厉害无比,便发出至极招,至极招出,一道至极的刀气打向郭灵凌。

  郭灵凌手掌提运真元发出“月季掌。”

  从郭灵凌手心之中,幻化出一朵月季,月季发出绚丽的光华,迎接相田的刀气。

  月季在空中变大,迎接一道刀气,郭灵凌真元之力比相田深厚得多,郭灵凌发出的月季击碎了相田发出的刀气。

  月季花直向相田身上袭来,相田打得从从空中后退数百米,口吐鲜血,坠向大海。不过在中途稳住身体。总算没有掉向大海。

  郭灵凌道:“再一招,结束你的性命。”

  郭灵凌再出至极招,莲花掌。在空中出现一朵粉红的莲花,粉红的莲花发出粉红光芒。光芒耀眼。

  莲花掌直击向相田。

  相田只好自损修为,出了终级大招。菊花斩。

  无数的菊花飘飞,然后从菊花中出现一道巨大的刀气,打向荷花。

  双招相碰,不分胜负。

  相田在重伤之后,出终级大招,修为降低数年。

  郭灵凌知道相田最多撑住一招,郭灵凌便发出至极招,“蔷薇飘杀。”

  至极招出,只见郭灵凌身边飘着许多红色蔷薇花,红色蔷薇花快速打向相田。

  相田这时起了拼命的念头,相田把身上的血元和真元之力全部融合在一起,施展“瞬斩。”至极招,刀在强大的真元之力作用下,发出耀眼的红色光芒。周围红色菊花飘飞。

  相田的刀光破了很多郭灵凌的蔷薇花。但有一些红色蔷薇花不断洞穿相田的身体。少许血从相田身体流出来。

  相田不顾打向自己的红色蔷薇花,速度极快的向郭灵凌冲去。

  快要近郭灵凌的身,一刀斩向郭灵凌。

  相田得意道:“有人陪葬死了也不冤。”

  相田刚说完,郭灵凌的真身出现一个花翼扫向相田。把相田打得飞向百米之远。

  相田坠入弱海之中。

  下村看到了,连忙利用水遁,快速接住相田。

  下村发现相田没有了气息,下村咬牙切齿道:“好友,就让我替你报仇吧。”

  下村利用弱水凝结刀水,无数巨大的刀从水中而出,海水里面的弱水减了很多。水多的地方涌向水少的地方,无数弱水刀从海水而出,打向郭灵凌。空中到处是刀发出的水光。

  郭灵凌见无数水刀上来,娇喝道:“来得好。花之防护。”

  郭灵凌剑挥舞间,面前形成巨大的月季花罩,无数的五颜六色月季聚合在一起,形成一层又一层花之防护。

  弱水刀破了一层又一层的月季花防护,但郭灵凌的月季花打碎了一层又生了一层源源不断生出来。

  而弱水刀气气势越来越弱,而且有一部分弱水刀气被郭灵凌所吸收,郭灵凌再把吸收过来的弱水刀气,打向弱水之中的下村,下村在弱水中受了重伤。同时郭灵凌把花之防护的月季花打入水中,形成一个巨大的花网。防止下村逃走。

  下村果然受重伤,在水中化光而走,但是遇到巨大的花网,花网把下村弹回来数百米。

  郭灵凌道:“受死吧。”

  郭灵凌打出至极招,“蔷薇花斩。”

  无数的红色蔷薇花,在空中纷纷变成红色剑,红色剑发出红色光芒,落向水底。

  红色剑打向水底中的下村,下村身上被剑气打得一个一个洞。鲜血把海水给染血了。

  最后下村在弱水中失去意识,沉入海底。

  随着下村的消失,郭灵凌出了剑意空间,郭灵凌出来,地面留下两具尸体。

  郭灵凌吩咐侠义联盟的人把地下的两具尸体埋了。

  侠义联盟一个带头的道:“怒属下难以从命,他杀了我们很多人,手上沾满了鲜血。要我们把他们埋葬万万不可。”

  郭灵凌唉了一声,只好使用元力将他们埋入地下。

  陈白雪他们也捉住了绳盖他们,并且绳子绑了起来。

  陈白雪把他们推向郭灵凌,绳盖这时慌张起来,绳盖道:“不知我们犯了什么罪,姑娘把我们抓住。”

  郭灵凌道:“让我的属下说。”

  一个侠义联盟带头的道:“你们在沿海一带,无作非为,强抢民女,杀人为乐。”

  绳盖道:“胡乱指证。侠义联盟以侠义为本,没有证据就胡乱指责别人杀人。”

  侠义联盟带头的对郭灵凌道:“我们没有胡乱指证。”

  郭灵凌道:“那就找出罪证出来。”

  侠义联盟带头的带了一个姑娘出来,那个姑娘害羞脱下外套,露出后背,后背现出一个深深的刀疤,那个姑娘道:“我身上的一个刀疤,就是他们用刀砍伤的。”

  绳盖道:“既然是我们砍伤,那为何要留下你们的性命。”

  那个二十多岁的姑娘道:“我装死。你们见我倒下,便去杀其他人。你们把我整整一个村的人都杀完了。”

  那个姑娘指着绳盖道:“你们就是一群恶魔,我到死都认识你们。”

  郭灵凌看了一下伤口,确实是武士刀砍伤的。

  郭灵凌对绳盖道:“你还有何话说。”

  绳盖道:“沿海武士众多。那你确定是我们所为。”

  这个时候,走出来,一个老汉,一个老汉敞开前胸,前胸有一道深深的伤疤,道:“我前胸中了一道刀气,幸亏没有死。我记得当时杀我的一个武士身上,前颈下边有一黑色的胎记。”

  郭灵凌看了一眼,发现并没有胎记。

  郭灵凌命令手下的人拿着短刀划开众武士的衣服。

  惹来众武士的抗议。一个武士的头头道:“你们侮辱我东星国武士的尊严,我们抗议。”

  众武士一起抗议。

  郭灵凌道:“你们在中州这儿,就要遵守中州的法律,而我们侠义联盟便是执法队,你们抗议无效。”

  郭灵凌命令手下的人继续划开众武士前胸的衣服,发现果然发现前颈下边有一个胎记的人。

  这个时候,很多人纷纷来指证他们犯下的罪,有一些人愤怒之余,还扇了其中一些武士的耳光。